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聚焦

首頁 > 最新文章 > 國際聚焦

美國借機顛覆馬杜羅政權(2019.3)

發布日期:2019-03-27

☉文/胡后法

縱觀美國在委內瑞拉爆發危機以來採取的各種干預行為,不禁讓人想起多年前美國在多個國家發起的「顏色革命」。其實,特朗普至今對委所推行的正是「顏色革命」的升級版,其本質就是從內部支持本國反對力量進行不間斷的反抗,從外部實施孤立、制裁、政治妖魔化等高壓手段,對現政府進行「內外夾攻」,最後達到更迭政權、建立親美政權的終極目標。

歲末年初,國際局勢跌宕起伏,大國博弈日趨激化,地區矛盾日趨複雜,全球化進程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戰。在這令人目不暇接的世界變局中,委內瑞拉的局勢突變及美國對委政局的強力干預格外引人注目。有觀察人士認為,美國對委政策的強硬姿態,主要基於兩大戰略考慮:一是特朗普政府不允許在自己的拉美「後院」出現堅定的反美力量。因此,打壓和遏制馬杜羅政府體現了美國「純潔」後院的意志和決心。二是作為擁有最大石油儲量的國家,委內瑞拉在經濟上對美國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特別是在石油產量、出口和定價政策上,委過去特立獨行,不服從美國意志,使美國十分被動,而委此次爆發危機給美國提供了更迭委政權、扶植親美政府的良機。

政策失誤導致國衰民窮

委內瑞拉是拉美地區的重要國家,其石油儲量為世界之最。憑藉其豐厚的石油收入,委人均收入曾超過一萬美元,名列全球高收入國家行列。然而,自上世紀90年代末,左翼領導人查韋斯上臺,在「玻利瓦爾省和平民主革命」的口號下,在委內瑞拉推行激進的經濟社會改革,給委經濟社會長遠發展埋下了隱患。外交上,查韋斯奉行堅定的反美主義路線,引發了美國的長期打壓政策。

查韋斯上臺前,委內瑞拉主要經濟部門基本上被美國等西方國家所控制,政府官員都與外國資本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不少高官甚至被外國企業收買,政府機構中瀰漫着嚴重的腐敗現象,社會呈現兩極分化,貧富差距十分突出。這樣的經濟社會大環境為查韋斯推行「革命運動」提供了良好土壤,他上臺後實施的激進改革也受到了廣大民眾的支持和擁護。雖然美國扶植的反對派不斷挑戰查韋斯的執政地位,但他一次次粉碎了政變陰謀,成為拉美乃至世界著名的強勢領導人。

查韋斯是一個敢想敢幹的富有個性的政治家,當年他所推行的社會改革可謂大刀闊斧。他沒收了地主的土地,將其收歸國有,並強行要求銀行向分得土地的農民提供貸款。2007年,查韋斯又對由美國等西方國家控制的石油企業實行國有化,還將電力工業收歸國有。這些措施引起了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的強烈反對。

查韋斯一上臺,就成為美國的「肉中刺」,美國一直將推翻查韋斯政府作為其拉美政策的重要內容。但是,委內瑞拉的廣大中下層民眾是查韋斯社會改革的受惠者,他們是查韋斯路線的堅定支持者。因此,無論美國如何支持、鼓動委反對派發動政變,最終都未能得逞。

然而,查韋斯的改革並不是以科學、嚴謹的制度建設為基礎,而主要靠一批追隨者的滿腔熱情,致使許多改革措施並未帶來長遠的積極效應。如石油工業收歸國有後,由於沒有建立相應的管理體系,以及缺乏專業管理人才,經濟效益不斷下降,官僚主義盛行,改革目標無法實現。令查韋斯未曾料到的是大量專業和技術人才及有錢人在改革後紛紛出走,對委經濟發展造成了巨大損失。自此,私營經濟日益萎縮,外國企業更是失去投資興趣。

上帝賜予委內瑞拉豐富的石油資源,但有利必有弊,豐富的石油資源也造成了突出的經濟結構單一問題。長期以來,委內瑞拉嚴重依賴石油出口,國際原油價格的升與降直接影響委內瑞拉民眾的「錢袋子」。查韋斯還算幸運,在他執政時期,國際油價總體上處於高位,為他推行惠及窮人的高福利政策創造了條件。免費醫療、免費就學、免費住房,甚至免費汽油,一時成為查韋斯革命烏托邦最刮目相看的「賣點」。

但是,烏托邦最終還是烏托邦,委內瑞拉的好景不長。違反經濟規律的高福利政策是不可能持久的。單一的經濟結構和對石油出口的嚴重依賴使委內瑞拉無法經受世界經濟的「大風大浪」。查韋斯逝世的2013年,國際油價維持在每桶100美元上下,當時委人均GDP收入達到了最高峰的14500多美元。此後,國際油價持續下挫,並在低位徘徊,這使委經濟遭受嚴重衝擊,經濟陷入衰退,生產大幅下降,財政赤字迅速上升,通貨膨脹不斷惡化。去年,委內瑞拉的通脹率突破了1萬倍,經濟總量下降超過了50%。近年來,委內瑞拉國內矛盾日益激化,美國支持的反對派與政府嚴重對立。面對經濟凋敝、民不聊生的局面,政府束手無策,進而加劇了反對派與政府的抗衡。

