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特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封面特稿

大灣區規劃是「一國兩制」里程碑(2019.3)

發布日期:2019-03-27

☉文/柳蘇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具有「一國兩制」里程碑的意義,是國家開啟新時代改革開放和發展新階段的重大舉措,也是港澳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把握新時代發展機遇的綱領性文件。大灣區建設不僅僅是要追求可持續的經濟發展,也追求粵港澳地區的進一步整合和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推進祖國和平統一大業。如果說港澳回歸是「一國兩制」由構想變現實的第一站和第二站,那麼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成功,將是第三站。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218日正式公布規劃綱要,全文長達11章、2.7萬字,是指導大灣區合作發展的綱領性文件,《綱要》希望把大灣區打造成世界級城市群。這份文件,對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定位、發展目標、空間布局、分工定位、產業重點、合作機制等作出全面規劃,清晰描繪了大灣區協調合作、互利共贏的宏大發展藍圖。為配合《綱要》的公布,粵港澳三地政府於221日在香港舉行宣講會,國家發改委介紹《綱要》的內容,三地政府的官員和相關界別代表亦會出席,共同探討粵港澳大灣區的機遇。

一、五個定位與兩個時間表

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是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戰略。《綱要》在堅持「一國兩制」、依憲法和港澳《基本法》辦事的前提下,立足全局、着眼長遠、高屋建瓴、全面規劃,清楚列明了粵港澳大灣區的五個戰略定位:充滿活力的世界級城市群;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支撐;內地與港澳深度合作示範區;宜居宜業宜遊的優質生活圈。這五個戰略定位,既體現中央推動大灣區建設的戰略目標,也切合大灣區各城市的互補優勢和發展需要。也要看到,大灣區建設實現這些戰略定位,面臨其他灣區所沒有的制度和體制機制障礙難題,所以習近平主席強調,建設好大灣區,關鍵在創新。

《綱要》列出兩個時間表:到2022年,發展活力充沛、創新能力突出、產業結構優化、要素流動順暢、生態環境優美的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框架基本形成;到2035年,大灣區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大幅躍升,國際競爭力、影響力進一步增強,宜居宜業宜遊的國際一流灣區全面建成。《綱要》所訂的時間表相當緊迫,特別是離第一個時間點只有三年,時不我待,落實綱要需要有急迫感,香港是否已作好準備,踏上這趟大灣區合作快車,令人關注。

二、宣講會透露的訊息

《綱要》宣講會於221日在香港舉行。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林念修、廣東省省長馬興瑞、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國家發改委地區經濟司司長郭蘭峰分別在會上發表講話,共同探討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所帶來的機遇。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香港參與大灣區發展,將由聯繫人轉為更積極的參與者角色,最終令全港市民成為大灣區的受惠者。香港憑着優越地利位置及自由市場等因素,多年來在國際競爭力名列前茅,但隨着國際及周邊地區競爭加劇,香港的優勢縮窄,面對更多嚴峻挑戰,參與大灣區發展可以為香港注入新動能及新機遇,香港各界應抓緊機會,創造對自身更有利的條件。

澳門行政長官崔世安致辭時表示,澳門要在大灣區合作中獲得成效,必須利用自身優勢,採取定位合作、錯位發展的策略,為澳門開闢更廣闊的發展空間。他說,澳門政府將進一步發揮作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及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的優勢,推動新興產業,加大力量扶持科技創新,做精做強,加快經濟多元發展。

廣東省省長馬興瑞致辭時表示,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是三地的重大發展機會,會出動全省之力與港澳做好大灣區建設。馬興瑞表示,隨着便利港澳居民到內地發展的措施逐步落實,加上廣深港高鐵和港珠澳大橋等基礎建設投入運作,廣東省會積極發展大灣區內的一小時生活圈計劃,加強三地深度互動,將大灣區建設為宜居宜業的灣區城市。

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林念修表示,推進大灣區發展,除了有利於推進港澳與內地雙向開放,促進優勢互補,強強聯合,有利於提升灣區的國際競爭力,亦有利於破解粵港澳三地發展面臨的樽頸問題。林念修指出,當前三地自身發展和融合發展,面對不少挑戰和問題,實施大灣區戰略為解決這些問題提供新方案,讓三地有更大迴旋餘地,解決長期發展積累的深層次矛盾和問題,為三地發展提供新的重大機遇。港澳與珠三角城市優勢互補,推動灣區建設將促進港澳更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保持港澳長期繁榮穩定,增強「一國兩制」生命力。林念修又表示,當前外部環境複雜嚴峻,但大灣區潛力巨大、前景光明,希望各界同心協力、共舉大事,推動大灣區發展向前邁進。

