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新一線」超車 中國城市大洗牌(2019.1)

發布日期:2019-01-28

☉文/白雪冰

在傳統大城市減量發展和新一線城市搶人大戰雙重「夾擊」下,越來越多的企業和民眾選擇用腳投票,逃離「北上廣」,擁抱新一線城市。而中國新一輪城市大洗牌的背後,是中國經濟發展模式的反復運算變遷。當前,追求速度「大躍進」的舊有發展模式已無以為繼,防止傳統一線城市空心化和新一線城市泡沫化,實現發展模式從「灰色」到「綠色」的轉變和差異化發展,成為「新城市時代」重中之重。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城市競爭格局發生多輪裂變。從外貿中心城市唯我獨尊,到工業中心城市風華絕代,再到消費中心城市異軍突起,新城市競爭時代,以「北上廣」為代表的中國超級大都市步入調整期,新一線城市正強勢崛起。

新一線城市上位

40年間,中國城鎮化率由1978年的17.92%提高到2017年的58.5%,城鎮常住人口由1978年的1.7億人增長到8.1億人,城市數量由193個增加到657個。

在城市數量和人口激增的同時,中國迎來新一輪城市競爭大洗牌:北、上、廣、深、港等昔日風光無限的一線城市追兵四起,多項領先地位被新一線城市虎口奪食。一批區位優勢明顯、創新能力強、人才資金流動活躍、綠色宜居的準一線城市嶄露頭角,改寫中國城市第一方陣。

有統計數據顯示,在人才淨流入排名前十的城市中,二線、準一線佔據九席。有越來越多的企業和民眾選擇「逃離北上廣」,到杭州、長沙、成都、武漢、西安等「網紅」城市棲身。

人才招聘平臺BOSS直聘研究院《2018年三季度人才吸引力報告》顯示,中國大城市對人才吸引力正出現戲劇性變化——北京、上海屈居第二、第三名,杭州成為對人才吸引力最大的城市。

無獨有偶,一份名為《2018旺季人才趨勢報告》亦顯示:1835歲青年求職者首選地為傳統一線城市北上廣深的比例均有所下降,而中西部地區的成都、武漢、西安、鄭州等大城市上升最為明顯。新興大城市對人才吸引力正在逐漸提高。

據相關調查報告顯示,從2016年四季度到2018年一季度一年半時間內,在全國人才淨流入率排名最高的15個城市中,第一到第四名都被新一線城市包攬,依次為杭州、長沙、成都和武漢。

幾年前,中國高校畢業生的熱議話題還是「逃離北上廣」或「逃回北上廣」,而近兩年,畢業生對於城市選擇的熱點中,「一線還是新一線」已逐漸霸佔話題榜。

在越來越多民眾選擇用腳投票「逃離北上廣」的同時,部份知名企業亦選擇遷址新一線城市,華為數據中心落戶貴陽,富士康落戶鄭州,戴爾落戶成都,伴隨着全國城市競爭版圖的重組,跨國公司、金融寡頭、實業巨頭持續下沉、布局新一線城市,且隨着業務板塊擴張,各類紮根在新一線的子公司層出不窮。

「北上廣」為何不再是第一選項

新一線城市強勢超車,曾經風頭無兩的「北上廣」不再成為第一選項,中國城市競爭格局大洗牌,係多重因素使然。

其一:差距縮小

與老牌一線城市相比,新一線在城市發展水平、綜合經濟實力、消費能力、輻射帶動能力、人才吸引力、國際影響力、科技創新能力、交通通達程度等方面並不遜色,甚至有領先之勢。

擁有優質教育與醫療等公共資源,更低的生活成本,更好的空氣環境,更順暢的交通,更有潛力的發展機遇甚至更好的晉升前景,令新一線城市競爭力大為提升。

以消費水平為例,當前,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中,消費這駕馬車可謂獨佔鰲頭。官方數據顯示,過去三年,最終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從未低於58.2%2018年上半年更達至78.5%。「買買買」的背後,不僅是購買力增加,生活服務品質提升,更是產業升級,經濟發展突飛猛進的佐證。

近年來,新一線城市登上消費中心城市寶座已不鮮見。以火爆內地、代表一線城市生活水平的「盒馬鮮生」為例,目前西安已有4家進駐,數量與一線城市廣州齊平。

新一線城市的崛起,從火爆內地的雙11數據亦可窺一斑。天貓數據顯示,今年雙11上海蟬聯冠軍,杭州消費力邁入一線城市水平。其中,杭州、成都、武漢、南京的雙11成交額排名均強於GDP排名,合肥、鄭州雙11消費力同比增長35%。杭州、南京、武漢、成都等地民眾「敢掙也敢花」,實際消費力水平不輸於甚至超過老牌一線城市。

