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兩岸

首頁 > 最新文章 > 台海兩岸

台灣大選卡位戰陷膠着狀態(2019.6)

發布日期:2019-06-26


☉文/葛夫

台灣大選卡位戰已經拉開戰幕,目前國民黨陷入「三國殺」,民進黨正在「二人轉」,白色力量柯文哲按兵不動,三方都「築高牆,廣積糧,緩稱王」,避免成為其他兩方的靶心,同時騰出時間處理黨內矛盾。

專家分析,此次大選出現了一些新的特點,其一、受台灣經濟不景氣以及全球反建制浪潮影響,非典型政治人物在台灣迅速崛起,成為「總統」大選的有力競爭者。其二、國民黨大佬們紛紛登陸,在藍營內部正在形成一種不同以往的「親中」的政治氛圍。其三、雖然有意參選的各黨政治人物依然紛紛赴美「面試」,但美國因素在大選中的作用正在下降,專家分析,影響台灣大選勝負的決定性因素將是「兩岸議題」。

國民黨「三國殺」 民進黨「二人轉」

隨着6月台灣大選兩黨確定候選人的日期日益臨近,藍綠雙方有意爭奪大位的候選人開始發力較勁,國民黨正在進行「三國殺」,而民進黨則陷入「二人轉」。眼下,不論是蔡賴的「火車對撞」還是國民黨內陣營的彼此叫陣,各方積極備戰,殺得是刀刀見血。

在野的國民黨方面情勢更加錯綜複雜,正式宣布參選者除王金平與朱立倫兩顆太陽外,還有台灣首富郭台銘,明面上呈現出「三國殺」的局面。但目前最大的變數是民意支持度最高的高雄市長韓國瑜是否以及能否參選,若參選將改變國民黨整個初選格局,「三國殺」也將變成「四方演義」。

從民調看,韓國瑜遠高於蔡英文和賴清德,也遠高於國民黨內候選人朱立倫、王金平和郭台銘。但韓國瑜剛剛出任高雄市長幾個月,假如參選,民進黨會攻擊他是「逃跑市長」,為了權力丟下高雄。為替韓國瑜解套,吳敦義一度拋出「徵召」韓國瑜參選的表態,朱立倫雖然不情願最終也表示「同意徵召」,唯王金平始終不肯鬆口,表示堅持選到底,因此被批評為「卡韓大將軍」。這令韓國瑜很尷尬,一方面,王金平在去年高雄選舉中替韓站臺出力良多,韓國瑜不想背上「忘恩負義」的名聲,另一方面,萬一處理不當,王金平若負氣出走,獨立參選,對國民黨的傷害也是致命的。

正當國民黨糾結要不要打出「韓國瑜」這張牌時,一度表示無意參加「總統」大選的郭台銘旱地拔蔥,宣布參選,吹皺國民黨一池春水,使國民黨初選的水更加渾濁。這讓藍營這邊有些猝不及防,一些韓國瑜的堅定支持者開始「打郭」、「壓郭」,似乎出現了新的分裂隱憂。

作為全球聞名的企業家,郭台銘以執行力超強的商人形象奪得很多人青睞,而且他也是藍綠所有參選人中唯一能夠直通白宮和中南海的人選。外界普遍認為,國民黨內的初選最終會在「郭韓」兩人之間進行。

在分析人士看來,「郭韓」之爭的本質實際上是國民黨精英與草根之爭,帶有濃厚的權力與階級鬥爭色彩。郭台銘作為成功企業家,是國民黨的精英階層;而韓國瑜則是眷村、軍校出身,展現了國民黨難得一見接地氣的草莽味,因而去年底捲起一股韓流,對戰民進黨無往不利,如今在國民黨的內鬥同樣展現剽悍的戰力。正因此,如今黨主席吳敦義頗為撓頭,遲遲不能確定明確初選規則,如何破此僵局,怕是仍要經歷一番宮鬥。

在民進黨方面,賴清德出人意外宣布參選,為台灣政壇投下震撼彈,讓昔日曾宣布支持蔡英文競選連任的畫面頓成明日黃花,也打亂了民進黨原本定蔡英文為一尊的秩序。這除了對民進黨內在立委補選後「回血」、「團結」的氣氛造成嚴重打擊,恐怕也將面臨「逼宮」、「分裂」的危機。