宣講會透露的訊息,一方面充分體現了粵港澳大灣區各方的戰略定位,另一方面突出了粵港澳和中央關注的重點。香港關注優勢縮窄面對嚴峻挑戰,必須參與大灣區發展為香港注入新動能及新機遇;澳門關注定位合作、錯位發展的策略;廣東關注發展大灣區內一小時生活圈計劃,便利港澳居民到大灣區發展;中央關注豐富「一國兩制」實踐,破解粵港澳三地發展面臨的樽頸問題。

三、香港未來工作重點

林鄭月娥指出,香港特區政府未來的重點工作包括:(一)鞏固和提升香港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的地位;(二)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三)為優勢範疇開拓發展空間;(四)加強大灣區內城市互聯互通;(五)推動青年創新創業;(六)充分用好香港的國際聯繫和國際網絡,向海外推廣粵港澳大灣區,吸引資金和人才落戶大灣區。香港未來工作的六大重點,體現了充分發揮「國家所需,香港所長」的戰略取向。

1、《綱要》提出發揮香港在金融領域的引領帶動作用,鞏固及提升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打造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的投融資平台。香港不但可以藉大灣區建設促進大灣區內生產要素高效流通,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同時把握大灣區的龐大人口和經濟規模,推動香港金融服務業的發展。香港特區政府會繼續與粵澳政府保持緊密溝通,一同向中央政府爭取落實推動大灣區金融合作的具體措施,促進大灣區內金融發展,打造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的投融資平台。

2、《綱要》提出建設「世界級機場群」,鞏固提升香港國際航空樞紐地位,強化香港航空管理培訓中心的功能,支持香港機場第三跑道建設、擴建澳門、廣州及深圳機場,開展廣州新機場前期研究工作,以及研究建設一批支線機場和通用機場,提高空域資源使用效率。香港特區政府會繼續支持大灣區鄰近機場優勢互補,並按各自的獨特性共謀發展;同時進一步擴大大灣區境內外的航空網絡,積極發展多式聯運,加快通用航空發展,拓展跨境直升機服務,以及着力發揮香港作為航空人才培訓中心和航空融資和租賃中心對推動整個大灣區發展的獨特作用。

3、在去年815日舉行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全體會議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組長韓正在講話中表示,要積極吸引和對接全球創新資源,建設「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打造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由此,「廣深科創走廊」範圍延伸到了港澳。《綱要》提及,支持香港大力發展創新科技事業,推進「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建設。香港未來在這方面的具體工作包括:(一)全力發展落馬洲河套地區為港深創新及科技園;(二)藉着聯繫國內外頂尖企業、科研機構及高等院校,建立科研合作基地;(三)積極推進在香港科學園建設「醫療科技」和「人工智能及機械人」兩個創新平台;(四)透過「博士專才庫」及「科技專才培育計劃」等措施,培訓本地創科人才;(五)增加大學科研經費和為企業研發開支提供稅務優惠;(六)推出「科技人才入境計劃」,壯大香港科研人才庫;(七)成立「創科創投基金」,以配對形式投資本地創科初創企業;及(八)開放政府數據和推出一套支持創新的政府採購政策等。

4、在為優勢範疇開拓發展空間方面,《綱要》提出優化製造業布局,支持香港在優勢領域探索「再工業化」,發揮香港、澳門、廣州、深圳創新研發能力強、運營總部密集以及珠海、佛山、惠州、東莞、中山、江門、肇慶等地產業鏈齊全的優勢,加強大灣區產業對接,提高協作發展水平。香港在大灣區產業結構優化中,起到促進向外發展、加強對內融合的作用。未來香港既要發揮和利用自身的獨特優勢,在大灣區發展中擔當積極的角色,亦要將深化與珠三角城市的合作與促進本港產業升級、民生改善有機結合起來,借助「區域所有」來彌補「香港所缺」,依託粵港澳大灣區,為提升自身產業結構優化和推動社會持續發展開創新局面。

5、在推動青年創新創業方面,香港特區政府鼓勵香港青年參與大灣區發展,並着力為香港青年創新創業人才提供更多發展空間及機遇,目的是令大灣區成為世界一流的國際創新創業平台。香港特區政府將透過資助和與非政府機構合作,為在大灣區各市創業的香港青年提供創業補助、支援、輔導、引路及孵化服務;亦會與廣東省政府合作,成立「大灣區香港青年創新創業基地聯盟」,建立一站式資訊、宣傳及交流平台,支持香港青年創業者在大灣區發展。

