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精英

首頁 > 最新文章 > 華裔精英

碟中尚有幾多諜──專訪北京師範大學教授、著名國際專業影評人蕭永亮(2019.01)

發布日期:2019-01-31



文/莫利亞 鏡報紐約分社社長

圖/龔文謨 新華社簽約攝影師



蕭永亮教授接受鏡報紐約分社社長莫利亞專訪



        電影《碟中諜 6:全面瓦解》(Mission Impossible - Fallout)是一部全球化特徵比較突出的諜戰動作電影,由派拉蒙影業公司出品。電影上映以來,世界各地觀眾和專業影片機構好評如潮,高度肯定,該片所收穫的全球票房也成績不菲。洲際性的取景,最大程度地引入異域景色、風土人情,在動作懸疑電影的類型上,再疊加上旅遊觀光片的影子,呈現多元性、地標性的景觀,讓觀眾更有代入感和現實感。倫敦、維也納、上海、杜拜紛紛成為了亨特上天入地、大顯身手的背景板。這部叫好又叫座的影片具體有哪些可圈可點之處,我們不妨請着名國際專業影評人蕭永亮盤點一番。

展示無比逼真的視覺刺激

莫利亞:首先請蕭教授簡單介紹一下《碟中諜6》劇情,這部影片是否有挑戰視覺極限的現實意義?

蕭永亮:電影《碟中諜 6:全面瓦解》由克里斯托夫.邁考利執導,湯姆.克魯斯、麗蓓嘉.弗格森等主演。它講述了伊森.亨特和不可能任務小組以及中情局特工奧古斯特.沃克合力阻止一場末日危機發生的故事。

伊森.亨特(湯姆.克魯斯飾)和隊友們接到了追回三個大規模殺傷性核武器的任務。眼見任務馬上就能完成,但為了挽救其中一位隊友盧瑟(文.瑞姆斯飾)的生命,三個核武器又落入歹人之手。中情局負責人斯隆(安吉拉.貝塞特飾)調來她手下得意猛將沃克(亨利.卡維爾飾)盯着亨特完成任務。期間,女特工伊爾莎(麗蓓嘉.弗格森飾)突然出現,亨特發現他要面對的並不只是恐怖分子,還有潛藏在政府部門的內鬼。

體驗了之前的攀援杜拜塔、極地追逐戰,這次湯姆.克魯斯直接帶領大家體驗高空跳傘自由降落,而且是難度極大的高跳低開(HALO)操作,這種在逼近地面極小距離才打開降落傘的操作,只有在軍事任務中才可能運用。

為了順利完成跳傘表演,湯姆.克魯斯每天練習跳傘超過一年,包括練習和實際拍攝總共跳躍了106次。而在導演和湯姆.克魯斯的磋商下,跳傘整段採用一鏡到底的長鏡頭展現,為畫面背後的攝影師提出了更高要求。必須在跳傘的同時,跟着演員在機艙跑前跑後,接着提前一秒背對地面離開機艙。穿越雲層和空中施救時,還要在逼近拍攝的同時,避免與演員高速相撞。

正是這些在阿聯酋茫茫荒漠上空努力完成的極限訓練和艱難探索,為世界銀幕貢獻了極具開創性的高空長鏡頭。它成為電影史中技術層面又一個里程碑。而精工細作帶來的這份真實與巴黎夜景的特效合成完美契合,絕非一般電腦特效可以比肩。導演及編劇克里斯多夫.麥奎里也是首位回歸的系列導演,他和湯姆.克魯斯的默契從片中大量的細節鏡頭可見一斑。

湯姆.克魯斯完成的這些創舉,其實也正是該系列最引人入勝的特質。作為面向全球觀眾的主流商業電影,《碟中諜》系列及角色都在為全球觀眾展示無比逼真的視覺特效和刺激挑戰。創作團隊的真誠和投入尤為重要,為了完成該片,拍攝場景達3000個鏡頭,跨越三個大洲,出動了13架直升機,包括主角麗蓓嘉在內的6位懷孕女性參與了拍攝,以及4周的航空攝影,延續了2個冬天,途中遭遇了5次電影中斷。

