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精英

首頁 > 最新文章 > 華裔精英

評荷里活愛情喜劇片《摘金奇緣》──專訪蕭永亮(2019.2)

發布日期:2019-03-28

蕭永亮教授稱,事實表明《摘金奇緣》是一部大獲成功的電影,在發掘亞裔生活素材方面帶了個好頭;告別了荷里活給觀眾留下的刻板印象;強調了愛情無比崇高偉大的跨文化主題:有緣何必恃真金。

☉文/莫利亞 鏡報紐約分社社長

☉圖/龔文謨 新華社簽約攝影師

由於東西方文化的鴻溝深壑,荷里活鮮有表現以亞裔生活為主的故事喜劇片。或許是亞裔在全球化的進程中表現得越來越不容忽視,同時進入荷里活的亞裔主創和主演也形成了強大的陣容。一部高調描寫亞裔上層富豪生活的主流電影《摘金奇緣》橫空出世,引起了許多觀影大國的群體轟動,成為一部填平跨族裔文化鴻溝而好評不斷的電影,也是一部多元性和包容性很強的打破全球化固有局限的充滿戲劇性的高品味愛情喜劇。同時,還是一部囊括活躍在全世界各地知名優秀亞裔演員同框獻藝的視覺盛宴。

《摘金奇緣》(Crazy Rich Asians),又譯為《瘋狂的亞裔富翁》,由朱浩偉執導,吳恬敏、亨利.戈爾丁、楊紫瓊、盧燕等亞裔演員主演。該片於 2018815日在美國上映,同年1128日在中國上映。這部電影上映後引起了諸多電影評論家的高度關注和熱議,同樣也進入本刊國際著名影評人蕭永亮教授的視野。我們不妨聽聽蕭教授如何解讀該片,他有哪些獨到的見解?

充滿亞裔幽默風趣故事

莫利亞:《摘金奇緣》是一部眾口齊讚的充滿亞裔幽默風趣故事的電影,這部影片怎樣表現幽默風趣的劇情?請蕭教授簡單介紹一下。

蕭永亮:《摘金奇緣》是由華納兄弟影片公司出品並發行的愛情喜劇電影,改編自美籍新加坡裔作家關·凱文的同名小說。該片以一個年輕女子的角度來展開故事,她白手起家,始終忠於自己,有智慧、勇氣、專一的情感。吳恬敏的優秀表現賦予影片真正的內涵,深入探討發人深省的「真愛是否能征服令人頭暈目眩的財富」這一現實問題。影片講述了新加坡最富有的家族繼承人楊力帶上美籍華裔女友朱麗秋,回新加坡參加婚禮後引發的一場鬧劇。

紐約土生土長的朱麗秋(吳恬敏飾)陪拍拖已久的男友楊力(亨利·戈爾丁飾)回到新加坡參加死黨婚禮。麗秋自幼隨母移民美國,在單親媽媽的艱辛撫育下成長為紐約大學才華橫溢的年輕教授,又因純真相愛與楊力深陷熱戀。男朋友看似平常的相約回新加坡之行,使朱麗秋既為首次到亞洲旅行感到興奮,同時亦因為要拜訪楊力的家人而緊張。她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得悉男友一直沒有透露的身世。

原來楊力不僅是新加坡首富的候選繼承人,也是城中矚目的「鑽石王老五」。在門當戶對傳統觀念包圍下,身為女友的麗秋腹背受敵,二人世界的純真愛情遭遇到巨大的挑戰,不單只受到名媛的妒忌,還要面對楊力母親(楊紫瓊飾)挑剔的阻攔。這一切都證明金錢雖然買不到愛情,卻足以令事情變得非常複雜。隨着劇情衝突迭起,經歷過一段段跌宕起伏催人淚下的場景變幻,女主角充分展現了自身充滿實力的智商和情商,與男朋友一道同四面八方的世俗鬥智鬥勇,終於使真愛戰勝了一切險阻,最後讓觀眾滿意地帶着喜劇大團圓的結局離場。

