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精英

首頁 > 最新文章 > 華裔精英

吳恒燦:把「四大名著」帶到馬來西亞

發布日期:2019-08-02

☉文/陳悅

自上世紀90年代起,吳恒燦便開始組織將「四大名著」翻譯成馬來文。如今「四大名著」被馬來西亞多所華文小學搬上了馬來傳統戲劇舞臺。在中馬翻譯界耕耘半輩子的吳恒燦說:「我的初心就是要讓馬來西亞各族裔人民,尤其是非華裔民眾,更深入瞭解中華文化。」

6月15日,來自馬來西亞多所華文小學的同學即將在吉隆坡進行《三國演義》匯演,用馬來傳統戲劇的形式,向馬來西亞各族裔民眾展現這部中國古典名著的魅力。

這是馬來西亞漢文化中心主席兼馬來西亞翻譯與創作協會(譯創會)會長吳恒燦繼前年組織《西遊記》馬來戲劇演出後,又成功將一部中國古典名著推上馬來西亞戲劇舞台。

在吳恒燦看來,這些工作是他耗費20多年心血,領導漢文化中心團隊將中國傳統四大古典名著翻譯成馬來文後,「自然而然的延續」。

「我的初心就是要讓馬來西亞各族裔人民,尤其是非華裔民眾,更深入瞭解中華文化,」吳恒燦說,「民心相通」是「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內容,而文化的交流、融合,則可以為「民心相通」搭建一道堅實的橋樑,「希望我的工作,能夠為『一帶一路』增添助力」。


半生磨「四劍」艱辛如「取經」


從2001年出版馬來文版的《水滸傳》到近期推出馬來文版《紅樓夢》第一卷,剛過花甲的吳恒燦說,從九十年代起步,「四大名著」的翻譯工作,幾乎耗費了自己的一半人生歲月。

「其實還遠不止一半,」仔細思考後,吳恒燦糾正說,早在投入「四大名著」翻譯工作之前,他和他所領導的漢文化中心翻譯團隊就翻譯了大量中國古代和現當代文學作品,積累了豐富的翻譯經驗,打磨出了成熟的翻譯流程,「算是磨刀不誤砍柴工」。

「翻譯講究信、達、雅。」吳恒燦說,其中核心的一條便是將「四大名著」中體現出來的中華文化精髓準確而又易於理解的傳達給馬來裔讀者。

「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吳恒燦說。他坦言,「四大名著」作為古典作品,其所用的語言、作品的歷史背景、作品所體現的生活民俗,都和現代馬來裔讀者有較大的距離,要把他們準確翻譯出來,令其對馬來裔讀者而言通俗易解,需要反復的斟酌。

比如在小說中經常出現的「壽比南山」,對馬來西亞讀者而言,就很難理解「壽命」和「南山」的關係。吳恒燦幾經斟酌,將其翻譯成「壽命像大漢山(馬來西亞西部最高峰)一樣長」,對馬來西亞讀者而言,其含義便一目了然。

為了讓每一部名著都準確得到翻譯,吳恒燦建立了嚴格的三步走制度,首先由精通馬來文的華人翻譯將作品翻譯成馬來文,再由馬來西亞國家語文局資深馬來語專家進行審核,遇到疑難點則由各族裔專家「會診」。參與翻譯工作的一位編輯曾感慨,這個過程「比十月懷胎還辛苦」。

「翻譯的過程真的就像《西遊記》的取經一樣,」吳恒燦也笑言,取經要克服「九九八十一難」,翻譯也要在前人沒有走過的路上「披荊斬棘」。他自評,四本翻譯作品中,最滿意的是文風接近白話文的《西遊記》和《水滸傳》,準確度可以達到95%;而帶有濃厚文言色彩的《三國演義》則大概可以拿到85分。

「要把《三國演義》中曹操的話翻譯成馬來文,就是很不容易的事,」吳恒燦說,當然最不容易的還是《紅樓夢》,其中大量的古詩詞、曲折委婉的青年情愫都大大增加了翻譯的難度。

而屬「猴」的吳恒燦最喜歡的作品,非《西遊記》莫屬,這不僅是因為《西遊記》中有位神通廣大的「猴」英雄,更是因為其「奇幻冒險」的故事情節、攻堅克難方成「正果」的人生哲理,特別容易跨越種族、宗教和年代,吸引馬來讀者。


翻譯是起步編劇入人心


也正因為如此,吳恒燦將《西遊記》選擇為首部改編為馬來戲劇的「四大名著」作品。

2017年,四大名著中的三部都已順利出版,吳恒燦並沒有覺得「如釋重負」,他說,僅僅將這些作品停留在紙質文本層面是遠遠不夠的,要讓馬來裔讀者接受、瞭解、喜愛他們,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以更多形式加以呈現。而馬來傳統戲劇,正是讓普羅大眾喜聞樂見的形式。

在吳恒燦看來,推動華文小學將名著改編為馬來戲劇,更是「一舉兩得」的好事,一方面可以讓華人小朋友更深入瞭解中華古典名著,一方面也讓他們更多接觸馬來傳統文化,加強不同族群間的文化交流融合。

他的倡議得到眾多華小回應。吳恒燦至今記得華小的孩子們參加《西遊記》改編劇匯演時的興奮之情。有的地處偏鄉的華小,孩子們凌晨三四點就出門,趕到匯演現場立刻投入化妝、綵排,毫無倦色。

吳恒燦亦將改編視為又一次「翻譯」,將馬來文化元素融入演出中。在西遊記的排演中,他指導演員們將劇中時常出現的土地公改為馬來西亞民眾常見的「拿督公」(和土地公職能類似的保佑一方之神)。在演出時,當孫悟空一聲呼喚,拿督公顫顫巍巍地走上舞臺,現場馬來觀眾發出驚喜的歡呼,掌聲、笑聲不斷。

