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修例戰敗源於兩次形勢誤判 (2019.7)

發布日期:2019-07-02




文軒


正所謂「亡羊補牢,未為晚也」,今屆特區政府未來的路雖不好走,但若能重振士氣,凝聚民心,在重大問題上提前部署,周密考量,不在同一塊石頭上絆倒兩次,那麼便未必不能走出眼下的困局。


一個城市的一個小小修例,在國內外引起了史無前例的巨大風波。歷時四個多月的《逃犯條例》修訂事件,經歷了兩次號稱逾百萬人的大規模遊行,一次堪比旺角暴動的大動亂,引來了「新八國聯軍」的插手干預,最終以特區政府停止修例,特首林鄭月娥向全港市民致歉告終。事件不僅導致今屆特區政府在剩下任期內管治困難,亦令「跟車太貼」的建制派在今明兩年的區議會選舉和立法會選舉上面臨重大危機。
出現這一結果,是特區政府和整個建制派都始料未及的。在情理上,修例是源於陳同佳案:一個冷血青年攜女友赴台遊玩,竟在當地將女友殘忍棄屍,然後若無其事地跑回香港,還順手變賣了女友的財物,種種惡行陳同佳均直認不諱,但只是因為港台之間沒有簽訂引渡協議,基於司法管轄權問題,律政司未能控告他謀殺,早前法官以洗黑錢罪,判其入獄29個月,料最快約今年10月中獲釋。所以通過修例為死者伸張正義,在道德上無疑是佔據高地的。
從法理而言,引渡條例在國際上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簽署協議的雙方也不會太在乎對方的法治排名,畢竟是否移交的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上,不簽協議的話,反而會令自己的土地成為別人罪犯的藏匿之所。由於太過天經地義,之前這一類法例的制定和實施,都未引起過太大的爭議。既然於情於理都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那為什麼修例會在香港引起如此軒然大波呢?筆者認為,這涉及到特區政府對形勢的兩次誤判。


首次誤判:嚴重低估反對力量
第一次,是對反對力量的誤判。特區政府一開始只是將修例當作法律問題看待,而沒有從政治角度考量,認為修例只是針對逃犯,跟普羅大眾沒什麼關係,所以諮詢期僅短短20日,市民大眾還沒搞清楚是什麼內容,法例草案就遞上了立法會。事實上,反對派開始也沒把修例當一回事,但自從發現商界有人擔心會被「送中」,成為可以拉攏的對象,以及3月底首次反修例遊行的效果不錯,便像挖到金礦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自4月開始,反對派的表現便極不尋常,為阻撓法案委員會審議修例,不惜通宵在立法會會議室留宿,有的席地而臥,有的更睡在不足一米寬的主席桌上,這對養尊處優的議員們來說實屬不易。更重要的是,第二天阻撓建制派議員開會,主要還是靠現場衝擊,通宵留宿並沒有發揮什麼實際的作用,但反對派卻成功擺出了不惜一切阻修例的姿態。
值得注意的是,就連向來予人「溫和民主派」印象的民主黨,也撕下了斯文的外衣,赤膊上陣,該黨主席胡志偉一反常態地針對特首林鄭月娥,不僅在議會上公然以「八婆」辱罵,更兩度以「死」相咒,這不但與民主黨的形象不符,亦與胡志偉本人的一貫作風大相徑庭。尤其是之前林鄭月娥還出席過民主黨的周年黨慶,並一出手就捐出三萬元,這是連建制政黨都未曾享受過的待遇。不過,一切和諧表象在此時此刻都已蕩然無存,審議修例的法案委員會開了四次會議,連主席都無法選出來,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稱這種情況是「史無前例」。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一反「溫和民主派」印象,不僅在議會上公然以「八婆」辱罵特首林鄭月娥,更兩度以「死」相咒。


反對派與外部勢力形成夾擊 政府四面楚歌
不僅如此,反對派傳媒、法律、教育三大機器全面啟動:各種反常識的反修例宣傳鋪天蓋地,例如「香港700萬市民人人可能是逃犯」、「批評中共會移交」、「外國人過境可能被移交」等等;公民黨前主席、資深大律師余若薇身為專業人士,對報章的修例報道斷章取義,在社交網站誤導網民;教協作為全港最大的教師工會,竟煽動全港中小學「罷課罷教」……種種有違常理的現象均不難看出,反對派在修例一事上確傾盡全力。
反對力量不僅來自內部,亦來自外部。最近數月,美國最高級別的國家安全委員會邀請陳方安生等人訪美,並安排與美國國安會官員甚至副總統彭斯會面講修例。之後,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等人到華府,得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及眾議院院長佩洛西接見,也是談修例問題。美、英、德、加等多個國家先後發聲干預修例,歐盟甚至向特區政府發出「外交照會」。在6月9日反修例遊行當日,Google地圖在遊行起點位置維多利亞公園標示出「民陣6.9反惡法遊行.下午2:30」及「全港反送中大遊行.2:30」。由此可以看到外部勢力如何落力配合動員組織遊行。


