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兩岸

首頁 > 最新文章 > 台海兩岸

從「解放台灣」到「和平解決台灣問題」(2019.8)

發布日期:2019-09-02

──中國政府對台政策:一脈相承、與時俱進 系列之一

☉文/華安

寶島台灣——中國領土,自古以來毋庸置疑;其所以被稱為「問題」,肇因70年前國民黨統治集團發動內戰失敗後退踞台灣,在美國支持下與祖國大陸隔海對峙、分庭抗禮。由此,中國政府對台政策,即從上個世紀40年代末「解放台灣」的有關計劃開始,60年代初發展為「和平解決台灣問題」思想。

一、解放台灣計劃

(一)194912月,將「解放台灣」作為「解放全中國」的一部份,確定為1950年的任務。

19458月,中國抗日戰爭勝利。同年10月,國共兩黨「雙十協定」簽署。19466月,蔣介石撕毀「雙十協定」、發動全面內戰。19489月至1949年初遼瀋、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後,國民黨的統治面臨垮臺。194812月,蔣介石任命親信陳誠為台灣省政府主席兼警備區總司令,為「退保台灣」作準備。中共中央看清蔣介石的意圖,新華社1949315日發表題為《中國人民一定要解放台灣》的時評,向全世界宣示:中國人民解放鬥爭的任務就是要解放全中國,「直到解放台灣、海南島和屬於中國的最後一寸土地為止」,特別強調「絕對不能容忍國民黨反動派把台灣作為最後掙扎的根據地」,首次提出了「解放台灣」的口號。「解放台灣」,列為全國解放戰爭繼續推進的一部份。420日,南京政府拒絕在中國共產黨提出的《國內和平協定》上簽字;21日,毛澤東和朱德發布向全國進軍的命令,人民解放軍百萬大軍在千里戰線強渡長江;23日,解放國民黨統治中心南京。隨後,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進軍福建及浙江東南部,並承擔準備解放台灣的任務。10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在北京成立。127日、11日,原「國民政府」和國民黨中央黨部先後遷到台灣,繼續打着「中華民國」旗號。1231日,中共中央發表《告前線將士和全國同胞書》,提出1950年的任務是「解放台灣、海南島和西藏」「完成統一中國的事業」。195051日、19日,人民解放軍先後解放海南島、舟山群島,下個目標劍指台灣。根據中央軍委部署,由粟裕負責的前線指揮部着力研究陸海空三軍配合渡海作戰的新戰法,先後提出幾套解放台灣的方案,加緊相關準備。

(二)195010月,為抗美援朝的需要,解放台灣的計劃「只好往後推延」。

19501月,美國政府幾次表態「目前無意在台灣獲取特別權利」,承認中國對台灣「行使主權」。但625日朝鮮戰爭爆發後,美國總統杜魯門26日即命令駐日美軍對朝鮮進行武裝干涉,同時派遣海軍第七艦隊侵入台灣海峽「阻止對台灣的任何進攻」,27日發表聲明提出台灣「未來地位的確定,必須等待太平洋安全的恢復、對日和約的簽訂或經由聯合國的考慮」。

628日,周恩來總理代表中國政府嚴正聲明,對美國這一侵略行徑表示強烈抗議和堅決反對;同日,毛澤東發表講話,號召「打敗美帝國主義的任何挑釁」。在美國拼湊所謂「聯合國軍」直接參加朝鮮戰爭、美國軍隊越過三八線、美國軍機多次轟炸中國東北地區的情況下,應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請求,中共中央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決策。1025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作戰。這樣,時勢驟變帶來當務之急,人民解放軍的戰略重點由東南轉向東北,解放台灣的計劃「只好往後推延」。

