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兩岸

首頁 > 最新文章 > 台海兩岸

民進黨如何彌補「初選裂痕」(2019.7)

發布日期:2019-07-31

☉文/邵宗海 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民進黨初選民調公布,蔡英文以35.68%超越賴清德27.48%,領先8.2%,順利取得民進黨提名資格。對於民進黨初選期間的爭議,基本上台灣社會可能有一個共識:就是初選落幕,整合是下一步重要工作,但若光靠賴清德君子風度來承認敗選,呼籲大家支持蔡英文恐怕是不夠的。尤其,此次民調從實施過程到最後結果,都給外界留下不少問號,民進黨若要走向團結,是有必要從民調釋疑開始。

民進黨「總統」初選民調中「蔡賴之爭」鹿死誰手,2019613日中午終於正式揭曉。根據民進黨中央有關「『總統』初選民調」的公布,五份民調平均計算,蔡英文以35.68%超越賴清德27.48%,領先8.2%,順利取得民進黨提名資格。

這次民進黨「總統」初選的民調原訂於610日至14日執行,但到了12日晚間因依規定已完成一萬五千筆的有效樣本,因此決定提早結束民調作業。此次初選民調是首度納入住宅電話與手機各半的方式,在民調結束後,民進黨中央幹部、民調委員會委員、以及雙方代表在13日上千共同見證民調開封作業,並公布最後結果。

我們試以第一時間來分析,一旦正式宣布蔡英文為民進黨在2020年的「總統」候選人之後,那麼後續效應會是如何?

一、「蔡賴之爭」的緣起

原本民進黨是預計在3月下旬就可公告2020「總統」大選候選人,但賴清德在318日當天卻突襲登記為候選人,挑戰原以為可順利在尋求連任的背景下成為唯一的候選人的蔡英文,這下賴的動作遂變成是投下一顆震撼彈,引發了民進黨強烈分裂危機。

為了避免挺英挺賴的雙方勢力扯裂民進黨,黨主席卓榮泰於是奔波協調,以致該黨的初選期程一延再延。原先在410日的民進黨中執會,曾經有作成「延長『總統』初選協調時間」的決議是說:等『立委』初選完成、522日後再做『總統』初選民調;中執會同時並通過「不停止初選機制、不改變原有流程」的兩個不變原則。

但是,民進黨黨中央的「幕僚單位」在51日向中常會提出報告案時,時程則是有了些變動。「幕僚單位」是建議「522日『總統』初選協調截止;524日到526日舉辦12場政見發表會;527日至531日『總統』初選民調;65日中執會公告提名名單」。

這當然讓成員中絕大多數在立場上較傾向於蔡英文的民進黨中執會,與黨中央展開了言辭上的衝突。幸好雙方都有克制,經過了多次的再度會商與協調,終於達成協議,決定在610日開始展開「『總統』初選民調」,採用住宅電話與手機各半方式,由蔡英文、賴清德分別與高雄市長韓國瑜、台北市長柯文哲進行三方對比。

實際上,民進黨的民調尚未出爐,但在台灣的《蘋果日報》則於611日上午已搶先公布最新民調。蘋果的民調是說:若明年大選是「三腳督」(意即在國民黨與民進黨候選人之外,尚有第三位來角逐),蔡英文對上高雄市長韓國瑜與台北市長柯文哲,支持率的高低次序是韓30.4%、蔡30.0%、柯27.6%;若民進黨改派賴清德出戰,支持率的高低次序則是柯29.8%、韓28.9%、賴27.6%。這樣結果再根據民進黨民調辦法來解讀,蔡的支持度是30.0%,就是領先了賴清德的27.6%。這份民調訪問時間是68日至69日,市話成功訪問903份有效樣本;手機成功訪問858份有效樣本,誤差範圍不大,應有參考價值。而當時,台灣社會似乎己嗅到一股蔡英文將贏得民進黨『總統』候選人的訊息。

二、民進黨中央在初選揭曉後,已發現有「初選裂痕」需要彌補的警惕

在民調正式揭露之前,民進黨中央已經指出:不管是蔡英文或賴清德誰最後勝出,當務之急就是要盡快彌補初選裂痕,否則結果揭曉只是分裂開始。這確實說明了這場初選所引發民進黨內外的一些衝突,已埋下了該黨在正式邁向大選準備之時,除了面臨國民黨或其他政治勢力挑戰之外,實際上更需要內部的整合。

雖然在6131030分開封時,民進黨主席卓榮泰在上午尚透過臉書說,「無論哪一位勝出,下一階段更重要的整合才正開始」。那麼到底有多少挑戰,民進黨已經面臨?下面一些事件可以予以說明:

