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首頁 > 最新文章 > 社評

醉翁之意不在酒(2019年8月號)

發布日期:2019-07-31

香港反修例的事態發展越來越令人感到疑惑了。

修例和反修例是整個事件的一體兩面。常理而言,有了修例,就有可能出現反修例,修例沒有了呢?反修例還有可能存在嗎?

有悖常理的是,615日,特首林鄭月娥已宣布暫緩修例,並坦承了政府工作上的不足。但是,第二天遊行照舊,規模更大,晚上還發生了激烈的衝突和暴亂。接着,6月下旬,成千上萬的示威者,繼續打着反修例旗號,發起大規模的行動,非法包圍政府總部、包圍警察總部、佔領稅務大樓。到了71日,不僅僅是數十萬人上街遊行,而且,從白天到晚上近10個小時之中,大批暴徒公然使用鐵棍、鐵籠車等暴力工具猛烈衝擊立法會大樓,撞破鋼化玻璃,敲碎攝錄探頭,幾百人在莊嚴的立法機構裡大肆破壞,如入無人之境,其瘋魔程度震驚世界!

儘管特首林鄭月娥多次向市民誠懇致歉,並於79日用「壽終正寢」來表述修例。但反對派精心策劃和組織的反修例、反政府活動卻不見任何收斂。713日、14日在上水、沙田大規模反修例遊行後演化成暴力襲警,警察倒地後被圍毆暴打、警察被板磚重擊昏迷,更有警察被暴徒硬生生咬斷手指。其暴烈程度令人髮指!

撥開一系列事件發生的迷霧,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當初反對派內外勾結,巧妙地把握時機,用「反修例」這杯酒來灌醉香港,引發事端。「反修例」不過是個幌子、是個旗號,其真正的醉翁之意,就是想搞亂香港、搞垮政府,然後渾水摸魚,大獲其利。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可歎的是,時至今日,香港的大批青年學生,仍在雲裡霧裡,跟隨反對派的「醉拳」起舞,甚至有人還把暴徒衝擊立法會,在立法會主席座位上掛出的標語「沒有暴徒,只有暴政」掛在嘴邊。稍稍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放眼當今世界,對比任何城市,香港特區施政的方方面面,均在一流之列,與「暴政」扯不上半點關係。而香港的警察,其文明執法,理性、克制、忍讓,也是舉世公認,有口皆碑的。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全城譴責暴徒暴亂的聲浪中,本應恪守客觀、公正、持平的香港記協等七家傳媒組織,不去譴責公然暴力衝擊立法機構,又打又砸的暴徒和犯罪行為,卻反而搞出個「停止警暴」的靜默遊行,真是不知所謂!

歐陽修的「醉翁之意」,是寄情山水,追求人與大自然的和諧,境界高雅。反對派的「醉翁之意」,是搞亂香港、搞垮政府,用心不良。修例停止了,「反修例」這杯酒也不存在了,反對派仍在四處扇風,到處點火,不斷打醉拳、撒酒瘋,「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如此,香港將往何處去?禍焉?福焉?大家可要想清楚、看清楚了。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