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聚焦

首頁 > 最新文章 > 國際聚焦

從駐韓美軍去留看朝鮮半島無核化(2019.3)

發布日期:2019-03-27

☉文/劉瀾昌

實際上,美國戰略家們最擔心朝核多米諾骨牌是這樣:朝鮮半島無核化了,和平機制實現了,美軍就沒有理由留下。接着,日本也會要求美軍離開。駐韓美軍司令的表態說明,和平協議簽訂之前美軍留韓,但同時也帶出之後美軍的去留問題。美國的全球戰略利益才是半島無核化的關鍵。

朝美領袖二次峰會在越南河內舉行,使到朝鮮半島無核化又向前邁進了一步,但是這還不是朝美就半島無核化問題的終極會談,更未為問題的解決畫上句號。在會談前,特朗普已經放出風聲稱,「預期峰會後再次同金正恩會面」。這就說明,二次峰會只是一個過程,特朗普不按常理未等到雙方有終極的行動協議及方案就急着和金正恩再會面,既說明他在內外交困的政局及迫切為連任造勢之下急需有成績「化妝」,也說明半島無核化前行的道路艱難依然充滿不確定性。

事實上,就在金特二次會前,駐韓美軍的問題又再次冒頭。212日,韓美聯軍司令部司令、駐韓美軍司令羅伯特.艾伯拉姆斯出席美國參議院軍委會聽證會被問及「若朝核威脅消除或削弱後常規軍事威脅仍不減,美軍是否有必要繼續駐紮韓國」時表示,美軍需在各方簽訂和平協定前繼續駐紮韓國,這也有助於防止朝鮮妄動維護東北亞穩定。有議員問及駐韓美軍重要性時,艾伯拉姆斯回答,除對朝鮮形成充分威懾外,美軍還為韓日及該地區其他夥伴發揮阻擋中國影響力擴張的防護牆作用。他還補充說,據悉,朝鮮並未要求美軍捲鋪蓋換取無核化,韓國總統文在寅也在1月新年記者會上表示,朝鮮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承認無核化、終戰宣言與駐韓美軍地位無關。

暴露出特朗普「見步行步」的短期心態

對於美韓一直在春夏兩季各舉行的大型聯合軍演,他表示,已取消了部份聯合軍演,小規模聯演在他11月接任韓美聯軍司令後仍繼續開展,今年也有春演計劃。他還在提交軍委會的書面材料中指出,韓美聯演無疑是必要的,但為了給戰略性外交以支持和空間,要在文武之間繼續維持平衡,美軍正從規模、範圍、數量、時間4個方面對軍演的計劃和實施予以調整。他最後警告稱,朝美談判帶來變局,但並不意味着朝鮮的軍事態勢出現實質性變化。他指出,朝軍仍然強大且危險,朝鮮的常規軍力和非對稱作戰力量幾乎沒有變化。

筆者認為,美國駐韓最高指揮官的這番話,即已顯示朝核問題已經和美軍駐韓甚至駐日駐亞洲掛上了鉤;而越往深入處談,越涉及美國在亞洲以至全球的重大戰略利益;也越暴露在處理朝核問題中的特朗普個人利益與美國戰略利益的矛盾,越顯示朝核問題終極解決的難點其實不在朝方而在於美方。在上世紀90年代朝美曾達成棄核的框架協議,那時朝鮮還沒有核武也沒有核試,但是協議被美方以藉口撕毀。如今,特朗普也暴露出「見步行步」的短期心態。

特朗普稱獲安倍提名諾獎

在二次特金會前,特朗普在215日的記者會上透露,自己已獲得來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諾貝爾和平獎提名推薦。不過,媒體透露,是他私底下要求安倍晉三提名他的。與此同時,韓國總統文在寅也隨即公開表示,特朗普「有充分的資格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去年4月,韓國總統文在寅曾表示,只要朝韓實現和平,特朗普應該得諾貝爾獎。這次看到安倍「先人一步」向諾獎提名之後,韓國總統府青瓦台18日再度表示,文在寅認為特朗普有充分的資格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不會直接向評審委員會提名。

很明顯,從長遠看,特朗普是很想要這個諾貝爾和平獎,這既可與民主黨人的總統奧巴馬比肩,奠定個人的歷史地位;而在眼前看,這個獎對他爭取連任無疑是助力無窮。明眼人都知道,特朗普能不能拿到這個獎,最為關鍵的還是朝鮮半島無核化的進展。之前,他敢於突破美國前任多屆總統的「陳規」,與「邪惡之國」的領袖金正恩破冰會談,重新打開了解決朝核問題的大門,獲得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國家以至世界多數國家的肯定。但是,隨後也出現波折,有停滯不前的趨勢。事實上,新加坡「特金會」只是定出了「朝鮮致力邁向無核化,換取美國安全保證」的大方向,還沒有具體細緻的路線圖和時間表,甚至還不如上世紀90年代美朝定下的「框架協議」具體。

朝鮮半島無核化走下去還有很多難題

在越南「特金會」之前,特朗普雖然表示與金正恩再會面會帶來很多成果,朝鮮已停止試射火箭和核試,但是明確說道,「暫時沒有迫切的時間表,要朝鮮馬上實現無核化。華府會維持對朝鮮的制裁」。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前發表第二份國情諮文時表示,朝鮮過去15個月未有發射導彈,他與北韓領袖金正恩的關係良好,兩國之間「仍有很多工作要做」。

筆者觀察,從特朗普的多次表態可以看出,朝鮮半島無核化繼續走下去還有很多難題擺在前面,而且問題不在朝鮮一方而是在於美國一方,也就是說,不是朝鮮是否願意真正徹底放棄核武計劃,而是朝鮮真的棄核之後是否美國的戰略利益所失大於所得的問題。特朗普在這個抉擇之前,玩了個小聰明,他先不要終極結論而是先要過程,這個過程既可助他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更可以助他再任一屆美國總統,尤其是在他面對國內相當大的反對聲浪及民主黨的窮追猛打的被動形勢下。從這個意義講,二次特金會其實是特朗普的連任競選工程。

美軍駐亞洲涉其全球戰略利益

那麼,為何說美軍駐亞洲問題涉及美國的重大戰略利益呢?特朗普不久前逼韓國增加了五億美元駐韓美軍的分攤軍費,表面上看,美軍外駐增加了負擔,但是,這是其全球戰略利益的支柱。試想,美軍從韓國撤出,從日本撤出,從亞洲撤出,還怎樣實行遏制中國和俄羅斯的戰略?還怎樣維護圍困中國的「島鏈」?還怎樣「協防」台灣?還怎樣到南海「自由航行」?

實際上,美國戰略家們最擔心朝核多米諾骨牌是這樣:朝鮮半島無核化了,和平機制實現了,美軍就沒有理由留下。接着,日本也會要求美軍離開。雖然安倍和文在寅都願給特朗普和平獎,但是韓國人和日本人始終認為美軍留駐,他們的國家就不是正常國家。駐韓美軍司令的表態說,和平協議簽訂之前美軍留韓,但同時也帶出之後美軍的去留問題。筆者相信,美國的全球戰略利益才是半島無核化的關鍵。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