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深圳新定位:「先行示範區」(2019.9)

發布日期:2019-08-29


☉文/閔之才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這是中南海今年724日對於經濟特區深圳最新定位,一如當年深圳肩負中國改革開放試驗田的政治任務,這意味着深圳不僅要先行一步,而且要在先行中當示範;不僅要創建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精彩樣本,更要成為城市範例。專家指出,中南海給深圳這個經濟先鋒城市的新定位,預示着中共將在深圳提煉「中國模式」,如同深圳在世界經濟上的意義一樣,兼具經濟實力和軟性制度環境的深圳也將具有世界性意義。而對於正處於政治混亂中的香港而言,深圳的新定位對香港究竟意味着什麼,值得各界深入研討,急起直追,否則,不進則退終究會被邊緣化。


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作為改革開放窗口的深圳特區,再度領受了新的更大的使命。


724日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第九次全體會議,通過了《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下稱《意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是關於改革開放的新表述、新概念。不同於以往的「沿海開放城市」「保稅區」「自貿區」等概念。北京學者認為,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一扇窗口,深圳始終是觀察中國經濟發展及改革動向的焦點城市,而今深圳要建設的「先行示範區」,對標的不是具體的經濟和貿易制度變革功能,先行示範區可以被視之為「政治特區」,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個宏大框架的現代化試驗場。


從經濟試驗區到「中國模式」試驗場


這是中共首次正式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概念。中央黨校教授戴焰軍在接受採訪時認為,此次審議通過的《意見》,與習近平重要批示一脈相承,意味着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已成為中央頂層制度設計框架下的具體部署。


經四十年發展,深圳已經站在新的起點上。完成好新的使命,深圳有基礎、有條件,也必須有擔當、有作為。中共高層賦予這座城市的新定位顯示,這個經濟特區將同時發展為「中國模式」的試驗場。從最初的「改革開放試驗田」到如今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中央對深圳經濟特區的囑託和期待一脈相承。在新的時代背景下,深圳不僅要先行一步,繼續敢闖敢試、敢為人先,而且要在先行中當示範;不僅要創建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精彩樣本,更要成為城市範例。


南方科技大學黨委副書記、深圳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院長李鳳亮認為,把建設深圳經濟特區放在中國共產黨近百年的奮鬥史、中華人民共和國七十年的創業史中去看,更能看清它的重要意義。可以說,深圳經濟特區建設是由中國共產黨人創想、設計、推動的一個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生態發展的奇跡,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探索的一個典範。


在此次《意見》中,要「牢記黨中央創辦經濟特區的戰略意圖」被着重強調。1980年創建深圳特區的戰略意圖就是「殺出一條血路」,積累改革開放的經驗,以點帶面,促進全國經濟局面的好轉。乘着改革開放的東風,深圳敢闖敢試、敢為人先,演繹了一個又一個「春天的故事」:率先實行市場取向的經濟體制改革,創造了1000多項全國第一;從發展「三來一補」到率先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再到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創造了舉世矚目的「深圳速度」,打造了「深圳品質」「深圳標準」……深圳近40年以來發展成績舉世矚目,表明以特區作為全國改革開放的橋頭堡的戰略意圖行之有效。


深圳市委黨校副校長譚剛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提出,意味着中央對深圳要求更高了,包括目標、定位和責任等,不僅要先行,還要示範。「從2017年以來,深圳大力推動先行區建設,出臺了一系列相關的文件。從『先行區』到『先行示範區』,說明深圳這兩年來的探索得到了認可,一些好的做法要複製和推廣到全國。」譚剛進一步補充。


從科技創新到社會治理、從深化改革到擴大開放、從民主法治到生態建設……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不能只當單項冠軍,而是要多領域全方位走在前列,不能滿足於某一階段領先,而是要全過程領跑;不能只是「一馬當先」,而是要帶動「萬馬奔騰」,全方位、全領域、全過程先行示範。


深圳市決策諮詢委員會委員張克科表示,深圳最有條件在高品質發展上做出先行示範。深圳要堅持經濟特區的初衷,不忘黨中央給經濟特區的戰略任務,在新時代還有更重要的擔子,需要進一步開放、創新,進一步形成新的城市典範。這次提出了打造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要求,就是要深圳把過往行之有效的經驗進行總結,做到可傳播、可複製。


為什麼又是深圳先行示範


那麼,中央為何「點名」深圳來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專家分析有以下幾方面的考量:首先,深圳先天具有試驗基因,有條件「先行示範」。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副院長吳曉華指出,實踐證明,深圳一直走在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前列,具有試驗基因,有條件更有能力開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建設,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拓展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


