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報創刊40週年專輯

首頁 > 最新文章 > 鏡報創刊40週年專輯

曲歡:中韓文化交流的「女掌門」(2019.4)

發布日期:2019-06-25

受韓國文化影響,韓中文化友好協會「女掌門」曲歡的華人和女性身份,曾給她帶來些「小麻煩」,如今這些則成為她的獨特標誌。「要做中韓緣的一曲歡歌。」這是曲歡的自我介紹,也是她旅韓20多年的寫照。

☉文/曾鼐

曲歡是韓國國家級社團中唯一的華人負責人,更是少見的女性面孔。談起與韓國的情緣,她笑言「是個美麗的意外」。

出生於山東的曲歡,上學時對韓國「很好奇」。在她的印象中,這是彼時少數幾個未與中國建交的鄰國,「地理上很近、但精神上感覺又很遠」。

1992年,中國與韓國正式建交。三年後,因工作原因,曲歡首次踏上這片「神秘」的土地。「當時從沒想過會在韓國生活。」一晃數年,她從出差,到在韓國組建家庭,隨後定居於此。

2003年,曲歡計劃成立韓中文化友好協會。她一直記得去韓國政府註冊的那一天。

「你要當會長?」現場韓國工作人員很熱情,但看到一襲長裙的曲歡,不停地「好言相勸」:「換個男的吧,或者換個韓國人。」

受歷史文化影響,韓國社會潛藏着「男尊女卑」的觀念,對華人女性而言,執掌協會更是難上加難。「要讓他們看看,女人撐起半邊天。」不服氣的曲歡毫不退縮、迎難而上。

女性華人的標籤,讓她承受了不少壓力。韓國有七大對華友好團體,不少負責人由前政要擔任,而唯一「草根」出身的曲歡常遭遇「有色眼鏡」:「你爸是會長吧?」性格直爽的曲歡往往一笑而過,但如果遇到原則性問題,她決不讓步。

經過十多年發展,最初寥寥幾人的小協會步步壯大,以文化藝術、青少年交流、慈善活動等為中韓友誼牽線搭橋。儘管困難重重,但她堅信「只要認真、堅持做對的事情,一定會得到別人理解」。

2015年,曲歡榮獲韓國世宗文化獎,這是由韓國總統簽署授予的最高獎勵。曲歡成為首位獲該獎項的華人。那一年,曲歡也以「優秀海外華人華僑代表」的身份坐上天安門觀禮台,受邀參加中國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

「閱兵日前一宿沒睡,想了整個晚上,我還能做點什麼?」從北京返回首爾的途中,她決定幫助更多華人、女性發出聲音。

2016年,在韓女性華人華僑聯誼會成立。這是韓國首家女性僑團。曲歡認為,有很多優秀華人女孩因工作或婚姻留在韓國,大家「應該團結起來,齊心為中韓友好努力」。更重要地是,「孩子的教育,很大程度靠媽媽,讓中韓友好代代傳承,母親們責任重大。」

依靠中國的惠僑政策和韓國的本土優勢,在韓女僑聯首創「流動教室」,深入韓國不同階層,吸引新一代華裔青年走進課堂,學習中國文化。「要讓華裔二代、三代,瞭解祖籍國,繼續傳承中韓友誼。」

「阿姨,我的人生改變了」

2015年,曲歡接到一個電話:「阿姨,我曾參加過『心連心』活動,現在到韓國讀書了。感謝您,我的人生改變了。」

曲歡先是驚訝,隨之心頭一熱。「頓時感到這些年太值了。」談起這段往事,她的眼眶瞬間泛紅。

孩子口中的「心連心」,是韓中文化友好協會最早啟動的公益活動,側重中韓青年交流,免費為兩國單親家庭、貧困地區的青少年提供海外文化訪學的機會。

在甘肅省敦煌地區,協會啟動了「中國西部教育支援」計劃,不僅為中國山區孩子到韓國交流提供機會,還在敦煌當地學校開設全外教韓國語專業。協會同樣支持韓國困難家庭的孩子赴北京交流,並在北京龍慶峽風景區開闢了一片「中韓未來友誼林」。

這片友誼林正枝繁葉茂。通過文化訪學,小小少年們既增進瞭解,也離夢想更近了。

「對中國什麼印象啊?」曲歡清晰記得韓國孩子啟程前的回答,「中國人不洗頭」「中國菜油膩」……但幾天後,從北京結束交流返回韓國時,孩子們卻不捨得走了。他們一改當初所言,大談對中國美食的喜愛,不少人表示「要好好學中文」,甚至有人說「願意留在北京生活。」

在曲歡看來,孩子是天真的,對中國有誤解很正常,關鍵要創造機會讓他們認識真正的中國。「他們在北京種下一棵樹,其實就是在心裡種下了中韓友好的種子。」

還有一場音樂會,讓她印象深刻。多年前,受中國國家交響樂團首席指揮李心草之邀,一批來自雲南山區的孩子在首爾聆聽了人生第一場音樂會。

這些長在大山深處的「山裡娃」,初進音樂廳時緊張得渾身流汗,但一看到中國指揮家在首爾演出,激動又自豪。音樂會結束,孩子們齊聲高喊李心草的名字,他們圍在曲歡身邊興奮地說,「我也要成為像李叔叔一樣的人,努力學習……」回憶起這些瞬間,曲歡的眼眶濕潤了,她連稱「很幸福」,「這是令我最自豪的事情,也常感慨萬千。」

