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中國「款待」整個非洲的深意(2018.10)

發布日期:2018-10-25

☉文/葛夫

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折射出多種信息,從中可以觀察出中國對非戰略的走勢以及未來中非合作關係的發展方向。專家認為,中國宣布對非洲的600億的援助有着深層次的經濟和政治層面的國家戰略考量。同時,本次論壇是中美在非洲博弈的轉捩點,也是大陸與台灣在爭奪非洲邦交國上的分水嶺。學者指,一部中非合作論壇的擴容史,就是一部非洲國家與台灣的斷交史。

93日至4日舉行的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會議規模大,參會政要層次高,是中非關係深入發展的標誌性事件。有53個非洲國家、近30個國際和非洲地區組織的領導人與會,除了目前非洲最後一個尚未與中國建交的國家斯威士蘭外,幾乎整個非洲的領導人能來的都來了。透過這次中非合作論壇,可以清晰看出中國對非戰略以及中非合作關係的未來發展方向。

600億引發的輿情:新殖民侵略還是冤大頭

在本次中非合作論壇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將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的支援,同時免除部份非洲貧困國家即將到期的無息貸款債務。此舉引發西方媒體,甚至中國民眾的猜測和憂慮,各種質疑之聲不斷發酵。

西方媒體認為此番援助會讓非洲各國陷入「債務陷阱」,甚至提出非洲國家為避免債務違約而被迫出讓主權的「債權帝國主義論」,稱中國是在「剝削非洲」,是新殖民侵略的行為。

對此,有評論認為,把中國對非援助當成是「新的殖民主義」的表現,這對中國是不公平、不合理的。「甲之熊掌,乙之砒霜」,許多非洲國家還是很期望中國的援助,以此來實現國家建設和經濟的全面發展。

以安哥拉為例,中國為安哥拉修建了港口及延至剛果(金)邊界的鐵路,極大促進了安哥拉、剛果(金)的大量石油、銅、鋅、錳、黃金的對外出口,使這些國家獲得不菲的收入。同樣對於納米比亞這樣的國家來說,中國的援助無異於雪中送炭。

事實上,西方才是「殖民侵略」的始作俑者。自從航海大發現以來,歐洲列強就掀起了「瓜分非洲」的狂潮。殖民主義留給非洲大陸的只有支離破碎和貧窮落後,而不是穩定的制度性遺產。

雖然西方國家也曾給非洲國家大量的發展資金,並且也曾派遣專家為非洲國家的援建出謀劃策。但是經濟援建背後的附帶條件就是,非洲國家必須按照西方設定好的政治制度和經濟發展模式進行相應的改革和建設。但是,實踐證明西方模式不僅在拉美國家功敗垂成也在非洲折戟沉沙。

與西方國家相比,中國對非援助最大的區別,就是堅持習近平在本次中非合作論壇上提出的「五不」,即:不干預非洲國家探索符合國情的發展道路,不干涉非洲內政,不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人,不在對非援助中附加任何政治條件,不在對非投資融資中謀取政治私利。

清華大學國家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壽慧生的研究表明,西方附加種種政治條件的「致命援助」,使非洲國家淪為援助物件而非發展主體,在發展方向和操作方式上聽命於西方捐贈者,喪失了發展的自主性和發言權,也扼殺了發展的內在動力。

面對新殖民主義、債務陷阱抨擊,北京沒有急於辯解、沒有氣急敗壞,習近平言語間透露出自信和堅定。他在論壇開幕演講中說,「中非合作好不好,只有中非人民最有發言權。任何人都不能以想像和臆測否定中非合作的顯著成就。」

最新公布的民調顯示,63%的非洲人認為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是積極的,甚至是非常好的;只有15%的人認為中國的影響力威脅到非洲。其中,馬里92%的人都喜歡中國人,尼日爾是84%,而利比理亞是81%,「這說明非洲人很歡迎中國人」。

然而,在中國國內,也有民眾對政府援助非洲600億美元表示不滿,認為中國又是在當冤大頭。對此,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發表社評《「大國心態」將帶中國社會走得更遠》,文章為老百姓上文中的質疑定性——「因為中國還有窮人,所以對外援助就是不道德的,這種思維是小農經濟的邏輯,根本指導不了中國今天的宏大實踐。」

文章還稱,中國人還要清楚,大國一定要盡大國的義務,否則我們就不能在今天的位置上久留,更指望不了繼續往前走。發展中國的民生只能在中國經濟和綜合實力不斷進步的大潮流中實現,而不可能是靠小算計孤立完成的。

需要指出的是,習近平許諾的600億美元援助中,只有一小部份是無償援助形式,其餘大部份是貸款、專項融資、投資激勵等形式。理論上,這些貸款日後都會收回,而中資企業在當地的投資項目,其收益也自然歸中國企業。同時,中國援助的一些電信、交通等基礎設施領域,提升了市場投資環境,更是方便更多的中資企業進入當地市場。

