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貿易戰難阻中國崛起(2019.1)

發布日期:2019-01-28

☉文/胡后法

美國對華發起貿易戰雖然對中國造成極大被動,所帶來的經濟損失也不可低估,但從長遠看,美國的制裁和打壓卻會對中國起到了幫忙的客觀作用。一是它讓中國人進一步認清了面臨的挑戰,放棄了對美國的幻想;二是讓中國認識到發展全產業鏈和促進產業升級的重要性,並激發進軍高端產業的動力;三是將大大推進中國製造業的自主發展,促進中國經濟真正走上高品質發展的軌道。我們沒有理由對貿易戰的後果過於悲觀,從發展中國高端產業的視角看,貿易戰還真有其積極意義,因為它將加快中國向高新技術領域的進軍步伐,從而最終促進中國的產業升級。

應美國要求,中國最大電訊設備製造商華為公司高管孟晚舟被加拿大拘押。一石激起千層浪,事件引起國際輿論高度關注,尤其華人世界對事件反應強烈。不管事件以何種結果告終,它已給習特會後暫告平靜的中美關係投下了巨大陰影,為下一步中美貿易談判增添了新的不確定因素。專家們普遍認為,拘押孟晚舟是美國遏制中國的又一標誌性事件,預示着中美關係面臨的挑戰將更為嚴峻。

中美關係進入「高風險期」

中美關係是當今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中美關係的好壞,直接影響國際格局的走向。中美博弈的「大戲」已是當今世界的頭等大事。中美關係發生任何風吹草動,都會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美國已經將中國視為其最大競爭對手和霸權地位的主要威脅。近年來,美國明顯加大了對中國的遏制,其中經貿、科技領域已成為美國針對中國最重要的打擊目標。而華為公司正是中國高科技領域的標桿性企業,其產品在國際市場上具有公認的競爭力,尤其在5G領域已領先於美國公司。因此,華為自然便成為美國的「眼中釘」。

2018年以來,美國對華遏制已進入「高強度」的歷史性階段,其主要特點體現在以下方面:一是以「公平貿易」為幌子,在國家層面向中國政府提出減少貿易赤字的無理要求,逼迫中國政府在重大經貿問題上作出讓步。若雙邊談判無果,便推出單方面制裁措施。二是對中國有競爭力的高科技企業進行「精準打擊」,如對中興和華為等公司的制裁和發難,就暴露了對中國先進科技企業實施「定點清除」的用心。三是開始從政治層面企圖改變中國的發展道路和管理模式,否定體現中國效率和優勢的制度、做法,如公然要求中國政府放棄「中國製造2025」計劃。四是以國家安全或防止間諜竊密為由,將中國企業排除出美國市場,甚至動員盟國一起排斥中國企業。五是把國內法作為打壓中國企業的武器,隨心所欲地將國內法凌駕於國際法之上。

拘押華為公司高管是美國打壓中國企業最新和最惡劣的手段。據透露,拘押孟晚舟的事件,很可能源於奧巴馬政府時期的陳年老帳。眾所週知,奧巴馬上台後,曾試圖改變布殊時期對伊朗的強硬政策,謀求美伊關係的解凍。當年,包括美國許多盟國在內的國際社會都支持奧巴馬的政策,紛紛改善和伊朗的關係。在當時的國際環境下,作為一個跨國企業,在遵守聯合國及美國、歐盟等出口管制及相關決議的情況下,和伊朗進行合法貿易往來,實屬正常行為。然而,特朗普入主白宮後一改奧巴馬政府的對伊政策,一再加大對伊朗的遏制,並退出了來之不易的伊核協議。將對伊貿易作為打壓理由,只能說明美國的國內政治正在惡化其營商環境,破壞美國商業政策的穩定性。

有人說,華為事件屬於法律問題,與政治無關,這樣的說法是膚淺和幼稚的。法律本身屬於上層建築範疇,立法和執法都與一定的政治目的密切相關。何況,美國在應用法律上歷來採用多重標準,針對不同國家和不同時空,在法律使用上往往寬嚴不一。美國對伊朗的很多制裁內容,純屬美國國內的法律,本來管不着外國企業與伊朗的正常貿易。但美國一貫用國內法處理與第三國的事務。這本身違反了國際法準則,是一種霸道行為。如果認可美國對華為高管的扣押,實際等於認可了美國違反國際法的行為。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127日在歐安組織外長會議後的記者會上表示,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押是美國法律域外使用的又一例子,「這是非常傲慢的大國政策,這一政策誰也不會接受」。美國媒體對華為事件也給予了強烈批評,認為扣押孟晚舟是愚蠢的行為。

種種跡象表明,中美關係已進入一個「高風險期」,兩國博弈的烈度呈加大之勢,美國朝野對遏制中國的態度比較一致。隨着美國對中國崛起的焦慮日益增長,兩國關係爆發危機的頻率有可能加快,處理中美關係危機的難度日益加大。

