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兩岸

首頁 > 最新文章 > 台海兩岸

對台灣反制動作的思考(2018.6)

發布日期:2018-07-09

☉文/邵宗海 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如果《惠台措施》對台灣民眾創造了對未來的期待,民進黨當局的反制措施,又真的就能全面圍堵台灣民眾想西進的追求?

國台辦會同國家發展改革委,在2018228日正式發布《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本文以下簡稱為31項惠台措施) 。當然,《31項惠台措施》一經公布,最讓台灣感到印眾深刻的,一是大幅增加對台企台商的優惠政策,希望他們能一起分享大陸發展的機遇;另一便是對有意前往大陸去就學、就業、創業、以及生活的台灣青年及台胞,甚至包括台灣影藝界人士,如果願意前來發展,都同意提供與大陸同胞一樣的同等待遇。 這項吸引力極強的措施,隨着大陸兩會適時的召開而得以更進一步的散播與落實 ,的確成為當前在台灣最熱門的話題。

但是台灣當局的思考顯然不是如此正面對待,至少在法律沒有賦予全面禁止的條文之前,已經採取了反制的措施:即對去大陸要採「禁」策,對來台者則採「防」策。

台北當局的最初反應:「消極抵制」

其實,最讓台灣覺得擔心的,不僅是在《31項惠台措施》會對台商、台青以及在台文化界人士所產生的「磁鐵效應」,而且這項措施的推動,可能也會帶來對今後兩岸關係的衝擊,台灣應是如何有所適應,就成了台灣當局必須面臨的挑戰。

因此,台灣「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要求他的副手施俊吉,馬上成立一個「策略因應小組」,並擔任召集人,希望在短期之內就能提出因應對策。根據瞭解,在「策略因應小組」內部討論的過程中,賴清德其實扮演了比施俊吉更為積極的角色,至少有兩度他是親自來召集會議,聽取了十六個部會報告,並把他自己的看法與立場作了非常清晰的表達。直到了316日上午「因應對策」才終於定稿,中午則由施俊吉舉行記者會,對外宣布。

至於上面提到賴清德曾非常清晰的表達了他的看法與立場,是呈現在記者會上那份「因應對策」報告的題目與內容裡。第一,他對於國台辦公布《31項惠台措施》的台灣方面「因應對策」,決定要將其正名為「對台卅一項措施」,因為賴清德認為《31項惠台措施》是「名為惠台,實則利中」,這項改名做法正好一向是賴清德的思考模式;第二,「因應對策」報告文中凡是提及對岸,均使用「中國大陸」一詞,而不是「中國」,這應不是賴清德習慣性的稱呼,但他肯同意將「中國大陸」出現在官方文件上,不僅是符合蔡英文自2016520日以來的定調,也表示賴賴清德在這稱呼上在內部已傾向於「妥協」。

至於316日公布的「壯大台灣、無畏挑戰」「因應對策」,首先是行政部門對《31項惠台措施》進行解析,認為它的目的就是要從台灣引進技術、資本及人才,協助中國大陸解決其經濟發展所遭遇的困難;其中屬既有措施(舊措施)有十四項,擴張性措施有十項,新增措施七項,共可歸納為七類;對涉及台灣公權力之運作,可能影響到「國家安全」及傷害人民基本權益的措施,當局將維持禁止,防止可能的負面衝擊及風險;而屬於正常交流者,則不會有任何改變。

其次,在因應對策上「行政部門」決定從四大方向,即優化就學就業強化留才攬才、維持台灣在全球供應鏈的優勢、深化資本市場、強化文化影視產業等方向,來推動八大強台策略:1、推動提升學研人才獎勵、2、強化新創發展動能、3、強化員工獎酬工具、4、優化醫事人員工作環境、5、加強保護營業秘密、6、強化產業創新升級、7、擴大股市動能及國際能見度、以及8、加強發展影視產業等。並要求「陸委會」成立長期性專案小組,對中國大陸對台相關措施持續進行追蹤與研析,並定期向社會說明。

