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特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封面特稿

香港黑暴疫情與港澳辦升格(2020.3)

發布日期:2020-03-26


☉文/柳蘇

香港黑暴疫情與反修例暴亂一脈相承,反對派利用疫情趁火打劫,大搞政治操弄,此起彼伏搞暴亂和罷工,煽動反中仇中,鼓吹「港獨」。在疫情仍然嚴峻時刻,中央審時度勢統一港澳工作的體制,以利更好駕馭港澳局面、維護國家安全,令治理工作更順暢有力,也是對「港獨」、「台獨」、外部勢力等反中亂港勢力發出鄭重警告。

過去八個月,黑暴問題尚未完全解決,又出現新冠肺炎疫情,令香港經濟民生再度受到打擊,而且影響的範圍更廣,程度更深。疫情襲來,只有生死,沒有黃藍。但黑暴勢力依然故我,此起彼伏搞暴亂和罷工。

黑暴疫情之一:本土恐怖主義持續囂張

自從疫情爆發以來,特區政府全面啟動防疫工作,政府的精力都放在抗疫上面,政府在前方抗疫,黑暴勢力在後方點火,肆意炒作所謂「全面封關」等議題,但出發點卻不是防疫,而是為了破壞,為了堵路縱火,為了讓反修例暴亂死灰復燃。

黑暴勢力「趁你病攞你命」,不斷藉所謂隔離營問題、藉一些診所接收疑似病人的問題,藉疫情繼續發動各種暴力衝突、破壞,甚至恐襲式行動,多次組織暴亂分子阻塞交通、破壞公物、向健康院投擲汽油彈,在醫院內放置炸彈,連檢疫中心選址也引來連場暴亂,不斷營造恐怖氣氛。

港鐵遭受多宗炸彈威脅,暴徒還在網上貼文承認責任,並且有明確的政治要求,強迫特區政府要接受其政治要求,很明顯,這是典型的「恐怖主義」行為。在香港抗疫的關鍵時刻,需要政府、市民集中精力、齊心抗疫。此時有暴徒以「鞋盒詐彈」擾亂抗疫部署,意圖令抗疫出現漏洞差錯,借此打擊政府管治威信。這與修例風波司空見慣的黑衣暴徒掟汽油彈如出一轍,就是企圖製造重大人命傷亡和混亂,逼政府答應他們的違法和不合理政治要求,這是全世界************的慣用伎倆。暴徒刻意製造社會恐慌,擾亂抗疫、破壞社會安寧,用心極其陰毒。

疫情期間層出不窮的真假炸彈案,是本土「恐怖主義」發展、生根的苗頭。顯示出這些兇狠「勇武」組織人數不少,武器來源一是自製二是進口。他們與示威暴動的其他人士與組織有密切關係,也有與海外聯繫,對香港治安形成嚴重威脅。警方在多次情報主導的行動中,亦檢獲大批槍械、子彈和土制炸彈。現時警方所拘捕者,可能是冰山一角,可能還有不少潛在者,還在密謀犯案。

由反修例示威暴動演變出來,香港本土的「恐怖主義」已經成形,並趁疫情蔓延膨脹,政府與社會不能掉以輕心。有關部門應將「勇武」組織定性為「恐怖主義」組織,以相關的法律予以取締禁制。

黑暴疫情之二:編造謠言,製造混亂,抹黑警方

抹黑內地、煽動仇中,是黑暴勢力的慣用伎倆,只要能夠在兩地同胞間製造隔閡、對立和對抗,只要能夠挑起事端、鼓吹「港獨」、謀取政治私利,他們就趨之若鶩。疫情來襲,「港獨」媒體和「網軍」顯得無比亢奮,不失時機煽動「反中仇中」情緒。

黑暴勢力發放虛假消息,煽惑搶購潮,造成社會恐慌,市場大亂,幾乎每天都出現排隊搶購的人龍,這種搶購恐慌逐步蔓延至其他日用品,包括食米甚至是廁紙,通通被搶購一空。

黑暴勢力無所不用其極刻意製造恐慌,例如網路瘋傳照片,旺角、粉嶺等港鐵站月臺有人「突然暈倒」,據說「患上新型肺炎」,一時人心惶惶。港鐵澄清,暈倒者是飲醉酒的乘客,與新型肺炎完全無關。

