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反對派的「訴求陷阱」(2019.8)

發布日期:2019-09-02

☉文/文軒

持續社會騷亂、擊垮警隊、為暴徒洗白、摧毀法治,最終奪取政權。如今政府若要令暴行得以遏止,當行雷霆手段,對帶頭搞事或衝擊在前者迅速起訴判刑,在彰顯法治的同時予後來者警示作用,否則破窗效應一開,法治基石不穩,香港未來的發展便道阻且長矣!

過去兩個月,香港發生的動亂比開埠百多年來所經歷過的都要多,洗劫立法會、包圍警察總部、旺角騷亂、沙田激戰……宗宗觸目驚心,當中不乏性質極其惡劣,稱作暴亂也毫不為過的暴力衝擊。更可怕的是,這樣駭人聽聞的情況居然成了家常便飯,平均每個星期至少一起,多則兩三起,香港仿佛一夜之間從世界聞名法治之都淪為暴力之都,這種顛覆性的變化令全世界瞠目。

香港究竟為何會變成今天這般田地?核心問題又究竟在哪裡?從反對派的訴求或許能看出端倪。反對派接連不斷地以「先遊行,後衝擊」的模式把香港攪得天翻地覆,無非就是要特區政府回應其「五大訴求」,即完全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濫用武力警員;撤回「6·12」暴動定性;不拘捕、不檢控示威者;以及落實「雙真普選」。

表面上,這是遊行示威的一般口號,但必須留意的是,這「五大訴求」並非一次半次出現在遊行裡面,而是幾乎貫穿在這近兩個月的反修例的一系列行動當中。其背後精密的策劃,可謂暗藏陷阱,殺機四伏,無論政府接受哪一項,都有可能落入反對派的圈套。下面就逐一分析「五大訴求」背後的真正目的。

糾纏「撤回」字眼 為持續製造騷亂

反對派發動的一系列遊行衝擊行動,都打着「反修例」的旗號,但「五大訴求」中直接與修例有關的只有第一條「完全撤回修例」。不過,特首林鄭月娥早在6月中就宣布暫緩修例,並表明政府不會重啟修例工作,至明年本屆立法會結束後,條例修訂自然失效。7月份,林鄭月娥又以「壽終正寢」形容修例工作。如果說「暫緩」和「撤回」在字面上略有差異,讓人還存有一絲疑慮,那麼「壽終正寢」四個字,但凡識文懂字之人都不難理解,這比「撤回」更加板上釘釘,更何況林鄭月娥還用英文補上一句:the bill is dead(此法案已死)。

很明顯,「壽終正寢」也好,「撤回」也罷,對一般人而言是沒有區別的,但對政客來說,只要一天不滿足這個訴求,就可以一直以此為由頭搞事,尤其是修例讓今屆政府兩年來的政治積澱一鋪清袋,那麼好的一張政治牌又豈能輕易放棄?

成立獨調委 圖打擊警方士氣

再看第二個訴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濫用武力警員。這表面上是針對警方在「6·12」當日的執法手段,認為警方對「手無寸鐵」的市民使用催淚煙、布袋彈、橡膠彈等武器,屬於使用過分武力。對於當日的執法情況其實毋庸贅述,已經有很多知名人士指出,以當時的情況而言,若是事情發生在外國,使用更高的武力都不為過,香港警察已屬極為克制。而且獨立的監警會也於72日宣布成立專案組,審視警方在過去數場示威中的執法行動,並向特首提交報告。那麼,反對派為何還非要成立一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不可?

或許很多人並不知道,是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須由特首拍板,而委員會的主席通常由法官擔任,並有權力傳召證人作供,例如港鐵早前被揭發建造新車站時建築水平不達標,一些工程人員被懷疑發出造假的合格證書,林鄭月娥就成立了調查委員會。

但這次事件跟調查港鐵的性質完全不一樣,在處理示威衝擊等事件的過程中,警方的處境一直很尷尬:面對手持鐵枝、木棍、磚頭等各種可致命武器的暴徒,稍用武力就被反對派無限放大,但不動用適當武力又無法平亂,甚至還會受傷。而且最近針對警察的流言四起,不少警員及其家人的資料都被起底公布在網絡上。在本來就倍感憋屈的情況下,若特首要求成立委員會,就相當於特首不認可或至少是質疑警隊的工作,這會對警隊士氣造成多大打擊可想而知。

同時不容忽視的是,法官任委員會主席對警員心理造成的影響。眾所週知,自2014年非法佔中以來,「警察抓人,法官放人」是不少市民對法官處理政治案件的一大印象,尤其是在「佔中」期間執法的七名警察因襲擊致造成他人身體傷害罪被判囚兩年,但一眾「佔中」搞手卻在拖了近五年之後才被判刑,最高的刑罰也只是一年零四個月。筆者這裡並不想評價本港法官如何判案,但對於眼見執法同袍被判刑期竟會重於違法事件搞手之時,很難不令警察心寒。如今政府本已舉步維艱,若再從心理上擊垮香港警隊,無異於卸下了政府的左膀右臂,反對派日後更可以為所欲為。