因此,至少在316日之前,台北的反應可以看到仍然是停留在「消極抵制」的階段,這或可解釋成是《31項惠台措施》甫告出爐,還見不到它的影響深遠層面,因此台北希望若能在自己本身方面加強點「誘因」,就可來阻止它的擴散效應。譬如說,「衛福部」表示將持續改善台灣醫師的醫療狀況;「文化部」表示將以「獎補助/投融資」雙軌制加強發展影視產業,成立文策院健全文創生態體系等;「經濟部工業局」提出「強化新創」及「員工獎酬」十三項工具;「智慧局」則研擬修訂「營業秘密法」。不過根據台灣媒體分析,多項措施都被指是之前相關部會已經或正在推動的政策,到底能發揮多少功效仍待觀察。

但是,「教育部」則是祭出嚴厲罰則,表示將禁止台灣教師赴大陸高校任教,同時台灣教師也不得申請大陸國家科研計劃。「教育部長」潘文忠在「立法院」答詢時已表示,樂見兩岸學術人才交流,但現行台灣內部公私立大學專任教師,以項目、專職方式到大陸任教,或參與大陸國家重點研發計劃,明顯違法,「教育部」會在明確規範下,嚴格處理,也會積極提醒現職教授,避免觸法。

民調結果公布,《惠台措施》被正面看待,台灣「行政部門」開始感到壓力巨增

可是等到319日,由於台灣民意基金會一項民調公布之後,發現《31項惠台措施》顯然受到一般台灣民眾的正面看待,台灣「行政部門」可能感到壓力巨增,也開始想要尋求更嚴萬的「反制措施」出台。

這項民調發現,雖然有41.9%民眾同意這是統戰花招,但也有30.1%正面看待,而且以年齡層來看,年紀越輕的人對《惠台31項措施》反而有正面反應,像在2024歲的族群當中,四成三認為那是中共的統戰花招,但也有四成覺得那是中共的善意行為;另外以教育程度來看,教育程度愈高也愈有較正面的解讀,從大學以上教育程度者的反應來看,四成二認為只是統戰,但有近三成八認為是善意;再從社會階層來看,中等階層和中上階層也是正面解讀較多,像中上階層就有三成八認為那是善意。中下階層則只有三成認為是善意。

台灣民意基金會游盈隆表示:當台灣社會有為數的年輕人、高教育程度者、或中產以上階級者,對這項「新對台措施」有正面反應,代表中共這次即使是統戰攻勢,但某個程度而言還是成功的。

連傾綠商人都提供更進一步反制建議,可見《惠台措施》的對台效應

其實,在民調公布之前,已有一些反《31項惠台措施》的台灣民眾,表達了一些「反制措施」的構想。像曾任台灣第一銀行總經理、董事長,現被蔡英文聘為「國策顧問」的黃天麟,就在313日於自由時報言論版上,曾發表了一篇題為「建立台灣『國家安全』查核制度」的評論文章,實際上他就是企圖提供一些「反制措施」在進行立法時的參考版本。

在文中,黃天麟持別指出:中國這三十一項措施有一大重點,就是「人才誘引」,尤其對教育(學生、教師)、文化、影視、醫療人才之誘引,着力頗深,目標是培育滲透、攻台時的中國螞蟻雄兵。是以黃天麟慎重建議政府,立即研議如美國的「安全查核制度」,讓受誘要到中國的學生、教育、文化工作、影視工作人員充分瞭解將來應受台灣的安全查核。

黃天麟建議,若要建立台灣「安全查核制度」,應該包括下列三項:

一、凡在中國就學、教學、從事文化工作、影視工作及其他社會活動、商業行為,回台就學、就業從事社會、文化、影視工作者,必須接受國家之「安全查核」,誠實報告在中國之工作及活動,不得隱瞞。

二、凡在中國就學、教學、從事文化工作、影視工作及其他社會活動、商業行為,做有損於台灣主權地位或污衊台灣之情勢者,不得在台擔任下列職業及職位:1、「院級主管」、「部長」及「次長」以上公務職位。2、國防有關企業、敏感高科技公司之董事長、董事、副總經理以上職位。

三、凡在中國就學、教學、從事文化工作、影視工作及其他社會活動、商業行為時參與、主導反台運動者,一律不得從事政府、公務及敏感高科技與大型公司之副主管以上職務,並依其情節得追訴其叛國行為,追訴無期限。

黃天麟最後結論說,「台灣國家安全查核制度」是對中國三十一項全面吸納台灣之第一道防線。超強的美國尚且有此防線,直接受中國大陸威脅的台灣其必要性更加殷切。若僅僅以鬆綁法規留才,效果絕對有限。

