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精英

首頁 > 最新文章 > 華裔精英

胡劍勇:莫斯科打拼起落30年(2019.6)

發布日期:2019-06-26


30年前,胡劍勇辭去公職,在莫斯科白手起家,闖出了一片天地。在他看來,懂得借「勢」是做生意的訣竅。如今,看淡人生潮起潮落的他告訴記者,「一帶一路」大勢已來,機會屬於後來人。

☉文/王修君

「雖然移民到了溫哥華,但我決定留在莫斯科」。說這句話的人叫胡劍勇,一個在俄羅斯打拼近30年的上海人。如其名字,年輕時的胡劍勇有着一股勁闖。1989年辭去公職,不懂俄語,卻一個人來到莫斯科白手起家,闖出了一片天地。作為來莫斯科最早的一批人,胡劍勇曾經一天的現金流水「兩台點鈔機點不過來」,也曾一筆生意賠了幾百萬美元。如今到了耳順之年的胡劍勇,看淡了這潮起潮落。

初次趕潮 賺得第一桶金

胡劍勇在莫斯科的辦公室整齊而乾淨,書櫃裡面擺着中國四大名著和一些流行的中文書籍。書櫃前的茶几上,擺放着一整套紫砂茶具。一身休閒打扮的胡劍勇坐在茶几後面,泡上一壺金駿眉,一片水汽嫋嫋升起。

「我1958年出生,1977年到上海燎原農場勞動,1978年底到南海艦隊當兵,1981年回上海徐匯分局當民警。在農場和部隊,吃過不少苦,也經歷過要命的危險。」胡劍勇認為,20幾歲時的經歷讓他後半生不再怕吃任何苦。

據胡劍勇說,自己最初並不想來俄羅斯。如果一切按當初想法進行,他應該只是俄羅斯的一個過客。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內地「出國潮」正熱。自開埠以來就接觸外國文化的上海人自然對其更加熱衷。上海淮海中路的中國銀行門前常年徘徊着倒外匯的「黃牛」,一張嘴就問「要換鈔票不嘍」?

受身邊人的影響,胡劍勇也決定放棄穩定的工作,出國闖蕩。起初胡劍勇夫人楊女士不同意,但耐不住胡劍勇反復做工作,最終只能勉強同意了。

「盲目、天真」,胡劍勇回憶當時的自己沒有目標,就是想出國。

最開始和大多數人一樣,胡劍勇想以留學名義去歐美,但被拒簽了。後來,胡劍勇經朋友介紹,準備去土耳其考察一下市場,途中需要過境俄羅斯。

那是19922月,蘇聯剛解體。胡劍勇聽聞俄羅斯「貨好賣」,有人發了財。於是他從上海的福佑街、華亭路等地批發了一些出口轉內銷的衣服和首飾等商品,打包了兩大旅行袋,準備在莫斯科賣了賺些錢,權做路費。

但出乎他的意料,「在莫斯科賺錢太容易了」。從北京到莫斯科,胡劍勇一路上就賣掉了三分之一的貨。到了莫斯科,跟着其他中國人在市場上練攤,很快又把剩下的貨物賣完了。

據胡劍勇回憶,當時國內一件80元人民幣的羽絨服,在莫斯科可以賣到80100美元。十幾倍的利潤(當時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約為110)讓胡劍勇賺到了第一桶金——「萬把美元」。

掙到錢後,胡劍勇給妻子買了一個500美元的戒指。那是1992年,其價值相當於5000多元人民幣。而胡劍勇在派出所時一個月的工資僅107元人民幣。

帶着這些錢,胡劍勇按計劃抵達了目的地土耳其。但不料,本來應該接胡劍勇的老闆卻已跑路了。在伊斯坦布爾,不通外語的胡劍勇跌跌撞撞,舉目無親。最終是一位在上海去北京火車上認識的重慶朋友幫胡劍勇辦理了去羅馬尼亞的簽證,轉到羅馬尼亞胡劍勇回到莫斯科,然後他才能回到了中國。時隔近三十年,胡劍勇回憶起那段歷史,仍有些後怕。

認真創業 在俄生意做大

這一趟行程用去了三個月。經過對比,胡劍勇認準了莫斯科是個賺錢的地方。很快他又返回莫斯科並註冊了自己第一個公司,開始做起了皮夾克生意。

皮夾克是豬皮的,從海寧拿貨。胡劍勇說,「只要運到莫斯科就有300%的利潤」,而且供不應求。據胡劍勇回憶,那時華商從中國進貨,大多都是走「灰關(指包機包稅,特點是清關快,但手續不正規,是中俄貿易起步時的一種普遍報關方式)」。莫斯科買賣也都是用現金結帳。由於缺少必要買賣的文件,銀行不給他們匯款。胡劍勇和朋友經常是把幾十萬、上百萬美元的現金通過火車帶到外匯管制較鬆的愛沙尼亞銀行匯款。「坐火車每次都把臥鋪包廂的兩張床的票都買了,以防被偷和被搶」。

