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特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封面特稿

香港進入政經風險交織階段(2018.11)

發布日期:2018-11-27

☉文/柳蘇

踏入十月,香港進入政治經濟風險交織階段,其中有兩個明顯標誌:一是特首林鄭月娥1010日發表新一份施政報告,其中「明日大嶼」的房屋和經濟民生計劃,被反對派高度政治化和肆意妖魔化;二是美國國會1010日發表報告借政治打經濟牌,指香港自由「受到打壓」,質疑美國在法律上繼續賦予香港與中國大陸分開的特殊地位待遇是否合理,企圖損港遏華。香港日愈尖銳的政治經濟風險交織,使香港的局勢變得更複雜。

《施政報告》提出「明日大嶼」計劃,填海1700公頃建造多個人工島,被反對派肆意妖魔化。在1011日的立法會答問大會上,反對派議員群起圍攻特首林鄭月娥。新民主同盟范國威攻擊說:「施政報告用『堅定前行 燃點希望』作主題,說要令市民安居樂業,但你同時公布大規模填海1,700公頃和『明日大嶼』這個計劃,用5,000億元,『埋單』分分鐘是一萬億元,耗盡香港儲備。我說你不是『燃點希望』,你的施政報告是『燃燒儲備』。」公民黨郭家麒更質疑林鄭月娥究竟是「騙子」抑或「敗家」。林鄭直言,自己已聽了十多年這些難聽說話,並不介意。

1、反對派妖魔化「明日大嶼」

反對派喉舌蘋果日報社評聳人聽聞稱:「林鄭瞇埋眼燃燒萬億財儲」,「這是繼香港高鐵、西九故宮文化館、落馬洲河套區創科園等工程後,林鄭月娥新一輪獻媚中共權貴的大撒幣」,「討好中共權貴,實在居心叵測,如不能懸崖勒馬,勢成千古罪人」云云。

其實,反對派妖魔化「明日大嶼」才是居心叵測。香港競爭優勢弱化,深層次矛盾顯現,包括經濟結構單一、貧富懸殊擴大、社會向上流動性減少,房地產價格高企,不但妨礙市民改善居住條件,而且遏抑各行各業的成長,導致貧富懸殊和社會矛盾加劇。香港的土地房屋困局,導致中產與年輕一代怨氣飆升,堵塞了年輕一代向上流動的途徑,令他們無法實現人生計劃,包括結婚和生育。反對派之所以派妖魔化「明日大嶼」,刁難和反對特區政府填海造地,其險惡用心就是要將香港年輕人壅塞在人生困境之中,以激發他們的偏激情緒,培育「憤青」產生的土壤,為反對派爭奪香港管治權奠定社會基礎。

2、林鄭處理手腕既慎重又擇善固執

在「明日大嶼」的政經交織博弈中,林鄭的處理手腕既慎重又擇善固執,應對得體。林鄭表示,對於藝人劉德華早前為團結香港基金的3分半鐘短片擔任旁白,支持大嶼山東部水域人工島填海,劉德華勇於表達意見感到敬佩,但不幸有些人對劉德華作出侮辱、人身攻擊。林鄭對劉德華勇於表達支持填海意見感到敬佩,實際上林鄭也以巨大勇氣迎難而上,無懼反對派妖魔化填海,提出包括「明日大嶼」計劃在內的本港長遠土地供應藍圖。

林鄭出席1011日立法會《施政報告》答問大會發言時指出,近年填海被嚴重妖魔化,但香港的成功多年來都是依靠填海得來,而目前填海技術先進,保證不會傷害生態。她重申,大嶼山研究工作從未停過,填海涉及法定諮詢過程,強調填海是分階段入帳,耗盡儲備只是「嚇人」講法,「不要將數目合併說成明日用完儲備、明日用完公務員長俸金來嚇市民」。

反對派指稱,「明日大嶼」計劃耗資四、五千億,甚至過萬億,將耗盡香港的儲備,這完全是聳人聽聞。「明日大嶼」工程長達1314年,投資分期進行,並非一次過支出,每年工程款約四、五百億,現在立法會每年批准的基建開支已逾千億,反對派說「一次過用完儲備」,只是恐嚇市民。

至於將「明日大嶼」計劃與單程證制度掛鈎,指填海「明益」新移民,更是無稽之談。香港私人樓市自由買賣,公營房屋則有嚴格的審批制度,一視同仁,內地新移民並無特權。利用填海問題分化社會、製造矛盾,對香港貽害深遠。