最近數月,陳方安生、李柱銘等人幾度訪美,並獲安排與蓬佩奧、佩洛西等美國政要會面。


一個修例事件,竟把所有反華反共勢力空前集結在一起,形成裡應外合的圍剿之勢,特區政府陷入四面楚歌。然而,在這種情況下,特區政府對形勢出現再度誤判,直接導致修例之戰的敗北。


二次誤判:主戰場不在議會 落入「請君入甕」之局
事實上,不管外面的反對聲音多大,只要在立法會得到過半數議員的支持,修例便能通過,所以特區政府一直認為,修例的主戰場在立法會,而立法會內建制派佔有絕對優勢,一旦進入表決程序,那就是三個指頭拿田螺——十拿九穩。這一點反對派也很清楚,所以堅決不讓修例草案在議會內有審議的機會,於是出現了上文癱瘓法案委員會的一幕。如此一來,建制派按步就章的計劃被全盤打亂,開始一步步被反對派牽着鼻子走,解散起不了作用的法案委員會,由特區政府將草案直接提交大會恢復二讀辯論。而反對派則「打蛇隨棍上」,批評政府「開壞先例」,企圖繞過審議,這令不解內情的市民也開始對修例起疑。
建制派一再受挫,也開始急躁起來,認為要速戰速決,於是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給出時間表,計劃在一個星期之內拿66個小時出來進行審議和質詢,並訂明最快可於6月20日進行表決。這一份時間表成了反對派最好的靶子,因為在一般市民眼中,這個被渲染得極其恐怖的「送中條例」幾乎在沒怎麼討論過的情況下就要付諸表決,這豈能不驚?所以反對派此時幾乎沒費多大力氣,在6月9日就輕鬆鼓動了數十萬市民上街遊行(主辦方民陣號稱103萬,警方指24萬)。到了這個時候,反對派攜數十萬民意在手,成功地把議會裡面的劣勢轉化為群眾運動中的優勢,將政府的對手變成市民,自己退居二線,安逸地作壁上觀,一個「請君入甕」之局算是徹底完成。


建制派為尋求速戰速決,於是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給出時間表,訂明最快可於6月20日進行表決,結果成了反對派最好的靶子。


結果毫不意外,6月12日,大批市民在反對派的策動下,團團包圍立法會。混在人群中的一小股激進分子三番五次挑釁守衛立法會的警方,最終雙方發生激烈衝突,暴力不斷升級,警方須動用催淚彈、橡膠彈、布袋彈等武器,整個金鐘淪為戰場,事件進一步激發了市民的反抗情緒。三日後,特首宣布暫緩修例,仍止不住反修例的示威人群,其後惟向全港市民道歉,修例以特區政府的一敗塗地告終。


亡羊補牢 《禁蒙面法》須盡快通過
修例事件反映了特區政府政治敏感度嚴重不足,在反對派作出種種反常行為之時,都未有嗅到危險氣息,仍然按照常規方式處理,最後在明明在理的情況下變得有理講不清,就像有鋒利的寶劍,卻自始至終出不了鞘一般,這份憋屈相信特首林鄭月娥深有體會。
不過,「吃一塹,長一智」,這裡值得一提的是,近年反對派通過79日「佔中」、旺角暴動等事件,在示威遊行和與警方較量方面累積了大量經驗,在裝備配備、資源補給、戰術調動等方面都有一套較成熟的模式,例如真正與警方正面衝突的只需數百人,當警方發起還擊時,大批只是來支持助威的市民便會受到無差別打擊,進一步激化矛盾。而且由於沒有法律禁止,參與示威的市民幾乎人人戴着口罩,那一小股衝擊者更是從頭武裝到腳。這不僅大大降低了事後被警方拘捕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對參與示威者起了極大的心理保護,在衝擊過程中有恃無恐。所以近年蒙面示威,乃至衝擊的情況愈演愈烈,令警方吃了不少苦頭。


由於沒有法律禁止,有一小股衝擊者從頭武裝到腳,不僅大大降低事後被拘捕的可能性,更令他們在衝擊過程中有恃無恐。


事實上,自2016年大年初二發生旺角暴動後,社會一度有呼聲要求政府訂立《禁蒙面法》,禁止示威者在示威活動當中蒙面,從而降低其犯罪安全心理,惜未能成事。目前許多歐美國都已經有類似法例,去年法國「黃背心」示威運動多次演變成騷亂,當局便立即大幅收緊法例,禁制未經許可的示威和禁止示威者蒙面,並設立示威者黑名單。另外,美國(部份州份)、加拿大、奧地利、德國、西班牙、挪威、瑞典、俄羅斯以及瑞士(部份州份)等,都已經有《禁蒙面法》。其中加拿大更訂明,違例者可以被處10年監禁。

正所謂「亡羊補牢,未為晚也」,今屆特區政府未來的路雖不好走,但若能重振士氣,凝聚民心,在重大問題上提前部署,周密考量,不在同一塊石頭上絆倒兩次,那麼便未必不能走出眼下的困局。


(寫於6月17日)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