美國把台灣視為「不沉的航空母艦」,圖謀據為己有,其藉朝鮮戰爭之機,公然以武力阻止解放台灣,造成了拖延至今的台灣問題。

(三)195412月,針對美台「共同防禦條約」,決定解放台灣分兩個步驟。

19537月,朝鮮停戰,「解放台灣」又提上議程;8月,美國變本加厲,與台灣當局在台灣海峽舉行聯合軍事演習。1954年,為反對美蔣準備簽訂「共同防禦條約」,反擊國民黨軍隊對大陸沿海的騷擾和破壞,宣示解放台灣的決心,人民解放軍對金門國民黨軍隊實施了懲罰性的「9.3炮擊」。1954122日,美國與台灣當局簽訂「共同防禦條約」,規定防禦範圍包括台灣和澎湖列島,並可根據雙方協定延伸至國民黨軍隊防守的其他地區。128日,周恩來發表聲明,指出所謂「共同防禦條約」根本是非法的、無效的,中國人民一定要解放台灣,完成祖國的完全統一。與此同時,中共中央認為,解放台灣是「既定方針」,但「鬥爭是長期的」,需要時間建設強大的海軍、空軍;解放台灣應分兩個步驟,第一步是解放東南沿海島嶼,第二步是解放台灣本島。人民解放軍按此步驟,1955118日發起第一次陸海空三軍協同進攻作戰,解放了一江山島;2月,解放了大陳島。台灣的屏障,只剩下幾個福建的島嶼了。

二、和平解放台灣主張

(一)1955年,在第一屆「亞非會議」後,首次公開提出和平解放台灣主張。

1955418日至24日,亞洲29個國家和地區在印尼萬隆舉行旨在「促進世界和平與合作」的第一屆「亞非會議」。4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討論批准的中國代表團與會方案指出,「可相機提出在美國撤出台灣和台灣海峽的武裝力量的前提下和平解放台灣的可能」。423日,周恩來總理在「亞非會議」大會上發表1個半小時長篇演講,大受歡迎;午間餐會與各國代表交流談到台灣問題時明確指出,造成遠東、特別是台灣地區緊張局勢的原因是美國侵佔中國領土台灣,中國政府願意與美國談判解決,但這絲毫不能影響中國人民行使自己的主權、解放台灣的正義要求和行動;接着,又應印度總理尼赫魯之請面對記者發表「69字聲明」,指出「中國人民同美國人民是友好的。中國人民不要同美國打仗。中國政府願意同美國政府坐下來談判,討論和緩遠東緊張局勢的問題,特別是和緩台灣地區的緊張局勢問題。」一則聲明,舉世轟動,輿論盛讚其「立場鮮明、通情達理」,美國記者則稱之「一個放得很巧妙的實驗氣球」。此氣球讓受到多種壓力的美國政府接過去,因而促成中美大使級會談於同年81日在日內瓦舉行。1955513日,周恩來在第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15次會議上所作《關於亞非會議的報告》宣布:「中國人民願意在可能的條件下,爭取用和平的方式解放台灣。」這樣,在國際形勢趨於緩和、中國大陸正在進行社會主義改造和第一個五年計劃經濟建設的背景下,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第一次公開提出和平解放台灣的主張。解放台灣,由原來只考慮用武力的方式,調整為還可「爭取用和平的方式」。

(二)1956年,提出國共兩黨進行第三次合作,通過談判和平解放台灣。

1955526日,毛澤東同印尼總理談話時說,台灣問題也可以像朝鮮戰爭、印度支那戰爭那樣「用談判解決」。730日,周恩來在一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上說,中國政府願意與台灣地方當局協商和平解放台灣的具體步驟。

在此基礎上,毛澤東1956 125日在第六次最高國務會議上首次提出「第三次國共合作」構想。130日,周恩來在全國政協二屆二次會議上正式宣布「和平解放」台灣的有關政策。4月,毛澤東進一步提出了「和為貴」「愛國不分先後,以誠相見、來去自由」的基本原則。隨後,中共中央發出《關於加強和平解放台灣工作的指示》,制訂對台「多方影響、積極並耐心爭取」的工作方針,確立「通過各種線索,採取多種方法,爭取以蔣氏父子、陳誠為首的台灣軍政官員」的工作重點。

