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徐四民批評港台卓有遠見(2017.8)

發布日期:2017-08-24

☉文/游雨僧

歷史是賢明睿智的評判者,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香港回歸20年「一國兩制」的實踐,充分證明香港《鏡報》月刊創辦人、前全國政協常委、大紫荊勳賢徐四民先生,他生前對香港電台的多層次、多角度的中肯批評,是完全正確和卓有遠見的。徐四民先生批評港台而蒙受的不白之冤應澄清,他提出許多糾正港台編輯方針失誤的真知灼見,應該成為新一屆特區政府加強對港台管治的良好借鑒。

香港隆重慶祝回歸20周年以及國家主席習近平到港視察之際,香港電台在其「城市論壇」節目的宣傳海報上,竟然用「『一國兩制』大智慧,呃足廿年不堪提;主席贈言信國家,黑布紫荊慶回歸」的大標題,攻擊「一國兩制」,抹黑香港回歸。

一、港台惡劣表現不是一朝一夕

對港台這樣的宣傳海報,無論是政界人士,或者是一般市民,都會看出這是非常露骨的挑釁,是反中亂港的「登峰之作」。香港資深傳媒人聯誼會就此發表嚴正聲明,對香港電台容忍下屬人員肆意攻擊回歸活動,攻擊國家領導人感到不解和憤慨,並要求香港電台總編輯、主管香港電台的特區政府有關部門解釋,要對惡意放毒的節目製作人加以紀律懲處,杜絕類似事情再發生。

社會各界批評作為公營機構由公帑出糧的香港電台,一小撮人為推售他們的反中亂港的政治理念,可以肆無忌憚的罵特區政府、罵國家領導人。他們手執的令箭是香港電台與政府簽署了「架構協議」約章,容許「編輯自主」,為此就假新聞自由之名,行推銷反政府反中央之實。其中《頭條新聞》就是抗中亂港的急先鋒,其內容把矛頭對凖特區政府和中央。港台有此惡劣表現,不是一朝一夕,類似例子可謂罄竹難書。

二、政治倫理的顛倒應端正過來

其實,港台問題尾大不掉,是由於曾出現過的綏靖主義傾向所至。回歸後,徐四民先生多次提出港台問題的嚴重性,並提出許多糾正港台編輯方針失誤的真知灼見。遺憾的是,徐四民先生卻被當時北京批評,助長了港台反中亂港的底氣,加上特區政府20年來為官避事的官場文化,使港台成為全世界罵中國政府和抹黑「一國兩制」最厲害的電台,惡劣程度超過CNN。香港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曾直言:「全世界辱罵中國制度最厲害,不在美國、歐洲,恰恰在香港。」實際上這又恰恰集中在港台。如何處理港台問題,考驗特區政府的管治能力。

徐四民先生批評港台的立場向來鮮明,1998年他出席全國人大政協兩會期間,批評港台有關節目「陰陽怪氣」,指出港台不應該拿公帑卻專罵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但時任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發表措詞強烈的講話,無理指責徐四民先生是所謂「企圖邀請中央政府來干預特區政府的事務」,反對派陣營也趁機鼓譟,十分囂張。有關方面當時未能激濁揚清明確支持徐四民先生,反而對陳方安生有所「委曲求全」。這種政治倫理的傾斜乃至顛倒,令陳方安生和港台對抗憲制、肆意打擊愛國愛港力量的氣焰更加囂張。

政治倫理是一個社會最根本的價值原則和標準,其核心是公平正義,使政治賢能獲得公平公正的對待,這關係到整個香港政治生態。徐四民先生批評港台而蒙受不白之冤應平反,這種政治倫理的顛倒應端正過來。首先,應為徐四民先生批評港台遭到的誤解甚至冤曲澄清和平反;其次新一屆特區政府應在任內解決港台問題。中央指出,應當完善基本法實施的相關制度和機制,當中包括「中央政府向行政長官發出指令權」等六項權力。中央指令特首在任內解決港台問題,應該是完善基本法實施的相關制度和機制的舉措之一。

三、揭示港台角色回歸前後迥然不同的秘密

1999年徐四民先生接受訪問時批評說:「全世界沒有一個政府電台跟政府政策對立的……政府政策如果沒有人幫忙宣傳,就一定不會成功。」徐四民先生表明不認同港台節目採取嬉笑怒罵表達手法,認為港台以低級趣味迎合觀眾,言論自由「過了頭」。