馬來戲劇版的《西遊記》大受歡迎,匯演結束後,各地紛紛發來演出邀約,「三打白骨精」、「大鬧天宮」「過火焰山」等西遊記精彩故事為越來越多馬來讀者熟悉喜愛。今年4月,吳恒燦意外接到柔佛巴魯一場馬來傳統「三人說書」比賽擔任頒獎嘉賓的邀約。原來,這次比賽破天荒將《西遊記》列為主題。他相信,《西遊記》已經真正走進了馬來社會。

《三國演義》匯演工作在今年啟動後,吳恒燦又在《西遊記》匯演的基礎上進行了很多改進。他說,《西遊記》每個降妖伏魔的故事獨立性較強,適合變成短劇演出,而《三國演義》結構宏大,改編成一個個如「三英戰呂布」這樣一個個短劇時,需要在劇本改編上多下功夫,才能讓馬來讀者瞭解來龍去脈。

為此,吳恒燦於今年4月舉辦了編劇培訓班,邀來各個華小的老師進行培訓,打磨他們的創作劇本。這一舉措成效顯著。甲洞二小在編寫「三英戰呂布」劇本時,就巧妙融入馬來戲劇中「講故事者」的角色,用其之口,交代故事的起因、背景,幫助觀眾理解劇情。

「安徒生、泰戈爾和莎士比亞的作品,並非只是相關國家或族群所擁有,而是全人類共同擁有。」吳恒燦相信,中國「四大名著」同樣是人類文明的精華,一定能成為馬來讀者的精神財富,也能讓馬來讀者對中華文明有更深入的理解。

吳恒燦告訴記者,他發現已經有馬來學者將馬來文學中的人物以及馬來歷史故事與「四大名著」中的人物、故事進行比較研究。他說,通過這樣的研究,馬來社會認識到馬來文化中有中華文化的影子,馬來文化和中華文化有着交流和共融,這是令他「尤其高興的事」。

「『四大名著』的創作者當年不會想到他們的作品在那麼多年後會被翻譯成馬來語,得到馬來讀者的青睞,」吳恒燦說,自己現在正在做的事,將來一定也能起到作用。


卅載交流路栽樹為後人


這一條文化交流之路,吳恒燦走了30多年。1997年,他獲馬來西亞國家語文局頒授「輝煌成就獎」,是首位獲得相關榮譽的華裔馬來文專才。2014年,他成為入選「世界華人文明交流互鑒經典案例」的8項案例之一。吳恒燦還是馬來西亞國家語文局唯一的華人董事。

吳恒燦曾就讀於馬來西亞寬柔專科學校(南方學院前身)馬來語系。寬柔專科馬來語系要求嚴格,當時和他一起進校的30幾位同學,到三年級時只剩下17人;反而是吳恒燦學業突飛猛進,打下紮實的馬來語基礎。

大學畢業後,他從事過教師、經商等多種工作,但愛好文學的他,始終為馬來西亞華文文學難以被馬來主流社會接納而遺憾。「這其中,語言隔閡是最大的因素。」吳恒燦說,馬來西亞華文文學同樣寫的是蕉風雨林,反映的同樣是馬來西亞社會現況,但由於乏人翻譯為馬來語,「難以得到友族同胞足夠的認知」。

當時,馬來西亞著名詩人烏斯曼·阿旺一直鼓勵雙語俱佳的吳恒燦通過翻譯來溝通各族群文學。受此激勵,吳恒燦毅然走上這條文化交流之路,並於80年代中期創建了馬來西亞翻譯與創作協會,為馬來西亞培養了一批優秀的「漢語-馬來語」翻譯人才。

隨着中馬關係的迅速發展,吳恒燦又將翻譯工作的重點轉到中馬文化交流上來。

1989年,吳恒燦隨馬來西亞國家語文局代表團訪華,見證了中馬兩國在文學、翻譯和出版等領域合作的開始。

吳恒燦領導的團隊隨後將眾多中國當代文學作品和《聊齋志異》、《白蛇傳》等古典文學作品陸續翻譯成馬來文,也將很多馬來小說翻譯成中文。其中《白蛇傳》在馬來讀者中引起巨大反響,一度入列年度十大暢銷書。吳恒燦記得,當時有很多讀者給自己寫信,表達對白蛇、青蛇的同情並「痛斥」法海「多事」。「這說明在各個民族中,對真、善、美的熱愛是一致的。」吳恒燦說,這也構成「民心相通」的基礎之一。

如今,吳恒燦更將翻譯工作擴大到更多領域,他主持翻譯的《這就是馬雲》等介紹中國經濟創新及改革開放經驗的書籍尤其受到馬來西亞讀者歡迎,僅《這就是馬雲》就再版了兩次。

今年上半年,馬來西亞國家語文局、吳恒燦領導的「中馬一帶一路出版中心」又和中國出版機構合作,在馬來西亞書店正式推出「絲路書香出版工程」專櫃,涵括漢文化中心近年來翻譯的中國書籍約30種,讓馬來西亞民眾更方便接觸到優秀的中國書籍,也讓「中國故事」被更多馬來西亞讀者「聽到」。

吳恒燦相信,隨着「一帶一路」倡議在馬來西亞越來越深入人心,漢文化中心翻譯的中國作品也會越來越多,「未來5年,我們準備翻譯的中國書籍將超過過去30年」。而這,也有望讓馬來西亞讀者更加深入、全面地瞭解中國,更深刻體會到「一帶一路」倡議給馬來西亞經濟和馬中經濟合作帶來的巨大機遇。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