為此,1956年成立中央對台工作小組,由周恩來直接領導。毛澤東、周恩來多次請有關人士向國民黨轉達共產黨和平談判的願望、主張和相關政策,強調愛國一家、國共第三次合作,表明對台灣絕不是招降、而是要彼此商談;只要台灣同美國斷絕關係歸還祖國,只要政權統一,其他都可以坐下來協商安排。1957417日,《人民日報》首次公布共產黨準備與國民黨進行第三次合作的消息,各方關注,反響巨大。受到中共「和平解放台灣」政策的感召和激勵,在大陸的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於19572月專門成立「和平解放台灣工作委員會」,由曾經多次參與國共和談而有「和平將軍」之稱的張治中為主任。

三、和平解決台灣問題思想

(一)1958年「8.23」炮擊金門,牽動國際戰略格局,造成美蔣矛盾加劇。

人民解放軍1954年「9.3」炮擊金門,台灣當局和美國政府受到強烈震驚。美國政府為從政治、軍事、經濟上制約和孤立中國,盡力將台灣打造為其在太平洋西岸對中國半月形包圍圈的重要環節,一面加強對台灣的軍事援助,一面加緊製造「兩個中國」;台灣當局則一面求取美國庇護,一面仍圖謀「反攻大陸」,既不願接受美國「兩個中國」的主張,也拒絕與中共進行和平談判。從1957年起,美國拖延直至中斷中美大使級會談,同時舉行美台聯合軍事演習、縱容台灣當局騷擾破壞大陸沿海地區。1958年夏天,美國出兵黎巴嫩,英國出兵約旦,中東局勢驟然緊張,美國同時加強在台灣地區的第七艦隊力量;台灣當局乘機對大陸進行軍事挑釁,蔣介石87日宣布實行緊急狀態,把三分之一的兵力集結於金門、馬祖等沿海島嶼,台海形勢更趨緊張。為反擊國民黨軍隊對大陸騷擾、破壞的行徑,反對美國製造「兩個中國」的圖謀,支持中東人民反美侵略的鬥爭,中國政府決定再次炮擊金門、以「整家法」,原則定為「直接對蔣、間接對美」。

炮擊金門時間,由725日改為27日,又改為823日,是毛澤東獨具匠心的選擇。一因此前赫魯雪夫到中國來,雖然毛澤東與赫魯雪夫一句沒談金門之事,但仍會讓人感到「中共對金門的軍事行動」,很可能是中蘇「達成的一致行動」(杜勒斯語);二因聯合國大會3天前通過決議,要求美、英軍隊退出黎巴嫩和約旦,美國人霸佔台灣更顯得無理,我們要求美軍從台灣撤出、蔣軍從金門馬祖撤退,你不撤我就打,師出有名。這次炮擊金門,是毛澤東最後一次親自部署、指揮的重大軍事行動,也是解放軍炮兵部隊發動的一次最大規模炮戰,重創金門守軍,強震國際社會。金門炮響,世界各國幾乎都不贊成美國的做法,美國國內反戰氣氛濃厚。

8.23」炮擊後,基本封鎖金門島,切斷了金門的海上補給線。美國一面調動軍艦和飛機向台灣海峽集結、準備協防金門和馬祖,另一面要求恢復中美大使級會談。94日,中國政府宣布中國領海寬度為12海裡,一切外國飛機和軍用船舶未經中國政府許可不得進入中國的領海和領海上空。同日,美國國務卿杜勒斯發表聲明,公然將美國在台灣海峽的侵略範圍擴大到金門、馬祖等島嶼;又在聲明的備忘錄中,透露美國不想與中共直接交戰的信息。97日,美軍開始為駛往金門的國民黨運輸船隻護航。實際護航中,聽到解放軍開炮,美艦即掉頭「開跑」,惹得蔣軍破口「開罵」。美艦為國民黨運輸船隊護航失敗後,要求台灣當局從金門、馬祖撤軍。正如周恩來所說,「打炮就是試驗地,這回試驗出來了,杜勒斯這張牌出來了。」 毛澤東隨即提出,準備恢復中美會談,以配合福建前線鬥爭,「有文戲又有武戲」。中國政府「以打促談」,迫使美國重新回到談判桌旁。915日,中美大使級會談在炮擊金門的背景下於華沙恢復。930日,杜勒斯在記者會上發表談話,表示美國不認為在中國沿海島嶼「承擔大規模地使用武力的義務是正確的」、美國沒有、也不想承擔保衛這些島嶼的任何法律義務。這標誌美國對金、馬的政策從「協防」轉為「脫身」,別有所圖。台灣當局為保住金門、馬祖這兩個「反攻大陸」的橋頭堡,為穩定軍心、穩定政權,擺出不惜一切死守金門的強硬姿態。美台雙方在金、馬撤軍問題上的分歧日趨尖銳、爭執愈益激烈。

