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首頁 > 最新文章 > 社評

香港的政治生態有可能重新洗牌 (2019年7月號)

發布日期:2019-06-25




香港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 本屬法制範圍的事情,卻上升到高度敏感的政治事件,引起震驚世界的軒然大波。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6月9日,反對派發起「反修例」大遊行,數十萬人上街;6月12日,反對派發起「佔鐘」行動,包圍立法會,導致立法會議員大會二讀《逃犯條例》無法舉行,還引發了非常激烈的衝突和騷亂;6月16日,反對派再度發起「撤銷修例」大遊行, 上街人數創下了「史上最多」。
在「滔滔民意」之下,6月15日,香港特區政府召開記者會,宣布暫緩修例;6月16日傍晚,特首林鄭月娥發表聲明:「由於政府工作上的不足,令香港社會出現很大的矛盾和紛爭,令很多市民感到失望和痛心。行政長官為此向市民致歉,並承諾以最大的誠意、最卑謙的態度接受批評。」
人們不禁要問,政府修例錯了嗎?回答是否定的。修例填補了香港的法制漏洞,香港不能成為犯罪分子逍遙法外的天堂,這是毫無疑問的。要說有錯的話,就是時機不對。當然,政府在具體工作方面處理不當,手法粗糙,魯莽冒進,也是原因之一。正所謂,一着不慎,滿盤落索。
那麼,是反對派有巨大的能量和巨大的號召力嗎?也不是。自從立法會「宣誓風波」,劉小麗等幾名議員失去資格,反對派便元氣大傷,在議員補選中節節敗退,及至戴耀庭、陳建民等9人「佔中案」被法庭宣布罪成入獄之後,反對派在香港市民心中就更沒什麼分量了。
客觀而論,此次反修例能夠出現如此軒然大波,原因是多方面的。
當下, 中美關係「修昔底德陷阱」已經全面公開,美國多方面發力遏止中國的崛起。貿易戰是美國對中國發動的第一波攻擊,緊接着,又以科技戰發動第二波攻擊,下一波金融戰正在醞釀。陳方安生、李柱銘一批人赴美告洋狀,與反華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眾議員麥高文、參議員魯比奧沆瀣一氣, 動員西方諸國,以發表聲明等方式,在國際社會營造「反修例」氣氛,發起聲勢浩大的地緣政治戰。此其一也。
內地近年以法治國,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但過往的歷次政治運動,製造了許多冤假錯案。港人與內地關係密切,親戚朋友之言談,甚至切身之體會,每每提起憶及,往往心有餘悸。《逃犯條例》內容敏感,歪曲誘導之下,很容易引發他們的對立情緒。此其二也。
香港本是國際經濟大都會,現在卻成了街頭政治、政黨政治的政治角力場,加之經濟大環境不好,樓價高企,百物騰貴,港人收入追不上通脹,民怨頗重,心中之火,一點即燃。此其三也。
無論如何,經此一役,反對派趁機抽水,趁勢而上, 整合力量, 擴大影響, 這是必然的。政府威望受挫,特首民意受損,建制派連累受壓, 也是不可避免的。今年的區議會選舉,明年的立法會選舉,香港的政治生態有可能重新洗牌。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