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聚焦

首頁 > 最新文章 > 國際聚焦

特朗普單邊主義殃及世界銀行(2019.3)

發布日期:2019-03-28

美國對外政策大調整的趨勢看,無論是金墉的個人情懷,還是他所代表的「世行理念」,都將與華盛頓的「政治色譜」產生越來越大的差別。金墉的突然辭職,儘管有些無奈,但卻是明智的選擇,它折射出特朗普單邊主義的陰影。

☉文/胡后法

當人們剛剛邁入2019年的大門,在歡度新年的喜氣還沒完全消退的元月7日,世界銀行行長金墉宣布於21日辭去行長職務。這一消息讓國際社會頗感突然,因為金墉自擔任世行行長以來,一直堅持世行宗旨,為推動世界經濟均衡發展、促進國際投資與減貧等做了大量工作,付出了積極努力,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認可。

世界銀行是二戰後由美國主導建立的重要國際經濟機構,對二戰以來的世界經濟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是當今國際經濟秩序的重要組成部份。這樣一個重要國際經濟機構的首腦突如其來地宣布辭職,自然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美國始終主導世界銀行

世界銀行,也稱國際復興開發銀行,是美國一手主導成立的國際金融機構。面對即將結束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就開始考慮戰後國際經濟秩序的設計。19447月,在美國布雷頓森林舉行的聯合國貨幣金融會議通過了《國際復興開發銀行協議》,19451227日,28個國家的政府代表簽署了該協議,1946625日,世界銀行正式開始營業。自1947115日起,世界銀行成為聯合國的專門機構。

世界銀行成立的初衷是致力於戰後各國的經濟重建,即向成員國政府或由政府擔保的私營企業提供用於生產性投資的長期貸款和廣泛的技術援助與合作,其宗旨是促進成員國的經濟發展和國際貿易與收支的平衡增長。世行的資金主要來源於成員國認繳的股金份額,以及向國際金融市場發行債券和銀行營業收入等。作為二戰最大受害者之一,法國是第一個從世界銀行得到貸款的國家。目前,世行有180多個成員國。美國一直是世行的最大股東,因而擁有最大的投票權。據此,美國可以否決世行的任何決議。長期以來,世行行長的職位都由美國人出任。

初創階段,世行的重點任務是為西歐各國及日本的經濟重建提供資金支援,其貸款重心是基礎設施項目,如高速公路、機場、港口、電廠等。隨着西歐和日本等國重建任務的完成,世行的重點開始轉向為發展中國家提供援助。其間,東歐和前蘇聯也成為世行貸款的受惠國。

作為由美國主導的金融機構,世行長期以來一直服務於美國及發達國家的利益,成為美國影響國際經濟秩序的重要工具。通過制定相應的貸款政策,以及給有關貸款提出相應的附加條件,美國可以主導受惠國家的資金用途、投資方向以及制度設置等。

在對一些國家提供資金援助時,世行往往附加不少苛刻條件,如必須改革本國的管理體制、實施私有化改造等等。而這些附加條件不一定完全符合有關國家的國情,致使貸款項目不僅沒能促進所在國家的經濟發展,反而擾亂了經濟秩序、破壞了社會穩定,因而世行也經常受到一些左派政客和精英人士的批評。

然而,縱觀世行的功過是非,不應抹殺其對世界經濟所發揮的積極作用。雖然美國具有借助世行控制有關國家經濟的意圖,但世行畢竟是國際機構,有着嚴格的決策規則,美國也不能完全違抗其他成員國的意志,壟斷世行的決策。何況,用世行的錢,做損害別國的事,也並不完全符合美國的利益。因此,作為戰後誕生的重要國際經濟機構,世界銀行的積極作用是有目共睹的。

具有人文情懷的行長

金墉1959年出生於韓國,5歲時隨父母移居美國,其父親是一名牙醫,並曾在大學任教。金墉本人繼承父業,於1991年在哈佛大學獲得醫學博士學位,後任哈佛大學醫學院系主任,2009年又被任命為美國達特茅斯學院校長。201271日金墉成為世行第12任行長。2016927日,金墉經世行執行董事會一致同意,連任第二個任期。

「懸壺濟世」的家族歷史決定了金墉擁有深厚的「濟貧扶窮」情懷。他曾赴秘魯工作,發明了針對當地疾病的特效治療方法,他還曾擔任世界衛生組織愛滋病及愛滋病毒研究部門的主管,為非洲國家防治愛滋病作出了突出貢獻。他還是非盈利「衛生夥伴組織」的創始人之一。正是基於這些深厚的人文情懷,金墉作為對財經事務並不精通的醫學專家,卻被當年美國總統奧巴馬一眼看中,並被賦予了管理世界最重要的政府間金融機構的重任。

金墉上任後,忠實執行世行「發展經濟、消除貧困」的宗旨。他注重在實施發展援助的過程中,深入瞭解發展中國家的具體國情,總結過去援助的經驗與教訓,防止受援國陷入債務陷阱。金墉還推出了不少改革世行內部管理體制的舉措,雖然出於良好的動機與願望,但這些改革措施在世行內部卻引發了較大爭議,受到了不少批評。