1014日,林鄭接受電視節目訪問時,詳細解讀「明日大嶼」填海計劃,她表示,香港過去10 多年沒有進行過大型填海,在大嶼山進行大規模、分階段填海1700公頃並不驚人。她強調,若市民純粹透過傳媒、時事評論員和社交媒體的信息了解施政報告內容,恐怕產生偏頗,如批評「燒晒儲備」、「倒錢落海」、「益發展商」和「做大灣區人」等意見都不是事實。因此,她希望市民能花少許時間將整份施政報告閱讀一遍。

在反對派的「守護大嶼聯盟」發起遊行前夕,林鄭再為「明日大嶼」解畫,指這只是一個願景,而非藍圖,需有步驟及制訂時間表,又稱即使落實計劃,亦一定是分階段填海,首階段先在交椅洲填海1000公頃,而非一定要填海1700公頃(即90個維園面積)。她又表明現屆政府不會大型發展郊野公園,並指填海已是較好的開拓土地方法,如不做會「愧對下一代」。

信報1011日社評《填海滿足房屋需求 討論取捨不宜失焦》認為:「『明日大嶼』被譽為另一個『玫瑰園計劃』,玫瑰雖香,卻是帶刺,處理的手腕最好慎重一點。」明報1013日社評《填海造地遭妖魔化 建人工島擇善固執》指出:「香港土地供應嚴重短缺,需要多管齊下,大規模填海是必然選擇之一,政府應該擇善固執,全力推動,具體做法各界可以從長計議,然而討論必須理性,不應大搞後真相政治,妖魔化填海。」

對於「帶刺」的「明日大嶼」,林鄭處理的手腕既慎重又擇善固執,值得肯定。但在「明日大嶼」的政經交織的長期博弈中,撇開反對派妖魔化、陰謀論的抹黑,社會上對「明日大嶼」一些疑慮,特區政府確實需要作出科學、合理的解釋,消除不明朗因素,打消市民不必要的疑慮,更有效反擊別有用心的攻擊。

面對社會對「明日大嶼」計劃個方面的擔憂,特區政府有需要盡快展開全面深入的研究,以科學理據向公眾釋疑解惑,讓市民明白填海切實可行,避免被似是而非的論調誤導。特區政府要清楚闡述為什麼非要填海不可,清楚闡述填海造地乃最合乎公眾利益的選擇,以贏得民意認同,這是特區政府一項長期的細緻而艱苦的工作,絲毫不能懈怠。

3、反對派借助「明日大嶼」為補選造勢

自特區政府考慮引用《社團條例》禁止從事「港獨」活動的「香港民族黨」運作後,反對派不斷搬出「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等,為「民族黨」及「港獨」張目。積極考慮出選11月立法會九龍西補選的「PlanA」劉小麗及其「Plan B」李卓人亦藉此炒作,劉小麗聲言這是「政治打壓」,香港已步入「政府亂咁講」的時代,李卓人就聲言中央及特區政府可將「國家安全」的「龍門」「點搬都得」。

劉小麗是靠打着「民主自決」旗號急速冒起,她的基本盤就是支持「港獨」、「自決」的激進選民。九龍西補選將舉行,劉小麗、反對派的選情並不樂觀,唯有以陰謀論抹黑「明日大嶼」借題發揮,為劉小麗、反對派參選助威造勢。

劉小麗12日被選舉主任通知其提名無效,即參選資格被取消。劉小麗鼓吹、煽動「民主自決」,與「港獨」毫無區別,她處心積慮「漂白」、「洗底」,企圖蒙混過關,騙取入閘機會,最終徒勞無功、枉費心機,再次被DQ是咎由自取。劉小麗被DQ,反對派啟動「Plan B」,李卓人報名參選。

反對派的「守護大嶼聯盟」14日舉行遊行集會,遊行人士高呼「明日香港 我哋話事」口號及高舉「禍留後代」等標語。有份遊行的「本土自決派」議員朱凱迪估計有約一萬人參與遊行,工黨副主席李卓人估計有逾二萬人,警方則估計最高峯時有5,800人參與。

代表反對派出戰九龍西補選的工黨李卓人以及遭政府取消參選資格的劉小麗,在反對東大嶼填海遊行起步前一小時到銅鑼灣呼籲巿民參與。李卓人聲稱,整個東大嶼填海計劃將令香港庫房「一舖清袋」,而「保皇黨」一定在立法會包庇政府,勢必支持將公帑輸送給紅色資本,「我哋(反對派)入去立法會,就係要有一個好堅定的聲音,喝停佢(政府)唔可以咁樣將香港血汗錢一舖倒入鹹水海,令到我哋將來好大鑊,因為將來就係巿民埋單」。

