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特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封面特稿

取締「民族黨」的複雜博弈(2018.11)

發布日期:2018-11-01

☉文/柳蘇

圍繞取締「民族黨」的博弈涉及複雜層面,顯示香港特區政府和社會遏制「港獨」,履行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保障「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的憲制責任,任重而道遠。

814日,「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應邀在外國記者會(FCC)演講,陳浩天在演講中聲稱,香港如果要「真正變得民主」,香港人必須掌握香港的「主權」,而唯一可達到此目標的就是「獨立」云云。

FCC讓「港獨」上升至國際層面

FCC不顧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和特區政府的勸喻,不理香港的社會禁忌,打着新聞和言論自由的旗號,替陳浩天播「獨」搭台造勢,混淆是非,蠱惑人心,破壞香港法治,挑戰「一國兩制」底線,嚴重傷害包括740萬港人在內的14億中國人民的感情。FCC此舉,為宣揚「港獨」提供了平台,讓「港獨」有機會上升至國際層面,把香港推向大國外交角力漩渦之中。

目前中美貿易戰角力激烈,FCC際此敏感時刻將「港獨」提上國際層次,用心險惡。陳浩天演講揚言,「香港已失去獨特地位」,要求美國政府取消《香港關係法》,不再就經貿關稅事宜將內地和香港區分處理。陳浩天是赤裸裸呼籲美國拿香港作為籌碼,為求打擊中國內地,不惜令香港深陷中美鬥爭漩渦。

在陳浩天演講結束後,特區政府隨即發表聲明,對FCC邀請陳浩天演講深表遺憾,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強調,不能夠沒限度讓人濫用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而任何直接損害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國家利益、國家安全,特區政府絕不容忍,也沒有妥協的空間。

外交部駐港公署發聲明,措辭比特區政府嚴厲:「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香港外國記者會絕不是『法外之地』……任何妄圖將香港從中國分裂出去的言行都將依法受到懲處,任何人、任何組織為『港獨』分子撐腰打氣,中國人民都絕不答應。」之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亦特別回應事件,重申「絕不允許『港獨』勢力,以及FCC『踩紅線,越底線』」。

32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發表聯署聲明,強烈譴責FCC邀請「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出席午餐會發表「港獨」演講。聲明批評FCC以言論自由為擋箭牌,無視必須遵守香港法例的義務,及尊重中國國情及港人意願的道義,一意孤行為「港獨」分子提供演講平台,是干涉香港事務和國家內政,令廣大市民感到非常憤怒。聲明促請特區政府立即檢視與FCC的租賃條款,考慮終止FCC的租約,並收回會址。

在更大範圍涉及與外部勢力的博弈

自開埠以來,香港就一直是國際情報及間諜中心,看似小兒科、鬧劇式的「港獨」,隨時會被外部勢力惡意利用,構成更大破壞。

自取締「民族黨」的消息公布後,英國外交部與美國駐港總領事館立刻「聲援」該黨。英國外交部發聲明表示,雖然英國政府不支持「香港獨立」,但認為香港高度自治、香港的權利及自由是其生活方式的核心,應獲得充分尊重云云。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聲稱:「我們關注任何被認為是侵蝕這些保障的行動。」英美表態的言下之意,企圖將「港獨」言行與自由相提並論,將政府依法禁制「港獨」組織污名化為「箝制自由」、「剝奪公民權利」。

繼英國外交部和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就「民族黨」事件說三道四後,英美反華政客和組織接力發聲。美國眾議院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泰德.約霍718日出席美國傳統基金活動時稱,香港的做法是打壓異己的行為,和柬埔寨解散反對黨,變相一黨專政沒有分別;英國反華組織「香港觀察」亦在社交網站聲稱,香港政府前所未有地以《社團條例》禁止「民族黨」運作,會開非常危險的先例云云。

陳浩天與不少外國反華勢力過從甚密,今年3月,他與來自蒙古、日本、台灣、越南等代表成立「自由印太聯盟」,聲稱要聯合周邊地區「圍堵中國」。在「民族黨」被建議取締後,這些外國勢力就立即發動攻勢聲援陳浩天,當中,日本代表「夢.大亞洲」理事長石井英俊接連於社交網站發文,揚言「中國共產黨政府必須推翻」,並轉載FCC事件的報道,指陳浩天是他的盟友,會「盡可能地從日本發聲」。

香港一直處於中國與外部反華勢力博弈最前沿,外部勢力公開插手干涉香港內部的政治事務,以2014年的違法「佔中」最為突出。美英勢力在香港「佔中」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美國一直利用其「國家民主基金會」及其附屬的「國際民主研究院」等財政、政治和媒體網絡,在幕後支援「佔中」,目的是「要離間香港和北京(中央),並以香港作為破壞中國穩定的跳板。」

