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中國經濟下半年:闖關自救 突圍「寒流」 (2019.7)

發布日期:2019-07-31

☉文/白雪冰

儘管多管齊下大力谷經濟,但中國經濟走離「熊市」可謂一波三折。種種跡象顯示,中國宏觀經濟正從過去的「易熱」轉向目前的「易冷」,擴張刺激邊際效應正逐年遞減。「易冷」體質下,如何抵禦內外寒流合擊顯得至為關鍵。有觀點認為,中國經濟易冷難熱、泡沫叢生,歸根到底是供給側改革與民眾和市場需求不相匹配,因此,中國經濟下半年運行,仍然面臨風險諸多,唯有闖關自救,方能突破寒流。

儘管中國高層從去年開始展開經濟強力維穩,但至今年年中,中國經濟仍然紅燈頻閃。當前,需求端和生產端同步下滑,消費不振,經濟增長遜於預期,製造業及民間投資增速雙雙放緩,折射終端需求仍在築底。其中表現有四:


一、 消費不振

官方數據顯示,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7.2%,創20035月以來最慢增速,低於3月份的8.7%和預測中的8.6%。而扣除價格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實際增速僅為5.1%,較上月銳降1.6%,創史上最低。

上半年經濟遭遇寒冬 紅燈頻閃

數據顯示,消費者開始削減化妝品等個人日常開支,更有自媒體刊文稱「消費減速,很多人連衣服也捨不得買」。4月建材裝飾銷售亦開始下滑,家電產品增長僅為3%

佔消費大盤子一成權重的汽車等貴重物品消費亦陷入低迷。

據中國乘用車市場訊息聯席會發布的汽車銷售數據顯示,4月中國汽車零售同比下降18%,日均批發量同比下降22%,汽車銷量連續11個月下跌。

有分析指,消費疲軟部份原因在於中國經濟下行及中低階層的收入下跌,而名義GDP增速加快下滑,總需求偏弱亦將帶來生產領域的價格緊縮效應。

二、投資放緩

今年14月,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6.1%,低於一季度的6.3%,亦低於市場普遍預期的6.4%

央行公布的4月份金融統計數據、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及增量數據顯示,人民幣貸款增加1.02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少增1615億元;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1.36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少4080億元,較上月大幅回落逾51%

中國工程機械協會數據顯示,20194月,中國挖掘機銷量為28410台,按年增長6.96%,增速較今年前三個月的10%65%15.7%大幅下滑。

挖掘機被廣泛用於建築和採掘等週期性行業,與大型基建息息相關,是反映實體經濟運行情況的微觀指標。以此推論,中國建築及基建已開始放緩。

5月以來,中國6大電廠耗煤增速亦雙雙下滑,指向5月經濟開局依然偏弱,顯示經濟內生動力明顯不足。

三、 外需下滑

廣交會是中國外需「晴雨表」,而採購商人數和最終累計出口成交額兩項指標更是廣交會盛衰「晴雨表」。今年4月召開的第125屆廣交會,該兩個數據分別為195454人、297.3億美元,同比2018年春交會分別下降3.9%1.1%

對此,廣交會新聞發言人承認,今年中國外貿發展面臨的國內外環境依然嚴峻複雜,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增加,出口面臨較大下行壓力。

外需不振亦體現在近期外貿數據上。據海關總署數據,4月中國進出口總額2.51萬億元,同比增長6.5%,增速比3月下滑3.1%。其中,出口額1.3萬億元,同比增長3.1%,較321.3%的增速大幅下降,亦低於去年同期3.7%的水平。如以美元計,4月中國出口額同比下降2.7%

外需低迷亦觸發製造業數據低位徘徊。中國5月官方製造業PMI49.4,低於預期的49.9,亦跌破榮枯線,創3個月新低,顯示中國製造業擴張放緩。

四、機場輸送量負增長

飛機是民眾經濟活動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而民航業的發展亦被視為經濟發展「溫度計」。

有數據顯示,4月份,北京、昆明、杭州、海口、青島、三亞、烏魯木齊、哈爾濱、福州、寧波、拉薩、綿陽等機場旅客輸送量均出現不同程度下滑,同比降幅在0.2%6.4%之間,其他幾個主要機場如上海虹橋、上海浦東、廣州的旅客輸送量雖實現同比增長,但增幅均0.2%,遠低於去年同期。

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中國民航業連續十年保持着高於GDP增速的發展。但34月以來,中國多個機場旅客輸送量呈現負增長,顯示經濟下行壓力加大。

彭博認為,中國4月份數據不及預期顯示,哪怕是在中美貿易戰升級前,中國經濟也沒有站穩腳跟。中國國內需求和生產指標的回落幅度均超出預期。據金融數據服務商Wind的數據顯示,截至4月底,中國3602家上市企業中,有452家企業出現虧損,佔比達12.5%,創歷史最高。