1、初選民調進行時,已發現有些題目選項卻有排除「選賴清德」的現象

民進黨主席卓榮泰曾經表示,前幾天他分別在台北與中部地區民調公司監看,一切進行順利,雙方陣營觀察員代表也很仔細聆聽,但還是有聽到少數在訪問中,或許誤會、傳言、溝通不夠清楚,黨部對此非常重視,資料開封後,將針對一些比較具體個案會詳細進行查驗,若有需要,也會全面擴大查驗。

其中針對有位吳姓網友聲稱接到民調電話,但題目選項卻排除選賴清德一事,卓榮泰說,黨部非常重視,黨秘書長羅文嘉也已親自與吳姓網友通過電話,他自己本人也私訊給吳姓網友,已經知道這通電話出自哪裡(指民調執行單位),他承諾會就該案做清查,若當中有任何質疑需要擴大清查都會執行。

至於賴清德陣營指控有媒體(應是指《蘋果日報》)在民調期間公布該媒體所作民調,可能造成不公平。卓榮泰說,民進黨自己本身在這三天中都未對外公布任何數字,對於媒體各自在做專業上的執行,應與黨部的調查沒有關係,候選人也不用因此情緒受影響。

2、蔡英文論文的爭議顯然沒有完全結束,民進黨將如何排解?

一名本是中國大陸學者的曹長青,經常在台灣「獨派」控制的民視裡發表評論,他在初選前揭發了「蔡英文的博士學位是否造假」的話題,引發爭議。他說,蔡英文的博士論文一直處於missing(失蹤)狀態,而且蔡英文畢業的母校倫敦政經學院圖書館也有回信說,蔡英文從來未提供過她的論文予校方。甚至,曹長青尚質疑蔡英文在倫敦政經學院的博士論文,很可能由台北現任「外交部長」吳釗燮代筆。

但是,蔡英文的博士論文不在校方資料裡固是事實,但為何沒有卻又一直找不到答案,變成了一個羅生門。至於說有人代寫的問題,吳釗燮隨後立即提出澄清,表示從未與蔡英文合寫過任何文章、論文,或代寫論文。但此事留下的疑筆,仍在初選期間在蔡賴陣營之間不斷駁火,民進黨新潮流系龍頭段宜康曾呼籲賴清德應該站出來駁斥曹長青的「垃圾言論」;輔大助理教授周偉航也在臉書「特急件小周的人渣文本」上指賴清德的支持者居然在打蔡英文的博士論文。周特別提出:蔡英文已經選了兩次大選,國民黨都沒辦法就這點提出疑問,是否蔡英文如果提供了博士論文的全文內容,賴清德就會退選嗎?

當然,在倫敦政經學院校方網站上找不到蔡英文的論文資料,在蔡英文畢業後到台灣政治大學任教,她是否有遞交論文版本,也是沒有任何訊息可查,是容易引發外界的疑惑,而且這也是學術界認為是不可思議的事。在本文截稿之前都沒見到蔡英文本人對這件事情的說明或澄清,看來這項爭議在2020大選展開之後會持續發酵。

3、賴清德何去何從?民進黨固則是需投入整合,但是否有效則難定論

《中國時報》的一篇報道有曾分析到:賴清德因為參選,被英派指責「沒誠信」,一夕之間,他過去在黨內累積的努力都被抹煞。而在「立委」補選時,尚有民進黨候選人借用他的超人氣輔選,但在賴清德投入初選後,不是選擇噤聲,就是翻臉不認人,賴被形容有如「好命少爺來偷襲」,箇中滋味真是冷暖自知。

另外,賴清德在選前一再公開宣誓「輸了支持贏的人」,敗選之後,也曾經在記者會上再度聲稱他將全力支持蔡英文,不會違反承諾。但是問題在初選時多數支持賴的人,很多本就是「反英勢力」的分子、或是「台獨基本教義派」,並非賴清德可左右他們意志的人,在選後民進黨或蔡英文是否把這些人帶得回來?可能在民進黨中央必須投入整合的工作之外,蔡英文的誠意將是個關鍵。

不過,很多反英勢力的團體,像在台灣由本土社團籌組的「民進黨總統初選觀察團」,在614日宣布團體解散並發表聲明時說:有正義感的人民不會支持不公、不義政黨。他們甚至懷疑民進黨在做盡惡事之後,還敢出來吆喝「團結」?另外一位也是「獨派」人士的陳永興則認為,現在要看的是,支持賴清德的基層怎麼看這件事,若有人還是覺得初選不公平,或許不會接受這結果,最終會發生不去投票的狀況。

