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中國加速改革抵禦「超級金融風暴」(2019.8)

發布日期:2019-09-02

☉文/白雪冰

當前,中國系統性金融風險指數進一步攀升,加之中美貿易戰硝煙、經濟下行壓力加碼,政府托底金融風險正變得更為艱難。釋放風險,守住不發生系統性、區域性金融風險底線已成當下要務。事實上,為防禦當下金融風險釀成「超級金融風暴」,首鼠兩端、延宕改革絕非上策,利用危機窗口期倒逼金融業加速改革開放,拓闊民企融資之門,打破剛性兌付,加速市場出清方是正途。惟其如此,中國才能成功從金融漩渦中安全抽身,完成突圍。

在中國經濟狂飆猛進的幾十年裡,金融市場亦隨之急劇膨脹,良莠不齊、泥沙俱下,野蠻生長之下,潛藏的風險甚至危機已不容小覷。特別是2009年為應對全球金融危機,中國出臺「四萬億計劃」,開啟大刺激、大擴張時代,數十次降準降息帶來的「超級寬鬆」和「大水漫灌」,遺毒至今。過度寬鬆加監管缺位累積的空前金融風險,目前已迎來清算的「尖峰時刻」。

風暴來襲 險況迭出

近期,曾被監管層評定為中國首批風險最小七家城商行之一、有着「服務小微企業標桿」美譽的包商銀行,因嚴重信用風險被央行接管,以「包商銀行事件」為導火索,一股「超級金融風暴」正步步緊逼。

一、 銀行多米諾

根據中國央行和中國銀保監會524日發布的公告,鑒於包商銀行(內蒙古包頭商業銀行)出現嚴重信用風險,銀保監會決定自524日起對包商銀行實行接管,接管期限一年。上一次中國中小銀行因為信用風險被接管,還是20年前的海南發展銀行。

繼包商銀行被接管後,安永由於「無法完成審計程序」辭任錦州銀行審計工作。安永在辭任函中強調,其注意到錦州銀行向其機構客戶發放的某些貸款實際用途與其信貸文件中所述的用途不一致,觸發市場聯想。

與此同時,中金最新下調部份銀行評級,並將A股和H股中小銀行2019/2020年的利潤預測分別下調1%10%4%13%。而及至年中,多家銀行未如期公布去年年報,更讓市場嗅到了「山雨欲來風滿樓」氣息。

有數據顯示,當前中國中小銀行資產規模達116兆美元,佔整體金融業總資產276兆美元的42%。這些重量眾多的中小商業銀行是金融鏈條上的薄弱部份。中國銀保監會數據顯示,今年第一季全體銀行不良率為1.8%,而城商行與農商行分別為1.88%與4.05%,均高於平均水平。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華中地區一些銀行不良貸款率達到40%

中國的中小銀行多設於二線城市和農村,在地理位置、行業集中度或客戶方面,缺乏分散風險能力,過多依賴同業負債過度擴張。另因與地方政府聯繫緊密,不透明地方融資壓力巨大,資產品質更為脆弱。而股權結構和公司治理混亂、違規放貸、資產負債倒掛及資產品質惡化,更是不少中小銀行發展通病。

在經濟下行壓力加碼疊加金融供給側改革持續推進背景下,資質較弱的中小金融機構風險加速暴露。

難產的吉林銀行年報便印證這一點:2018年末,該行利潤總額、淨利潤、扣非淨利潤三項指標,分別大幅下降59.8%62.07%66.67%。而至今未披露2018年年報的邯鄲銀行,在2019年一季度,貸款收入甚至出現了淨虧損。

當前,中小銀行困境在股市已有反應:江陰銀行和蘇農銀行股價連續20天「破淨」,即市淨率(PB)倍數低於1,而有數據顯示,中國A32家上市銀行中,有近一半銀行股價「破淨」。

二、債務驚雷

與銀行多米諾同樣牽動市場目光的是債務驚雷。

去年以來,中信集團旗下的中信國安集團出現了流動性危機,並出現多起違約事件。截至20191月底,中信國安集團整體有息負債規模達到1558億元。

無獨有偶,6月份,ST銀億發布公告稱,公司分別收到控股股東母公司「銀億集團有限公司」、控股股東「寧波銀億控股有限公司」《通知書》,銀億集團、銀億控股已於2019614日向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重整。