「佔中」失敗收場後,外部勢力轉而推動和支持「港獨」,作為反華政治博弈的重要一環。觀乎「港獨」分子陳浩天過去兩年的發跡史,都清楚表明不論是「民族黨」的運作、所安排的活動、獲取的營運資金、政治的獻策、律師的援助,都絕不會是陳浩天這樣一個從來沒有正式工作及收入、只當前線「港獨」打手的人能夠做得出來。若不是有外部勢力與反對派支援,莫說煽動違法「港獨」言行,「民族黨」能否成立也成問題。種種事實說明,陳浩天是一枚棋子,是外國勢力與香港反對派所栽培的一個破壞「一國兩制」、破壞中央全面管治權的棋子。

彭定康與FCC狼狽為奸

FCC已非簡單的外國記者聯誼組織,而是一個假借言論自由,干預中國主權與香港事務的政治機構。近年FCC不斷邀請反對派政客、鼓吹分裂國家的人演講,一再散播攻擊中國和「一國兩制」的謬論。FCC曾邀請前港督彭定康、陳方安生、戴耀廷、李柱銘等人演講,亦曾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舉辦研討會,邀請「台獨」分子以視訊發言,再找陳浩天播「獨」,FCC顯然成為宣揚反「一國兩制」、顛覆中國政府的基地。

FCC委員Francis公然聲稱,過往孫中山亦以香港為基地觸碰「紅綫」推翻中國政府。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質疑Francis「是否支持推翻中國政府」。香港專欄作家屈穎妍撰文指出,FCC的「獨竇」作用愈發明顯。

1840年以來,隨着一系列不平等條約的簽署,舊中國失去了部份國家主權。在這些主權當中,領土主權屬於最重要的範疇,還有一種不容輕視的是租界的治外法權。據統計,自英國於上海獲第一塊租界之後的近100年時間,帝國主義的在華租界於鼎盛時期共有43個。舊中國租界成了中國近代史上的奇恥大辱。FCC把特區政府物業當作法外之地,宛如把租約當作治外法權,今天的香港豈能容忍歷史開倒車?特區政府應考慮終止FCC的租約並收回會址,以阻止FCC再協助「港獨」分子挑釁國家主權。

「末代港督」彭定康大放厥詞,竟形容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要求FCC取消有關演講是「干預香港內部事務」,這實際上不過是賊喊捉賊。彭定康是FCC的頭號會員,他在香港回歸後八次訪港,每次在FCC發表演講,都不外乎為反對派撐腰,抹黑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顯示其亂港之心不息。

去年10月,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被禁止進入香港,最不安的是彭定康,他擔心自己會變成第二個羅傑斯,於是寫信給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問道:「英國的公民為何不能在香港入境?你怎樣執行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你一定要給我一個答案。」彭定康做賊心虛,因為他與羅傑斯是一丘之貉。彭定康與FCC勾肩搭背,凸顯是次FCC播「獨」演講乃出自一樣的「劇本」,是彭定康與FCC合唱「獨」劇。

反對派「撐獨」玩火自焚

自特區政府考慮引用《社團條例》禁止「民族黨」運作後,反對派口說不同意「港獨」,卻又以四大謬論,包括所謂「捍衛言論自由」、「捍衛新聞自由」、「不能以『政見』入罪」及「建制派以物業問題『打壓』FCC」為由,為FCC及陳浩天開脫,以實際的庇「獨」行動支持「港獨」。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聲稱特區政府此舉是在「破壞」基本法賦予的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是次介入結社自由的舉動是遠超《社團條例》範圍,助長本身並非主流的「港獨」,做法「要不得」。

公民黨發表聲明,對事件感到「震驚」及「遺憾」,形容是政治打壓,又聲言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引用國家安全作為理由,但國家安全「定義模糊」,特區政府可「隨意濫用」,構成「人權威脅」。

陳浩天演講後,24名反對派議員發表聯署聲明,「強烈譴責」張建宗批評FCC邀請陳浩天演講,及建制派議員聯署要求特區政府考慮收回FCC會址。他們聲言,張建宗的言論是「對香港『新聞自由』作出前所未有的『打壓』」,而建制派「無理取鬧」,圖以收回會址「威脅」FCC,是「貽笑大方」、「令香港蒙羞」云云。

