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聚焦

首頁 > 最新文章 > 國際聚焦

中日可望進入「良性競爭」時代(2018.11)

發布日期:2018-12-31

/胡后法

誠然,中日關係的改善雖然符合兩國利益,但日本外交畢竟受到多種因素的牽制,未來中日合作不會一帆風順。日本國內的右翼勢力不會甘心對華關係的順利發展,對中國崛起的疑惑、擔心、警惕甚至遏制的主張,在日本依然大有市場,日本與中國的競爭態勢也不會改變,兩國之間的一些深層次矛盾不可能一下解決。因此,中日關係的改善還有待各種風雨的考驗,干擾和曲折在所難免,但和平與合作的總基調將主導未來的中日關係走向,兩國不會放棄利益競爭,但這種競爭將在良性的軌道上展開。

安倍首相終於正式訪問中國了!中國官方於1012日宣布,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將於102527日訪華,消息一發布,立即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雖然安倍訪華久已傳聞,日本方面也早就表達安倍訪華的願望,但由於日本方面在兩國關係的一系列重大問題上沒有改變僵硬態度,中日雙方始終未能就安倍訪華達成一致。畢竟,首腦訪問是兩國關係發展的重要標誌。當兩國關係充滿敵意時,自然不可能保持正常的高層往來。

此次安倍中國之行終於能夠實現,說明中日雙方均對兩國關係近來出現的變化感到滿意,對發展前景表示樂觀。當前,國際局勢充滿不確定性,大國關係面臨巨大風險,作為世界主要經濟體和亞洲最大國家的中日兩國相互改善關係,對國際形勢的影響是不言而喻的,對大國地緣政治,特別是亞太局勢的重要意義更是不可低估。

日本對華政策一度陷入誤區

中日關係也許是當今世界最複雜的雙邊關係。歷史上,中日之間既有一衣帶水、親密無間的廣泛聯繫,也有慘絕人寰的殘酷戰爭;既有優勢互補、全面深入的經貿合作,也有此起彼伏的激烈競爭;既是誰也離不開誰的重要鄰國,也是相互並不十分信任的地區大國。人們注意到,此次安倍訪華,正值日本明治維新150周年和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簽署40周年。前者是日本走向革新和強盛的開始,也是日本積蓄力量並兩次發起對華戰爭的重要起步,後者則是戰後兩國關係修好的重要象徵。安倍在這兩個重要時間節點訪華,雖然不一定是雙方的刻意安排,但其中的喻意不言自明,即經過戰爭磨難的中日兩國希望永久和平相處。

縱觀歷史,日本的軍艦和槍炮曾給中國造成巨大災難,日本理應對中國永存歉疚,但日本很多政治家始終不能正視歷史,其在戰爭問題上的言行至今仍在傷害中國和亞洲受害國人民的心。安倍在執政的第一個任期,總體上奉行了積極的對華政策,上任後一週內就來華訪問,給中日關係的改善注入了動力。

隨着時間的推移,安倍政府開始調整對華政策,表現出日益明顯的對華強硬姿態,中日關係進入了建交以來的低點,雙邊交往基本處於停滯狀態。日本對華政策之所以變得日趨強硬,一是面對中國綜合國力提升,擔心中國強大後將對日本構成威脅,因而採取遏制中國發展的戰略;二是美國政府自奧巴馬執政以來,提出對亞太力量對比實行「再平衡」,並出台了「重返亞太」戰略,其目的也是加大對中國的牽制,遏制中國的發展。對此,作為美國重要盟友的日本政府,自然心領神會、一拍即合,竭盡全力配合美國的對華戰略。

由於日本政府不能正確面對中國的強大,不是將中國的發展視為對日本的利好因素,而是將其視為對日本的威脅,從而使日本對華政策走入了誤區。在安倍的第二個首相任期,中日關係經歷了一個充滿政治紛爭和外交危機的最艱難時期。特別是20129月日本內閣宣布對釣魚島實行「國有化」的決定,將中日關係推入了最嚴重的危機。一時間,釣魚島附近多次出現中日艦船的對峙局面,兩國關係劍拔弩張,有人甚至不排除中日之間發生擦槍走火的危險。

日本謀求對美關係「鬆綁」

二戰以來,美國一直將日本視為在遠東的重要「戰略棋子」,日本也將美國視為自己的「保護國」。美國不遺餘力地扶植日本,其主要戰略考慮就是要把日本打造成對付亞洲社會主義國家的橋頭堡。日本自然願意充當這一角色,因為在日本人看來,只有傍着美國這棵大樹,才能保證自己的生存與發展。由此,日本與美國由你死我活的戰爭對手成為戰後最緊密的政治軍事盟友。

戰後的日本實際上將自己的命運交給了美國。政治上,日本基本上聽命於美國的指揮,日本的政治運作大致上也是按照美國作出的安排來進行,不管誰當上日本首相,如果得罪美國,都將難以穩定執政;軍事上,美國長期在日本駐軍,日本自身的防務也主要依靠美國,日本成為美國的軍事保護國;外交上,日本基本上按照美國的路線亦步亦趨,不敢越雷池一步;經濟上,日美雙方在金融、貿易、科技等各個領域都建立了緊密合作,兩國成為全球最主要的經貿夥伴。日美之間的這種特殊關係,使雙方收穫了互利雙贏的效益。在美國保護下,日本一門心思發大財,日本經濟突飛猛進,創造了舉世界注目的經濟奇跡;美國則在亞洲打造了一個可以信賴的可靠盟友,使日本成為美國在亞洲的利益代言人。在亞太擁有這樣「聽話」的日本作為可靠盟友和「政治幫手」,實在是美國的重要「戰略資源」。