(二)為利用美蔣矛盾,爭取與國民黨和平談判解決台灣問題,決定將解放台灣的「兩步走」調整為「一攬子解決」。

通過對美、蔣在金、馬撤軍問題上不同立場的觀察,對美國政要有關談話、聲明的分析,對美國在中美華沙會談中實際主張的瞭解,中國政府看清——美國不想為金、馬與中國打仗,想以放棄金、馬和不許蔣軍轟炸大陸,「換取凍結台灣海峽的局勢」以「劃峽而治」,換取美國佔領台灣的合法化以實現「兩個中國」的事實存在;蔣介石不想放棄金、馬,不想造成「兩個中國」,想拖美「下水」,想美國支持其與大陸打仗,協助營建並鞏固台、澎、金、馬「反共復國基地」。

據此,中共中央認為,有必要改變原定「先收復金、馬等沿海島嶼的計劃,「最好把蔣介石繼續留在金門、馬祖沿海島嶼上」,這樣可利用金、馬「作為對付美國人的一個主動手段」,反對美國製造「兩個中國」的圖謀,可通過金、馬保留大陸同台灣對話的管道,繼續推動和平解決台灣問題。103日,毛澤東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作出「讓金、馬留在蔣介石手裡」的決策,原定先收復金門、馬祖再解放台灣的「兩步走」,調整為對台、澎、金、馬問題「一攬子解決」。

106日、13日、25日,人民日報發表由毛澤東起草、以國防部長彭德懷名義發布的《告台灣同胞書》、《國防部命令》、《再告台灣同胞書》,陸續宣布對金門暫停炮擊7天、兩個星期,炮擊單(日)打雙(日)不打;明確提出暫時停止炮擊金門,以沒有美國軍艦護航為條件,允許國民黨軍隊運輸供應品;鄭重闡述對台灣問題的原則立場和政策主張,即「堅持一個中國是國共兩黨共同的立場」、反對美國製造「兩個中國」、國共兩黨通過談判和平解決台灣問題、解決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

1013日,毛澤東約見與台灣方面有聯繫的新加坡《南洋商報》撰稿人曹聚仁,請其向台方轉達大陸關於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主張。毛澤東提出:「只要蔣氏父子能抵制美國,我們可以同他們合作。」「只要不同美國搞在一起,台、澎、金、馬都可由蔣管,可管多少年,但要讓通航,不要來大陸搞特務。」「台灣如果回歸祖國,照他們(指蔣介石等)自己的方式生活。」「蔣同美國的連理枝解散,同大陸連起來,枝連起來,根還是他的,可以活下去,可以搞他的一套;他的軍隊可以保存,我們不壓迫他裁兵,不要他簡政,讓他搞三民主義。」「他不來白色特務,我們也不去紅色特務。」毛澤東這次談話,涵蓋關於社會制度、軍隊、財政、經濟、生活方式等方面的政策主張,豐富和發展了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思想。

中共中央指揮炮擊金門,集政治、軍事、外交鬥爭於一體,挫敗了美國製造「兩個中國」的圖謀,懲罰了台灣當局對大陸的軍事挑釁,還推動恢復了被美國單方面中斷的中美大使級會談;同時第一次指出國共兩黨都認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沒有兩個中國,並為反對美國製造「兩個中國」圖謀而決定「聯蔣抗美」、把金門馬祖留在蔣介石手裡,兩岸在隆隆炮聲中達成維護「一個中國」的默契。

