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香港應找準定位再出發(2018.12)

發布日期:2018-12-31

☉文/蕭史

金秋11月,中國迎來2018年四大主場外交的「收官之作」——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進博會開幕上的演講再次明確中國深化改革開放的決心與信心,呼籲各國共建創新包容的開放型世界經濟。

在當前複雜多變的國內國際形勢下,習近平的講話對世界經濟而言堪稱一劑振奮劑,對內地進出口企業而言可謂一粒定心丸。惟國家最高領導人在如此重要場合盛讚上海並賦予其新角色,香港應體會箇中深意,在國家即將舉行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之際,總結經驗、找準定位、乘勢而上。

改革開放功臣也應放平心態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11月兩赴內地,一赴上海進博會觀展,頗有「取經」意味;一赴北京釣魚台座談,接受國家表揚與鼓勵。此二活動恰折射出香港在國家改革開放40年歷程中的特殊身份與角色變化,港人應放平心態、客觀理解。

正如林鄭在「香港澳門參與國家改革開放40周年座談會」上所言,香港在國家整個40周年改革開放過程也擔當不同的角色,從開始的到內地投資企業的角色,到進一步協助海外企業進入內地龐大市場,做一個「引進來」的角色,到後來協作內地企業「走出去」。

在過去40年中,香港雖歷經角色變換,但其在國家改革開放進程中始終發揮着巨大作用,稱之為「頭號功臣」亦不為過。但時移世易,在中國已坐穩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座次的今天,香港只有充分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背靠祖國、面向世界,才能在全球新一輪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中立於不敗之地。港人應知,居功自傲只會使人盲目自大,顧影自憐容易使人固步自封。

從今次北京舉辦座談會和領導人相關表態可知,中央不僅從未低估港澳在國家改革開放中的重要貢獻,更對其在未來國家戰略布局中的作用寄予厚望。

自開埠以來,上海和香港歷來都是國家面向世界的「排頭兵」,1978年至今更是國家對外開放的「雙子星」。對比中央領導人對上海和香港的評價可知,國家對改革開放大格局下的滬港有着不同定位,上海是「長期領中國開放風氣之先」,香港則是「作出獨特而重要的貢獻」。二者看似存在功能上的重疊,實則各自發揮着不同作用。

總體而言,實行資本主義制度的香港側重於對外「突破」和對內「緩衝」,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上海則重在對外「展示」和對內「引領」。滬港雖同為金融中心,但長期以來上海的金融中心功能主要面向內地,香港才是國家在真正意義上擁有的唯一國際金融中心,二者在國家棋局上可謂「內外有別」。

習近平今次在進博會開幕式上宣布,支持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和科技創新中心建設,使一些港人擔心香港「飯碗」不保,實則大可不必。中央雖在上海的金融中心地位前加上「國際」二字,但滬港仍屬「外外有別」。

融入國家大局須更積極主動

綜觀習近平對滬強調的三點內容可知,國家賦予上海新使命的落腳點,在於「內外結合」,與國家對香港的定位並不衝突。

第一,增設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的新片區,鼓勵和支持上海在推進投資和貿易自由化便利化方面大膽創新探索,是為「全國積累更多可複製可推廣經驗」;第二,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支持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和科技創新中心建設,是為「不斷完善資本市場基礎制度」。在此二領域,香港已走在前頭,上海的作用仍是引領內地其他城市,後者不僅不會動搖前者的基礎,反而應增進交流,向前者學習經驗。

第三,支持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並上升為國家戰略,道出了中央的根本目的——完善中國改革開放空間布局。中國推進更高起點的深化改革和更高層次的對外開放,主要採取區域協調發展的模式,從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到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都更加強調區域內部的協調配合,上海之於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亦在於帶動長三角其他城市。這四大戰略最終要對接「一帶一路」建設,作為「超級聯繫人」的香港無疑將發揮至關重要且無可取代的作用。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郭萬達對筆者表示,從中共十九大以來的歷次中央領導人涉港講話可知,香港在國家對外開放中仍然具有很重要的作用,香港的優勢需要自身不斷發掘和認識。香港若能利用好「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兩個平台,就可真正發揮「國家所需,香港所長」,從而在避免與上海形成惡性競爭的同時找到更多發展空間。

他認為,香港有限的土地空間使其解決自身發展問題的轉圜餘地較小,如今最大的發展機遇就是全面、深度地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從世界範圍來看,都市圈是城市發展的大勢所趨,香港如不能真正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發展,實現和深圳、廣州、澳門等城市的良性互補,則自身發展也容易受到制約。

打造亞洲矽谷不可操之過急

林鄭在進博會上表示,未來五年內將推動創新研發在GDP中的佔比從現在的0.73%提升到1.5%,並重點支持醫療和人工智能產業,體現了特區政府對科技創新的高度重視和打造「亞洲矽谷」的決心。

中央已明確支持香港建設國際創新科技中心,「亞洲矽谷」的定位也足以激勵香港相關從業者和有志青年,惟轉型不宜步子過大,香港建設創科中心的具體規劃還應「大膽假設,小心求證」。

一方面,着力發展創新科技產業需與調整傳統產業格局同步進行,二者不可偏廢。香港雖面臨缺乏新增長點的棘手問題,但更深層次的發展矛盾,仍集中體現於製造業「空心化」等傳統產業面臨轉型升級難的困局。

郭萬達認為,香港要實現產業的轉型升級,有賴於科技創新。以金融業為例,全球的金融中心都在追求科技創新,紐約、倫敦、東京、新加坡都在發展「金融+科技」,加之此次中央支持上海科技創新中心建設,香港必須從金融中心發展成為「金融+科技」中心。

另一方面,建設創科中心,特區政府應主要發揮激勵、協調和服務作用,根本動力在於香港市民尤其是青年。

林鄭在座談會上指出,「香港數以萬計的大中小型企業和專業人士也成為改革開放過程裡面的貢獻者。」如今香港面臨社會轉型和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挑戰與機遇,民間的力量仍將不可取代。

郭萬達表示,香港有4000多名註冊工程師和5所世界百強高校,今後更可吸引更多粵港澳大灣區內的青年人才到港從事科研工作,建設國際創科中心前景可期。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