影片揉入高端旅遊、美食、建築、裝飾和時尚等各種元素,既充分展現了超級富豪高端品質的各種生活享樂方式,又在某種程度上刻意避開粗俗的炫耀性消費主義,使其既有豐富的奢華,但故事的核心是表現驕傲傳統、家族榮譽、純潔友誼,以及最重要的是偉大的「愛」。

西方媒體普遍認為,《摘金奇緣》是一部講少數族裔的政治正確作品,重新刷新了西方世界對亞裔的認知,在很大程度上幫助人們克服對亞裔的偏見。

帶動亞裔荷里活潮流大爆發

莫:您認為該影片可以稱為大獲成功嗎?有哪些成功的因素?

蕭:《摘金奇緣》在北美大規模上映後,一直雄霸票房排行榜榜首,獲得美國主流媒體電影評論壓倒性的好評。上映第一週就拿下了3500萬美元票房,這意味着3000萬製作成本已經回本。第二週又拿下了2500萬美元,連美國主流媒體都大呼「難以置信」。緊接着第三週還是排名第一,直到第四週有幾部新動作/驚悚片上映,才讓出第一的王座。連續三週蟬聯美國票房排行榜第一名,共計在北美本土票房高達1.109億美元。像這樣的票房成績,在荷里活的同一類型片裡,已經三年沒有出現過了。爛番茄98%IMDB評分超過7分。按片方的說法,這是有史以來美國本土出產的亞裔電影最成功的一部,它很有可能帶動一波亞裔荷里活潮流的大爆發。事實表明《摘金奇緣》是一部大獲成功的電影,在發掘亞裔生活素材方面帶了個好頭,有可能拉動後續作品的拓展,現在製片方已經在籌備製作續集。

該片取得如此傲人的成績,確實有其合情合理的要素。不僅故事內容有文化差異化的新鮮感;演員陣容也有足夠的號召力;宣傳發行又非常給力,並充分利用亞裔受眾團體力量。在電影發行宣傳方面,它的發行商華納兄弟可以說是下足了功夫,不但讓電影的上映規模在全北美達到3526家院線之高,更是早在四月份就開始在各大院線頻繁播放該片的預告片。在影片上映的第一週,該片的導演朱浩偉更是掀起包場觀影活動,以此來為影片上映博得頭彩,而在諸多包場之中,當屬年輕的華裔企業家Chen Bing聲勢最大,他直接包下了100家美國影院,只為給這部電影首週的票房添磚加瓦。

獲得顯著票房業績,當然不能不提亞裔族群Gold Open運動的支持。由矽谷創業者們發起,在科技圈率先開展了包場點映。此後,紐約,洛杉磯等地的小業主也都紛紛響應,前後有200多個團體參與了包場看片。Gold Open運動由YouTube前全球創始人發展主管Bing Chen和流媒體網站Twitch聯合創始人Kevin Lin發起,糾集亞裔意見領袖、公司高管等一系列機構與組織一起進行引導性社交媒體行銷,推動正面亞裔媒體形象。

作為亞裔電影,《摘金奇緣》告別了荷里活給觀眾留下的刻板印象,一改《臥虎藏龍》這樣的華人作品人物面目。以紐約大學華裔教授朱麗秋(Rachel)與交往滿一年的男友楊力(Nick)回新加坡參加婚禮見家人、被婆婆百般為難挑剔為主題,呈現出一幅亞洲頂級富豪娛樂生活畫卷。無論是戲內衝突還是最後表達的終極含義都值得細細品味。

在喜劇誇張和夢幻裡,《摘金奇緣》呈現出了一種真實感。這部電影在細節處捕捉到了在美國的亞裔第二代移民,尤其是女性無法言喻的困惑、不協調,和在兩種價值觀,華人父母的傳統價值觀和美國主流價值觀中游走磨合的經歷,強調了愛情無比崇高偉大的跨文化主題:有緣何必恃真金。

不同口音刻畫不同身份認同

莫:電影常常用象徵主義手法來表現內涵,語言風格無疑是重要元素。《摘金奇緣》針對一部純亞裔電影,通過不同口音來細心刻畫不同身份認同,這是否令導演煞費苦心?