中國經濟下半年:面臨六大風險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澳門回歸20周年,是中國政經新週期的關鍵之年,維穩經濟乃題中之義。展望下半年,疊加貿易戰升級的風險加劇,中國經濟將面臨更大下行壓力。

有觀點指出,如果56月份工業增加值繼續走弱,GDP增長可能會大幅放緩,中國今年經濟增長率將被拖低到6.1%,接近30年來的最低點。

中國官方亦承認,全球經濟增長和國際貿易有所放緩,外部不確定性因素較多,國內結構性矛盾仍較突出,經濟下行壓力猶存。有經濟專家分析,中國經濟運行下半年仍有六大風險壓頂,不容小覷。

其一、中美貿易戰

隨着中國經濟崛起、中美產業分工從互補走向競爭,以及中美在價值觀、意識形態、國家治理上的差異,中美貿易戰的長期性和日益嚴峻性將成為大概率事件。

貿易戰陰影下,將陡增中國「穩經濟」難度。花旗銀行經濟學家預估,美國增加關稅可能導致中國GDP增長率減少50個基點,減少出口量2.7%,減少中國工作崗位210萬個工作崗位。

有觀點認為,如果貿易戰全面爆發,即便政府大幅增加政策刺激,2019GDP增速仍可能降至6%以下。

事實上,貿易戰影響已經顯現,當前已有產業鏈逐步轉移至東南亞和中國台灣等地。耐克、富士康、佳能、LG等公司相繼入駐越南,開設工廠。4月中國對美、台灣出口增速大幅減少至-13.1%4.8%,但中國台灣對美出口卻高達21.5%。一季度,越南對美國出口增速40.2%,較四季度上升33.5%

中國目前約有1億名出口製造業員工,且八成製造業為民間企業,貿易戰升級,這兩大族群勢必成為最大受害者。

當前,中美貿易談判重回緊張狀態,加之全球經濟形勢依然趨弱,外需不確定將會衝擊內部經濟基本面與就業市場,企業面臨不確定性加大,將加速轉移產業鏈,對後續出口造成拖累。

其二、金融驚雷

當前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地方政府大幅增加發債量,以刺激地方經濟成為「維穩」常態。「中債資信」發布統計報告稱,數據顯示,今年前4個月,全國發行地方政府債券16333億元。截至517日,今年以來地方債發行規模達17722.04億元人民幣,地方債發行節奏較往年明顯提速。

據估計,中國地方政府資產負債表外累積的債務達到40萬億元人民幣。而經由特別債券,地方政府融資總額可達3200億美元左右,比前一年增加59%

截至20195月中旬,中國已發生67起債券違約事件,涉及發行主體31家,合計債券餘額達458.33億元。已有多支債券的發行人選擇場外兌付。

除地方債頻響警報外,股權結構和公司治理混亂、違規放貸、資產負債倒掛及資產品質惡化,亦是當前不少中國中小銀行發展通病。5月下旬,曾被監管層評定為中國首批風險最小七家城商行之一、有着「服務小微企業標桿」美譽的包商銀行,卻因嚴重信用風險被接管,成為繼海南發展銀行後20年來首家被接管的國內銀行,顯示中國金融領域信用風險不容小覷。

其三、實體經濟承壓

4月份,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速下滑至5.7%,而民間投資增速亦同步下滑至3.8%,指向實體經濟內生動力依然不足。

具體而言,三大類投資中,製造業投資增速繼續下滑,14月製造業投資增速下滑至2.5%,從所有制來看,民間投資佔製造業投資的85%,是絕對主體。4月民間投資增速下滑至5.5%,創15個月新低,低於國有企業投資增速2.3%

實體經濟步履艱難,民間投資和製造業投資增勢疲弱。數據顯示,民營企業利潤急劇下降25%以上,虧損企業大增,特別是在廣東、江蘇、山東、浙江、福建,大規模民營企業經營出現困難。而從關鍵指標來看,商務快件指數、農村快件指數和跨境快件指數均存在一定程度回落,反映出實體經濟仍存在下行壓力。

在經濟下行大背景下,隨着市場供需矛盾不斷加劇,實體經濟承壓更巨。

其四、樓市泡沫

時至年中,中國樓市調控有放鬆跡象。據相關統計:菏澤、太原等部份城市取消了限售政策;阜陽、北京、廈門等部份城市土地拍賣政策出現鬆動;杭州、珠海等部份城市降低了購房門檻。此外,多地還出現首套房貸款利率下調及資金監管力度放鬆情況。