戴焰軍認為,從深圳層面看,自建立經濟特區以來,深圳一直承擔為改革開放先行探索的使命,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建設相對走在全國前列,開展先行示範的條件較為成熟,具備為全國其他地區提供參考、做出示範的軟硬件基礎。另一方面,深圳對外交往頻繁,地理上毗鄰港澳,不僅有利於吸收借鑒更多國內外有益經驗,其先行示範的影響力和輻射範圍也更大、更廣泛。


其次,從全國層面看,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中共也即將迎來建黨百年,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進一步發揮對全國的輻射和帶動作用,對於探索在中國國情條件下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有重要意義。這種探索既不同於西方的現代化,也不同於過去傳統社會發展的既定模式,將進一步彰顯中國理念、中國智慧和中國制度的生命力。


中央深改委會議強調,「要牢記黨中央創辦經濟特區的戰略意圖,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堅持改革開放,踐行高品質發展要求,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抓住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重要機遇,努力創建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城市範例」。


從經濟到政治的邏輯


1980年設立經濟特區以來,過去四十年裡,深圳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橋頭堡,已由最初毗鄰香港的一個二萬人的小漁村,發展成為人口超過二千萬的現代化國際都市,與北京、上海、廣州並列為中國「一線城市」。深圳的地區生產總值(GDP)已從1979年的1.97億元人民幣上升到20182.42萬億元人民幣。


快速的經濟發展給深圳帶來了雄厚的財力。而經濟的發展,自由市場經濟的框架,與之相適應的必然是政治制度隨之的變革。鄧小平曾經反復強調:「現在經濟體制改革每前進一步,都深深感到政治體制改革的必要性」。「只搞經濟體制改革,不搞政治體制改革,經濟體制改革也搞不通」。


專家分析,隨着深圳經濟體制的變革和經濟的發展,政治發展的任務顯得越來越迫切,也越來越重要。今天改革中出現的「放權」與「收權」的週期反復,行政體制紊亂造成的政策實施扭曲變形,以及壟斷者的壟斷和既得利益者的討價還價,經濟增長方式轉變的步履蹣跚,都是政治體制改革滯後的副產品。


既然當年鄧小平搞經濟改革首先抓「試點」,在深圳建立「經濟特區」,那麼有學者認為政治改革也可以從深圳抓「試點」開始,建立「深圳政治特區」。雖然國家沒有明確提及政治特區,但是深圳建設先行示範區的新概念裡,蘊含着政治層面的提高城市和國家治理的現代化水平等多篇大文章。從經濟特區到政治特區轉型,也是中國正在推進的「全面深化改革」。


美國多維新聞網發表評論認為,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一扇窗口,深圳一向都是觀察中國經濟發展及其改革動向的焦點城市。可以說,深圳是當代中國發展的一面鏡子。從經濟特區到政治特區轉型,也是中國正在進行的「二次改革」(官方說法為全面深化改革),以及實現「第五個現代化」為目標階段性發展任務的現實需要。


經濟特區當年靠「特殊政策、靈活措施」起家,較好地完成國家賦予的歷史使命。但今天,絕大部份的「特殊政策靈活措施」,已經成為全國各地通行的政策措施;甚至一些不是經濟特區的地方,國家賦予了比經濟特區更「特殊政策靈活措施」,例如上海的浦東、西南的重慶、華北的天津等地。深圳等四個經濟特區已經沒有太多的政策優勢,特區還能不能特下去,一段時間以來成為很多人的疑問。


現在答案來了,深圳特區還依然要特下去,只不過這次由經濟試驗田變成了政治試驗場。


改革開放40年後的今天,中國已經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社會的階段性發展目標,也從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開始轉向在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到2049年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為此,中共在十八屆三中全會就已開始推進「二次改革」,設定實現「第五個現代」化目標。並且,在中共十九大之後進行了「自我革命」式的「黨和國家」組織系統重構。但何謂治理體系現代化,何謂治理能力現代化,何謂社會主義現代化,需要一個先行先試的樣本。深圳,在這個時代,就被賦予了超越經濟特區的新的歷史使命。


深圳,將由此正式告別「經濟特區」時代,進入「政治特區」時代,任務也將由經濟上的先行先試,轉向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現代化探索一條可供複製的示範之路。如果深圳能夠成為中國「第五個現代化」——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現代化的城市樣本,無疑對於中共實現「第五個現代化」具有參照意義。