湯姆.克魯斯本人也竭力避免特效和替身,為此付出了腳踝骨折的代價。團隊與主演的用心體現在片中每一個畫面,無論是凱旋門的無頭盔飆車,高山峽谷的直升機追逐。這些視覺奇觀凸顯了電影的本質優勢,即便我們已經熟知該系列故事的風格,即便湯姆.克魯斯帶領團隊一次次身陷困境,最終總能成功應對。但我們仍然必須走進影院,去感受身臨其境的震撼。

除此之外,湯姆.克魯斯不斷地挑戰極限也是一次次彰顯着人性的偉大力量。在程式化的故事套路中,目標隨時變化,反面力量越發強大,而主角們面對的困境和痛苦也越發深沉和令人絕望。但如同在片尾徒手攀爬的懸崖峭壁,只要敏銳思考、快速行動、拼命堅持,同時加上與團隊的通力協作,以及信守承諾的堅定決心,那麼人類總能應對各種各樣的困難,完成看起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從創作團隊到幕前主演,全力付出和團隊配合的意義已經彰顯無疑。以技術上的極限突破來展示電影的本質力量,也向所有觀者傳遞出作為人類的無比強大,以及始終保有樂觀積極態度的現實意義。

莫:這部連續拍了六集的諜戰動作電影,還能發現哪些新的看點和耳目一新的場面?

蕭:《碟6》延續了前幾部獨特的接受任務的方式,之前包括有電影錄影帶,可成像的眼鏡,一次性照相機,公用電話,老唱片,並且任務被接受之後,任務信息的道具會馬上自動銷毀。這通常是片頭的標誌性劇情,該劇情出現就代表任務開始了。《碟6》的任務播放機是雨夜送來的一本書,除了視網膜掃描還增加了「滴血認證」。而銷毀的方式既暗黑又詩意,湯姆.克魯斯陷入沉思,四周寂寥陰寒,五秒之後,所有機密化為一陣青煙。

碟中諜系列裡出現讓人驚歎的高科技裝備,通常是別的特工電影裡沒有的,比如攝像眼鏡,口香糖炸彈,鋼筆投毒器,化妝盒探測器,遙控機槍,美瞳拍照眼鏡,皮箱印表機等等。

《碟6》中,湯姆.克魯斯爭分奪秒地一路狂奔,卻眼睜睜看着大反派連恩坐在直升飛機上瀟灑揮手而去。他站在巴黎大樓的屋頂,四顧兩茫茫。山窮水盡之際讓故事柳暗花明的,就是湯姆.克魯斯在連恩身上植入的追蹤器。

追蹤器一直以來都是這種間諜片中必不可少的元素。在《碟中諜 2》中湯姆.克魯斯就曾經將追蹤器植入到美女神偷的腳踝,通過衛星定位來監控她的行蹤。而神不知鬼不覺植入連恩身體裡的追蹤器,則有一個黃金追蹤時間,延時啟動以防對方掃描察覺,啟動後迅速追蹤避免被卸載。

執着地挑戰着常人的極限

莫:《碟6》又是如何突破動作片困境的?

蕭:當今電影市場,同檔期商業動作大片狂轟亂炸已是常態。看完了超級英雄還有超級間諜,看完了宇宙大戰還有街頭飆車。長此以往,很難不讓觀眾產生一定的審美疲勞,對此《碟6》的破解法有下列三種。

第一,動作戲份的刺激性與創新性。

毫無疑問,絕大多數動作片本質就是借驚險刺激的視覺奇觀來吸引觀眾眼球、娛樂大眾。以一個非常簡單粗暴的標準,讓觀眾在電影院腎上腺素狂飆,在座位上緊張得無法安坐,忍不住手心直冒冷汗,這就是成功的動作片。