中國對非的國家戰略考量

那麼,中國為什麼如此重視跟非洲合作?中國對非投資與援助,作為一項國家戰略,這一決策從長遠來講當然是為中國國家利益服務的,而這一國家利益又分為政治層面、經濟層面兩個不同層次。

首先,從經濟層面看。中國投資非洲的經濟利好則更是顯而易見,中國擁有資金、技術和產能優勢,而這些又是非洲工業化現代化過程中所急需的。對此,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魏建國清晰地闡釋了中國政府這一意圖:未來5年,中國每年出口非洲的商品將達5,000億美元,非洲將取代美國成為中國最大的出口市場。

在西方媒體看來,當「西方政府幾乎放棄了這塊大陸」,將其視為「不穩定、移民和恐怖主義來源」時,中國看到了互惠共贏的機會——2000年,中非貿易額僅有100億美元;去年,中非的雙向貿易額已達1700億美元。同時,中非合作有效促進了非洲的發展與就業。麥肯錫在8個非洲國家的1000多家中國企業進行調查,發現這些企業89%的僱員是非洲本地人。

尼日利亞的《先鋒報》是這樣說的:「與西方不同,中國不霸道,它沒有宣稱它的敵人必須是我們的敵人,也沒有要求盟友加入地盤爭奪戰。相比之下,當美國人與其他國家作對時,例如與土耳其和伊朗的持續爭端,美國堅持,其他國家要麼加入經濟制裁,要麼受到懲罰。中國人告訴我們,蠟燭不會因點燃其他蠟燭而失去亮度,而是讓世界變得更加明亮。」

6500多公里鐵路、6000多公里高速公路、200多所學校、80多座體育場、數十座政府辦公樓、議會大廈和大量的機場、港口,非洲通信的現代化,以及常駐2000多名維和戰士對和平安全的努力、幾十年如一日對非洲公共衛生的改善……這就是中國在這片大陸上交出的「答卷」,這些務實的行動勝過一打又一打的綱領和口號。

其次,從政治層面看。中國在諸多國際議題上都需要非洲國家的支援,特別是在聯合國等國際組織中,非洲的支援中國擴大國際政治影響力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非洲大陸的54個國家就代表了聯合國大會三分之一的席位,這是一筆重要資產。非洲一直被視為在中國影響和左右國際決策方面一個願意配合的夥伴。

197110月,聯合國大會第26屆會議第1,976次全體會議,以76票贊成、35票反對、17票棄權的壓倒多數,通過了阿爾及利亞、阿爾巴尼亞等23國的提案,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席位。毛澤東當時稱「這是非洲黑人兄弟把我們抬進去的」。直到今天,非洲仍是國際政治中一支重要力量。

例如在所謂「南海仲裁案」鬧劇上演時,公開表態支持中國立場的國家中超半數是非洲國家。這種「兄弟情誼」不是金錢可以買來的。

非洲成中美博弈新戰場

相比政治經濟利益,習近平重視中非合作的戰略層面考量則一直受到各界忽視。習近平投資非洲為什麼確定600億美元額度?有專家認為,這是北京與華盛頓的對等較量,因為美國也籌劃在非洲投資600億美元。

831日,《華爾街日報》發表題為《為抗衡中國,美國要追加數十億美元海外投資》的文章,該文說,美國政府計劃將數個鮮為人知、但功能相近的政府機構合併為一個有權進行600億美元投資的新機構,名為「美國國際開發金融公司」。

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認為中國此次推出的援非600億,「其實是北京面對美國貿易戰的巨大壓力所作的國際經濟戰略轉移:一是應對美國的新非洲戰略;二是非洲的出口替代功能;三是人民幣在非洲的國際化,可減輕來自美元的壓力」。

如同「一帶一路」業已成為中美戰略角力主戰場一樣,中國非洲投資背後也閃現着中美大國博弈身影。這似乎也正是美國從白宮到國會都不約而同唱衰中非關係的真正玄機所在。

現在越來越多的非洲國家開始對中國的發展模式產生興趣,他們認為他們以前的歐美殖民宗主國的發展模式並不適合他們。當問到哪一種發展模式最適合未來的非洲時,24%的非洲人選擇了中國,有30%的人選擇了美國,而10%的非洲人也選擇了他們的前歐洲宗主國,還有11%的人選擇了南非。

從中美兩國在非洲的投資模式來看,前者正在整個非洲大陸慷慨投資,旨在獲取資源並利用那些全世界增長最快的經濟體,後者正在尋找更多的商業機會。彭博社和《金融時報》均認為,中美兩國企業都希望從非洲盈利。如果兩國在非洲合作投資,不但能化解貿易爭端,還將實現多贏局面。

美國非洲戰略研究中心網站830日刊文稱,北京謀求通過國企和民企向海外擴大中國影響力,非洲為實現這些目標的關鍵角色之一。非洲還是對中國經濟增長至關重要的自然資源來源地。

文章指出,中國積極發展軟實力,正值歐美從全球事務收縮之際。這更增添了北京周密考量、長遠持久的大戰略的氣勢。北京正日益嫺熟、思慮周全地追求目標。中國大戰略日漸清晰,今後其軟實力計劃會與軍事、經濟活動並進,這點在非洲表現最為明顯。