全民抗疫之際,警隊一如既往緊守崗位之餘,更加積極支持其他政府部門抗疫,但仍遭港臺和反對派議員想方設法抹黑,煽惑仇警和誣捏警隊囤積抗疫裝備等,借疫情造謠、擾亂人心,在社會上煽動、激化矛盾。

香港電臺《頭條新聞》多次以嘲諷形式抹黑警隊抗疫期間的工作,多次隱喻警方積存大量抗疫裝備。

警方去信廣播處長梁家榮表示抗議,更對有關節目的失實報導、描述予以強烈譴責。港臺發言人的回應,不但未有為抹黑指控而向警方道歉,反而處處維護《頭條新聞》,稱其一直以來「以嘻笑怒駡形式反映社會現象和不同看法」云云。

港臺一向以所謂「嘻笑怒駡」做擋箭牌,為其節目顛倒黑白、造謠傳謠、反中亂港作掩飾。但是,難道可以「嬉笑怒駡」散播假消息和造謠誹謗嗎?港臺的新聞操守和原則哪裡去了?正如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指出,「現象」必須是事實,「嬉笑怒駡」要根據事實,捏造事實就是誹謗,批評梁家榮嚴重失職。特區政府有責任在民心虛怯之際,取締港臺造謠造假、抹黑警方、嚴重干擾防疫工作的節目。

身為醫生的公民党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在Facebook引用錯誤消息,稱員警取得的口罩和保護衣是眾多部門最多,比衛生署還要多,又質疑員警毋須使用N95口罩。警方強調警員一人一日只獲發一個口罩,外科口罩用量只夠一星期,而警方在疫情發生後從來沒有取過保護衣。對於郭家麒罔顧事實的言論,警方表示憤慨,並已去信表達強烈不滿。

特區政府採取了「嚴格控關」、並要求所有從內地入境者隔離14天的措施合情合理,大幅度降低病毒傳入的機會,黑暴勢力又拋出了「入境隔離十四天是冇掩雞籠論」、「設立檢疫中心害死街坊論」、「要年輕醫護參與抗疫是迫他們送死論」,利用謠言蠱惑人心,說什麼「年輕護士沒有在17年前沙士疫症中上過陣,經驗不足,現在要他們上陣檢驗、搶救新冠肺炎的病人,無形中是要他們送死,最好是年紀較大的醫護人員上陣」云云,其目的是惡意地挑撥年資較深、職級較高的醫護人員和年輕醫護之間的矛盾,煽動醫護罷工。

疫情期間,黑暴活動仍然未平息,警方既要平暴又要協助抗疫還要闢謠,政府新聞處本來對闢謠責無旁貸,但政府新聞處去了哪裡?政府新聞處為什麼不對假消息進行闢謠?

黑暴疫情之三:醫護罷工

泛暴派主導的「醫管局員工陣線」在疫情嚴峻時刻發動醫護人員罷工,以市民生命安全作為政治籌碼發起醫護罷工,導致大量預約手術延期,專科門診取消,急症室缺人,連躺在深切治療部的新生嬰兒也乏人照料,醫護罷工不僅將香港醫護的百年清譽毀於一旦,而且「攬炒」香港的道德形象。

煽動罷工的「醫管局員工陣線」,並非是為了救傷扶危而成立,而是在修例風波冒起,其成立宗旨中表明「致力於政治問題」、「支持三罷」等。罷工搞手的所謂「五大要求」,明顯參考自修例風波的「五大要求」。該組織所聲稱的「全面封關」、「封關救港」,是將政治滲入專業,嚴重影響整個抗疫行動。所謂「罷工救港」其實是修例風波翻版,企圖炒作誇大恐慌,煽惑人心,搞亂香港,破壞香港與內地關係。

罷工搞手辯稱,「醫務罷工並不是貪生怕死」,「不是臨陣逃脫」,「這是我們的天職」,只是此地無銀三百両而已,他們偽善地說自己願意承擔天職,這種道德及人格的扭曲令人震驚。罷工搞手綁架、要脅社會,這種行為模式如果推廣到其他行業,則任何一個群體都可以憑藉自己特殊的職業身份及對資源的主導,去強迫社會滿足他們提出的不合理要求,社會將陷入混亂,香港將受制於少數人的暴政。