每日優鮮公布的今年雙11生鮮消費報告亦顯示,雙11內地生鮮購買需求暴漲,從交易額增速來看,以青島、合肥、南京等為代表的「新一線城市」同比去年漲勢明顯,消費升級指數完勝北上廣。

互聯網的出現,成為抹平一二線城市界限的關鍵節點,利用互聯網成功「彎道超車」,新一線城市在生活、政務服務等方面均不遜於老牌一線城市。

支付寶辦事十周年數據顯示,成都、杭州、合肥、南京、武漢、西安與北上廣深一起入選了首批「十大不跑腿城市」,超過七成的主要業務可線上辦理。十年來尤其是2014年以來,二線、準一線城市的政府服務進步很快,杭州、鄭州、武漢等城市創下數個全國第一。

除互聯網縮小一二線城市差距外,內地高鐵、高速公路以及空港經濟的發展,亦帶來城市交通時空格局的重塑。在此大變局裡,新一線明星城市是交通規劃的「戰略核心」,諸如鄭州、武漢、西安、成都、重慶、長沙、合肥等一大批內陸高鐵樞紐城市具有「後發優勢」,有望迅速崛起率先實現「內陸復興」。

人才亦是諸多知名企業將部份產業鏈下沉的重要因素。

以武漢和西安為例,武漢是中國大學最為集中的城市之一,211985院校雲集;西安亦有西安交通大學、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等名校。

小米武漢總部正式落戶時,掌門人雷軍就對武漢媒體表示,湖北及武漢的區位、人才優勢明顯,將在智慧製造的產業轉移中擁有極大機會。

騰訊掌門人馬化騰在提到騰訊研發中心遷址二線城市時亦表示,我們一定要跟着人才走,哪裡人才多,就要在哪裡設立基地。

其二:老牌城市擠出效應

隨着人口的不斷增加,老牌一線城市已不堪負重,各類公共資源供不應求。

不容迴避的是,北上廣深均已患上嚴重的大城市病,包括人口膨脹、交通擁堵、環境惡化、資源緊張,而這些原因亦促成諸多民眾紛紛選擇用腳逃離北上廣深,到新一線或二線城市尋求機會。

囿於老牌一線城市盲目「攤大餅」,居住點、工作點、活動點分離現象加劇,通勤成本加劇,民眾飽受「鐘擺式」流動之苦。

數據顯示,美國人上班平均單程花費25.1分鐘,其中紐約34.6分鐘,為全美最高。而北京通勤時間平均為1.32小時,單程約為40分鐘,上海單程約為36分鐘。北京因交通擁堵使人均上班出行比正常時間多耗時14分鐘,位居全國最堵城市。

居高不下的房價,更對人才形成嚴重擠壓。

中國社科院公布的2018年全國261個城市房價排名顯示,北京、上海、深圳、廣州等一線城市房價穩居全國前列。2018全國房價排名中房價最高的為北京,平均房價為67822/平方米。而與之相比,新一線城市房價較低,以武漢為例,武漢新建住房成交均價不足一萬平方米。

其三:增量與減量發展

北京、上海等老牌一線城市,目前已經告別單純追求GDP體量的發展階段,如何讓經濟結構更合理,讓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環境效益、文化效益等結合得更好,已是重中之重。

因此,在北京的總體發展規劃上,減量發展成為主題詞,提出了人口總量上限、生態控制線、城市開發邊界等「三條紅線」。優化經濟結構,淘汰落後產能,疏解不適合在北京發展的產業,將成為未來發展的主流。

與老牌城市的減量發展不同,最近一年來,新一線城市大開戶籍之門,掀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搶人大戰,在購房、落戶、創業等優惠上各顯神通。

有統計顯示,以成都、杭州、西安、武漢、南京為代表的15個「新一線城市」陸續公布了引才政策,包括送房、送錢、送戶口,在校大學生僅憑學生證、身份證即可透過網絡申請辦理落戶手續等。

與一線城市的發展瓶頸相比,新一線城市在土地價格、人才集聚、消費市場等方面的後發優勢正在釋放,特別是在增量發展時提出的有別於老牌一線城市的發展思路,如杭州提出的重點發展科技、金融,貴陽借勢扶貧快車,上馬基建投資,均有機會實現「彎道超車」。

城市洗牌折射經濟軌跡變遷

中國城市格局的變化,實際上源於中國經濟發展軌跡的變遷。過去40年,中國經濟經歷了出口驅動、投資驅動、消費驅動三個階段。受此影響,中國城市競爭格局亦出現了三次洗牌,工業城市打敗了外貿城市,工業城市又被消費中心城市打敗。

計劃經濟時代,國家投資多、項目資源多的城市,即為影響力最大的城市。此亦是東北的崛起之源。

改革開放之初,中國從計劃經濟轉向商品經濟,出口型城市風頭無兩,蘇州、無錫、佛山、東莞、泉州、溫州等外貿城市開始攻城掠地。期間,中國城市崛起以數量擴張為主,小城鎮快速增加,新城市大量設立,以外貿做大做強的沿海城市成為城市建設的重點。