動作戲想要卓爾不群,主要依賴設計和剪輯。在電影特效技術還未如此出神入化的上世紀80年代,一部《虎膽龍威》(Die Hard)橫空出世,電影中流暢的場景切換、令人目眩的打鬥動作設計、扣人心弦的愛恨糾纏,不僅使布魯斯.威利斯一舉成為赫赫有名的動作片巨星,也使電影本身成為至今仍讓人嘖嘖稱讚的動作片典範。

然而30年過去,在如今這個高成本大製作比比皆是,電影如訂貨般快速運作發行的荷里活,一年有近百部有明星有噱頭的動作片走上銀幕。在電影市場上擁擠的同類型影片很大程度上拉高了觀眾的「激動」閾值,《虎膽龍威》套路一舉帶來的萬人空巷反倒很難再次上演。都是追車,都是槍戰,都是近身肉搏,而絕大多數又是靠綠幕合成輔助,即使效果逼真,在心知肚明的情況下能讓人印象深刻的實在少之又少。相比之下,《碟中諜》系列則更為注重動作戲的創新設計。

第二,主角陣容設置的合理性與真誠的吸引力。

《碟中諜》其實從1996年的系列第一部開始,它主打的就是主角團隊。伊森.亨特從來就不是一個孤膽英雄,他身後始終有着一個名為IMF(不可能任務部隊)的堅強後盾,是IMF為隻身冒險的伊桑提供了一切技術和情報支援。在系列發展過程中IMF成員不斷變更,到如今的《碟6》,文.瑞姆斯飾演的盧瑟和西蒙.佩吉飾演的班基仍是伊森最為信任和依賴的左膀右臂。而這些性格各異的配角更是讓影片更加豐富,在劇情節奏上更加收放有度。

新世紀以來另一個廣受歡迎的間諜系列《諜影重重》在動作戲上最為人稱道的便是它拳拳到肉和利落剪輯。而《碟中諜》系列自第四部開始,對這個動作片固有的困境給出了一個看似笨拙但也最真誠的解決辦法:來真的。《碟4》攀登杜拜塔外牆,《碟5》徒手扒飛機、水下憋氣6分鐘,《碟6》首次完成HALO(超高空跳傘,超低空開傘)、親自駕直升機360度俯衝旋轉,湯姆.克魯斯用這種近乎搏命的方式給觀眾呈現了最為真實刺激的視覺衝擊。正如本片的英文片名,Mission Impossible,56歲的湯姆.克魯斯還在執着地挑戰着常人的極限,實現着一個又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第三,系列靈魂的延續性與拓展性。

對於《碟中諜》系列,情節模式採用更類似《007》的單元式故事,每部布置一個新的不可能任務,系列之間各有串聯但相互獨立。男主角伊森.亨特是全系列無可置疑的核心,湯姆.克魯斯作為主演兼製片人更是這個系列的絕對靈魂,可以很自信地說,只要湯姆.克魯斯還在,無論是從商業還是口碑,《碟中諜》的旗幟倒不了。在本次的《碟6》中,在《碟5》反派所羅門的基礎上,更多代表着不同利益的勢力陣容接連登場,埋下了許多懸念和伏筆等待後續揭曉。

在常規動作戲上突破創新

莫:與前幾部《碟中諜》相比《碟6》有哪些突破?

蕭:《碟6》延續了《碟中諜》系列的高水平,且比前作有更加複雜多變的懸念劇情和角色關係,更加腦洞大開的諜海鬥智和難關破解,更加爽快刺激的驚人反轉和動作場面,湯姆.克魯斯追車+跑酷的巴黎動作戲,以及結尾高潮戲都打造得格外緊張精彩!而且還能十分自然地融入情感戲,「超人」亨利.卡維爾的加盟也增加了角色看點,整部影片從頭到尾都能把觀眾牢牢釘在座位上!