從目前的局勢來看,似乎藍綠雙方都因內鬥而不急於確定候選人。而白色力量的柯文哲至今也死不鬆口參選,搖擺在選與不選之間遲遲不掀底牌,把握自己最大的彈性。在各方人選未出爐之前,藍綠白都保着「築高牆,廣積糧,緩稱王」心法打起太極,不要讓任何一步棋被對手看破手腳,也避免過早成為其他兩方攻擊的箭靶,都想要搶得「敵不動我不動,敵一動我先動」的先機,以自身的模糊換取更多空間,以便在「總統」爭霸戰中站上最有利位置。

非典型政治人物崛起

近年來,全球「反建制」浪潮風起雲湧,以特朗普為代表的一批各國「反建制派」登上「總統」大位,令世界為之側目。如今這股「反建制」的風潮也波及台灣,由此捧紅了一批去政黨化的「非典型政治人物」,從台北市長柯文哲、到當今人氣爆棚的韓國瑜、以及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是代表人物。

「反建制」之所以出現,就是欲反對已建立、根深柢固的制度與秩序。對那些圓滑的老派政治家,民眾早已厭倦,如此一來,社會就需要全新風格的領導者。這些新崛起的政治人物必須要能夠敲碎既有的窠臼、跨越既存的政治制度、打破現有的權力機制,使用不一樣的手段改變體制,進而實現民眾所盼望的社會公義。

外科大夫出身的柯文哲是以政治素人的形象進入政壇。因此,他盡量淡化自己的政治色彩,並有意與民眾不滿的藍綠政治劃清界限,甚至說出了「垃圾不分藍綠」這樣語帶雙關的話。不過與四年前相比,如今柯文哲的熱潮似已逐漸退溫,風頭已被韓國瑜蓋過。

「非典型政客」代表人物,自然非高雄市長韓國瑜莫屬,他長在眷村、當過兵、受過欺淩,基層摸爬滾打中更能體會基層疾苦。不像傳統政治人物長篇大論、教科書式的政策內容,韓國瑜淺顯易懂的語言,非常接地氣,深受「庶民」喜愛。

而郭台銘也非傳統型政治家,他是與特朗普一樣,都是企業家從政。目前台灣老百姓尤其是中間選民、年輕人比較討厭藍綠惡鬥,討厭傳統政治人物說一套做一套,希望台灣經濟能夠發展,大家能夠過更美好的生活的背景下,郭台銘作為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其執行能力是很強的,這對老百姓、選民會有比較大的吸引力。

然而撥開熱鬧喧囂的政治迷霧,就能發現選舉競選表象背後已經隱藏了台灣社會結構及政治格局變動的新密碼以及島內社情民意新的脈動,從這些非典型政治人物崛起看,至少反映出島內社會民意出現了如下幾點重大變化:

其一,民進黨施政已日漸不得人心。民眾對現狀不滿厭倦,才會期待與包括傳統政治人物在內的一切現狀說再見。

第二,「重民生輕藍綠」的新政治取向漸成風潮。從柯文哲、韓國瑜異軍突起的社會原因可以發現,他們的出現契合了「重經濟民生、輕藍綠色彩」的政治需求。若想取得大多數選民的「芳心」,就必須放下濃厚的藍綠意識形態,多着墨普通老百姓最為關心的經濟、民生議題。

第三,「庶民政治」的時代潮流有抬頭之勢。此次選舉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選民對現有精英政治的不滿與庶民政治的追捧。民眾對精英政治的不滿逐漸累積。一旦碰到「看起來跟自己一樣」的人物出現在台灣政壇,眾多普通百姓便「歡呼雀躍」,於是不假思索、毫不猶豫地追捧其這樣的「庶民政治領袖」。柯文哲、韓國瑜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現的。