一場取締「香港民族黨」風波,還將教唆陳浩天的香港「幕後黑手」表露無遺。FCC邀請陳浩天演講為「港獨」提供推廣的平台,據報,事件的「幕後黑手」原來是「香港本土」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她向FCC建議邀請陳浩天,並透過其影響力促成其事。近年的游梁宣誓風波、旺暴梁天琦被判監等事件,毛孟靜均致力為「港獨」分子保駕護航,今次她成為FCC事件的「幕後黑手」,並非偶然。

陳浩天僅是畢業不久的「雙失青年」,他憑甚麼能力及財力就DQ案提出司法覆核,又試圖借法律手段阻撓取締「民族黨」?陳浩天不久接受傳媒訪問時承認,今次協助他處理「民族黨」禁制案的,再次是帝理何律師行。帝理何律師行合夥人帝理邁與公民黨關係密切,是該黨的創黨成員。早年外傭爭取居港權為本港帶來連串風波,帝理邁正是該案代表律師。而近年假難民濫用酷刑聲請滯留本港,申請者急升,有法律界人士稱,帝理何律師行接辦了香港約三分之一酷刑聲請案件。

事實說明,陳浩天只不過是政治前台的棋子,如何走棋,全依賴「幕後黑手」擺布。

中央對「港獨」零空間零容忍,「港獨」在香港無民意無市場,反對派希望借事件向「港獨」示好,互相「抱團」煽風點火,但其實是在玩火自焚。

輿論層面的博弈

自特區政府擬禁止「民族黨」運作的消息公布後,英國外交部、美國駐港澳總領館、FCC等外部勢力,以及本港反對派均以關注「新聞及言論自由」為藉口,聲援「港獨」勢力。外部勢力和反對派發動輿論戰,以各種歪理包庇「民族黨」,包括該黨「無採用暴力」、「無即時危險」等,質疑特區政府是打壓言論和結社自由,指特區政府的行動不符合所謂「國際標準」。外部勢力和反對派在輿論層面的博弈,是為了讓「港獨」合法化。

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批評,FCC不應以言論自由為幌子,公然邀請「港獨」分子演講,正如該會「不會請黑社會頭目講黑社會的主張,不會請恐怖分子教人如何騎劫飛機」一樣,「外國記者會應該知道『港獨』是絕對的和清晰的紅線。」

的確,新聞及言論自由有紅線。《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歐洲人權公約》,都對言論自由作出合理限制。各國憲法及國際公約,在強調保障言論自由時,也會加入限制條款。香港是特別尊重言論自由的地方,《國際人權公約》的所有條文早已收納於《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成為香港法律一部份,但條例下第16條清楚訂明言論自由可因應「國家安全或社會秩序」透過法例「予以限制」。

芝加哥大學法學院教授Richard Posner9.11事件後,對「人權至上」說作了甚不客氣的評價,他批評自由派視基本人權為神聖不可侵犯及永置於其他公眾權益(特別是國家安全)之上的觀點,在法律上及歷史上均極其錯誤。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明楷扼要總結其中關鍵:「一部憲法不可能保護損害該憲法所確立的憲法秩序的言論。」既要推倒憲法定下的根本秩序,又要享有憲法秩序所保障的言論及集會自由,世界上沒有這種道理。

這些中外專家並不是強調公共權力可永遠凌駕於個人權益之上,只是強調公權力按法約束個人權益有必要性和合理性。西班牙的加泰羅尼亞鬧獨立,為什麼不僅遭到西班牙中央政府強烈禁制,而且引起歐美國家包括新聞界的一面倒反對?美國之音在「911事件」之後,因為播出了對阿富汗塔利班政權領袖奧馬爾的專訪,其電台台長及國際廣播局局長就被撤銷了職務。這些例子,都證明新聞及言論自由有紅線。

西方各國對新聞自由確立了不同的管制標準:如美國的「明顯且即刻危險原則」、德國的「公共福祉原則」等。美國法院早於1925年在吉特勞訴紐約州案(Gitlow v. New York)中確立「危險傾向」原則,限制了有可能導致暴力的言論。

「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推動「港獨」事實清楚,證據確鑿,他甚至表明要採取流血手段爭取「香港獨立」,並尋求海外分離勢力的支持。警方提供多達800多頁的文件中,以「危害國家安全」、「對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有害」和「危害他人權利和自由」三部份,詳盡披露該黨及其主要成員的「港獨」言行。警方指出,「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公開主張「港獨」,不單是政治表述,更有清晰策略及藍圖,通過實際行動達成「港獨」的目標,包括在校園滲透「港獨」資訊、收集捐款及尋求海外分離分子支持等,是令人相信「民族黨」運作對國家安全構成真正威脅的有力證據。警方建議禁止「民族黨」繼續運作,完全符合「國際標準」。