美推行「顏色革命」升級版

委內瑞拉是目前拉美地區除古巴以外主要的反美力量,而拔掉這顆「反美釘子」是美國長期以來的戰略目標。眾所週知,美國一直視拉美為自己的「後院」。歷史上,美國的「門羅主義」就是將拉美視為自己的勢力範圍,反對歐洲國家涉足拉美事務。委內瑞拉自查韋斯1999年上臺以來一直以反美為外交基石,而美國則早有端掉這個「反美堡壘」想法。由於種種原因,美國的計劃一直未能如願以償。不僅如此,接任查韋斯的馬杜羅不僅沒有改變反美立場,反而變本加厲地繼續高舉反美大旗。此次委內瑞拉出現內亂,對美國而言,無疑是清除馬杜羅政府的最佳機會。因此,美國此次一定會想方設法將「後院清理乾淨」。

歷史上,美國與委內瑞拉關係密切,尤其是在石油領域,兩國有着相當的互補性。作為世界最大產油國之一,委內瑞拉是石油輸國組織的重要成員,在世界石油問題上擁有很大話語權。委內瑞拉豐富的石油資源一直深深吸引着美國人的眼球。雖然美國能源十分豐富,但重油卻是美國依賴進口的重要油品,而美國正是委內瑞拉重油的主要出口市場。可見,委內瑞拉的石油對美國經濟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此外,石油不僅具有戰略物資的屬性,而且石油貿易與美元未來地位休戚相關。二戰以來,美元作為國際結算貨幣正是主要通過石油貿易而實現的。因此,在委內瑞拉這樣的重要產油國扶植一個親美政府,對鞏固美元地位有着非同一般的意義。

為了將反美的馬杜羅政府趕下臺,美國目前主要採取「拉一派打一派」的對策,一方面通過各種手段強力打壓馬杜羅,另一方面全力扶植反對派領袖瓜伊多。自20185月馬杜羅再次當選總統以來,美國一直未予承認,並開始對委實施經濟、金融和貿易等不同領域的制裁,將委推入新的更加嚴重的經濟、社會與政治危機。自委內瑞拉危機爆發以來,美國的調門起來越高,對委內部事務的干預更加肆無忌憚,兩國矛盾更趨白熱化。進入今年1月下旬,美委關係開始破裂。委宣布斷絕與美國的外交關係,但美國拒絕從委撤離外交人員,並宣布承認馬杜羅的頭號反對派頭目瓜伊多為新總統。

來自美國官方和半官方的聲音甚至不排除美國軍事干預委內瑞拉的可能,美國媒體也透露了美國對委出兵的考慮。美軍南方司令部司令克雷格·法勒在參議院的一次聽證會上也說:「我們準備好了在必要時保護美國人員和外交設施。」這位上將級的高級軍官雖然沒有直接說出「出兵」兩字,但明眼人一聽就明白。法勒作為軍方重要代表,明確表達做好了保護在委美國人員的準備,自然指的是動用軍事力量。

作為世界頭號超級大國,美國具有在全球揮舞大棒的實力地位。基於這一實力,美國長期以來將軍事干預作為其實現全球利益的重要手段。據有關數據顯示,自二戰以來,美國曾對30多個國家實施過轟炸,推翻過50多個外國政府。

但是,在當前美國內部矛盾激化,特朗普總統行動能力受限的情況下,美國不大可能輕率對委出兵,也不會將出兵作為首選的干預手段。二戰以來,美國對外用兵雖然很頻繁,但總體上看是弊大於利,無論是冷戰期間的對朝、對越戰爭,還是冷戰後對伊拉克、阿富汗的反恐戰爭,最終都以損失慘重而告終。

商人出身的特朗普,雖然在政治上屬於「魯莽之徒」,但對採取軍事行動,會比他的前任們更加注意「投入產出比」的盤算。在處理委內瑞拉的問題上,他會首先考慮「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戰略。只要通過外交打壓、經濟制裁、政治圍攻、武力恐嚇等手段能實現推翻馬杜羅政府或最終迫使馬杜羅徹底屈服的目標,特朗普是不會輕易對委內瑞拉直接出兵的。即使萬不得已實施軍事打壓,其規模一定是有限的,持續時間是短促的,理由極可能是「保護在委美國人安全、幫助委穩定局勢、防止人道災難、阻止暴力衝突」等等。不管以什麼理由動武,目的都是為了減少「干預成本」,以最少的「付出」取得最大的「收益」。

美國對委政策的終極目標就是推翻反美政府,扶植能服從美國意志的親美領導人並建立親美政府,從而控制委內瑞拉的經濟,特別是在石油政策上能保證美國的戰略意圖得到實現。在委爆發危機後,美很快就宣布承認反對派領袖瓜伊多,美國的上述戰略意圖已暴露無遺。

縱觀美國在委內瑞拉爆發危機以來採取的各種干預行為,不禁讓人想起多年前美國在多個國家發起的「顏色革命」。其實,特朗普至今對委所推行的正是「顏色革命」的升級版,其本質就是從內部支持本國反對力量進行不間斷的反抗,從外部實施孤立、制裁、政治妖魔化等高壓手段,對現政府進行「內外夾攻」,最後達到更迭政權、建立親美政權的終極目標。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