大陸不再是「票房毒藥」

512日至15日,中國國民黨前主席、中華青雁和平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洪秀柱率團來京參訪。而此前,包括高雄市長韓國瑜、宜蘭縣長林姿妙、台東縣長饒慶鈴、馬祖縣長劉增應等藍營縣市長訪問大陸,王金平、宋楚瑜、吳伯雄等「政治大佬」先後來訪。洪秀柱此行更將這種交流熱推向高潮。

其中兩位可能代表國民黨角逐2020年「總統」大位的人選韓國瑜和王金平訪問大陸,在2020年「總統」大選即將開啟黨內初選之際,在民進黨限制政治人物訪問大陸之際,韓王毅然登錄,尤其耐人尋味,其中釋放的信號格外引人關注。

過去,大陸常常被視為台灣選舉的「票房毒藥」,在初選正酣之際登陸更是十分忌諱。對此,分析認為,大陸已經不再是台灣選舉的「票房毒藥」,反而已經成為加分項目。

更加值得關注的是,幾位政治人物在大陸的有關表態,王金平在大陸表示中華兒女一家親,本是同根生,血脈文化無法切割,同時也強調,「『台獨』是假議題,根本行不通」。曾一度被稱為「藍皮綠骨」的「喬王」能夠如此立場鮮明的說出自己的政治觀點,尤其如此明確表達出反「台獨」的理念,這是非常特殊與不簡單的。

而就在王金平之前,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也訪問了大陸並表示「兩岸為一中,反對『台獨』」。接受大陸新華社訪問時,宋進一步闡明「追求一個統一的中國,是兩岸所有中國人共同的責任」。在這番言論引起綠營反彈之後,宋楚瑜竟然宣布正式退回「總統府資政」聘書。這與其在過去三年中與蔡英文之間的合作發生了截然不同的變化,宋與綠營切割意味極其濃厚。

韓國瑜在訪問大陸時也宣稱,「九二共識」是兩岸關係的定海神針,他多次表示自己是「九二共識」的堅定支持者,指出兩岸要「你儂我儂」。而郭台銘則更是公開說出「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

馬英九卸任後多次強調「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表示兩岸不是「兩國」關係,「我國憲法是一中憲法,目標是促進統一」。黨主席吳敦義也高調喊出「我也是中國人」,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吳敦義說「跟大陸同為炎黃子孫、都是中華民族兒女」。

這些國民黨大佬有別於以往遮遮掩掩的旗幟鮮明的公開表態,反映出在藍營內部正在形成一種不同以往的一種政治氛圍,表明一種「親中」的濃厚氛圍正在形成。

實際上,屬於白色力量的柯文哲也強調要走「親美友中」的路線,柯文哲在58日播出的電視臺專訪中批評,蔡英文現在的政策太過於「親美抗中」,強調應該走親美友中的路線,與中美兩國都加強合作。

分析這種變化,固然有政治人物試圖收割深藍選票的考量,但如果仔細分析四年來台灣政治生態的變化,或許可以發現更深層次的原因。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民主黨四年執政,經濟不振,民不聊生,與大陸關係惡化,國際空間收縮,這一切導致「台獨」的島內支持率快速流失,與之相對的則是藍營支持率的快速反彈。

與此同時,近年來隨着大陸實力壯大,兩岸實力對比開始出現傾斜,台灣內部也出現了應否倒向大陸的辯論。雖然尚無定論,但對不少政治人物來說,與大陸擁有良好關係,以及上任後能夠推進兩岸往來,已經成為參選乃至勝選的有利武器。

藍營大咖們的「親中」實則是這種大趨勢使然。專家分析,韓國瑜在參選高雄市長前,表示自己支持九二共識,在如此「冒險」的情況下,「深綠」的高雄市民依然把票投給了韓國瑜,這充分說明經過了四年的混亂,島內社會基礎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台灣人在懷疑和反對「台獨」的同時,越來越傾向於與大陸改善關係。

美國不再是台灣大選「春藥」

美國因素一直被視為台灣大選的「春藥」,一旦獲得美國背書,候選人就如吃了「春藥」,底氣更足,幹勁更猛,迅速雄起。在此背景下,已經公開表明或暗中準備參選的候選人,祭出相同的一招:紛紛啟動訪美行程,這被稱為赴美「面試」,對於有志角逐「總統」大位的政治大咖而言,訪美不只是「口試」,同時也是爭取國際曝光的機會,因此「總統」參選人赴美爭取支持已成慣例。