在輿論層面的博弈,外部勢力和反對派是為了讓「港獨」合法化。但是,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有其違憲違法的禁忌,從不存在絕對的、不用負責任的言論自由。禁忌可以源自憲政精神,也可以來自歷史教訓、文明觀念。比如,德國不能宣揚納粹,美國不能宣揚種族主義。在美國,鼓吹分裂聯邦的言論,可能觸犯法律而被判刑。

維護國家統一、主權完整是國家的根本利益所在,是所有中國人的共識,意圖分裂國家言行,同樣會觸及中國人的心理禁區。從這一角度,香港通過法律將「港獨」列為禁忌,依法取締「港獨」組織,跟德國將納粹列為禁忌有同樣的合理性。

法律層面的博弈

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815日指出,FCC協助「港獨」分子進行煽動分裂國家的行為是違法的,是次事件提醒要好好地反思或者檢討香港特區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存在的一些不足。

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810在社交媒體上發文亦指出,世界各地包括號稱最自由的國家都有禁止叛國、禁止分裂國家和禁止顛覆的法律,更有專職監視、偵查和反制的機關和手段。作為最開放和最國際化的中國城市,香港沒有懲治機關,也沒有國家安全或內部安全法律,「我們容易成為中國國家安全的軟肋和負累,不能不提高警覺。」

香江智滙主席吳歷山84日在信報發表《社團條例遏港獨效力不彰》的文章指出:「《社團條例》對陳浩天以個人名義所做的活動沒有任何約束力。相反,經此一役,陳浩天聲名大噪,很可能像戴耀廷一樣儼如『港獨英雄』受到背後大佬更大支持……想深一層,倘若一眾『港獨』分子有樣學樣照辦煮碗,警力又如何應付?政府花費大量人力物力,用兩年多時間收集大量證據,最終功虧一簣,如『鳥槍打野豬』般只會刺激野豬四圍亂竄亂拱,實在事與願違。」

「香港民族黨」從公開亮出旗號第一天起,就開宗明義主張「香港獨立」,要建立所謂「自由而獨立的香港共和國」,這分明就是要分裂國土,豈止危害國家安全及公共安全而已。但當局對此視若無睹,放任「香港民族黨」不斷播獨,直至該黨成立兩年多後才「考慮」採取行動,本已姍姍來遲,竟然還給予21日時間申述,甚至應陳浩天的要求,允許延長申述期至49天。

雖然《社團條例》第8條第3款規定:「保安局局長如事先沒有給予該社團或該分支機構機會,就為何不應根據第2款作出命令而作出該社團或分支機構認為適當的陳詞或書面陳述,則不得做出該命令」,但第4款又規定「如保安局局長合理地相信給予該社團或該分支機構機會作出陳詞或書面陳述,在該個案的情況下並不切實可行,第3款則不適用。」保安局明知給予「民族黨」申述,是給予陳浩天肆無忌憚播「獨」的更大機會,為何還允許延長申述期?當局為何在法律層面的博弈如此疏忽和軟弱?

回歸後香港原有法律經過法律適應化,不乏對付「港獨」的重武器。處置「港獨」的法律,除了《社團條例》第8條禁止危害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秩序的社團運作之外,體現在香港法例第A601章《香港回歸條例》、香港法例第1章《釋義及通則條例》,特別是體現在香港法例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2條、第3條、第9條及第10條有關叛逆、意圖叛逆及煽動等罪行。即使《基本法》23條遲遲未立法,這些條例也足以涵蓋「港獨」大部份罪行,特區政府有足夠法律手段檢控「港獨」組織和分子。

《社團條例》第8條「禁止社團的運作」是一種行政處分,並不是刑事處罰,在禁止社團運作的法律程式完成後,若該社團再以社團名義運作,才構成刑事罪行。《刑事罪行條例》第2條、第3條、第9條及第10條有關叛逆、意圖叛逆及煽動等,是直接的刑事罪行。

去年71日,習近平主席會見特首林鄭月娥和行政、立法及司法機構負責人,強調新政府要依法遏制「港獨」活動,維護香港社會大局穩定,要「迎難而上、積極作為,有的時候還要頂住壓力,保持定力。」律政司不對觸犯煽動罪的「民族黨」和陳浩天提出起訴,對觸犯煽動罪的疑犯和協助者視而不見,可以說是「為官避事平生恥」。

好在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強調,對於鼓吹香港脫離國家的言論和行為,絕不容忍,特區政府遏制「港獨」言行時會依法辦事,當對方超越法律底綫,便會採取行動。特區政府遏制「港獨」,履行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保障「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的憲制責任,任重而道遠。期望特首坐言起行,確立紅線和底線,不容許任何違反憲制的分裂言行,對「港獨」真正做到絕不容忍。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