然而,對美國的這種嚴重依賴,在相當程度上使日本失去了主權國家的獨立性,在許多重大問題上,日本無法自主決策。隨着國際國內形勢的變化,特別是冷戰的結束,美國的盟友體系開始出現「政治裂痕」。當年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日本開始謀求政治上的自主。這種自主不是要放棄與美國的結盟關係,而是通過逐漸「鬆綁」來增加日本在內外政策上迴旋餘地和活動空間,以使日本在國際舞台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因此,成為「正常國家」被日本作為近年來外交戰略的重要目標。

雖然日本謀求「正常國家」地位,但在處理對美關係問題上,始終堅持堅定的結盟政策,始終把鞏固對美關係作為內外政策的基石。然而,自特朗普入主白宮以來,日本的對美政策受到了嚴峻挑戰。「另類總統」特朗普以「美國優先」為口號,大肆推行單邊主義,不顧與盟國的「政治情義」,對包括日本在內的國家實施貿易保護政策,引起了日本的反感。

美國一方面在經濟上對日本進行打壓,損害日本的貿易利益,另一方面在外交上又要求日本與美國保持高度一致,對日本沒有半點「鬆綁」的意願。這方面的很多例子讓日本政府頗感失望,美國對日本朝鮮政策的批評就是最好的佐證。

眾所週知,「人質綁架」問題是日本與朝鮮之間久而未決的外交難題。隨着美國與朝鮮關係的解凍,日本自然要考慮在人質問題上能取得進展,因為這是日本民眾最關心的問題。如果這個問題未能破解,日本對朝關係恐怕將難以突破,一定程度上也會影響美國的「對朝新政」。日本希望能在人質問題上得到美國的幫助,但美國並未給予足夠重視。所以日本認為在請求美國幫助的同時,自己也應主動與朝鮮接觸,以推動問題的解決。為此,日本政府指派代表於今年7月在越南與朝鮮代表進行秘密會晤,由於事先沒有向美國通報會晤計劃,引起美國極大不滿。

在美國人看來,朝鮮問題系敏感外交問題,只能由美國主導,日本不該獨立行動,而只有在美國制定的行動框架內「服從指揮聽命令」的義務。其實,日本在特朗普執政後曾竭力向他示好,安倍在特朗普上台後的第一時間就迫不及待地要求赴美拜見。至今,安倍是與特朗普會面次數最多的西方國家領導人。日本這樣做,一方面是向美國「表忠心」,另一方面是想在有求於美國的問題上繼續得到美國的大力幫助,特別是希望美國能全力支持日本實現成為「正常國家」的宏偉目標。

面對日本的滿腔熱情,特朗普政府似乎不大領情。美國不僅對日本的願望置若罔聞,而且還出台了不少有損日本利益的政策。特朗普對鞏固盟友關係似乎也興趣不大。美日關係出現的變局讓日本感到失望。日本擔心美國的單邊主義外交戰略很可能動搖美日傳統關係。為此,日本感到有必要調整過去與美國相「綑綁」的外交政策,改善與亞洲鄰國的關係,特別是重建與中國的「戰略互惠」關係。很明顯,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政策和單邊主義是促使安倍首相在對華政策上「改弦更張」的重要原因。

「戰略互惠」開啟中日關係康莊道

安倍這次訪華,離上一次日本首相訪華已有7年之隔,其意義非同一般。過去7年,中日關係充滿坎坷,經歷了許多艱難時刻。從近來安倍首相在對華關係問題上的舉動看,日本政府似乎已認識到,中國的崛起是無法阻擋的,任何對抗和遏制只會損害日本的利益。只有睦鄰友好、和平合作才可防止中國崛起可能對日本帶來的威脅,實現日本利益的最大化。為此,建立「戰略互惠」關係是中日兩國的最佳選擇。近來,中日雙方在加強兩國關係方面正在醞釀許多新的舉措。從種種跡象看,中日關係有望邁上「和為貴」的軌道。

戰略互惠關係最早由安倍提出,2008年中日首腦簽署了《關於全面推進戰略互惠關係的聯合聲明》,正式將其作為兩國關係發展的長期指導原則。安倍此次訪華標誌着兩國高層互訪的全面恢復,因而受到雙方的高度重視,也被視為落實兩國戰略互惠關係的重要外交行動。安倍的訪華成果預示着中日關係將進入新的發展軌道。訪華期間,中日宣布正式啟動兩國第三方市場合作計劃,這無疑是中國與西方國家經濟合作的一個創舉,標誌着兩國關係提升到了新的深度和廣度,在創新合作內容和方式上也邁出了新的步伐。

誠然,中日關係的改善雖然符合兩國利益,但日本外交畢竟受到多種因素的牽制,未來中日合作不會一帆風順。日本國內的右翼勢力不會甘心對華關係的順利發展,對中國崛起的疑惑、擔心、警惕甚至遏制的主張,在日本依然大有市場,日本與中國的競爭態勢也不會改變,兩國之間的一些深層次矛盾不可能一下解決。因此,中日關係的改善還有待各種風雨的考驗,干擾和曲折在所難免,但和平與合作的總基調將主導未來的中日關係走向,兩國不會放棄利益競爭,但這種競爭將在良性的軌道上展開。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