徐四民先生指出:「公營廣播必須有嚴謹的機構管治,清晰的公共廣播政策、編輯方針,以及履行公共廣播服務者應有的使命。香港電台歷來宣稱編輯方針是『獨立自主』,卻沒有弄清是『誰作主』。」

港台一直聲稱:「港台到1995年,政府更與港台簽訂『架構協議』,列明香港電台享有編輯自主。自此港台享有編輯自主權進一步獲得確立。」對這種欺世惑眾之言,徐四民先生揭示了港台角色回歸前後迥然不同的秘密,他指出回歸前港台從來沒有「編輯自主」,從來沒有反對過港督和倫敦,就是對港英政府的施政和公務員中洋人的特權等,港台都噤若寒蟬,莫敢哼聲。臨近香港回歸,末屆港督彭定康在將港台公司化企圖未遂下指使搞的這個「架構協議」,目的是將原來的港英政府電台,變為脫離和對抗未來特區政府的獨立王國。

徐四民先生指出,末屆港督彭定康在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說,新聞界必須「捍衛自主、堅持自主」,他還引用傑克.倫敦的話:「寧作飛灰,不作浮塵。寧投熊熊烈火,光盡而滅;不伴寂寂朽木,默然同腐。」徐四民先生指出,這是赤裸裸煽動港台和香港新聞界「奮然而起」,對抗未來的特區政府和中央。徐四民先生指出:「香港回歸後,港台角色果然發生迥然不同的變化。從『政府喉舌』變為反對派電台,不僅反對特區政府,而且誣衊中央政府。」

四、事實確如徐四民先生所揭示

事實如徐四民先生所揭示,香港回歸後,港台角色果然發生迥然不同的變化。從「政府喉舌」變為國際反華勢力和香港反對派的電台。1999年,港台安排台灣駐港代表宣揚「兩國論」,鼓吹分裂國家。2001年5月,適逢西藏和平解放紀念日,港台第一台節目主持人聲稱西藏為「國家」,污衊「當中國共產黨執政後,殺了數以萬計的西藏人士的生命」。

港台的《頭條新聞》、《城市論壇》、《自由風》、《議事論事》等節目,每逢有可以借題發揮造謠攻擊國家和香港的「大事」,都毫無例外竭盡造謠攻擊之能事。舉凡四川大地震、北京奧運、西藏「3.14」暴亂、烏魯木齊「7.5」事件、北京大閱兵、CEPA、自由行、西九故宮、港深科技園、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遼寧艦」航母編隊來港慶回歸等,港台造謠攻擊國家和香港的論調層出不窮。在節目風格上,《頭條新聞》整個節目都是戲謔、諷弄、抹黑的醜陋低俗鬧劇。《城市論壇》論題偏頗、先入為主,主持人傾向明顯,赤裸裸偏幫反對派。

社會各界批評港台反中亂港,港台就有人搬出「編輯自主」、「政治中立」、「平衡不同意見」等自辯,但這是自欺欺人之說。徐四民先生指出,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和地區的公營電台可以「編輯自主」到公開同憲制唱反調,鼓吹分裂國家。

五、港台部份節目主持人的「卡臭嘴」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主播卡弗蒂發表辱華言論,稱「中國產品是垃圾」,「在過去50年裡中國人基本上一直是一幫暴民和匪徒」。對此,美國伊利諾伊大學政治學教授詹姆斯諾蘭批評卡弗蒂就是一大「臭嘴」,「長期以來一直在CNN扮演着一個用語刻薄、滿懷怨恨的老頑固角色」,「卡氏那些粗魯、拙劣和不公的評論已招致中國反應大爆發」,並指出「在『卡臭嘴』這件事上,謠言止於智者」。與卡弗蒂的大「臭嘴」比起來,港台有關節目主持人操控大氣電波言論,扮演反對派「政治打手」角色,經常在其主持的節目中,抹黑攻擊建制派,凡是跟建制派有關的,一律在他們反對之列,只要提到建制派3個字,他們一定要加上負面形容詞。他們還將其主持的節目變為攻擊國家的政治工具,其攻擊中央政府和「一國兩制」,抹黑建制派,惡意中傷和誹謗愛國愛港人士,用心之惡毒、用語之刻薄,與卡弗蒂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令人驚訝和憤慨。

六、港台值不值得每年花10億元公帑供養?