及至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國際訂單銳減,中國出口業受到嚴峻挑戰。隨後的四萬億投資大單助推工業和商業中心城市起飛,海量信貸進入到鐵公基項目,工業化逐漸走入尾聲,城市發展繼續分化。

近年來,中國經濟結構發生深刻變化,從商品經濟時代逐漸轉向資本時代,出口驅動、投資驅動轉變為消費驅動。金融和消費中心城市異軍突起,上位速度遠遠超越商業和工業中心城市。

在此語境下,中國城市競爭大格局重新洗牌,已無法遏制。

當前,金融和消費中心城市正高歌猛進,登上舞臺中央。以沿海製造/貿易為主的非政治中心城市下滑,包括大連、唐山等排名落後,天津、重慶、唐山、瀋陽、長春、哈爾濱等依賴投資的工業城市亦黯然失色,而杭州、成都、南京、西安等消費型城市則逆勢而上,成為產業、人才、資本競逐焦點。

受益於經濟發展模式和區域格局變化,相比改革開放初期沿海中心城市的百花齊放,以及十年前工業中心城市的大幹快上,如今內陸和中西部城市亦獲得了更多發展機會。

擺脫空心化 防止泡沫化

改革開放40年,中國經歷了全球最大規模的城鎮化。40年來,城鎮化率以每年超過1%的速度快速提升,城鎮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城鎮化也進入下半場。

如果說,中國城鎮化的上半場的主題詞是追求GDP,那麼下半場應轉向以人為本的城鎮化,從「灰色」過渡到「綠色」城鎮化。

從灰色過渡到綠色,從發展速度過渡到發展深度,其過程中無疑會面臨諸多挑戰,包括克服能源和水資源結構性短缺持續加劇、城市交通擁堵日趨嚴重、城市空氣、水和土壤污染加劇等諸多大城市病。

對於新一線城市而言,防止泡沫化至關重要。

伴隨繁榮而來的是諸多風險和挑戰,包括新一線城市在過快增長的同時導致城市發展結構失衡加劇,城鄉之間、城市之間、城市內部分化嚴重等。

此不僅會導致城市發展的不可持續,導致泡沫破滅和風險變現,更會令城市擁有的關鍵優勢削弱,包括人口紅利消失、生產成本上升、生態環境惡化、收入差距拉大等。

阿里拍賣發布了《9月杭州房地產市場月報》稱,20189月份杭州房產拍賣市場住宅成交均價為23463.88/平方米,為半年來最低,網紅城市杭州出現新房遇冷無人,鏈家閉店撤離的窘境。

樓市泡沫僅為城市發展泡沫的一個縮影,過度的土地經營,膨脹的樓市泡沫,老牌一線城市殷鑒不遠,新一線城市不可重蹈覆轍。

而就老牌一線城市而言,擺脫空心化亦殊為關鍵。

由於空間資源不足、成本虛高、樓價高企,先進企業流失、消費市場和就業環境趨冷,加之產業結構失衡,令老牌城市或面臨空前的空心化挑戰。因此,擺脫空心化,錨定和重塑新核心競爭力至關重要。

目前中國城鎮化率為59%,預計到2030年,將達至80%。未來十年,將是中國城市化進程的關鍵十年,亦是收官的十年,中國城市將迎來最後一輪大洗牌,中國城市的內部競爭,對資源、人才、高新產業鏈條頭部地位的爭奪,將更為激烈。

在激烈的競爭中,更多綜合實力較強的城市將陸續躋身一線城市。新一線城市的崛起,將鍛造資源更為分散的新城市時代,改寫當前資源集中的局面。

新一線城市的上位,無疑將對中國經濟地理進行重塑,但其發展亦將面臨城市增長邊界的限制,如依舊寄望於通過規模擴張來躋身第一方陣,其前途將難以預測。

因此,在新一輪城市大競爭中,須警惕不切實際,貪大求洋,城市化發展進程中的「大躍進」現象。不僅要防止出現「千城一面」「有城無市」和唱「空城計」,更要防止為盲目趕超躋身「一線」而違反經濟規律「人為造城」。

在競爭激烈的大背景下,準一線城市上位的窗口機遇期可謂稍縱即逝。在內地風起雲湧的城市圈發展中謀求新空間、在國家區域大戰略中錨定新定位、在物理空間上疊加數位優勢,均為躋身「第一方陣」的圭臬,可謂不容有失。

此外,囿於不同類型的城市所處的發展階段不同、資源稟賦各異,中國新一線城市發展更須因地制宜,走差異化發展之路。而欲實現差異化發展,擺脫定位不明、重地輕人、粗放式低成本擴張戰略均是題中之義。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