6、在加強大灣區內城市互聯互通,推廣和吸引資金和人才落戶大灣區方面,香港有許多有利因素,包括擁有「一國兩制」獨特優勢,營商環境首屈一指,有深厚的國際聯繫,地理位置優越、通訊方便快捷、資訊自由、資金流通不受限制,以及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系。國際企業均選擇香港作為在亞洲建立業務或設立辦事處的地點,目前香港超過8,200家海外和內地公司,其中約有一半為地區總部或辦事處。香港積極吸引海外機構,多個政府組織為在港的海外公司提供服務及支援,這些都有利於香港加強大灣區內城市互聯互通,推廣和吸引資金和人才落戶大灣區。

四、解決大灣區「龍頭」之爭

過去每當提起粵港兩地合作,總會引來「龍頭之爭」。但是,龍頭不是由誰定的,也不是誰說自己是龍頭就可以成為龍頭的,而是由市場規律決定的,看這個地方的發展和成熟程度,像香港在金融服務領域就應該是龍頭,但是在大灣區也可以根據各個城市的特色,確定一個中心或多個中心,如廣州的製造業、深圳的創科產業,這些都是由市場決定。《綱要》首次提出中心城市和節點城市的提法,解決了大灣區「龍頭」之爭的問題。

《綱要》列明香港、澳門、廣州和深圳「四大中心城市」作為區域發展的核心引擎,「繼續發揮比較優勢做優做強」,增強對周邊區域發展的輻射帶動作用。《綱要》表述4個中心城市各有職能分工——

香港: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地位,強化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地位、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及風險管理中心功能,推動金融、商貿、物流、專業服務等向高端高增值方向發展,大力發展創新及科技事業,培育新興產業,建設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打造更具競爭力的國際大都會。

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促進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打造以中華文化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合作基地。

廣州:充分發揮國家中心城市和綜合性門戶城市引領作用,全面增強國際商貿中心、綜合交通樞紐功能,培育提升科技教育文化中心功能,着力建設國際大都市。

深圳:發揮作為經濟特區、全國性經濟中心城市和國家創新型城市的引領作用,加快建成現代化國際化城市,努力成為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創新創意之都。

中國目前有四大城市群,包括京津冀(北京天津河北)、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和成渝。京津冀的中心是北京、天津,長三角是上海,成渝是成都和重慶,只有粵港澳大灣區確定有4個中心城市。這恰恰說明粵港澳大灣區是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三個法域和關稅區,流通三種貨幣,制度方面差異大,決定了粵港澳大灣區面臨其他灣區所沒有的制度和體制機制難題,大灣區確定4個中心城市,就是在「一國兩制」下,把港澳市場經濟成熟、國際聯繫廣泛、專業服務發達、法治公認度高、科研力量比較強等優勢,與深圳和廣州製造業發達、科研實力雄厚和政府決策力、執行力強等優勢結合起來,發揮協同效應。

五、「被規劃論」是偽議題

《綱要》出台,香港反對派重彈「被規劃」的舊調,誣稱「大灣區發展是『賊船』」,「奪走特區施政自主性」,是將香港的「一國兩制」「連根拔起、蕩然無存」云云。

特首林鄭對所謂「被規劃論」作出反駁,她指出,《綱要》起草過程中,特區政府便積極參與草擬過程,《綱要》文本吸納不少特區政府的意見;《綱要》的制定過程中吸納了各界意見,她親自出席有關大灣區的論壇不下十次,包括金融論壇、科技論壇等,所以不同意香港「被規劃」的說法。

反對派所謂「香港被規劃」根本是一個偽議題。《綱要》的前言部份,已經開宗明義指出: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既是國家在新時代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的新嘗試,也是推動「一國兩制」事業發展的新實踐。大灣區是在「一國兩制」下通過創新區域合作模式、謀求互利共贏的重要舉措,「一國兩制」在大灣區發展中不但不會被「連根拔起、蕩然無存」,更會進一步深入發展、強化存在。

反對派「被規劃論」並非新鮮貨色。反對派在經濟上「逢融合必反」,從來沒有停過阻止香港與內地的經濟融合,凡是有關兩地融合的政策,反對派必定設法出來阻撓。「十二五」規劃首次對港澳地區發展設有獨立章節,反對派將香港納入「十二五」規劃一事,形容為「被規劃」,並由「被規劃」扯到香港「被吞併」,「一國兩制」「被廢除」云云。為此,反對派狙擊高鐵香港段致使工程一度拖延,成本從原來預算的395億元,大幅上升五成至669億元,香港納稅人損失慘重。反對派司法覆核狙擊港珠澳大橋工程,致令大橋工程一度停頓,大橋主體工程成本上升88億元,連同香港口岸及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填海工程,開支增加65億元,港珠澳大橋整體成本上升超過150億元。