撤回暴動定性 為暴徒洗白

「撤回暴動定性」的訴求其實不難理解,反對派最擅長的就是通過轉移視線,為暴徒洗白,將之美化成「義士」。例如「七·一」衝擊並大肆破壞立法會,在電視鏡頭下證據確鑿,但反對派第一時間沒有批評暴徒的行徑,反而將矛頭指向特區政府,要求政府「不要用武力鎮壓民眾訴求,不要再讓任何人受到傷害」。

更重要的是,當以後發生同類事件的時候,社會就會以「6·12」作為參照,開始逐漸提高對違法暴力的門檻,覺得「6·12」那種程度的衝擊都不算暴動,那一般的衝擊只算小打小鬧,從而減少社會對「義士」們的負面評價。而且現在反對派在許多行動的名稱前都加上「和平」兩個字,例如和平包圍警察總部、和平包圍立法會、和平佔領街道等,遇到警察執法,還會大條道理地說:「我們是和平集會」,將和平與合法劃上等號,更加混淆市民對法律的認知。

不拘捕、不檢控作談判籌碼 撕開法治缺口

至於第四項訴求「不拘捕、不檢控示威者」,這算是威脅還是勒索?香港是法治城市,有成熟和獨立的司法制度,有公正的司法機關,倘若被捕人士是無辜的,即使被起訴也不必擔心會入罪,但倘若被捕人士確實觸犯法紀,罪有應得,被判入罪又豈非求仁得仁,彰顯了司法公義?這連沒有法律基礎的人也會感到極其荒謬。但弔詭的是,反對派的精英們對此卻並不排斥,甚至大狀雲集的公民黨也沒有提出異議。這便有理由懷疑,這項訴求針對的是香港法治本身。

在最近這些衝擊事件當中,有很多細節令人不寒而慄。比如當一群口罩黨公然在路上挖磚,若見到有人拍攝,哪怕是記者,也會包圍攝影者,搶去相機,刪去相片,這一情況後來更發展到,只要有不屬「自己友」的人在現場拍攝,就會動手搶機,甚至打人,而參與者當中竟有名校的女教師及學生!暴徒行兇不可怕,但一般人,甚至是有一定素質的人,也在公共場合公然行兇,那就可怕了,因為法治的缺口在無聲無息當中已被越撕越大。

6月至今,保守估計參與各種暴力衝擊的不下千人,但警方拘捕的又有幾人?當違法無需付出代價,當不起訴、不拘捕被當作討價還價的政治籌碼,人性之惡就像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一發不可收拾,若不及時制止,香港的法治精神勢必崩塌。

「林鄭下台」變「落實真普選」 醉翁之意在奪權

至於最後一項訴求——「落實雙真普選」,也頗值得玩味。這是「五大訴求」提出以來,唯一出現更改的一項。民陣最初提出的是「林鄭月娥下台」,及至接近七月,才改為現在的版本。雖然民陣否認已放棄要求「林鄭下台」,但各種行動中已開始使用「新五大訴求」,網上年輕人轉發的宣傳帖文,也全部是「新五大訴求」。

「真普選」這個詞相信大家都不會陌生,在「佔中」前後討論政改的時候,反對派幾乎天天把這個詞掛在嘴邊。時隔數年,為什麼反修例會和「真普選」聯繫在一起?根據反對派的說法,現在所有的這些亂象都是源於政府的「暴政」,而要消除暴政,就要有「真普選」。

這個邏輯確實很令人「欣賞」,因為這幾乎是個萬能模板,隨便套什麼都能成立,例如學生讀書不好,是因為政府的暴政,所以要「真普選」;商人生意失敗,也是政府的暴政,所以也要「真普選」……這種簡單粗暴的模板用起來很是爽快,因為根本不用去討論什麼是暴政,以及這個政權「暴」在哪裡。不過,也正是通過這種訴求的轉變,看出反對派的最終目的是在於實現那套能夠繞過《基本法》,讓他們有機會當選特首的普選制度,故其醉翁之意,不在反修例,實在奪權!

制暴當行雷霆手段

經過上文的梳理,持續社會騷亂、擊垮警隊、為暴徒洗白、摧毀法治,最終奪取政權,反對派這五大訴求背後的真正目的一以貫之,相輔相承,背後不可能沒有主腦。如今政府若要令暴行得以遏止,當行雷霆手段,對帶頭搞事或衝擊在前者迅速起訴判刑,在彰顯法治的同時予後來者警示作用,否則破窗效應一開,法治基石不穩,香港未來的發展便道阻且長矣!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