幸福背後是看不見的淚水與汗水。為了保護孩子成長,她對贊助形式約法三章——不能讓孩子身穿巨大企業標誌的服裝,不允許孩子頻繁為企業「站台」。略顯「苛刻」的條件將一批贊助商拒之門外,讓本就不富裕的經費更捉襟見肘。雖然條件艱苦,但曲歡仍「冷血」地堅持原則,「如今搞慈善作秀得太多了,希望更多的企業能帶着真情做慈善。」

一晃十多年,「心連心」就這樣將中韓青少年的心緊緊相連。曲歡一直將目光對準欠發達地區和困難家庭。她稱,比起錦上添花,更希望雪中送炭,「對他們來說,一次交流,可能就為人生提供了一種新的可能。」

「心連心」還要再辦多久?「要一直做下去。」曲歡說。

「不搞文化輸出,而是雙向交流」

雖然在韓國早已入鄉隨俗,但曲歡仍會遇到「小尷尬」。吃飯時,自己習慣先喝湯,韓國朋友不理解;出於中國禮節,聚餐時會給客人倒酒,但韓國文化接受別人斟酒必須「先干為敬」,造成「中國人喜歡灌酒」的誤會;自己認為形容人「冷靜」是種誇獎,但在韓國語境中,有「冷酷」之意……「小差異,往往產生大誤會。」

她還談起一樁趣事。有次曲歡在韓國看天氣預報,一見「全國晴」一下就笑了。「全國晴,這在中國是絕不可能的。」這個偶然的「發現」給了她新觸動,「中國那麼多個省市,多樣的文化,如果你不去看看,是不可能瞭解的。」

一個個生活小插曲,讓曲歡陷入思考。文化交流應該怎麼做?

在韓中文化友好協會成立之初,她特意選擇漢字「緣」為協會標誌——左半部由紅色過渡到藍色,象徵韓國;右半部由黃色過渡到紅色,象徵中國。「寓意韓中兩國地緣相近、人緣相親、文緣相通。」

16年後,她更加堅定:「文化交流一定是『雙向交流』,不是單一的輸出。」韓中文化友好協會專門打造了「中華緣」和「中韓緣」等不同系列,既將中國傳統文化引進韓國,也帶領韓國的藝術團體在中國巡演。

曲歡最喜歡講新羅王朝文人崔致遠的故事。唐朝時期,崔致遠從朝鮮半島遠渡中國求學,為官10多年,留下諸多名篇佳句。她說,中韓文化交流史上有趣的故事太多了,要挖掘引起共鳴的好故事,從「引起興趣」到「消除誤會」再到「互相喜歡」。

2017年,曲歡組織中韓兩國學者將歷史上不為人知的兩國友好故事集結成冊。她還準備每年出版一個中國省市的「韓國篇章」,目前遼寧篇已經出版。

「你是韓國人,還是中國人?」

「你是韓國人,還是中國人?你代表誰做事情?」常有人這樣問曲歡。

她的回答只有一句:「我是中國媽媽的女兒、韓國女兒的媽媽。」曲歡說,中國是曾經成長的故鄉,韓國是如今生活的家園,「這就像女兒和媽媽,能說哪個不重要嗎?」

雖身處海外,她一直掛念祖籍國的發展。十九大、全國兩會……中國的「大事」,她時時關注。

曲歡常回憶起初到韓國的情景。好心的韓國朋友總怕她餓着,「這個你多吃點,中國沒有」;去商店購物,售貨員很少主動理睬說中文的顧客。而如今一切都變了。

去年底,曲歡與山東出版集團攜手舉辦「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圖片展」,展覽設在韓國國會議員會館,一張張照片向韓國民眾講述中國變遷。隨着中國菜走進韓國大街小巷、中國顧客成為免稅店的「香餑餑」,曲歡在欣喜「中國發展很快」的同時,也有了新擔憂:「有些地方可能『有點過頭了』」。

曲歡說,代購亂象和「買買買」的土豪情結,雖不能代表中國人的形象,但容易給外界留下不良印象。她建議,應該宣導理性消費和文化旅遊;除了購物,旅行中要多去感受當地風情。

對於韓國這個「新家」,她同樣傾注滿腔熱血。

2018年,韓國「一帶一路研究院」誕生,這是由韓國民間主導創立的社團法人。崔致遠第三十四代後裔、韓國民主黨前政策議長崔載千,特邀曲歡與韓國前總統盧泰愚長子、韓中文化中心院長盧載憲等人擔任共同院長。

有人質疑他們「是為中國政府站台」;有人勸他們「換個名字,改叫中國研究院,更容易在韓國申請經費」。但研究院的合作者們堅持初衷,「崔載千理事長比我更堅持,因為這是一件對韓國的好事。」

韓國官方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表態積極。2017年底,韓國總統文在寅訪華時稱,有意推進韓國「新北方」和「新南方」政策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對接。韓國輿論認為,若韓中實現鐵路相通,將極大帶動韓國物流業發展、推動經貿往來。

不過也有爭議的聲音。在曲歡看來,有不同聲音很正常,「『民相通』先行,有助於讓更多人理解『一帶一路』。」

不久前,由韓國「一帶一路研究院」主辦的國際青年論壇在首爾開幕,來自全球78個國家和地區的200多名青年學者為「一帶一路」建言獻策。曲歡正在整理青年們的「心聲」,既有對「一帶一路」的美好願景,也有困惑與疑問。今年4月,她將到中國參加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希望把國際青年的聲音帶到北京,也把更多「一帶一路」的故事帶回韓國。

「常講踏浪而行,『浪』都來了,為何要逆流而上呢?」曲歡說。

回首過往20餘載,曲歡笑言自己是文化差異的「產物」,是個「融合體」。「希望中國和韓國實現『共贏』。」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