(三)毛澤東提出一系列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政策主張,周恩來概括為「一綱四目」,並請張治中轉告台灣當局。

1958年「8.23」炮擊金門以後,中共中央在推動對台工作的過程中,進一步提出有關的重要原則和政策主張,進一步爭取實現國共兩黨談判。1960522日,毛澤東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研究對台工作,認為從粉碎美國對台灣當局施壓而推行「兩個中國」的圖謀出發,台灣寧可放在蔣氏父子手裡,不可落到美國人手中;現在要蔣過來也有困難,逐步地創造些條件,等待時機成熟。524日,周恩來將毛澤東關於和平解決台灣問題思想的要點概括為「一綱四目」。

「一綱」即台灣必須統一於中國。「四目」為:(1)台灣回歸祖國後,除外交必須統一於中央外,所有軍政大權、人事安排等悉委於蔣(介石),陳誠、蔣經國亦悉由蔣意重用。(2)所有軍政及建設經費不足之數,悉由中央撥付。(3)台灣的社會改革可以從緩,必俟條件成熟並徵得蔣之同意後進行。(4)互約不派特務,不做破壞對方團結之舉。

毛澤東一再表示,台灣當局只要一天守住台灣,不使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大陸就不改變目前的對台關係。19601022日,毛澤東會見美國人老朋友斯諾時說:我們要用和平的方法解決台灣問題,我國好多地方就是用和平方法解決的。北京是用和平方法解決的,還有湖南、雲南、新疆。這是因為,武力解決台灣問題,必定會給台灣人民造成一定的損失。

為了避免這種損失,我們提出以第三次國共合作、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設想替代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的方針。1961613日,毛澤東會見印尼總統蘇加諾談到如果台灣回歸祖國時說,台灣社會制度問題可以留待以後談,「我們容許台灣保持原來的社會制度,等台灣人民自己來解決這個問題」。這是毛澤東第一次明確對外表示,台灣在與大陸統一的前提下,可以保持原來的社會制度。

19631月,周恩來請張治中致函陳誠,將「一綱四目」告知台灣當局。「一綱四目」的提出,標誌中國政府對台政策由「和平解放」轉向「和平解決」。

概而言之,從上個世紀40年代末到60年代初,中國政府對台政策經「武力解放」「和平解放」發展為「和平解決」。由「武力解放」到「和平解放」,是解放台灣的方式不同、關係相同,前面、後面都有着「解放者」與「被解放者」的關係;由「和平解放」到「和平解決」,是對待台灣的方式相同、關係不同,後面將前面具有的「解放者」與「被解放者」關係變成同為「平等主體」的關係。政策的遞進,「變」與「不變」有機結合。不變的是,矢志謀求祖國統一的立場、原則、意志;變的是,不斷探索更有利於實現祖國統一的方式、途徑、兩岸關係。充分體現了依時順勢、實事求是的精神。

60年代初形成的「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思想」與政策主張,一直持續到70年代末。從發展的眼光看,「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思想」,實際為進入80年代後逐步形成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構想作出了歷史性鋪墊。

正是在先後實行「武力解放」「和平解放」「和平解決」的對台政策歷史階段,即上個世紀40年代末到70年代末,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因時制宜、善謀敢斷,為祖國統一建立開創性的歷史功勳——粉碎台灣國民黨當局竄犯大陸、「反攻大陸」的企圖,挫敗美國「劃峽而治」、製造「兩個中國」的陰謀;作出特赦國民黨戰犯、爭取原國民黨軍政要員返回大陸、進行謀和試探秘密接觸、呼籲第三次國共合作等等努力;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席位和一切合法權利,推動中美關係正常化進程,實現中日邦交正常化,促成國際社會承認一個中國的格局。奠定維護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並致力於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堅實基礎。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