開倒車難使美國「再次強大」

特朗普政府上臺以來,大肆推行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這種與全球化潮流背道而馳的政策不僅不利於世界發展,對美國自身的危害更為巨大。歷史告訴我們,封閉意味着與市場脫節,保護主義最終導致的是落後與掉隊。以對5G技術的態度為例,美國理應持開放政策,讓本國企業在與外國企業的競爭中增強實力,但美國採取了將外國先進技術拒之門外的錯誤做法。美國顯然看到了5G技術對未來經濟發展的無比重要性,但面對華為在這一領域的技術趕超卻採取打壓和排斥手段。美國理應把別國的趕超作為對自己的激勵,從而使自己跑得更快,但美國卻試圖通過阻止別人趕超來保持自己的優勢。然而,市場規律不會以人的意志而轉移。美國的政策不可能取得成果,其他國家不可能因為美國的阻止而放慢技術進步的步伐。美國這樣做的最終結果很可能是既沒能阻擋別國發展,又喪失了自己的優勢。

據美國媒體報道,美國正在對日本、德國、意大利等盟國發起一場非同尋常的游說活動,試圖說服這些國家的無線和互聯網提供商放棄使用華為的電訊設備。20188月,澳洲宣布禁止華為、中興參與5G網絡建設。11月,紐西蘭也在5G競標中以安全為由拒絕華為。由於澳新與美國一樣都是所謂的「五眼聯盟」成員國,作為另外兩個成員國的英國和加拿大也面臨壓力。美國的遊說也使歐盟有關官員對使用華為設備的安全性表達了擔憂。

美國之所以近來對中國加緊實施經濟打壓,根本原因在於中國正越來越進入由美國所長期壟斷的高端製造業,而且在某些領域已形成超越態勢,這對美國絕對是一種惡夢般的前景,是美國不願意看到的。實際上,美歐國家之所以能長期保持強國地位,就是因為在高端產業、高新技術和高利潤行業擁有絕對優勢和壟斷。有人形象地描述當今世界的現實:三流公司做產品,二流公司做品牌,一流公司做標準。美國企業正是通過「做品牌、做標準」,持久地享受着落後國家的勞動成果。如果中國能打破這種局面,不僅將分攤發達國家所攫取的世界財富蛋糕,而且將降低高端產業的利潤,減輕落後國家的負擔,從而促進各國經濟的共同發展,帶動全球高端產業的重新布局,推進人類社會的共同進步。

貿易戰逼迫中國高品質發展

美國對華發起貿易戰雖然對中國造成極大被動,所帶來的經濟損失也不可低估,但從長遠看,美國的制裁和打壓卻會對中國起到了幫忙的客觀作用。一是它讓中國人進一步認清了面臨的挑戰,放棄了對美國的幻想;二是讓中國認識到發展全產業鏈和促進產業升級的重要性,並激發進軍高端產業的動力;三是將大大推進中國製造業的自主發展,促進中國經濟真正走上高品質發展的軌道。我們沒有理由對貿易戰的後果過於悲觀,從發展中國高端產業的視角看,貿易戰還真有其積極意義,因為它將加快中國向高新技術領域的進軍步伐,從而最終促進中國的產業升級。

有人主張,中國應更多利用國際分工,沒有必要在所有產品領域都去爭「世界領先」,對某些領域的落後不必在意。這一想法聽起來似乎有理,但現實卻很「冷酷」。如果國際經濟環境是純潔的,不存在地緣競爭因素,當然可以通過國際分工發展經濟,但對中國這樣一個體量巨大的國家,其經濟活動常常遭遇地緣政治因素的干擾。例如,美國的晶片領先世界,中國很想購買美國晶片,但美國就是對中國實行封鎖。在事實面前,一些國人的「國際分工美夢」,已被美國的地緣戰略所打碎。

中國崛起的外部環境雖然面臨諸多挑戰,風險因素在加大,但也必須看到,中國實現民族復興的基本條件沒有發生根本變化,除了經濟、社會、科技等領域的實力明顯增長外,中國擁有全球最完整的產業門類、中國的制度優勢和政權優勢等等都是未來發展的重要積極因素。美國越是對中國實施打壓,越是說明中國的道路是正確的,也越證明中國產業競爭力日益提升的事實。

值得指出的是中國經濟的獨立自主程度在世界上屬於最高之列,這對中國未來發展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積極因素。分析外國資本對本土企業的資本控制,中國的狀況要明顯好於其他亞洲國家。在日本、韓國及中國台灣等亞洲主要經濟體,美歐國家均通過產業投資攫取其優勢產業的發展成果。例如,日本第一大積體電路公司東芝半導體是日本最賺錢的公司,卻由美國貝恩資本財團所控制,其利潤的大部份都流入了美國人的口袋。三星電子是韓國經濟的中流砥柱,是韓國市值最高的企業,但其股票中的優先股外國投資者卻佔比高達81%。台灣的台積電也主要由美國公司所控股,外國機構和個人所佔股份近達80%的比重,2017年外國資本從台積電所獲得的利潤分紅高達約1600億台幣。

由於後發國家在發展經濟過程中普遍缺乏資金,擁有雄厚資本的歐美國家便成為後發國家的天然投資者,他們往往專挑後發國家最有贏利前景的優勢產業作為投資目標。由此,歐美國家便源源不斷地從後發國家獲取豐厚回報,成為後發國家勞動成果的永久分享者。從國際比較看,中國的狀況要好得多。除了一些互聯網企業外,中國的重點工業企業,如華為、中興、中國中車、上汽集團、吉利汽車、格力、美的、航天科工、中船重工等赫赫有名的中國製造業企業,均不存在外國資本控制多數股份的情況。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