實際上,深圳這個地方,對中國共產黨來說有着極為特殊的政治寓意。某種意義上,如果說共產黨因為通過發動武裝鬥爭取得革命勝利而把井岡山、延安等地視為中共的紅色聖地,那麼鄧小平改革開放和南巡講話的深圳則可被視為中共獲得新生的地方。被反右、大躍進、文革等政治運動折騰得奄奄一息的中共,是藉由在深圳開啟的改革開放獲得新生。


歷史地看,改革開放以來中共取得的重大理論創新成果,都與深圳等經濟特區有着這樣那樣的關係。具體來說,鄧小平理論的形成、發展和完善,與深圳有着很大的關係;江澤民「三個代表」思想是在廣東提出的,其中也凝聚了深圳的探索和經驗;而20034月中旬胡錦濤在廣東考察期間發表的講話,是科學發展觀最初的思想萌芽。2012年,習近平就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後首次離京視察就到了深圳,當時外界就認為,他將像鄧小平一樣,在改革開放方面大有作為,如今深圳又一次承擔起改革開放先行示範的重任,它的成敗與否將是對新一代領導人致力於建設的「第五個現代化」的最好的檢驗。


深圳新定位對香港意味着什麼


此次中共授予深圳市「先行示範區」定位之時,適逢中國面臨四個歷史關頭,一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二是深圳特區建立40周年之際,三是粵港澳大灣區方興未艾之際,四是香港發生政治混亂之際。專家分析,在這歷史關頭,中央作出這一決策,象徵意義不容忽視。特別是對香港,深圳的新定位,值得特區政府和各界深入研討這對香港的示範含義,急起直追,否則,不進則退終究會被邊緣化。


中央作出上述決策之時,正是香港出現政治混亂之際,從6月開始的多番衝突,香港內部人心惶惶,外界對香港的印象在減分。香港《明報》評論認為,香港今後如何發展,需要特區政府提出振奮人心的利民惠民政策,而深圳的進一步發展,可以為香港提供一個「大後方」,為工商業市場和人才流動提供一個更大的發展空間,雖然很多行業和很多市民未必會對這個「大後方」趨之若鶩,但深圳以至整個大灣區的有序發展,也可以成為香港的「定心丸」,其象徵意義不容小覷。


面對深圳的崛起,香港當下的危機已顯而易見。2018年,香港的GDP24,001億人民幣,深圳是24,222億人民幣,這意味着深圳GDP超越香港成為粵港澳大灣區排名第一的城市。


專家分析,對於深圳乃至中國內地的改革開放來說,今次深圳經濟規模超越香港,確實具有符號意義,象徵着中國改革開放的成功。短短40年時間,深圳從1979GDP不足2億元人民幣的貧困落後小漁村,猛然經濟規模位列亞洲第五,增長高達一萬多倍,不能不說是奇跡。


相較之下,曾經遙遙領先於深圳乃至整個內地發展水平的香港,卻在成為亞洲四小龍之後,面對過度依賴服務業特別是金融業和地產業的經濟結構,缺乏反思和改革,致使經濟發展陷入困境。現在,以被深圳首度逆襲為契機,港府和精英群體是該反躬自省香港經濟何以被超越。


當然,要注意的是,深圳在經濟規模上超越香港,絕不是指深圳發展全面超越香港。一方面必須承認的是,深圳目前只是經濟規模首度超越香港,而在人均GDP、財富積累和城市發展的成熟度上,依然明顯不如香港。更重要的是,香港還有深圳根本難以望其項背的比較完善的法治體系、世界領先的廉潔政府、精細化的城市治理、寬鬆開放多元的社會環境、聞名全球的大學教育。而深圳在這些方面底子非常薄,城市治理有諸多嚴重短板,這方面深圳還有大量需要向香港學習之處。


分析人士指,由於香港和中國大陸在司法體制和社會治理水平上的不小差距,以及由此帶來的陸港兩地民眾心理距離,因而,當中共高層提出旨在融合粵港澳三地的大灣區時,在香港民間其實遭遇不少不解和阻力,許多香港人除了在經濟上「被融合」的無力感外,在更為棘手的政治領域,同樣沒有太強的意願推進中國大陸和香港的融合。從近來香港反修例遊行來看,原本一個只是涉及到逃犯移交的司法合作條例修訂,便在香港引發持續的動盪局面,有分析認為,這歸根到底是因為許多香港人內心深處對中國大陸司法體制的不信任感。


因而,專家認為,深圳的新城市定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並不只是經濟意義上的,同時也是政治意義上的。在中共話語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原本就是一個統括政治制度和經濟制度的概念。這個定位意味着,這座以獨特的經濟改革角色為外界所知的城市,將要在中國政治運行的體制機制探索中同樣扮演先鋒角色。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