當台灣「立法部門」民進黨及時代力量籍的「立法委員」,已經有意提案立法來反制《31項惠台措施》時,黃天麟版本的內容或許不會全部被吸收,但是它的反制《31項惠台措施》精神應該會被廣泛運用,確是值得注意。

今年312日起,台灣開始對《31項惠台措施》展開全面反制

1、「立法院」2012年已經提案通過:在中國擔任黨政軍公職需從嚴認定

因此,「立法院」早在3月上旬就傳出可能會有「立法委員」準備提案,希望禁止台生,台師,台胞以及台商可能遵循《31項惠台措施》的途徑前往中國大陸發展。不過迄今為止尚沒見到「立法院」有人開始提案,倒是有立法委員在質詢「行政部門」領導人時,有詢及賴清德對《31項惠台措施》的看法,但尚沒觸及當局將如何採取「反制措施」的行動。但是值得參考待是,早在2012年「立法院」已經提案通過:在中國大陸擔任黨政軍公職需從嚴認定。

我們先看在20125 7日出版的「立法院」公報第101卷第25期院會紀錄裡,裡面就記載了「立法院」內政委員會曾經有民進黨籍的「立法委員」,開始進行連署提案。這項提案主要在說:「有鑑於台灣人民違法在中國的黨、政、軍機構任職,包括政協委員、人大代表在內,曾在中國擔任黨政軍公職,總人數達169人,但「行政院」大陸委員會迄今卻只罰過一人,且該案後來被撤銷,形同法規虛設。因此,要求「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每三個月定期公布違法擔任中國黨政軍公職之名單,並予以懲處外,同時針對現行資格從嚴認定」。該案是無異議通過並作出決定:「函請行政院研處」。這項提案最後也經「立法院」院會通過在案。

這說明了,台灣「行政部門」今後一定依據上述的相關法律條文,準備全面來採取反制《31項惠台措施》,而這種形式上的「依法處理」,就是要防止有些反擊行動可能會提到「違法」的指控。

2、為了全面反制《惠台措施》,台灣政府部門幾乎全數動員

果然,為了全面反制《惠台措施》,台灣政府部門幾乎全數動員,而且依據的法律基礎,就是上面所提到「立法院」2012年通過的法案:在中國擔任黨政軍公職需從嚴認定。

「行政院」陸委會在312日首先表示,中國大陸提出措施,希望吸納台灣高教人才,台灣教師若參與中國大陸相關研究計劃,不能涉及擔任中國大陸黨政軍職務,若有,將依個案情況調查處置。陸委會進一步說明,依兩岸條例第33條規定,台灣人民不得擔任中國大陸黨政軍機關機構的成員,兩岸條例第90條也有相應的處罰。如果確有違法情形,一般民眾處罰新台幣10萬元至50萬元;公務員則處刑事責任。

陸委會又表示,台灣教師依陸方相關研發計劃申請基金,若涉及上述兩岸條例相關規定擔任中國大陸黨政軍職務者,陸委會及有關機關將積極調查相關事證,並給予當事人陳述意見的權利,以釐清個案事實進行適當的處置,但仍應視其具體行為與情況而定。

「衛福部」醫事司長石崇良則指出,不會限制醫師赴陸發展,但要注意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規定,像具有公務人員身分的醫師,就不得到對岸工作。

不過,就在新任「教育部長」吳茂昆516日一接任職務,就有許多人挖出他過往的爭議,其中國民黨曾在記者會上指控,吳茂昆曾在中國大陸一級官方學術機構擔任過「顧問」一職。不過,中研院很快就反應,說中國科學院曾與中研院曾簽署合作備忘錄,所以吳的顧問工作是沒有違反相關規定;陸委會也同時表示,吳的職位若只是諮詢性質,並不違法。但不可諱言的,當局的裁定是有雙重標準,對不同的對象,就會有不同的說法。