港台一直將「編輯自主」當作其護身符,抗拒任何模式監管,但在護身符下,市民見到的卻不是中立客觀的言論、善用公帑的責任心。除了編輯方針失誤外,港台涉嫌貪瀆並在法庭被定罪的高層員工,包括台長、總監、高級主任兼而有之。審計署多次揭發港台行政紊亂及大花筒,以及廉政公署先後多次拘控港台員工,都令港台形象一差再差。

港台高層的醜聞不絕,最矚目的是前廣播處長朱培慶一擲萬金看完脫衣舞摟豔女外出被記者撞破,更可恥的是前廣播處長張敏儀形容朱培慶的行為是「紳士風度」,香港婦女界團體對此發表聲明,指朱培慶身為高級公務員卻去尋花問柳,是對婦女的侮辱,又批評張敏儀公然將召妓醜行美化為「紳士風度」,令人匪夷所思。朱培慶與張敏儀惺惺相惜,暴露港台高層蛇鼠一窩、狼狽為奸。

港台花了納稅人巨額公帑,一些製作人員卻公器私用,導致大量公帑被浪費。根據港台2017/18年度的經費預算,港台一年的預算就高達10億元,比去年增加了逾600萬元,港台的編制更超過700人。一年花費10億元、有700多人的廣播機構,製作的節目理應具質素保證,受到市民的喜聞樂見。但結果卻令市民大失所望,在港台的電視頻道,大多數節目收視長期只有0.1點至0.2點,而且每天平均長達9個小時收視更是0,變相就納稅人血汗錢倒入海。

港台最新收視數字,竟然比熄機前的亞視還輸了一大截。當年亞視每年開支只是每年3億多元,而根據港台最新年度預算,卻高達近10億元,但做出來的節目收視卻比熄機前的亞視還不如!這樣一個立場偏頗、收視低迷的所謂公營電台,究竟值不值得納稅人付出每年近10億元公帑供養?

七、對長期惡意放毒的製作人加以紀律懲處

徐四民先生生前提出許多糾正港台編輯方針失誤的真知灼見,應該成為新一屆特區政府加強對港台管治的良好借鑒。

徐四民先生指出,「架構協議」約章規定的制度弊端和漏洞百出,部份管理層人士借助「架構協議」,將「編輯自主」的權力無限擴大,凌駕於政府和社會之上。檢討「架構協議」,就是為了改善和堵塞制度弊端和漏洞。

徐四民先生質疑:「即使在被捧為『自由王國』的美、英,新聞自由、編輯自主都不是絕對的。難道港台的『架構協議』和『編輯自主』不應該檢討嗎?」徐四民先生舉例說,在美國,「美國之音」電台亦擔任着美國政府喉舌的職責。英國1990年制定的廣播法(Broadcasting Act)近兩百條,全面管理傳媒。僅1997年至2000年間,「英國廣播公司」(BBC)至少有8名主管人員因與當局唱反調而被炒魷。借鑒徐四民先生的意見,主管港台的特區政府有關部門,要對長期為官避事的廣播處長身兼港台總編輯,以及長期惡意放毒的節目製作人加以紀律懲處,包括炒魷。

八、改變港台獨立王國性質

徐四民先生指出,檢討「架構協議」約章,首先必須釐清港台總編輯的角色和權限。「架構協議」一開始就說:「香港電台編輯獨立。處長為電台的總編輯,負責制定一套符合《港台製作人員守則》的編輯制度。」問題的關鍵在於,廣播處長身兼港台總編輯,又是公務員又是超級「無冕之王」,就是行政長官也指揮不了他。廣播處長權力遠逾一個處長的權力,且不須問責,可以凌駕於政府、特首和社會之上,這是極不合理的。徐四民先生指出,絕對的權力是危險和腐敗的權力,權責嚴重失衡的權力也同樣是危險和腐敗的權力。港台回歸後出現的種種嚴重失誤,包括編輯方針的失誤和高層亂用或訛騙公帑,癥結正在於此。徐四民先生建議,廣播處長不宜擔任港台總編輯,而應由有關政策局局長兼任總編輯並向行政長官直接問責,這樣,就可以在制度上改變港台脫離特區政府的獨立王國性質。

徐四民先生指出,港台以「編輯自主」的原則來處理所有批評和矛盾,只有廣播處長一人獨攬大權,就絕非公營電台了。他建議成立一個獨立諮詢委員會決定港台編輯方針,決定港台節目製作的大原則和方向,以反映出社會的主流和平衡意見。諮詢委員會可以對港台的制度、權力、責任、角色、定位、編輯方針及經費運用等提供意見,也可以分擔政治責任。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