金墉高度評價中國改革開放取得的巨大成就,認為中國的發展為其他發展中國家樹立了榜樣。他特別重視世行與中國的合作,認為加強與中國的合作對豐富世行的發展理念、在全球更好實施減貧和發展援助具有重要意義,因而他積極主張增加對中國的發展援助和資金合作。

金墉積極評價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認為這一倡議不僅將促進沿線國家的經濟振興,而且將有助於全球的經濟發展。他多次向中國領導人表示,世行願意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任何形式的支援。金墉尤其欽佩中國減貧事業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去年,他率團赴中國貴州考察,目睹了當地在農村電商、養老產業和大數據等領域的快速發展情況,表示深受鼓舞,認為貴州的發展模式是值得推廣和借鑒的成功範例。

特朗普對世行看不順眼

世界銀行雖然是一家始終由美國主導的國際金融機構,其行長也一直由美國指派人員擔任,但它畢竟由180多個成員國所組成,有時難免出現偏離美國意圖的情況。因此,美國對世行並不是始終滿意。特朗普上臺後,以「美國優先」作為衡量對外關係的最高準則,其奉行的單邊主義已明顯波及與世行的關係。近年來,在處理與世行有關的事務上,特朗普已多次暴露出對世行看不順眼的苗頭。觀察人士認為,金墉突然辭職雖然未說明動機,但與特朗普政府在理念上的意見分歧顯然是重要原因。

特朗普執政的最高理念就是一切以美國利益為重,凡與美國利益不一致的事情,特朗普要麼強迫有關國家或國際組織修改規則,使其符合美國的意圖,要麼乾脆分道揚鑣,走上「退群」的不歸路。世行的宗旨和任務是消除極端貧困,幫助第三世界國家解決流行性疾病、饑荒、難民等全球性問題,促進世界和平穩定與發展。而這些與特朗普「美國優先」的政治理念基本上都是背道而馳的,這就從根本上決定了特朗普政府不可能對世行產生「政治親近感」。

金墉上任後,緊扣世行「減貧與發展」這兩大核心目標,將工作重心轉向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這是順應世界潮流的正確抉擇。對此,特朗普政府並不完全認同。

2017年,為滿足日益增長的貸款需求,世行作出增資決定,但作為最大股東的美國為迫使世行改變對中國等發展中國家的貸款政策,明確表示拒絕增資。去年,美國又以大幅減少對中國的貸款作為給世行增資的附加條件。本來,世行的根本任務是為發展中國家「雪中送炭」,而特朗普希望看到的卻是一個能為美國「錦上添花」的世界銀行。這就從根本上決定了特朗普不大可能對目前的世行產生熱情。

在氣候問題上,特朗普也並不認同世行的政策。近年來,金墉積極支持各國為應對氣候變化而採取的減排行動,努力推動世行增加對綠色能源項目的融資,減少對煤電項目的投資,這與特朗普政府重振美國煤炭業的政策不相一致,因而引起美國芥蒂。

世行自成立以來,始終將促進世界貿易、推進貿易自由化作為重要目標。金墉更是主張世行應成為全球化的推動者、自由貿易的「發動機」。正如人們所看到的,特朗普是全球化的反對者,對自由貿易很不感冒,對保護主義情有獨鍾。

作為最大股東的美國政府在政治取向上的上述重大變化,無疑給世行行長的工作增添了極大難度和複雜性。對此,金墉自然心知肚明。他對美國政壇的風雲變幻還是具有相當的「政治嗅覺」。自特朗普上臺後,金墉曾主動與美新政府構建關係,特別是和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特朗普建立了密切合作,共同成立了旨在增強婦女權益的基金,世行為此出資了29億美元。

但是,從美國對外政策大調整的趨勢看,無論是金墉的個人情懷,還是他所代表的「世行理念」,都將與華盛頓的「政治色譜」產生越來越大的差別。

鑒於這種前景,與其在遭到大股東「逼宮」時走人,不如趁早主動體面離去,另謀他途。因此,金墉的突然辭職,儘管有些無奈,但卻是明智的選擇,它折射出特朗普單邊主義的陰影。

特朗普政府對金墉辭職絲毫沒有挽留之意,對其任期內所做的大量工作也沒有表達什麼肯定或感謝之意,這些似乎都在告訴人們,金墉辭職正是美國政府所希望的事情。可以預料,特朗普提名的新行長肯定是一位符合其政治理念、忠實代表美國利益的人。然而,人們也擔心,如果新行長將特朗普的「美國優先」理念強行帶入世行,將其變為美國處理與世行關係的主導準則,那將必然改變世行的發展方向,引發其他成員國的反對,進而削弱世行在推動世界經濟發展、促進世界和平方面的作用與地位。美國單邊主義可能殃及世界銀行,這雖然是國際社會不願意看到的,但卻有必要引起各國的警惕!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