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四招入手奪回港台控制權(2017.8)

發布日期:2017-08-24

☉文/梁立人

香港電台早已成為特區政府的心腹大患,但特區政府對此一籌莫展,舊況依然,難道港台真的已成為無法割除的毒瘤?非也!從四個方面改革可奪回港台控制權。

香港回歸二十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先生訪港,香港電台節目《城市論壇》的facebook報頭卻大刺刺寫着這四句:

「一國兩制大智慧,呃足廿年不堪提?主席贈言『信國家』,黑布紫荊慶回歸?」

什麼?擦擦眼睛再多看一遍,沒錯,確是香港電台節目《城市論壇》的標題,香港回歸不是已經二十年了嗎?特區政府屬下的傳媒機構,竟然會出現如此大逆不道的標語,到底香港發生了什麼問題呢?

成了世間少有的瘋狗

香港電台是特區政府全資附屬機構,本來作為官媒,食君之祿,分君之憂是理所當然的事,但香港電台卻反其道而行之,死心塌地的當反對派的宣傳平台,毫不掩飾的為反對派說話,抹黑政府,唱衰中國,電視、電台、網上,三路夾擊,從早到晚,不遺餘力:千禧年代、自由風、中國點點點、城市論壇、頭條新聞、議事論事、左右紅藍綠……還未計那些在各類節目中點點滴滴。把養它的主子咬得血肉淋灕,這樣的瘋狗,可說世間少有。

鏡報創始人徐四民先生尚在世之時,對香港電台這種大逆不道的所為看不下去,曾對它作出毫不客氣的批評,當時,有人為港台的做法辯護,他們認為,民主社會傳媒有監督政府的責任,批評政府,只不過是香港電台一貫的傳統,言下之意,是認為徐老干預了港台的編輯自主,令徐老蒙上不白之冤。

其實香港電台的做法,早已為人詬病,但有關當局卻無可奈何,他們曾經想過加強管理,想過改革,想過讓港台私有化,並且將當時的廣播處長張敏儀外調,另空降公務員執掌港台,也曾公開聘請廣播處長,希望能改變港台的路線作風,可惜在某種看不見的勢力影響之下,所有人都只能知難而退,港台照樣妄自尊大,倒行逆施。

港英時期港台長期為政府護航

有人以為,監督政府,這是香港電台的傳統,其實不然,回歸前,港台完全是一個循規蹈矩的政府機構,開播必須先恭聽天佑女皇,在六七十年代,因為市面不靖,市民必須透過港台去接收瞬間的資訊,以避開有激烈衝突的地區。在颶風襲港期內,市民亦是要依靠電台報道去趨吉避凶。港台的「青春交響曲」,不但伴隨着香港人每天過日子的音樂節目,也是學習英文的平台,港台的劇集「獅子山下」,更為香港人所喜愛,收視率在前三名之列,總括而言,六七十年代的香港電台,是我們這輩人的甘苦與共的集體回憶!

七十年代,筆者曾經服務港台多年,港台最有代表性的作品「獅子山下」及「小時候」兩大最受歡迎的劇集,都是出自本人的手筆,所以完全有資格作出公道評價。

當時香港電台基本上是屬於政府喉舌,從來沒有人膽敢提出監督政府的說法,但一群對香港有責任心,視香港為家的港台人,卻沒有為得到政府的歡心而靠邊,而是在有限的自由空間裡,反映民間疾苦,本着自己的良心去宣傳政府的政策,擔起了政府與民眾間的橋樑。當時的劇集題材其實大都是和政府的政策有關的,政府不但牢牢的掌控着香港電台的行政管理,而且經常有官員過來和我們開會,商談節目製作事宜,記得有一次,政府廉租屋準備加租,要我們配合利用劇集向民眾解釋。要知道,香港七十年代民生尚苦,天星碼頭加價五毛錢也可以引起暴動,所以,廉租屋加價必須十分謹慎,為此我們作了大量的資料調查,創作了「祖母的祈求」這劇本,劇中表現出當時香港人極為困苦的居住環境,可以說是毫不留情的揭露了香港的陰暗面,同時,也說出同一屋簷下,應互相幫助,互相體諒的獅子山下精神,因為加租是逼不得已,否則政府沒有收入去加建更多的公屋供尚未獲配公屋的窮人居住,此劇播出後反應甚好,政府的加租亦得到民眾的配合順利進行。獅子山下精神也成為香港人的核心價值。

港英刻意埋下的「定時炸彈」

不過,在中英談判開始之後,港英政府漸漸放寬了對港台的限制,有意識培養香港電台的叛逆精神,為香港回歸埋下一個定時炸彈。某殖民地高官在離開香港前曾揚言,回歸以後,香港電台的作用才真正開始,果然,香港電台沒有辜負主子們的培養,回歸後港台卻完全變了樣,在英治時期腼腆持平的假象,一步一步變成了反政府、仇共、「本土」甚至「港獨」的政治宣傳工具。

眾所週知,港台早已成為特區政府的心腹大患,但特區政府對此一籌莫展,想改革不能,想解散不敢,雖然已換過幾任主管,但舊況依然,難道,香港電台真的已成為無法割除的毒瘤?非也,正如著名專欄作家屈穎妍小姐所言,「這些年,不是反對派太強,只是守門人太窩囊,一個個掌權的,就只懂畏縮、怕事,任由群魔亂舞,令香港糜爛入骨。」

從四個方面改革港台

要改革港台,其實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

一,改變香港電台的管理架構:港台一直以編輯自主為由,拒絕政府對港台行使權力,濫用言論自由,才會為反對派所利用,製作出大量立場偏頗的節目。其實,這些節目也不一定是編輯所樂見,只是港台的管理層缺乏魄力,對下面的胡作非為無力管束而已,所以,港台的主管必須換上有膽識有魄力的愛國人士,牢牢的控制港台的製作路線,這樣一來,編輯自主的問題便可迎刃而解。

二,香港電台其實只能算是一個半官方機構,因為港台的員工,只有行政管理層是正式公務員,在節目製作方面,大部份是屬於合約員工,或者說是臨時工。現在問題不是出在管理層,而是放權給下面的製作人員。因為公務員屬於鐵飯碗,不能隨便解僱,但臨時工則有相當大的自由,只要將政治立場激烈的合約員工解僱,換上中立溫和的人士,基本大局便可以控制。

三,無可否認,香港的文化人是相當叛逆的,尤其是年輕一代,這也是港台反中勢力如此強大的原因,由此可見,沒有推行愛國教育,正是問題的根源,所以,我們必須用心挑選和培養新一代愛國愛港的文化人,由現在開始,幾年後便有機會改變今日香港電台的面貌。

四,在港英時期,政府有顧問去監管香港電台的節目,政府也曾經作出過同樣的打算,可惜,有人怯於反對派的勢力,委員會的成員幾乎清一色是所謂民主派或同情反對派的人士,不但無助於解決問題,反而助長了反對派的勢力,所以,要改革港台,要讓港台回到正軌,就必須大膽起用愛國人士去奪回傳媒陣地,在這方面,是零和博奕,是沒有和解的空間的。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