蕭:導演在選景用人上確實花了許多心思。這部全亞裔的英文電影,階級感首先體現在口音上。代表老錢的超級富豪是一口的英國腔。這個家庭的老太太,在眾星拱月如太后一般出場之後,可是操着一口雍容的京腔——另一個帝國口音的餘暉。但是口音所流露的東西太豐富了,就像演員楊紫瓊以及她所飾演的楊夫人,幾乎完美掩蓋了的馬來西亞式英文口音;男主角純正的倫敦口音對應他的成長背景,女主角母親努力掩飾的新加坡口音。而作為本劇的真正背景,劇中集中出現Singlish的地方卻屈指可數:大部份是小富豪高家女主人在飯桌上的對話,基本是為了激發笑點。Singlish口音確實獨特,說句極為不合適的話,在正統英語口音的映襯下,因為太過平民而顯得局促,只能諧用。但客觀來看,因為極度的民族融合與文化碰撞,只有Singlish在異度空間進化出了自有的詞彙、語法、發音。緣於是草根方言,因此電影裡的超級富豪們率先拋棄了它。

楊夫人與丈夫相識於劍橋,在教育,智力,財富,口音上,都不遜於真正的英國上層——這差不多是上幾代英屬殖民地華人最高的追求與象徵。當然,比肩絕對不夠,超越才能產生權力的轉移。被私人酒店的服務員羞辱後,楊夫人一個電話,讓英國老爵士親自下樓宣布「新主的誕生」,並且明確了財富在地位崛起中的首要位置。電影的主旨再清楚不過了:無產者與有產者,乃至生產關係的操控者,隔着無數道鴻溝。在操控者的世界裡,老錢新貴的故事永遠在輪番上演,也同樣無論人種、品德。楊夫人所驕傲的「傳統」,也並不僅僅是華人傳統,而是老錢們守衛秩序時自然而然的姿態,愛情也必須讓位於門當戶對。

該片是能轟動整個電影產業的作品

莫:您如何評價《摘金奇緣》的里程碑意義?

蕭:原著作者關.凱文、導演朱浩偉拒絕了Netflix的合作邀請,儘管Netflix承諾將給予完全不受限制的創作自由、三部曲電影片約、還有向所有股東即時兌現的七位數字美元支票。目的就是讓影片能成為一部像《黑豹》一樣在大銀幕上上映,並能轟動整個電影產業的作品。

作為一部現象級的作品,首先體現在它非常應景的符合當下北美最火熱的族裔運動;作為一部全員卡司由亞裔演員出演的電影,上一部要追溯到25年前的《喜福會》。在經歷了25年洗禮後,主打亞裔的荷里活院線片也出現了質的變化。首先,電影的故事從關注第一代與第二代移民的問題上,轉移到了更加摩登的現代亞洲;其次,在電影的類型上,與25年前《喜福會》的文藝獨立做派比起來,如今這部電影的創作者把故事選定為更被大眾接受的愛情喜劇;而最重要的,就是亞裔電影的影響力有了明顯的飛躍。如果說25年前的《喜福會》只是贏得了口碑上的讚譽,那今天的《摘金奇緣》不但口碑和票房雙豐收,還在荷里活的世界裡為亞裔電影打出了一片天。不但《摘金奇緣》的續集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連《喜福會》的續集也已提上了日程。

多年來,荷里活的電影演員以及影視公司管理層的構成不夠有包容性,荷里活的電影公司們飽受負面指責。儘管如《黑豹》(Black Panther)和《逃出絕命鎮》(Get Out)等等以黑人為主體的電影,已經證明,反映非白人生活的電影,照樣可以在商業上取得成功,但遺憾的是,過去的十年間,荷里活並未在多元化上有實質的變化。《摘金奇緣》或許是個改變風向的契機。

