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萍踪

首頁 > 最新文章 > 海角萍踪

歐洲文化三大靈泉:希臘神話、荷馬史詩和《聖經》(2022.7)

發布日期:2022-08-10

◎沈大力 法國

希臘是歐洲文化的熔爐。希臘神話的「神譜」,敘述宙斯推翻其父科洛諾斯的統治,與他的兩個兄長三分天下,自己在奧林匹亞山稱雄,建立了神界的新秩序。巨人泰坦奮起反抗宙斯天庭,激戰十年,結果敗北,被囚於阿鼻地獄。泰坦族的普羅米修士為人類盜取火種受罰,被釘在高加索的懸岩上活受罪,由此展開一系列啟迪後人的動人故事。英雄赫拉克萊斯在利比亞荒漠掐死了地母該亞的兒子安泰,還前去解救了被囚的普羅米修士。希臘神話裡,眾神紛爭不已,最激烈的是「不和的金蘋果」,由不和女神厄里斯引起。她扔出了一個金蘋果,上刻「贈給最美麗的女神」,引起天后赫拉、戰神雅典娜與美神阿弗洛蒂德三位女神爭執。選美裁判特洛伊王子帕里斯私受賄賂,將金蘋果判給阿弗洛蒂德。美神幫助他把希臘美女海倫拐到特洛伊,引起希臘各城邦公憤,發動了史稱的「特洛伊戰爭」。

希臘是歐洲文化的熔爐

希臘聯軍從愛琴海起航,馳圍特洛伊城。聯軍中的阿喀琉斯原系阿爾戈英雄,因統帥阿伽門農王搶奪了他心愛的女奴布里塞伊斯,雙方反目成仇。阿喀琉斯退回軍帳,拒不出征。他的表兄弟派特洛克羅斯穿戴阿喀琉斯的盔甲,攻至特洛伊城下,不料被特洛伊城主將赫克托擊殺。為替死者復仇,阿喀琉斯披掛上陣,殺死了赫克托。最終希臘人採用木馬計破城,取得了特洛伊戰爭的勝利。接下來,在特洛伊戰爭中立下汗馬功勞的奧德修斯經過諸多磨難,尤其是避開姿容甚麗的仙女卡呂普索死纏和美人魚的妖歌,最終回到故鄉伊塔刻,用箭一一射死了騷擾他家庭的食客「一百單八將」,和妻子帕涅羅珀及兒子忒勒戈諾斯團圓。

荷馬史詩《伊利亞特》和《奧德賽》同希臘神話一脈相承。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都肯定這部古代先賢文學經典的作者是荷馬。可是,對荷馬這個名字,歷來存在激烈爭論。故歐洲學者,比如17世紀的神學戲劇家奧比涅雅克提出了斯芬克斯之謎似的「荷馬問題」。首先,演唱奧德修紀的行吟詩人是否真實存在過?「荷馬」(Homère)的含義是什麼?是否為一個產生於紀元前八世紀的行吟詩人群落的總稱,即荷馬史詩是一部多人纂輯之作?抑或,如果史詩有一位主要作者,他是否就是奧德修紀中的盲歌手得摩多科斯(Démodocos)?另外,荷馬為盲人的傳說是否屬於修辭格比喻?言下之意,此翁有特異功能,可辨天地間異象,有賦詩說偈,吐囑超人預見的本領,從而馨香於天下。據說,他因為將海倫描寫成引起特洛伊戰爭的「禍水」,而遭那位希臘美女弄瞎雙眼,死後埋在其母的故土奧斯島上。那邊,倒確有他的墳墓。

荷馬的作品是詩歌而非哲學

希臘史詩成了整個歐洲文化的淵源。文論家達尼爾·孟德爾松歸結:「荷馬史詩是穿越時空的遊歷」。幾千年來,歐洲的文化藝術都是從中汲取創作靈感。「荷馬熱」為何如此久長,經得起時蝕,沒有隨古希臘文和拉丁文在教學上的消退而泯滅?赫茲·威斯曼在他寫的《荷馬傳》裡指出:荷馬的作品是詩歌而非哲學。詩歌本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永無止境的源泉。荷馬的詩文如奇跡一般,數千年前描繪的神和人的情感依然具有強烈的吸引力,引起今人共鳴。