很明顯,反對派妖魔化「明日大嶼」計劃,散播「耗盡儲備」、「獻媚中共權貴」等論調,偷換概念、恐嚇公眾,企圖利用填海問題分化社會、製造矛盾,為1125日舉行的立法會補選造勢,以助反對派「重奪議席」。

明年底區議會選舉,反對派為「打一場漂亮的仗」,現在各政團和地區組織已密鑼緊鼓部署選舉,已陸續在300多個選區中「插旗」開展地區工作,不少「『港獨』新軍」充斥其中,而為了隱藏其「港獨」背景,這些「獨」人紛紛改頭換面,改旗易幟,刻意打造「社區服務形象」,以騙取選民的支持。

「佔中」禍首戴耀廷一手策劃的「風雲計劃」正全速運行,以隱形「獨青」為生力軍,出擊2019年區議會選舉,密謀全方位圍攻建制派。「風雲計劃」真正意圖是實行「港獨」奪權計劃,將「港獨」分子投放到不同層級選舉,左右整個反對派走向,令其結構改變,走上愈趨激進之路。

立法會九龍西第二輪補選1125日舉行,第6屆區議會選舉將於明年底舉行,反對派在這兩次選舉中的布局,可視為反對派在短中期的動向。明年區選,反對派仍然乞靈於將區選政治化,集中力量狙擊「明日大嶼」。長期而言,反對派仍然會妖魔化「明日大嶼」,作為此後選舉的「殺手鐧」。

反對派將「明日大嶼」與香港高鐵、西九故宮文化館、落馬洲河套區創科園相提並論,說成是「新一輪獻媚中共權貴的大撒幣」,其實也暴露了反對派妖魔化「明日大嶼」的底牌,不僅是為反對派參選人造勢,而且是赤裸裸的「港獨」。反對派打着「反被規劃」、「反被吞併」的幌子,抹黑和狙擊港珠澳大橋、香港高鐵、新界東北發展、西九故宮、落馬洲深港科技園,以及粵港澳大灣區,其底牌就是「港獨」。

4、美國國會報告企圖損港遏華

香港進入政治經濟風險交織博弈階段,除了反對派妖魔化「明日大嶼」,就是美國國會報告損港遏華。

早在中美貿易開戰之前,香港已經因為特朗普以國家安全理由大增鋼鋁製品進口關稅,而遭受池魚之殃。中美貿易戰持續升溫之際,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1010日發表年度報告,聲稱香港高度自治被侵蝕,香港自由「繼續受到打壓」,包括3月立法會補選提名期間,有參選者因其政黨背景及政治信念而被「篩選」,以及高鐵西九龍站「一地兩檢」削弱了外界對「一國兩制」的信心。該報告主張美國政府及議員就香港問題發聲及「立法」云云。

特區政府作出回應,對於報告的偏頗結論及失實指控感遺憾,重申「港獨」沒有討論空間。外國議會不應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回應指,「港獨」嚴重違反憲法及基本法,任何人或組織都不允許打着民主、言論自由等幌子,宣揚「港獨」主張,敦促外國機構分清是非,放棄偏見,停止干涉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

美國國會報告內容完全失實,其中更公然維護香港的違法分子,企圖破壞香港法治精神。例如,香港社會一直質疑何以至今仍未檢控違反違法「佔中」搞手,該報告竟反過來質疑特區政府「檢控太多」,完全違反事實,是刻意維護違法分子,視法治如無物。

美國國會報告聲稱,每年就香港狀況向國會提交報告,指對香港整體發展作評估非常重要,以便國會判斷在香港的自治與法治續受威脅情況下,美國在法律上繼續賦予香港與中國大陸分開的特殊地位待遇是否合理。這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其子虛烏有抹黑中國的言論,是為了美國引發的貿易戰「助攻」,以掩蓋美國公然違反世貿規則發動貿易戰,破壞全球貿易秩序,力圖拖垮世界經濟發展步伐的罪名。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在特首答問大會中對此表示憂慮,指即使美國只是宣布《香港政策法》是否有效,都會動搖投資者信心。林鄭借回應胡志偉質詢,以四兩撥千斤之道,委婉指出美國國會報告損港遏華的企圖行不通:「香港是美國全球貿易順差最高的經濟體,現在1300多家美國公司在香港設立地區總部、地區辦事處和本地辦事處,有共同利益需要維護。」