反對派打着「反被規劃」、「反被吞併」的幌子,抹黑和狙擊港珠澳大橋、高鐵、新界東北發展、西九故宮、落馬洲深港科技園,以及粵港澳大灣區。現在又誣稱「大灣區發展是『賊船』」,「大灣區毒害整代人」,是企圖誤導、恐嚇港人、煽動港人對大灣區規劃的抗拒情緒,其實質就是不擇手段地阻撓香港向前發展。「被規劃論」是靠害香港的歪論,如果香港不抓住大灣區規劃機遇,其唯一後果不是「被規劃」,而是「被邊緣化」。港人必須拆穿「被規劃」謬論,支持大灣區規劃,把握發展機遇。

港英年代,香港缺乏民族、國家身份,在心理上是「借來的時間、借來的空間」,在地域上因處於中國內地的邊緣,故在冷戰格局中為香港取得發展契機。但現在及今後,香港須在一個正在崛起及已接軌世界的中國尋找新的發展空間,必須在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進程中把握更大的機遇,而且這也成為香港社會越來越廣泛的共識。

六、推動祖國統一大業第三站

《綱要》前言中「推動『一國兩制』」事業發展的新實踐」一語,是全份《綱要》的點睛之句。《綱要》的關鍵詞是「發展」,在一般人心目中是指向經濟發展。但經濟與政治從來分不開,甚至是一體兩面的表述,大灣區的經濟發展現實意義上亦是粵港澳、特別是香港的政治形勢發展的另一面。整份《綱要》,都貫串着一個大精神,港澳兩個特區與祖國腹地廣東省的無縫融合。不難預見,中央正構建一個新的「一國兩制」面貌:以前是「區隔式」的「一國兩制」,以後是「融合式」的「一國兩制」;以前是「各自為政」的「一國兩制」,以後是「協調合作」的「一國兩制」。《綱要》標舉的「一國兩制新實踐」並非虛語,而是實實在在的計劃。

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三個關稅區、四個核心城市,粵港澳大灣區的「一二三四」格局是它最大的特點和優勢,也是大灣區融合的難點所在。當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上升為國家戰略後,有利於協調好粵港澳三地內多中心城市的定位、分工和矛盾。「一國兩制」踐行21年,開始進入深水區,故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建設還有一個重要意義就是:成功構建「一國兩制」下區域協同發展的世界樣本。

在十九大確立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地位之後,「一國兩制」及其治理在國家發展全域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得到進一步突出與強化,隨之「一國兩制」的治理內涵得到擴展。就國家的整合和統一而言,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具有重要政治意義。近年來,香港少數人搞「港獨」運動,澳門儘管情況比較穩定,但從長期看也不能忽視。因此,大灣區建設不僅僅是要追求可持續的經濟發展,也追求加快粵港澳地區社會經濟整合,以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

如果說香港回歸是「一國兩制」由構想變現實的第一站,澳門回歸是第二站,那麼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成功,將是第三站。《綱要》提出統籌珠三角九市與粵東西北地方生產力布局,帶動周邊地區加快發展;以沿海鐵路、高等級公路和重要港口,實現粵港澳大灣區與海峽西岸城市群和北部灣城市群聯動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成功,可以帶動「海西經濟區」發展。

海峽西岸城市群又名「海西經濟區」,是以福州、泉州、廈門、溫州、汕頭5大中心城市為核心,包含福建省的福州、廈門、泉州、莆田、漳州、三明、南平、甯德、龍岩,浙江省的溫州、麗水、衢州,江西省的上饒、鷹潭、撫州、贛州,廣東省的汕頭、潮州、揭陽、梅州共計20個地級市所組成的國家級城市群。海峽西岸城市群隔台灣海峽與台灣省相望,既是開展對台合作,促進和平統一的基地,又可在合作中加快發展。粵港澳大灣區與海峽西岸城市群聯動發展,遵循先經濟後政治,先單向後雙向,先局部後整體,先易後難的路徑,進一步促進海峽兩岸經濟緊密聯繫,互利共贏,推進兩岸融合發展,從而推進祖國統一大業。

粵港澳大灣區與海峽西岸城市群聯動發展,推動兩岸資本、技術、資源、勞力互相補充,只要假以時日,兩岸社會經過「先經後政」,再透過政治協商,在「一個中國」原則下達成協議,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最後完成國家統一。因此,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成功,將是祖國統一大業第三站,進一步為台灣垂範。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