值得注意的是,來自浙江寧波的銀億集團並非房企轉型失敗的孤例。最近一年內,浙江房企中已出現多個債券違約案例,多元化轉型風險逐漸暴露。

數據顯示,2019年到2021年,中國房企將有15.4萬億元債務兌付。在融資收緊及大規模債務兌付的背景下,房地產信託項目違約進一步增多。

2019年一季度,中國非金融部門債務(包括政府、非金融企業和居民)與GDP的比重為219.8%,與2018年末的215.2%相比,上升了4.6個百分點。有專家指,中國非金融企業部門槓桿率延續上升勢頭,在絕對水平上高於金融危機時期的美國和泡沫破裂期的日本。

根據Wind數據統計發現,自2019年以來尚不足6個月的時間內,已發生104隻債券違約事件,佔比超過2018年全年債券違約數量的八成多,合計債券逾期本金高達452.64億元,其中民營企業成違約「重災區」,共有97隻民營企業債券發生違約,違約金額達410.72億元。

三、P2P爆雷

623日,杭州市公安局下城區分局發布通報稱,杭州P2P平臺「聰明理財」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已被警方立案偵查。公安機關已依法對犯罪嫌疑人許某某、周某某(該公司實際控制人)等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據內地媒體對近兩年開展P2P業務的10家險企梳理顯示,有6家險企信保業務2018年出現承保虧損,最高虧損超過3億元。由於P2P合規成本提升,資金鏈壓力擠出高度依賴資金池平臺,風險溢出後顯著影響投資者信心,P2P爆雷連鎖效應加深。

據不完全統計,5月停業及問題P2P平臺數量為21家,主要以清盤分期兌付和經偵介入平臺為主。截至20195月底,累計停業及問題平臺數量達到5703家。

四、 匯市承壓

中美貿易戰雖宣告休戰,但前景仍難測。人民幣匯率持續承壓,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較2014年底下跌逾6%,至20196月中旬跌至6.90以上,其中,人民幣5月份下跌2.5%,創10個月來最大跌幅。

市場分析認為,若匯市波動進一步加劇,國內外投資者避險情緒持續上升,或導致中國經濟在短期內面臨較大規模的資本外流,從而使得非儲備性質金融帳戶面臨持續逆差。事實上,15月份銀行結售匯逆差920億元,銀行代客結售匯逆差已持續三個月,說明中國已面臨一定程度的資本外流。

事實上,中美陷入全面博弈並非杞人憂天,繼貿易戰、科技戰之後,金融戰亦步步緊逼。6月,美國法官裁定3間中國大型銀行「藐視法庭」,拒絕遵從美方有關「違反朝鮮制裁」調查的傳票,不排除特朗普政府重施封殺華為故伎,向涉事中資銀行開刀,最壞情況是禁止進入美國金融系統,無法從事美元交易。美國「以點擊面」向中國金融業施壓,將推貶人民幣匯率,高盛研究指出,人民幣預期或在未來三個月內「破七」。

五、 槓桿率反彈

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發布最新的中國槓桿率報告顯示,今年一季度,宏觀槓桿率再度攀升,企業槓桿率大幅反彈。實體經濟部門槓桿率在一季度有較大幅度增長,已達至歷史最高水平。

今年第一季度銀行放貸為6.3萬億元人民幣,達到創紀錄新高。M2/GDP也有較大增幅,已接近2016年的歷史高點;社會融資規模/GDP亦再創新高。從全年趨勢看,今年槓桿率較快攀升將是大概率事件。

展望未來,若經濟下行壓力繼續增大,政府為維護經濟社會穩定而加大逆週期調控力度,寬鬆貨幣政策下,「槓桿衝動」將捲土重來,宏觀槓桿率或重新回歸上升通道。

在槓桿率反彈的同時,貨幣供給擴張對經濟拉動效用卻在遞減。研究顯示,在改革開放後的前30年,每支援1個新的單位GDP增長需要增加3.5個新的單位的資本投入,而如今每支持1個新的單位GDP增長則需要6.3個新的單位的資本投入。同樣的資本投入所獲得的產出變得越來越弱,金融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正日趨減弱。

四大風險 次第湧現

寬貨幣、高槓桿、野蠻生長……中國式金融風險大面積爆發,正拉響20年來最危險的警示信號,其中,四大風險將在「清算時刻」集中浮出水面。

一、 流動性風險

此次包商銀行暴露出存在嚴重期限錯配和盲目擴張問題,去槓桿被動縮表後,由於資本金不足,暴露出嚴重流動性風險。

而「包商銀行事件」對銀行間市場流動性衝擊較為明顯,特別是中小銀行負債壓力顯著提高。剛兌預期打破後,部份資質較差的中小銀行同業資金融入難度和成本均加大,一旦中小銀行同業資金難以續接,銀行則會率先在資產端拋售流動性較高資產,利率債等資產拋壓加大,同時流動性的緊張將進一步傳導至非銀機構及產品。