2月中旬,已宣布參選2020年「總統」的前新北市長朱立倫訪美,定調此行為「學習之旅」;316日,台北市長柯文哲訪美,以「城市外交」為主軸,走訪華盛頓、紐約、波士頓和亞特蘭大,拜訪當地生物科技醫療產業,拜訪美國國會;4月,新任高雄市長韓國瑜訪美,受「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之邀前往演講,走訪東岸和西岸。51日,郭台銘訪問美國,並進入白宮與特朗普會面,成為唯一一個進入白宮與美國總統會面的候選人。

民進黨方面也在積極布局。台「外交部」規劃蔡英文今年上半年出訪南太「友邦」帛琉、諾魯、吉里巴斯,下半年出訪加勒比海「友邦」聖露西亞等,預計蔡英文會在出訪時過境美國,在「台灣旅行法」通過後她過境美國的城市、規格是否有突破將成為觀察指標,若能造訪「禁地」華盛頓,將有助於其連任。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傳出將出外進修一段時間,地點是否為美國仍不得而知。

梳理可以發現,謀大位先赴美面試,爭取支持成為一種慣例。蔡英文兩度參選「總統」,選前都曾赴華府訪問。不同的是,第一次赴美時,蔡的兩岸政策遭質疑,也衝擊擊其選情,面試失利,之後的大選也失利;4年後的第二次,當時民進黨駐美代表吳釗燮等人鋪陳得宜,以「維持現狀」贏得美國信任,美方給予高規格待遇,重考過關。陳水扁在2003年——爭取「總統」連任的前一年10月底也曾過境美國,還在紐約住了兩晚。馬英九在參選「總統」前兩年,20063月赴美訪問9天,行程中會見了美國副國務卿佐立克及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柯羅契,會談3個多小時,層級之高,歷來少見。

台灣中國文化大學講座教授陳一新認為,面試的內容,「美國關鍵是看你是否夠格、夠分量,是否符合美國利益。」台灣政治人物赴美雖然包括經濟領域的政見也會向美「交待」,但重點說明的還是兩岸關係、台美關係及東亞安全等政見,畢竟,美國一直把台灣視為其東亞戰略布局的重要一環,更把台灣作為牽制中國大陸的重要籌碼。

不過,如今美國作為台灣「選舉春藥」的藥效被認為已經大大降低。從幾位已經訪問美國的政治人物看,郭台銘雖說見到了特朗普,但白宮急於撇清兩人只是朋友見面,未談及選舉事宜;柯文哲的美國行並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而且其「親美日、友中」論述沒有獲得美方認可;而朱立倫訪美則被媒體稱為「兩個響都沒有」;韓國瑜訪美除了在僑界引起關注,在美國官方也未見動靜成效不彰。

實際上,近年來,「美國牌」固然仍然十分重要,但其藥效正在下降。許多專家認為,各候選人的兩岸論述才是決定2020年大選勝負的關鍵。

而國民黨方面,顯然是大陸和美國兩邊押寶。例如韓國瑜訪問大陸之後就去了美國。對此南開大學台港澳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李曉兵認為,韓國瑜在大陸訪問之後,又去美國,背後是兩個巨大的政治力量,對台灣的影響,以及各自政治目標的對沖。

台灣在與大陸和美國的交往過程中,實際上形成了一種大三角關係,這個三角的邊都是虛線的。美國沒有辦法直接干預台灣,而大陸也沒有辦法直接治理台灣。這實際上展示了,背後美國與大陸的博弈,美國試圖展開全球治理在台灣的實現,而大陸要實現國家的治理、區域的治理,治理與國家目標的結合。

總之,美國雖然對台灣非常重要,但隨着中國大陸實力的迅速崛起,台灣更需要合理、安定、良性的兩岸環境,才能維護生存發展的機會。民進黨當局單一依賴美國、敵對中國大陸,絕非台灣安定繁榮之道。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