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特朗普威脅要將美國對非援助預算下調30%,進一步加快了美國從非洲脫身的步伐,但也為中國擴大對非洲的影響力留下更多空間。有評論認為,美國將非洲戰略機遇讓給中國。

FT中文網報道認為,從南中國海到中東,美國正不斷失去其作為無可匹敵的超級大國的地位。這種影響力的喪失最明顯不過的地方之一就是非洲了——北京在非洲嗅到了戰略機遇,而華盛頓在非洲眼中越來越像一個反復無常、甚至缺席的盟友。

報道認為,應該看重非洲,還有一些商業以外的原因。到2050年,非洲人口數量將翻一番,達到20億以上,到本世紀末可能還要再翻一番。存在這樣的危險:非洲將有大量躁動不安的無業城市青年,他們可能會加入不斷壯大的移民大軍湧向歐洲,或易於變得激進。

不止在非洲,全球其他地方越來越多國家不想追隨美國,而更願意讓中國做領袖。

報道認為,目前美國的一些舉動都在讓美國失去自己作為世界領袖的角色。與此同時,中國已經超過美國成為拉美許多國家的最大交易夥伴。現在北美和拉美國家更希望德國和中國而不是美國成為全球領袖。即使在一向親美的歐洲,如今對美國政策的支持率也與對中國的支持率持平。

中非合作論壇18年:一部與台灣斷交的歷史

中非合作論壇今年已是第七屆,該峰會每三年舉辦一次。從2000年到2018年,18年間,中非合作論壇的「朋友圈」越來越大,參與的非洲國家從最初的45個變成了53個。當年,出席第一屆(20001010日)和第二屆(20031215日)峰會的非洲國家就有45個。

到了第三屆,這非洲「會員」的數量開始出現了上漲的趨勢。20061145日,第三屆中非論壇於北京召開,非洲的參與國由原來45個變成了48個。多出的三個國家為,塞內加爾、乍得、利比理亞。

20091189日第四屆中非合作論壇中,非洲的參與峰會的國家數量較上一屆年多出了一個,變成了49個,這個國家便是——馬維拉。而南蘇丹和岡比亞也分別於20127月(第五屆)和201512月(第六屆)加入了中非合作論壇,讓非洲國家的成員數量突破了50

至於201893日的第七屆中非合作論壇,聖多美普林西比、布吉納法索也宣布加入這一屆的論壇峰會。

中非合作論壇「朋友圈」不斷壯大,對中國來說確實是個好事情。可若細細觀察陸續加入的8個國家,會發現,這似乎還與台灣有關。有媒體評論說,中非合作論壇擴容史,就是一部非洲國家與台灣斷交的歷史。

陸續加入中非大家庭的8位非洲「會員」,除了南蘇丹(2011年才從蘇丹獨立)外,剩下的7個都有着同一個「特性」——曾為台灣的「邦交國」,與台斷交後迅速加入中非大家庭。利比理亞與台灣在19572003年有官方外交關係,於200310月正式宣布與台斷交,在同年與中國建交,2006年便加入了中非合作論壇。

同樣的「套路和劇情」在其他6個國家也能看到。塞內加爾20051025日與台灣斷交後迅速與大陸建交,於2006年成為了中非合作論壇的新會員。乍得在200685日與台灣斷交,也在同年參與了中非合作論壇。馬維拉在2008115日與台灣斷交,之後出席了2009年的中非合作論壇;岡比亞2013年與台灣斷交後,201512月出席了中非合作論壇峰會,之後2016年與北京正式建交。

還有聖多美普林西比、布吉納法索,分別在2016年和2018年與台灣斷交後,在今年確定出席中非合作論壇峰會。截止到目前,中非合作論壇的非洲「會員」共計53個,剩下的那一個「釘子戶」便是台灣在非洲最後的「邦交國」——斯威士蘭。

45個到53個,中非合作論壇18年來一步一個腳擴大了自己的「非洲團隊」,但與此同時,台灣的非洲友邦也從8個變成了1個。如此一看,這中非合作論壇的擴容史史簡直就是台灣的斷交史。

這種大勢也讓台灣「外交部門」瀰漫失敗主義情緒。由於中非已經建立起十分緊密的關係,在兩岸外交戰方興未艾之際,今年1月,大陸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與聖多美及普林西比島外長共同舉行建交記者會時特別說出:「希望所有非洲國家都能夠一個不少地出現在中非合作的全家福照片裡」。王毅喊出「全家福」,不免讓人關注大陸何時會拿走台灣在非洲最後的「邦交國」斯威士蘭。

有分析人士認為,事實上,大陸是否挖走斯威士蘭已經不重要,因為台灣即使一直擁有斯國的「邦交」,但在非洲國家都已經群聚在中國的旗幟之下,台灣想在非洲有所作為,也是難如上青天。台灣「外交部」已經瀰漫濃厚的「失敗主義」,未來如果台灣要進行機構改革,最需裁撤的單位,恐怕就是「外交部」了。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