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中國開啟開放與外交新格局(2018.12)

發布日期:2018-12-31

☉文/胡后法

當前,國際局勢面臨大調整、大變革,保護主義盛行、貿易戰此起彼伏,而中國再次「一枝獨秀」,接二連三推出開放舉措,一再向國際社會重申與世界分享「中國機遇」的堅定意願。中國這次開創性地舉辦進口博覽會無疑為全球貿易注入了新的希望,並對世界經濟帶來刺激。

2018年秋冬之際,中國在上海這個最大經貿大都市舉辦的全球首次國際進口博覽會將被歷史記住。世界之所以將目光聚焦進博會,是因為它是中國「布局開放新格局」的標誌性事件。當前,國際局勢面臨大調整、大變革,保護主義盛行、貿易戰此起彼伏,而中國再次「一枝獨秀」,接二連三推出開放舉措,一再向國際社會重申與世界分享「中國機遇」的堅定意願。進博會前後,中國在國內經濟治理、雙邊和多邊外交等方面推出了一系列新舉措,體現了中國領導層的開放胸懷、改革意志和大國智慧,使一度疑雲重重的經濟難題和外交困局迎來了「柳暗花明」的希望。這個秋冬發生在中國的一切,讓世界再一次聽到了中國崛起的腳步聲,同時也讓國際社會進一步增強了對中國將為全球經濟增長提供持久動力的信心。

更高水平開放拉開序幕

國際社會普遍認為,中國在上海舉辦國際進口博覽會,是向全世界擴大市場開放的重要舉措,是用實際行動對逆全球化潮流的有力回擊,也標誌着中國將迎來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中國以舉辦進博會的方式,敞開國門,邀請全球製造商來中國推銷商品,這不僅在中國歷史上沒有先例,在國際上也絕無僅有,因而被一些經濟界人士譽為「新時代中國對外開放的創舉」。本次進博會共有來自151個國家的3617家企業參展,展會面積達30萬平米。博覽會期間,共發布的新產品、新技術達570項,超過40萬名境內外採購商到會接洽採購事宜,累計意向成交逾578億美元。

進博會的舉辦,體現了中國對擴大開放的自信,而這種自信源於綜合國力的不斷增強。近年來,中國GDP增長對世界經濟的貢獻率超過三分之一。中國作為全球最大貿易國、最大製造業大國和最大商品市場,其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力早已今非昔比。與此相比,西方發達國家普遍面臨市場飽和、增長乏力的困境。新興國家雖然呈現強勁發展勢頭,但消費能力還不足以有效拉動全球經濟。中國擁有14億人的巨大消費市場,其消費能力在當今世界無與倫比,當之無愧地成為全球消費增長的發動機。

在世界經濟增長普遍乏力的背景下,中國這次開創性地舉辦進口博覽會無疑為全球貿易注入了新的希望,並對世界經濟帶來刺激。但是,除了經濟貿易上的重要意義外,本次進博會還向國際社會發出了兩個重要信號。

一是中國政府將堅持對外開放路線不動搖,並將一如既往地推動經濟全球化發展。當今,經貿摩擦和投資保護日趨加劇,國與國之間的貿易糾紛此起彼伏,全球化面臨巨大挑戰。此時此刻,中國舉辦進博會,對國際貿易的刺激作用非同小可。此舉表明,中國願意與世界共享經濟發展的機遇。雖然中國的行動並不針對特定國家,但如果將中國的「開放」與美國的「退群」,將中國的「共享」與美國的「優先」相比較,孰是孰非、孰優孰劣,世人自然有目共睹。

二是中國不僅着眼於自身經濟的發展,而且將推動世界經濟穩定增長視為中國的政治擔當。中國作為全球最大消費市場,隨着中產階層的進一步發展壯大,其消費能力還將不斷增長。這與市場基本飽和的發達國家相比,形成了鮮明對照。因此,巨大無比的市場容量和發展潛力將越來越成為中國最大的競爭優勢。一方面,發達國家想方設法保護本國市場,在全球化的道路上止步不前;另一方面,中國卻敞開大門歡迎各國商家向自己推銷商品。僅憑這一點就足以說明,中國的崛起確實不同於歷史上的任何大國。中國的崛起不是以犧牲別國利益為前提,而是以帶動別國發展、促進全球一體化為實際效果。習近平主席關於「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思想正是基於上述事實而提出的。

近年來的事實表明,中國作為世界消費中心和製造業中心,已經與發達國家及發展中國家形成互惠互利的經濟大循環。這一循環不僅包括商品、資本和人員的交流,也涵蓋科技、文化等非物質領域。事實告訴人們,中國已不僅僅是「世界工廠」,而且還是「世界市場」。

和平外交為開放護航

對外開放的國策,決定了中國外交的平等、互利、和平的本質特徵。這是開放政策對外交戰略提出的基本要求,也是兩者互為匹配的政治選擇。近年來,中國外部環境面臨諸多挑戰,美國在奧巴馬時期就推行「重返亞太」戰略,特朗普總統上臺後則大搞單邊主義,將中國列為主要競爭對手,並實施空前的對華遏制戰略,但中國始終保持冷靜,展現出大國的戰略定力。面對所有爭議問題,中國始終堅持談判解決爭端的立場;對美國及其他西方大國遏制中國的行為,中國一方面表明原則立場、冷靜應對,另一方面又避免感情用事、錙銖必較,防止矛盾激化。

