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中非關係邁入新時代(2018.10)

發布日期:2018-10-25

☉文/胡后法

中非發展關係擁有堅實的經濟和政治基礎。有關專家認為,非洲是中國的天然夥伴。就中國而言,發展對非關係是民族復興的必然要求。大國崛起,雖然體現在方方面面,但從根本上講,必須擁有超強的國際影響力和國際話語權,以及支撐強大經濟實力的巨大出口市場和資源來源。而在這兩個方面,非洲都可以成為中國的「天然夥伴」。

九月的北京,藍天白雲,晴空萬里,空氣清新,北京再次用「會議藍」迎接中國今年最重要的主場外交活動──中非合作論壇。本次論壇層次高、規模大,共有54個非洲成員代表出席論壇,其中總統40位、總理10位,與會的非洲正部長級高級官員多達249位,創下了中非峰會的歷史紀錄。此外,聯合國秘書長和26個國際及非洲地區組織的代表應邀出席論壇,中外參會總人數達3200人之多,是中國迄今為止主辦的規模最大、規格最高的國際外交活動,開創了中非合作新的里程碑,標誌着中非關係新時代的開始。

習近平是最出色的東道主

九月初的這一週,習近平主席大概是世界上最忙碌的國家元首,也是工作最緊張的中國人。在這一週,他一共出席了100多場雙邊和多邊活動,主持了近70場多邊活動。他會見了所有出席論壇的非方領導人,與非洲各國領導人深入探討了發展中非合作的方略,創下了歷史之最。有關專家認為,習近平是最出色的東道主。

論壇期間的活動雖然重要,但真正值得稱頌的還是習近平主席近年來對發展中非關係所下的工夫。他在論壇期間提出的「構建更加緊密的中非命運共同體」的主張,體現了對國際局勢的深刻洞察和對中國外交戰略的深思熟慮。他在峰會開幕式上的講話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描繪了未來中非合作的宏偉藍圖,提出了中國對非關係的許多新思想、新路徑、新舉措。一些專家認為,習近平主席在中非峰會期間的一系列講話,堪稱新時代中國外交新理念的集中體現。

習近平在峰會期間全面闡述了中國未來對非關係的戰略考慮,其中最突出的有以下亮點:一是以「四個堅持」強調合作共贏的外交理念,即堅持真誠友好、平等相等;堅持義利相兼、以義為先;堅持發展為民,務實高效;堅持開放包容、兼收並蓄。二是以「五不」強調對非關係的政治原則,即不干預非洲國家探索符合國情的發展道路,不干涉非洲內政,不把自己意志強加於人,不在對非援助中附加政治條件,不在對非投資融資中謀取政治私利。三是以「六位一體」指出了中非合作的前進方向,從「責任共擔、合作共贏、幸福共享、文化共興、安全共築、和諧共生」等六個方面細化了中非命運共同體的政治內涵。四是以「八大行動」指明了中非共同發展的路徑,具體涵蓋產業產能、基礎設施、擴大貿易、綠色發展、能力建設、健康衛生、人文交流、和平安全等方面。

而峰會通過的《關於構建更加緊密的中非命運共同體的北京宣言》和《中非合作論壇──北京行動計劃》兩個成果文件,更是體現了習近平對發展中非關係的戰略思想。國際社會注意到,習近平和每個非洲國家領導人傾心交流、平等相待,展現出大國外交包容、共贏、融合的時代特徵,受到了非洲各國和國際社會的普遍讚揚。

中國和非洲是天然夥伴

在非洲,很多國家始終沒能擺脫經濟落後、政治腐敗、內亂頻繁、社會動盪、民不聊生的局面。去年,整個非洲大陸的GDP加在一起也就相當於中國廣東和江蘇兩省的總和。非洲大多數國家的經濟一直低迷。過去十年,非洲的經濟增長始終徘徊在5%左右,沒有一個非洲國家能夠實現像亞洲那樣的「經濟起飛」。去年,非洲的經濟增長僅為3.1%,說明非洲經濟依然沒有擺脫後勁不足的被動局面。

非洲經濟落後的重要原因是政府治理水平的低下和政府官員的腐敗。由於缺乏經濟管理經驗,市場經濟始終未能在非洲獲得成功,要麼政府將經濟管得如「死水一潭」,要麼政府放任自流,導致市場混亂不堪。經營環境惡劣、企業沒有活力、投資不振、消費乏力,這是非洲經濟社會現狀的的真實寫照。

自冷戰結束以來,由於戰亂不斷,投資環境惡劣,基礎設施落後,西方發達國家對非洲不再十分重視,對介入非洲事務、進入非洲市場的熱情趨於下降,一些發達國家的企業甚至開始退出非洲市場。非洲的國際地位近年來有所下降,非洲的聲音常常被國際社會所遺忘。