接着,連「中國銀行」準備招收少量在陸就讀的應屆台生,陸委會也都表示將予以禁止。陸委會先在331日說,中國銀行是屬於台灣人禁止任職的大陸機構,因該行由大陸官方持有絕大部份股份,屬上述禁止公告之範圍。但41日又表示,應聘「實習生」或在中國銀行台北分行工作,或在台北分行之一般性工作,如果具體個案事實不涉及國家認同或基本忠誠度、對台統戰工作或有妨害國家安全或利益之虞等原則,則不會認定有違兩岸條例第33條規定。廈門大學台研中心副主任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協同創新中心經濟平台執行長唐永紅曾批評,「若真有所謂國安疑慮,那也應該是大陸要擔心,關台灣方面什麼事?」

3、為讓反制行動能「操之在我」,已先從「限制陸書在台出版」做起

文化部54日公文給台灣三大出版公協會,要求依《大陸地區出版品電影片錄影節目廣播電視節目進入台灣地區或在台灣地區發行銷售製作播映展覽觀摩許可辦法》,凡大陸出版品進口或授權均需申請審核,簡體字書依法行之有年,但取得版權的繁體字書也被要求送審,在台灣《出版法》已廢除多年之後,還是令許多業者及讀者為之譁然。

台北市出版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盧欽政曾指出, 1年大約有1萬多本大陸授權書要在台灣出版,平均每個月1千多本,先不要說每本審查費要400元,但光是看審查時間,就不禁要問這將審到什麼時候?

「文化部」通知出版業者出版陸方授權書籍須依《大陸許可辦法》送審查並經許可,否則不得出版,南開大學台港澳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李曉兵510日有表示,加強大陸書籍審查顯示台灣當局的不自信,雖然審查本質不是「去中國化」,但若蔡政府有意操作,有可能在效果上達到「去中國化」的目的。

作者看法則是,為讓對中國大陸任何對台措施的反制能「操之在我」,民進黨當局則先從「限制陸書在台出版」做起,後續的發展看來將更為強烈。

民進黨當局必需省思,反制《惠台措施》是否能防堵有心人仍然要西進?

民進黨當局任何「反制措施」,企圖卡住台灣民眾到大陸發展的作為,已是一種自我限制、或自我封鎖,完全不顧他們曾經在黨外時代就開始主張過的「人身自由」。

我們不妨試問,在中國大陸體制,由於憲法規定本來就是「以黨領政」,那麼會有那所高校不受黨的指揮?再加上在中國大陸,98%是公立高校,又會有那所高校不受中央或地方的經費補助?現在台灣方面,面對《惠台措施》,卻要求台灣人不能進入大陸的黨政軍機構工作,如果教師前往大陸發展,卻不能到學校工作,那麼,還有哪裡可以前去發展?

所以,這就是台灣自己限制了自己,因為中國大陸來台灣高校交流,對台灣是有利的,但民進黨政府又不准,轉為我們自己去,卻講一堆限制的話。當台灣年輕人被限制、又不能給一個機會到大陸就職,這些人在台灣找不到工作,就很可能會自暴自棄,形成在社會裡面又充塞一些不滿的「憤青」,如果再一次有太陽花運動,對象真的就不是對國民黨了。

其實,年輕人出外打拚並不是件簡單的事,若去大陸就職謀發展,去了之後能否適應生活習慣?磨合能不能成功?每個人自然會深思熟慮,慎重的來評估31條惠台政策到底對他好不好。政府最多站在輔導立場,又何必嚴峻立法並出手阻擋?

如果認為大陸是在吸乾台灣人才,可是70年代、80年代這麼多人去美國留學,為何不說美國在吸乾台灣人才?那時還有很多家長及政府部門,尚感謝美國提供他們的教育設施、資源來培養台灣人才?何況當時這些菁英在學成後也都逐一回來,畢竟倦鳥都曉得歸巢,民進黨政府到底在怕什麼?這代表陸委會、「國安會」都沒有概念,心裡只會想着所謂的「台灣價值」。

而且《惠台措施》是否真的能完全做到吸引所有台灣人認同中國大陸,以及對中國統一的最終認同,這恐怕需要蠻漫長時間的形成,相信中國大陸也在嘗試。假設今天兩岸相處很好,恐怕台灣絕不會說出榨乾鮮血、吸光人才之類的話,民進黨政府會這麼講,就是因為心裡早有防備,認為大陸什麼都不好。

最重要的是,如果《惠台措施》對台灣民眾創造了對未來的期待,民進黨當局的反制措施,又真的就能全面圍堵台灣民眾想西進的追求?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