歐洲研究荷馬史詩,解析「荷馬問題」的著名學者德拉貢伯不贊成當今學術界的宏論,厭棄一味將古代哲學捧為「指南」,斷定智慧教科書的要義在荷馬史詩裡沒有地位。依他看來,荷馬只是一個口頭文學的纂輯者,描繪一個邪惡、詭詐、偽善的世界。他着重指出:「阿喀琉斯不愧為一個卓絕的崇高英雄,完成偉業後,英年早逝。他雖然兇惡,但極富感情,在斯庫洛斯王呂克莫得斯的宮廷愛上仙姿窈窕的公主得伊達彌亞,致使伊懷孕生子。無論如何,他還是值得人們傾慕的。至於奧德修斯,恰恰相反,他生性多疑狡黠,善用計謀欺騙世人。荷馬史詩屬於戰爭範圍,不論是在特洛伊戰爭中,還是在鼠與蛙搏鬥的池塘畔,都是互相廝殺,殘忍之極」。所謂希臘人「死得其所」,乃不辜此情景,只不過是殺人如麻而已。儘管如此,荷馬史詩採花摭實,妙在它處,不乏其魔幻,不愧為一部神奇之作。

法國阿爾班·蜜雪兒出版社人文科學部主任海倫·蒙薩克雷現今提議出版荷馬作品全集,即除大部頭的荷馬史詩外,還要收集翻譯荷馬的其他著作,其中有遭塵封數千年在荷馬名下的頌辭、歌舞、詩話,特別是已發現的特洛伊史詩殘片。該項目籌畫數年,動員歷史、哲學、語法、人類學以及戲劇藝術等領域的專業人才,共計有12位專家投入。

荷馬史詩全長27000行,其中《伊利亞特》長15000行。古希臘的行吟詩人得用數天時間才能唱完整部詩文。這部史詩流淌在歐洲文學的血脈裡,依然活躍在當今生活中。法語裡諸多語彙,比如,人們常用的「潘朵拉盒」、「不和的金蘋果」、「木馬計」、「阿喀琉斯的腳踝」。「卡珊德拉預言」、「美人魚的歌聲」、「阿里阿德湼線團」、「俄狄甫斯情結」等等,都出於荷馬史詩故事,靈語爽目如新。

在歐洲人的生活中,尤其是文化領域裡,與荷馬史詩處於同等地位的是《聖經》。「舊約」和「新約」記載,幾乎無處不在,反映歐洲人的血脈,特別在詞源中,人們引用「洪水」、「原罪」、「救贖」、「骷髏地」、「伊甸園」、「以眼還眼,以牙還牙」、「與參孫一般強」、「你上哪兒去?」(Quo vadis ?)等語彙表達意念。不懂《聖經》,就不可能弄清楚說話人所表達的思想。意大利學者瑪麗·安潔納米奧蒂表示,《聖經》蘊含豐富,其中所有洞天頑仙都表達着人類的感情,愛情與死亡、善與惡的秘密。在現代西方世界一定的非基督教趨向和精神世俗化的今天,宗教似乎已失去社會生活的核心地位,可是《聖經》的豐富含義已成為西方審美心理定勢,給人以滋養,依然異質和多樣。雖時移世易,依然亙古如斯。

東方人與西方交流,必須從不同文明的角度探討,才能避免誤讀。荷馬史詩是必讀經典,至於《聖經》,作為以宗教文學題材寫成的基督教經典,於虔誠的教徒而言,字字為真理。而無神論者更重視其豐富的文學性。大學者埃里德洛卡並不信天主,但他每日翻閱《聖經》至少一小時,從中提煉出精神要旨。可以說,《聖經》跟希臘神話、荷馬史詩三股脈衝匯合,不啻一泓精神泉眼。歐洲,乃至全球的文苑智者迄今從中汲取創作靈感,竟成幽約。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