然而,恰恰是發達國家消極的對非政策為中國提供了機遇。近年來,中國大大加快了進入非洲的步伐。中國至今已在非洲建造了超過1萬公里的軌道交通路線和近5萬公里的公路。中國已連續九年成為非洲的第一大交易夥伴,去年中非貿易總額達1700億美元,增長達14%。中國在非洲的存在正在向空前的深度和廣度發展。有關數據顯示,中國目前在非洲已有超過1萬家企業,而且大部份為小微企業,其中製造業企業佔三分之一。中國至今對非投資總額已超過1000億美元。這些投資對非洲國家擴大就業、科技發展、改善民生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中非發展關係擁有堅實的經濟和政治基礎。有關專家認為,非洲是中國的天然夥伴。就中國而言,發展對非關係是民族復興的必然要求。大國崛起,雖然體現在方方面面,但從根本上講,必須具備兩大前提:一是必須擁有超強的國際影響力和國際話語權,二是必須擁有巨大的出口市場和資源來源,為建立強大的經濟實力提供支撐。而在這兩個方面,非洲都可以成為中國的「天然夥伴」。

目前,中國的國際政治影響力與大國地位還有很大差距。中國面臨的國際挑戰日趨嚴峻,外部環境已成為影響中國未來發展的重要因素。美國正開始對中國實施全面封堵,日、歐、澳等西方發達國家雖然不像美國那樣具有遏制中國的強烈動機,但對中國發展的疑惑和焦慮不斷增長,其對華政策正由支持中國發展轉向遏制中國發展。中國的周邊環境更是不容樂觀,不少鄰國不僅與中國存在領土糾紛,而且對中國的疑慮不斷上升。

相比而言,非洲國家是中國在國際舞台上的可靠「同盟軍」。中國和非洲國家都曾經歷遭受西方列強殖民、掠奪和欺壓的歷史,因而格外珍惜國際關係中的平等、正義原則。在政治理念上,非洲國家與中國擁有最多的共同點。中國對非一貫奉行平等互利,從不干涉內政的方針,而西方的對非援助往往與自由、民主、人權等政治條件相掛鉤。中國的做法雖然受到西方國家的批評,但中國始終堅持一貫政策,為不斷鞏固中非關係奠定了堅實的政治基礎。

中國與非洲經濟合作的互補性很強。非洲地廣人稀,地大物博,自然資源豐富,發展潛力巨大,而中國資金充裕,市場巨大,對非洲資源擁有很大的需求接納能力。同時,中國擁有大量非洲國家所需要的實用性技術,且價格競爭力遠超美歐等發達國家。因此,深化中非合作,不僅是雙方的內在需要,而且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

對非經貿關係須強化宏觀管理

中國對非援助始終堅持互利原則,這是中國不斷擴大對非影響力的根本原因。本次峰會中國政府再次宣布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援助,這在國內引發不少議論。有的認為目前中國自身還存在很多經濟社會問題,中國人在就醫、上學、養老等方面依然面臨不少困難,老百姓的收入水平還很低,貧困問題也還困擾着不少地方,在民生問題還較突出的情況下,政府在援助非洲方面不應「出手大方」,而應先把國內問題解決好了再考慮對外援助。此類疑惑在內地老百姓中具有一定普遍性。此次中非合作論壇期間,交通管制和安保措施對北京民眾生活出行帶來一定影響,引起了一些社會怨言,加劇了民眾對援非政策的議論。

當今,中國正處於經濟轉型、社會變革的關鍵階段,民眾對國家重大內外政策出現一些不同聲音當屬正常,政府對此應當進行有針對性的引導和解釋,以消除誤解,求得共識。例如,對於600億美元的援助,很多人以為將以削減國內民生支出為代價。實際上,這些援助款項並不動用國內的人民幣,而是調用存於境外的外匯儲備,從而實現了外匯儲備的更有效使用。另外,對外援助並不是無償捐助,它是每個發達經濟體經濟運作的組成部份。通過援助可以帶動市場的開拓,促進商品、技術和設備的輸出,以及政治影響力的提升。從長遠看,向貧窮國家提供援助,是培育當地市場的一種方式。歷史上,援助往往是發達國家佔領國際市場的重要途徑。

幾十年來,中國對廣大發展中國家提供了大量援助,但隨着國際局勢的變化,中國的對外援助也應與時俱進,要加強宏觀管理,健全制度,提高效益,規範和協調不同政府部門及不同企業在非洲的各類項目。

一是要建立健全對受援國的調研制度,以確保選擇那些政局穩定、經濟形勢趨好的國家作為受援國;二是加強對援助效益的檢查,組織專家開展效益考核,以防止無效援助的發生。三是制定相應的對外援助法律法規,規範個人和政府的對外援助行為。四是強化中國企業的環保意識,防止中國的投資項目成為非洲國家新的污染源,增加非洲國家的環境負擔。五是引導中國企業不斷改進產品品質。

上世紀90年代,中國劣質產品一度充斥非洲市場,中國一些商人賺錢心切,將低質劣質商品向非洲傾銷,引起了非洲民眾的強烈反感,敗壞了中國商品的名譽。未來,中國企業應通過自己的優質產品,提升非洲國家的消費水平,促進非洲消費市場的升級。中國企業要注意遵守當地政府的法律法規,在遵守人權、主持公正、促進民生等方面樹立榜樣。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