「醫管局員工陣線」發動「政治性罷工」綁架、要脅社會,在現行法律定義可能根本不被當作「罷工」。罷工者當初投身醫護界,就要承擔違反合約與守則的風險,這是預先知情的合約與守則。

當罷工醫護踏出了背棄病人第一步,他們就違反了合約與守則。香港《雇傭條例》寫明,雇主有權以員工無履行雇傭合約將之解雇,屬於公務員的醫護人員罷工更有被紀律處分的後果。

《醫院管理局條例》第八章第14項載明:「醫管局非常重視人員的誠信和道德操守,因此制訂了一套全體人員適用的行為守則……醫管局已在聘任條件中訂明應聘人員必須遵守這套行為守則。」第五章第2項載明:「在出現緊急情況時,即使環境困難,我們仍然有責任為市民提供服務。」在國際法方面,根據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理事會結社自由委員會的決定,「純政治性質的罷工」並不在1948年《結社自由和保障組織權利公約》和1949年《組織權利和集體談判權利公約》保障範圍之中。這意味著罷工醫護將會遭受醫管局紀律處分、解雇,甚至被香港醫務委員會或香港護士管理局取消專業資格。

面對嚴峻的疫情,全世界都絕不容許有醫護員工借機去綁架、要脅社會,必須按照香港相關法律和國際法行事,應給予告誡、懲處或解聘,尤其是帶領罷工者須永不錄用,才能起阻嚇作用。

香港法律界指出,這些醫護人員罷工並非通常意義上的罷工,已超出法定的定義和範圍。他們以政治淩駕專業,罔顧病人權益,可以形容為「軟性恐怖主義」。醫管局作為一個公營機構,在面對公共危機事件時必須「硬起來」維護社會公共利益,決不能服軟。

黑暴疫情之四:「港獨」與「台獨」呼應

疫情發生後,就在世界各國各地區紛紛表示盡力協助中國大陸抗擊疫情的同時,臺灣和香港卻出現了與人道主義相違背的「台獨」、「港獨」分子,趁機煽動和策劃反對中國政府抗擊病毒的鬥爭;台當局宣佈不准防疫口罩進大陸,台當局不但以「防疫第一、弱勢優先」為由刁難後續近千滯留湖北臺胞返鄉,還對陸籍家屬一刀切拒絕入境,甚至急不可耐地關閉「小三通」,研議關閉「大三通」。難怪島內民眾怒斥民進黨當局「泯滅人性,沒有良心」。

民進黨公然稱「大陸是威脅全人類健康的元兇」,無視世衛和大陸多次通報疫情防控資訊,惡意重傷大陸以政治理由干預臺灣參與防疫的國際合作,無視臺灣民眾的生命健康權。

此外,世衛組織將新冠肺炎命名為「COVID-19」,民進黨當局卻「不甩WHO」,仍以「武漢肺炎」為名,還美其名曰「與國際接軌」,赤裸裸地仇視大陸。

民進黨當局以疫謀「獨」,不斷炮製謊言,大肆操弄臺灣加入世衛組織議題,其用意並非真為臺灣民眾健康著想,而是想借機實現所謂「外交突破」,並在碰壁後引導不明真相的臺灣民眾怨恨、仇視中國大陸。這種借疫挑事、謀求「台獨」的做法,只會傷害兩岸民眾的同胞情誼,給兩岸關係平穩發展增加不確定因素,使台海地區發生動盪的風險不斷拉高。

在持續超過半年的修例風波中,「港獨」分子、泛暴派為共同的政治利益,與臺灣蔡英文當局相互勾結,民進黨當局和「台獨」勢力一步步介入香港暴亂。「台獨」分子公開跳出來資助香港暴徒,而香港暴徒受到資助後不斷暴力升級,實際是與「台獨」分子同流合污。

疫情發生後,「兩獨」再次合流,香港反對派利用疫情與「台獨」勢力呼應,針對內地、煽動反中拒共、削弱港人團結抗疫防疫的黑色暴亂繼續蔓延。

泛暴派立法會議員朱凱廸、人民力量陳志全偕同幾位新任泛暴派區議員,2月1日到臺灣會晤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幹事長鄭運鵬,鄭運鵬答應會向「行政院長」蘇貞昌轉達他們的要求,聲稱算是為未來港臺互動鋪路。朱凱廸則贈送鄭運鵬一幅印有「光復香港」的旗幟。這是露骨為「兩獨」再次合流鋪路。