當流動性風險惡化,資產拋售壓力將會持續向流動性差的資產傳導,銀行信用創造及貨幣派生意願均將受到影響。

二、 分化風險

中國金融領域風險集中暴露,還將加速金融機構間分化走勢,中小金融機構融資成本將抬升,傳到壓力可能對城商行、農商行影響更大,同業發行難度加大之下其負債壓力將顯著提高,目前信用收縮之勢已成,中小機構將面臨一輪甚至多輪痛苦被動去槓桿過程。

在經濟下行壓力仍大疊加金融供給側改革持續推進下,資產品質差、經營狀況不佳的金融機構風險將加速暴露。大型金融機構和中小金融機構將呈現更嚴重的「馬太效應」,資本、資源、資金將向大型銀行、大型券商等頭部機構加速集中,信用主體基本面割裂明顯,大企業的盈利能力和信用債融資能力更強。

不同資質的企業信用利差亦將呈現分化狀態。數據顯示,今年前5月,民營企業發行的信用債規模僅為4000多億元,在信用債發行總規模中佔比不到10%。民營企業的淨融資額持續為負,且缺口有所擴大。

三、 擴散風險

金融作為百業之基,依附於信用體系而存在,一旦信用缺失,市場就容易形成骨牌效應,大面積蔓延不穩定因素。由於金融系統高度融合交織,一旦其中一環發生財務或金融危機,恐觸發連串金融風險。以包商銀行事件為例,如控制不善,城商行、農商行等風險較高金融機構風險可能加速浮出水面。

而當風險事件向信用市場輻射時,本已脆弱的民企生態鏈或將再度面臨考驗。中國本土最大的評級機構大公董事長認為,中小銀行和非銀機構面臨的流動性壓力將波及民營企業,融資環境和發行人信用資質的惡化,可能導致評級調降的現象頻繁出現。從中小銀行到非銀機構,再到整個民營企業和低資質信用產品,均會受到一定影響。

四、 外溢效應

中國金融風險集中爆發還將產生明顯的外溢效應。干擾經濟正常運行,致使本已疲弱的經濟復蘇更加遲緩。

當前,中國決策層正在「去槓桿」和「穩增長」之間艱難抉擇,一旦金融風險擴散外溢,將導致槓桿虛高,阻滯政策傳導管道。高槓桿是宏觀金融脆弱性總根源,不僅將加劇經濟金融風險積累,提高危機爆發可能性,更會影響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且易形成內外風險共振。

央行數據顯示,5月中國中長期貸款較4月進一步下滑,僅新增2524億元,昭示實體經濟融資需求不振。

金融改革 箭在弦上

當前,中國系統性金融風險指數進一步攀升,加之中美貿易戰硝煙、經濟下行壓力加碼,政府托底金融風險正變得更為艱難。釋放風險,守住不發生系統性、區域性金融風險底線已成當下要務。

事實上,為防禦當下金融風險釀成「超級金融風暴」,首鼠兩端、延宕改革絕非上策,利用危機窗口期倒逼金融業加速改革開放,拓闊民企融資之門,打破剛性兌付,加速市場出清方是正途。惟其如此,中國才能成功從金融漩渦中安全抽身,並順利拆彈排雷,完成突圍。

改革前40年,中國有低成本優勢。但改革邁入新一個40年,此優勢正在逐步喪失,中國經濟要繼續增長,不二法門就是隨着成本提高,不斷通過創新來支持產業升級,保持經濟增長。而中國的創新70%由民營企業完成,為民企拓闊金融服務大門,將成為中國經濟復蘇乃至升級成功的關鍵。

對於當下中國金融市場而言,打破市場對於剛兌的預期並非壞事,倒逼中小金融機構重新定位發展路徑,在大中型金融機構已完成市場蛋糕切分環境下,錯位競爭殊為重要。

當前,擠泡沫週期高峰已經到來,金融出清將進入「窗口期」。諸如包商銀行此類的中小金融機構被接管將不會是最後一次,經營不善者被接管整頓、兼併重組甚至退出市場在未來可能成為常態。

震盪加大情勢下,金融機構經營將更符合市場軌道,長期而言,對於優化金融供給、提振實體經濟服務將形成利好。

作為一項長期和系統性工程,中國金融改革可謂前路漫漫。對準病灶且不流於制度表層、不搞「運動式」監管、促進金融市場改革和開放齊頭並進,均是題中之義。把握金融出清「窗口期」和金融清算「關鍵期」,深化結構性改革重塑發展動力,中國金融乃至中國經濟才能脫胎換骨、重塑新天。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