1992年至1996年,是「倒貨」的「黃金期」。一批貨只要到莫斯科,來不及進倉庫就直接被買走了,一次就能賺二三十萬美元。「當時買了兩個點鈔機點錢,每天的現金流水還數不過來」。胡劍勇向記者回憶那段時間的情形。

在這種行情下,胡劍勇迅速積累了大筆財富。此後,他開始着手向加拿大移民。「加拿大適合養老,而俄羅斯適合賺錢。」1998年,胡劍勇全家成功拿到了「楓葉卡」。

早早轉型 贏來新發展

移民加拿大後,胡劍勇依然選擇留在莫斯科打拼。他覺得,自己在這裡的基礎很好,而且俄羅斯市場還在形成中,有不少空白點,更容易賺錢。

天有不測風雲。1998年俄羅斯遭遇金融危機,盧布一夜暴跌。同時俄政府開始對「灰關」生意加緊管控,再加上越來越多的國內服裝廠家直接在莫斯科開設分公司,競爭壓力加大。在多重擠壓下,「灰關」服裝生意利潤越來越小,很多在俄中國人直接破產回國。

胡劍勇早早意識到「灰關」暴利模式難以為繼,在此之前已開始籌謀轉行。1998年後,他利用自己的人脈關係,陸續做起了文化交流、中介、建築、旅遊、清關和保健品等多種生意,開始了多樣化發展。

1998年以後「倒貨」生意利潤率變小,胡劍勇回憶說,生意開始進入比拼品質和信譽的階段。比如保健品,賣得是品質和口碑。他拿出一盒魚油說,這種牌子賣了20年,包裝不敢換,客戶就認它。

二十多年一晃而過。胡劍勇的生意早已步入正軌。現在他銷售的魚油、褪黑素等保健品利潤雖然不高,但客戶已經遍布俄羅斯主要城市,每個月都能賣出去上萬件。而國內不少單位也認準胡劍勇,來俄羅斯交流前都找他來辦理所有手續。

低調處世 商海起伏看清人生

據與胡劍勇同時期的華商說,經過1998年的大浪淘沙後,能留在莫斯科的中國人都不簡單,頭腦靈活,富有遠見,其中不少人現已成為俄羅斯僑界領軍人物。

但胡劍勇卻是一個例外。作為在莫斯科打拼了近30年的人,胡劍勇在華人圈裡很有地位。在莫斯科不少華人社團主動邀請他擔任會長、副會長,希望胡劍勇能為社團坐鎮,但胡劍勇都予以婉拒。他說自己可以參加社團活動,但不加入組織。他認為這與自己低調不張揚的個性不符,希望遠離名利場。

雖然生活低調,但在做生意上胡劍勇不低調。楊女士說,胡劍勇不喜歡名牌,不張揚,但對做生意感興趣,只要看準了,「就敢出重手」。

胡劍勇認為,在俄投資最重要的是看「勢」,借上「勢」才能成功。他所說的「勢」是指大環境。胡劍勇當初偶然趕上了俄羅斯輕工業品匱乏的「勢」。此後保健品、中介、旅遊等生意發展順利,也是趕上了中俄交流越來越頻繁的大潮。

如果趕不上「勢」,再怎麼努力也是徒勞。2000年,胡劍勇投資創辦了俄羅斯最大的中文媒體《世紀日報》,每天出48版,整個俄羅斯華人圈當時為之轟動。但紙質媒體最終無法與移動互聯網大潮相抗衡,幾年後,這份報紙被迫關門。胡劍勇還搞過建築,2006年至2008年間,與莫斯科幾家大建築公司合作。但2008年俄羅斯再次遭遇金融危機,合作方以各種理由不結工程款,至今仍欠胡劍勇幾百萬美元。為了這筆錢,胡劍勇甚至找了退役克格勃軍官開的討債公司,但也難與大勢相抗衡,最終沒了下文。

胡劍勇說完這些故事,把面前一杯茶一飲而盡。他說,都過去了,做生意有賺有賠,很正常。

一帶一路 勢好機會留後人

胡劍勇經常會用自己正反兩方面例子告誡新來的華商,要乘勢而為。他認為,中國領導人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又是一波大勢。在這一波大勢中,胡劍勇自己也動過心。

胡劍勇認為,這兩年來俄的中國商人、遊客越來越多。而莫斯科還沒有一家華人經營的中式速食。若能在莫斯科開設連鎖的中式速食,既滿足普通俄羅斯人吃中餐的需求,也能節省中國商人和遊客的時間,「肯定能火」。

這大概是胡劍勇最後一次創業衝動。他說,自己近30年的人生都獻給了俄羅斯,機會還是留給年輕人吧。

說到這裡,胡劍勇重新往茶杯裡添了水,又加上了一塊方糖和檸檬,這是俄羅斯人的喝茶方式。近30年在俄生活,胡劍勇逐漸習慣了這種口味。如今的胡劍勇已告別前些年的緊張日子,他計劃空閒時多去俄羅斯各地走走,並逐漸把生活重心轉移到加拿大去。在他看來,大時代來了,機會屬於後來人。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