至於一直對蔡英文表達不滿,甚至主動辭去「資政」一職的「獨派」大佬吳澧培,在613日也表示,「獨派」支不支持蔡,就看蔡英文如何進一步表態台灣的基本立場。而「獨派」色彩甚濃的台灣社社長張葉森則說,本土社團尊重初選結果,「但不表示這樣就團結」,若蔡英文沒有真心的實質改變,像是對台灣「正名制憲」等,她若再干涉限制,本土社團一定會在走上街頭,不會一味地跟從。

面對一些「獨派」以及本土色彩濃厚人士的反彈,黨主席卓榮泰曾在614日接受專訪時表示:合作有很多模式,未來不一定是「蔡賴配」,這是否意味着蔡賴之爭恐難在短時間內結束?當然,他的說法不是沒有道理,因為要選擇誰當副手,應是蔡英文的權力,民進黨中央只能說,賴清德在未來半年選戰中,會給他一定的角色來助選。

而蔡英文也在同一天表示:全黨及支持者都希望黨內團結,並順利整合,她相信後續整合可順利完成,只要團結一起打拚,2020年才有勝選希望。但是對於未來副手人選,蔡卻未正面回應,僅稱會以最好的團隊和政績,贏得人民支持,「這不是單一個人問題」。很顯然的,蔡基本上已否定「蔡賴配」。

因此,從上面分析來看,當支持民進黨的力量在賴清德不太可能與蔡英文共同結合來參選後,已有裂痕出現。

三、民進黨仍需把「初選民調」給予外界-種不信任的結果,逐一澄清

看來賴清德何去何從?確是個難解的問題。民進黨一位沒透露姓名的人士指出,賴清德的支持度有其代表性,也反映「蔡總統」接下來需要努力的部份。他表示,外界或許會把焦點放在蔡賴什麼時候見面,甚至還拉到蔡賴會的議題,但是,這些想像都與現實上狀況有若干脫節,主要是對賴清德而言,需要時間沉澱及思考,即使要再出現在大家面前,要以什麼樣的姿態,他自己的想法是什麼,都不是三兩天的事;更重要的是,經過這場初選後,無論是挺蔡或挺賴的人,也需要有更多的溝通。

所以民進黨自己本身的確是需要投入很多的整合工作,但是否有效果真的是很難定論。其中最關鍵所在,便是如何釋疑「初選民調」給予外界-種不信任的結果。

譬如說,一向挺賴色彩鮮明的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在「初選民調」出爐後也曾指出:這是史上最離奇、最違反社會大眾直覺的「總統」初選民調。應該相信或不相信?他強調,「如果相信,那是在挑戰我們的經驗、理性和常識。如果不信,那又能怎樣?」「當賴清德已宣布接受民調結果,民調驗票已毫無可能」。甚至在之後,游盈隆尚表示,他與一位台灣民主運動前輩餐敘,這位前輩指出,這次民進黨「總統」初選民調結果,是1996年台灣第一次「總統」大選以來,影響「總統」選舉三大謎團之一,第一是2000年宋楚瑜的興票案;第二是2004年陳水扁的兩顆子彈案;第三就是這次民進黨「總統」初選民調。

又譬如說,在台灣頗為著名的民調專家洪永泰在「遠見華人菁英論壇」投稿撰文時就指出,民進黨中央黨部在此次初選民調中,根本不管母體結構比例,就直接以一比一合併手機與住宅電話的調查結果,只為了讓特定候選人勝出,「寫下了台灣民調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當然,在初選過程力挺賴清德的民進黨立法委員林俊憲雖然表示:關於民調結果,賴清德在第一時間已表達接受初選結果,代表他絕對相信中央黨部的公正性。不過林俊憲還是認為,學者若對抽樣、加權比重等民調計算方式有不同意見,他相信民進黨中央都應該可以答覆。

另一位民進黨立委許智傑則說,這次初選的過程,民進黨、蔡英文有必要認真面對黨內質疑,並思考是否要公布民調細節,逐一釐清爭議,以利於未來的整合工作。

基本上台灣社會可能有一個共識:就是民進黨「總統」初選落幕,整合是下一步重要工作,但若光靠賴清德君子風度來承認敗選,呼籲大家支持蔡英文恐怕是不夠的。尤其,此次民調從實施過程到最後結果,都給外界留下不少問號,民進黨若要走向團結,是有必要從民調釋疑開始。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