「黑暴」勢力已經與「台獨」勢力沆瀣一氣、狼狽為奸。「兩獨合流」不僅將「台獨」禍水引入香港,而且催促「港獨」急劇膨脹,對香港的危害性更大。黑暴勢力與「台獨」狼狽為奸分裂國家,是中華民族的共同敵人。

港澳工作升格一體化

在疫情仍然嚴峻時刻,國務院任命全國政協副主席夏寶龍兼任國務院港澳辦主任,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甯、澳門中聯辦主任傅自應兼任港澳辦副主任,原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改任正部長級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

輿論普遍認為,有關人事調整透露三點訊息:第一,港澳系統正式確立「一副國,三正部」的高規格配備,反映出中央對港澳工作更加重視;第二,經過今次調整後,港澳辦作為小組辦公室的職能,將由協調變領導,職能實體化;第三,「三辦」實現一體化領導,有利於前後方協同,提高效率。

但從更高的層面看,港澳工作一體化領導,體現了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即現代化的「第五化」。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把我國制度優勢更好轉化為國家治理效能,這就要求我們既構建系統完備、科學規範、運行有效的制度體系,又加強系統治理、依法治理、綜合治理、源頭治理,把「制」與「治」兩方面有機結合起來,在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體系的同時,通過治理能力現代化讓制度有效運轉起來。

過去港澳辦和中聯辦被詬病為職能重迭,權責不清,尤其是兩辦的主管都是正部級,沒有明顯的統屬關係,不僅協調上屢生齟齬,而且政策效應相互抵消,導致決策資訊傳遞長,衰減量大,既難做到權責統一,更難保證步調一致。此外,過去港澳工作與兩地政商界盤根錯節的利益瓜葛,不僅致使政策向大財團傾斜,而且發現個別官員違紀等問題。

2016年10月15日,中紀委公佈中央巡視組對港澳辦黨組的專項巡視結果,公開批評港澳辦存在各種各樣的問題,包括「党的領導不夠堅強有力」,「貫徹中央決策不夠扎實」,「執行幹部選拔任用程式不夠嚴格」,「選人用人工作滿意度較低」,「全面從嚴治黨不力」,「管黨治党失之於寬鬆軟,發現問題處理不及時」等等,甚至發現部份官員涉及貪腐問題,已轉交中紀委跟進。

現在將港澳辦升格,由國家領導人統領,職能高於中聯辦,能夠解決港澳工作機構重迭、職能交叉和管理「九龍治水」、政出多門的問題,可以加強政策制定協調,各部門協調一致,達成共識,避免政策衝突、政策迭加。同時說明中央決心與以往港澳系統「一左二窄」、「一富二窄」的慣性思維與作風作切割,徹底杜絕港澳工作人員違紀等問題。

此次不是簡單的人事調整,背後是中央港澳工作體制重大調整,是中央對於過去半年多修例風波引發的香港一系列深層次、結構性矛盾,作出反思的結果。

因此,港澳工作一體化領導,是要團結香港社會各階層,築牢「一國兩制」的社會政治基礎,直面香港治理體系存在的缺陷和不足,支持特區政府下大決心花大氣力解決政治、經濟、民生、教育等各方面長期積累的深層次矛盾和問題,推動香港「一國兩制」事業爬坡過坎、行穩致遠。

經過修例風波和建制派區議會選舉失利,不少人擔心未來社會局面會變得更加動盪和艱難。在這種情況下,建制派應該發揮穩定的作用,因此建制派的團結和協調必須更加有力。中央統一了對港澳單位的架構,直接進行升格領導,有利加強建制派的團結和協調,有利加強建制派的信心,絕不為一時之曲折而動搖,絕不為外部之干擾而迷惘,始終準確把握「一國兩制」正確方向,堅決維護憲法和《基本法》確定的憲制秩序。

在關鍵時刻,中央審時度勢,下決心統一港澳工作的體制,以利更好駕馭港澳局面、維護國家安全,令治理工作更順暢有力,也是對「港獨」、「台獨」、外部勢力等反中亂港勢力發出鄭重警告。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