2016年,當《摘金奇緣》的主創人員尋找投資方時,正值「奧斯卡太白」活動進行得如火如荼。電影大公司們開始搜尋不以白人故事為主體的電影項目,恰好遇到《摘金奇緣》送上門來。流媒體巨頭Netflix公司馬上開出了誘人的合同,但主創團隊最終選擇了華納兄弟影業拋出的橄欖枝。隸屬於美國AT&T的華納兄弟影業投資該片,也有賭一把的成分,因為荷里活的幾大電影公司早就嫌棄了走愛情喜劇路線的影片類型,而專注於系列大片。對於成本僅為3000萬美元的《摘金奇緣》,華納以對待發行大片的心情,大張旗鼓地行銷造勢,不遺餘力地宣傳推廣,足以見其對這部片子寄予的厚望。同時,華納及影片的主創團隊不忘強調,這不是專為亞洲市場開發的電影,而是為全球市場打造的作品。故事裡的愛情和家庭主題,普世通用。主創人員在劇本未成型之前,特意飛到新加坡和香港,試圖尋找和感受第一手的文化經歷。影片最終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拍攝完成。值得一提的是,在影片選角之初,遇到了一個不小的挑戰。能講一口流利英文的優秀亞裔演員在荷里活仍屬稀缺資源。導演動用了在溫哥華、北京、新加坡、香港的選角人員,大面積搜尋合適的演員人選。扮演男主角的亨利.戈爾丁,本是一位原沒有演員經驗的電視主持人,被馬來西亞辦公區的會計人員一眼相中,成就了影片裡的城中富豪。如果觀眾願意為影片買單,無疑是向荷里活發出一個信號,那就是,在國際主流電影中的亞裔故事和亞洲面孔,是有市場的。在傳統院線看似無力回天的當下,這種新的變化或許是一個答案。

希望下一部以亞裔為主體的荷里活電影,不用再等25年。

一場文化運動和傳播競技的縮寫

莫:《摘金奇緣》有什麼令人深刻感觸的獨具特色?該片是否可能帶來一些負面聲音?

蕭:看到母國的文化在美國的大螢幕上備受推崇,看到不限種族地域的觀眾一起爆笑、唏噓、鼓掌,就不難理解,這的確就是一場文化運動,一場傳播競技的縮寫。

影片中顯而易見的東方元素比比皆是,比如楊紫瓊飾演的母親在劇中是用廣東話和兒子交流,超大排場的婚禮保留了大紅雙喜字的中國傳統,流行全球華人社區的麻將牌,全家男女老少一起包餃子等。而更讓人買帳的是東方元素背後,體現出亞洲文化和面貌一新的生活方式。

電影的表演、舞美、服裝、鏡頭的運用也都非常考究,讓亞洲人特別是中國觀眾有共鳴的是,劇中運用了許多中國人耳熟能詳的華語金曲作為影片插曲,比如多首鄧麗君的歌曲《何日君再來》、《夜來香》等。

《摘金奇緣》的內核,應該說還是美國人熟悉的故事和文化傳統,而不是東方式的敘述和原型。故事主線不太新鮮,喜劇元素的運用也較為刻板,場景套路每每似曾相識。朱麗秋代表的是灰姑娘,穿着水晶鞋;楊力是青蛙王子的變形,表面上是紐約的窮小子,其實是含着金鑰匙的王子;別墅、游泳池、誇富宴和派對狂歡的象徵意象是來自《了不起的蓋茨比》和《華爾街之狼》;就連開頭麗秋在課堂上講德州撲克和博弈論的關係的梗,靈感也來自《決勝21點》。應該說沒有一部作品能做到十全十美,八面玲瓏。影片的勝出靠的是機緣、人緣,天人合一方稱完美。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