        本片在動作戲方面最突出的優點,就是結尾的高潮。前幾部最具噱頭的動作戲往往都不在結尾,如前三集的高空懸降,第四集的爬杜拜塔,第五集的扒大飛機。相反,跟許多荷里活大片愛在結尾堆砌超級大場面不同,《碟中諜》系列的結尾動作戲往往會顯得格局較小。但第六集大為改變,由於有「超人」亨利.卡維爾的強力加盟,再加上第五集的大反派,相當於大反派從一個變成倆,所以結尾動作戲是雙線並進,湯姆.克魯斯這條線的直升機追逐+雪山肉搏,將緊張驚險渲染到了極致,特工小隊其他人的另一條老黑拆彈+合力制服大反派也蠻有看頭,無論是大場面還是小格局的動作戲都有了,《碟中諜》系列既有噱頭又有精彩的高潮動作戲首次出現在結尾,也算系列的一個重大突破吧。

        本片不僅結尾高潮打戲好看,其實片中幾場主要的動作戲都打造得異常精彩,即便是其他荷里活動作片能看到的跳傘、打鬥、追車等動作戲,湯姆.克魯斯都能做得更精細、更高端,而且本片中動作戲的噱頭和賣點更是前所未有的多。就拿第一場噱頭動作戲「高空跳傘」來說吧,湯姆.克魯斯這回玩的「HALO」這種高跳低開的高空跳傘,還是頭一回。其跳傘的全過程實際上是一鏡到底的,跟《鳥人》採用同款技術處理,可以說是完美地兼顧了視覺愉悅感和心理緊張感。

        隨後湯姆.克魯斯和亨利.卡維爾在洗手間跟那個格外能打的亞裔反派的打鬥,這是《碟中諜》系列第一次很少有如此精彩的大打一場的拳腳打鬥,很令人驚喜。唯一稍長些的拳腳打鬥也只是出現在吳宇森執導的第二集結尾湯姆.克魯斯和大反派在沙灘上的肉搏。湯姆.克魯斯和亨利.卡維爾也沒有「主角光環」加持,被亞裔反派打得狼狽不堪,這恐怕也完全出乎觀眾意料。

        再接下來「巴黎大追車」這場動作戲的技術含量也相當高,雖然大部份荷里活動作片都會拍追車戲,但真正拍出巔峰水平的,基本上也就是《駭客帝國2》、《諜影重重3》以及《速度與激情5、6、7、8》這幾部。其實上一集的追車戲水平已經不低了,本片還能精益求精更進一步,展現出獨特的個性風格就格外難得。這場「巴黎大追車」並不像其他荷里活追車戲那樣,追求車毀人亡、爆炸四起的破壞性刺激效果,而是首先在氛圍上追求臨場感和速度感,觀眾的耳朵主要聽到的不是爆炸聲、槍聲和撞車聲,而主要是敵方和我方車輛的油門轟鳴聲、剎車聲以及急速飛馳的呼嘯聲,這是一種更接近於賽車片的音效。同時在鏡頭感上也並不依靠凌厲剪輯營造緊張刺激感,而是用視角更為寬闊的長鏡頭展現湯姆.克魯斯在複雜車流環境中的摩托飛馳,凱旋門作為背景也讓湯姆.克魯斯的摩托飛馳更刺激。這樣的追車戲設計雖然並不以火爆見長,但卻能在臨場感和緊張感上帶給觀眾別具一格的體驗。本片能在常規動作戲上突破創新、拍出自己的風格,影片主創們的創意和誠意可見一斑。

        既然說到了巴黎,那不得不誇誇「絕佳選景」。雖然許多影片也都拍過巴黎,但像《碟6》這樣,將巴黎拍得既有傳統的浪漫之美(湯姆.克魯斯與女特工相會的皇宮花園),同時又現代前衛感十足(大皇宮的純白廁所和俱樂部),還能成為動作戲的絕佳背景(聖馬丁運河周邊以及凱旋門的追車戲),恐怕目前還沒有其他影片能超過。



《碟6》中,湯姆.克魯斯的「HALO」高空跳傘情節,全過程是一鏡到底。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