值得警惕的是,反對派政客竟甘願充當「漢奸」,除勾連海外政治勢力抹黑香港外,更主動要求外國政府制裁香港和國家。例如「香港民族黨」頭目陳浩天向美國總統特朗普發公開信提出兩要求,包括要求特朗普運用《香港關係法》所賦予的權力,暫停將香港列入在中國下的特殊地位,以及推動世貿將香港和中國的成員地位撤銷,信中又指該黨很高興見到美國對中國實施關稅貿易戰。「香港眾志」則要求美國加快開展「香港人權民主法案」的立法程序,藉以堂而皇之干預香港事務。「港獨」分子乞外力禍港禍國,其心可誅。

但是,美國國會報告損港遏華,「港獨」分子乞外力禍港禍國,其企圖都難得逞。根據美國政府貿易代表處的數據,去年香港是美國貨品第九大出口市場,農產品方面更居全球第六。美國對港貨物出口盈餘高達326億美元,再加上服務輸出,美國享有的盈餘更達347億美元,而港美貿易為美國人提供了18.8萬就業崗位。美國政府要損港遏華,是損人不利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要由美國國民埋單。

實際上,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前主席格林斯潘最近就指出:「美國對外施加的關稅,實際上是由美國國民在埋單。美國應該停止繼續施加高關稅。如果不削減,美國之前所有的,從企業營業稅減稅以及減少監管所得到的發展上的優勢,包括各項節約和投資,都會被關稅政策抵銷。」

5、政經交織 中美對抗 香港如何應對

香港政經交織博弈的「今天」,是「昨天」延續下來的。今天香港政治矛盾和經濟矛盾相互交織,政治上分化和對抗程度日趨嚴重,經濟因素反過來又激化政治分化和對抗。

社會上,支持不同政治陣營的市民對抗,反對派和建制派對抗,和中央對抗,和特區政府對抗,最終演變成難以推動任何有利於香港發展的新政策推出。即使推出,也未必能得到社會的普遍共識;即使得到共識,也未必能在立法會通過。特首林鄭月娥施政報告中「明日大嶼」的房屋和經濟民生計劃,被反對派高度政治化和妖魔化,就是一個突出例子。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曾認為,作為一股勢力,「港獨」不可能成事,但是「港獨」會觸發其他事態的演變,只要社會上存在不滿,就會透過「港獨」釋放出來,借「港獨」而表達。「港獨」有可能會變成一個載體,令一些不滿情緒得以凝聚,並以政治或社會運動方式表現出來,進一步惡化香港和內地之間的矛盾和關係,惡化港人和特區政府的關係,並且某種程度上有意將香港問題「國際化」,爭取一些境外勢力對「港獨」和「自決」的關注和支持。

實際上,美國國會報告就為「港獨」和「自決」分子張目,報告列舉了多件事稱香港自由「繼續受到打壓」,包括提出「香港眾志」周庭因主張「港獨」為「自決」選項之一而被DQ參選資格一事,及「港獨」組織「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在2016年被DQ一事提出的選舉呈請被法庭駁回,並形容這是對香港「民主派」的「重大挫折」。報告書並稱,特區政府檢控違法「佔領」參與者及旺角暴亂分子被判入獄,是「秋後算賬」,又聲言香港的《公安條例》「易被濫用」、「對『泛民主派』和其他人施加『極端刑罰』」云云。報告為「港獨」張目,以子虛烏有的罪名肆意抹黑香港和中國,以掩蓋美國自己發動貿易戰損害世界經濟的罪名。

從歷史上看,香港從來都是處於中美爭鬥的漩渦。回歸前殖民統治政府要配合英國跟美國聯盟的利益,回歸後特區政府配合國家發展策略觸怒美國,在美國幕後策劃和操縱下,香港發生「佔中」以至「港獨」蔓延,也就不奇怪了。

更為嚴重的是,在中美爭鬥愈演愈烈的情況下,香港如何取態?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陳文鴻認為:「中美矛盾隨時會激化危機,香港有何自處之道?一是防止成為外國反共反中基地;二是保障基層生活,堅持社會穩定;三是經濟國際化、多元化,從倚靠歐美,轉為面對『一帶一路』亞非拉的廣大國際市場與社會;四是與內地聯手,特別是珠三角,擺脫過於依賴金融地產的風險。」

回歸前,香港是屬於西方陣營一員,美國願意維持香港的中立地位。如今香港已是中國一部份,支持「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國策義無反顧,如果貿易戰曠日持久兼戰火蔓延,相信香港很難再獨善其身,支持國家對抗美國霸權,是無可避免的選擇。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