中國的這種「守勢」外交,雖然在國內受到某些非議,被一些「熱血愛國人士」指責為「軟弱外交」,甚至被視為「出賣國家利益」,但這是開放國策的必然選擇,也是最有利於新興大國和平崛起的選擇。作為崛起中的大國,必須始終放眼國家長遠利益,防止出現對外政策上的「幼稚病」。正是這種戰略定力,使很多棘手外交難題「化險為夷」。由於堅持談判立場,一些曾經劍拔弩張的雙邊關係並沒有演變為外交危機,在維持正常關係的基礎上,實現了「鬥而不破」外交底線,為最終化解矛盾留下的迴旋餘地。

對日外交是中國堅持戰略定力而成功化解矛盾的最好例子。作為亞洲兩個最具實力又恩怨最深的大國,日本最擔心的是中國的崛起。在日本看來,中國的強盛就是他們的最大惡夢。因此,中國崛起是日本無論如何都要阻止的事情。日本的這一想法,雖然並不掛在嘴邊,但卻始終銘記在心。作為美國在亞洲的最重要盟友,日本近年來一直採取強硬對華政策,積極配合美國遏制中國的戰略,在經濟、外交和領土爭議、歷史問題等各個方面對中國發起挑釁,充當西方遏制中國的「急先鋒」,日本抗衡中國的行為有時甚至走得比美國的還要遠。

但是,中國對日本始終採取「鬥而不破」的方針,既進行有理有節的交鋒,在原則問題上毫不讓步,又注意掌握鬥爭策略,以耐心、冷靜的大國智慧,防止兩國間的擦槍走火,為雙方關係的重新修好留下迴旋餘地。

中國的對日政策終於在今年結出了碩果。不久前日本首相安倍成功訪華,取得超出許多人預料的成果,使中日關係實現了向戰略互惠的回歸。中日關係由崩潰邊緣向友好合作的轉變,再好不過地說明了和平互利外交是中國的最佳選擇,也是最能贏得世界支持的選擇。

日本對華政策的轉圜,主要源於兩大因素:一是特朗普的上臺,使日本人終於明白了友好合作是唯一符合中日兩國利益的明智選擇,過多依賴美國並不能使日本實現利益最大化;二是「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自中國崛起進程開始以來,日本人越來越感受到,中國不大可能像歷史上大國崛起那樣重複對外擴張、恃強凌弱的老路。不僅如此,中國近年來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主導成立的亞投行,以及致力打造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等,都不僅僅是為了本國利益的需要,而是服務於全球利益,使包括日本在內的世界各國受益。作為一衣帶水的近鄰,強化與中國的合作交往,只會使日本獲取更大利益。而日本的這一認識正是源於中國堅持的戰略定力和對日本的外交耐心。

中美博弈將守住和平底線

縱觀世界歷史,大國衰落基本上可歸結於兩大因素:一是國內治理的失策,二是外部力量的遏制打壓,前蘇聯就是因為以上兩大原因而解體的。同樣,新興大國的崛起,也必須克服以上兩大因素。如果不能解決國內治理難題,內亂四起、動盪不斷,實現崛起自然無從談起;如果外部環境惡劣,在國際上遭遇強國群體性的圍堵與遏制,崛起的目標也難逃夭折的命運。從中國崛起的內外部條件看,內部治理上的制度優勢得到了國際公認,改革開放40年創造的經濟奇跡使中國由一窮二白的「東亞病夫」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是中國政治社會制度優越性和國家治理有效性的最好證明。很明顯,內部治理不大可能成為中國崛起的負面因素。然而,外部威脅卻是中國無法迴避的重要崛起障礙,而美國等西方大國近來攻擊中國的正是有效的國家治理制度。所以,能不能排除外部力量的遏制與威脅,穩定與主要大國的關係,將是影響中國能否崛起的重要因素。

目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大國正在強化對中國的遏制力度,他們的首要選擇是想方設法阻止中國崛起,如果無法阻止,則拖延崛起的速度、增加崛起的代價。美國是中國最大的對手,也是崛起的最大威脅來源,但中美關係經歷過各種形態,從二戰後的封鎖、冷戰時的政治對峙、朝鮮和越南戰爭的軍事對抗、中國開放後的「蜜月期」到近年來的強化遏制和經貿衝突。俗話說:「不打不相識」,經歷過急風暴雨的中美雙方,相互應該都知根知底。如何應對兩國關係的各種危機,雙方也都心中有數。

為防止中美關係遭遇破裂,中國將從以下方面採取措施。一是不排斥美國利益,即使經濟實力成為世界第一,中國也不會與美國爭奪勢力範圍。中國一再聲明,希望美國保持在亞洲的存在。二是相互尊重各自核心利益,尊重各自社會制度,中國發展與各國關係,不會輸出政治制度,也不會附加任何政治條件。三是開展經貿合作,中國不謀求單方面利益,而是以互利共贏為原則。四是中國遵守現有國際秩序,不謀求單方面改變國際規則。可以預見,只要遵守以上各點,中國崛起不會對美構成威脅。隨着時間的推移,美國可望逐步接受這樣的「新型大國關係」。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