調控放鬆所觸發的泡沫放大已有顯現。國家統計局公布的70個大中城市商品住宅價格變動中,無論新建住房還是二手住房均有不同程度上漲,其中三四線城市上漲趨勢較為明顯。

數據顯示,70城中有67城新建商品住宅環比上漲,較上月增加2城。4個一線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銷售價格環比上漲0.6%,漲幅比上月擴大0.4%。北京、上海、廣州和深圳環比分別上漲0.5%0.3%1.1%0.4%,同比分別漲3.5%1.5%13.3%0.7%

截至510日,中國45個城市年內賣地已超過百億,杭州、蘇州、武漢等成為土地交易熱點區域。

其五、做空中國

內外經濟寒流交織,做空中國勢力蠢蠢欲動,資金流出、股市下行、人民幣匯率貶值相繼出現。

5月份,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跌破6.90關口,在岸即期匯率和離岸即期匯率短期內快速貶值約2%2.6%,重回2018年年底水平。日內跌超600個基點,匯率保衛戰再度打響。

受國內外利空因素交織影響,目前人民幣匯率已多次逼近「7」。而隨着通過資本管道進出中國的資金規模增加,國際政治經濟風險對國內資本市場、外匯市場的影響將被放大,未來匯率的波動性增大,不排除短期內匯價繼續承壓走弱的可能性。

而人民幣匯率破7,無疑對市場主體信心產生不利影響,或引發國內資產市場出現更大幅度波動,加劇A股「牛短熊長」。有分析預測,在做空勢力虎視眈眈下,北向資金大幅淨流出,若中美談判破局,中國股票可能挫跌1520%

其六:中國式干預

由於經濟內外寒流合擊,中國下半年經濟增長難言樂觀,這將促使中國決策層將採取更積極行動刺激經濟,立竿見影的行政手段或成為選項。

中國前財長、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理事長樓繼偉曾公開呼籲,應針對政府和官員熱衷於「行政命令式」的中國特色市場經濟做法進行糾偏。

他指出,「行政運動式的去產能,煤鋼產能在『去』的過程中,由於安置職工,國有企業是要比民營企業難得多,因此在同樣污染獲得安全標準之下,『去』的民營企業比較多。後來PPI大幅度上漲,成本向中下游傳遞,中下游的民營企業比較多,感覺負擔沉重。」而運動式治污,往往是關了再說,且壓力傳導層層放大。

亦有學者質疑「一刀切」、擴大化拆違,造成創業、中小企業、就業、收入、GDP、居民財產、固體垃圾污染等各方面損失,給社會穩定帶來不安寧因素。該學者認為,如貿易衝突加劇,帶來出口收縮、產業轉移、就業機會減少,內損外壓,將令局勢更加嚴峻。

經濟「易冷」 闖關自救

去年,中國GDP增速創近28年新低,今年一季度,經濟增速更下探至6.4%。儘管多管齊下大力谷經濟,但中國經濟走離「熊市」可謂一波三折。種種跡象顯示,中國宏觀經濟正從過去的「易熱」轉向目前的「易冷」,擴張刺激邊際效應正逐年遞減。「易冷」體質下,如何抵禦內外寒流合擊顯得至為關鍵。有觀點認為,中國經濟易冷難熱、泡沫叢生,歸根到底是供給側改革與民眾和市場需求不相匹配,因此,動真碰硬推進制度層面的真改革,並實現改革實質落地殊為重要。

推進制度變革,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重點是產權制度改革和要素市場化配置。

這其中,既包括:打破行政性壟斷體制制約,全面放開汽車、金融、石油、電力等行業管制堅冰,通過開放實現國企、民企、外企等市場主體的公平競爭、優勝劣汰和效率提升,實現競爭中性,調動企業家積極性;亦包括:推動城鄉之間要素自由流動,促進中低收入階層收入和人力資本提升,推動消費結構和產業結構轉型升級。

加速推進制度性改革,長遠而言,可為中國經濟固本培元,短期而言,可為當前低迷經濟灌注信心。而大力推進真改革、新改革的同時,亦亟需培育增長新動力。

當前宏觀經濟的一大挑戰在於結構性供求失衡難解,市場內生的造血能力嚴重下降。釋放新增長動力,從增量角度觀之,新出口方向與新內需拉動,均可成為主攻方向。

在經濟槓桿率居高不下的當下,經濟發展速度不宜求快,股市亦不宜一味求牛,在確保改革優先前提下,念好「穩」字訣,特別對湧現出的新風險予以高度關注。

這些新風險包括:局部地區、局部產業增長失速可能對就業產生的非線性變化;新經濟進入產業週期調整期的風險,特別是雙創產業進入調整期的新風險等。

當前,中國經濟正進入發展十字路口,要抓住中美貿易戰倒逼中國經濟轉型機遇,化危為機,推進改革實質落地,惟其如此,中國經濟才能闖關自救,成功突圍「超級寒流」。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