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要打贏抗疫戰 更要打贏民意戰(2020.3)

發布日期:2020-03-26

☉文/文軒

打贏防疫戰不難,因為香港並非疫區,疫情也終究會過去,難的是打贏民意戰。所以香港政府在疫情中,是選擇早着先機、主動有為,還是繼續一貫那「不做不錯」的「佛系」作風,將直接影響香港的未來的政治格局。

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但對於香港香港政府來說,卻是重塑威望的良機。在過去持續大半年的暴亂中,政府一直在被動的招架,既沒有從根本上止暴制亂,也沒能對參與暴亂的違法者予以應有的法律制裁,民怨早已沸騰。這次肺炎疫情只要處理得當,挽回頹勢並非不可能。

走在民意之前

要得民心,須走在民意之前,不待民眾訴求爆發,就滿足民眾所需。不過,香港政府最近在疫情問題上的表現卻依舊被動,控關一再拖延,被反對派利用來大做文章,於醫療人手和資源最為緊張的時候,搞所謂的醫護罷工近一個星期,最後竟還全身而退,未有人因此受到懲處,受影響的只有病患,這股怨憤最後自然撒在政府頭上。

疫情帶來的另一個問題是口罩供應,當口罩成為全民防疫的必備物品之時,香港政府卻拿不出口罩,連建制團體和反對派團體都能夠從海外購得數以百萬計的口罩,香港政府只能乾瞪眼。後來有傳媒揭露,香港政府採購不利的原因「佛系採購」策略,想以招標的形式購買5700萬個口罩,結果在口罩價格被愈炒愈高的情況下,無人問津。後來香港政府表明,會不經招標程序而直接採購,但特首林鄭月娥沒過多久就承認,全球採購「唔係好成功」。

眼見政府對口罩供應無能為力,社會對口罩的炒賣更加瘋狂,成本僅數十元一盒的口罩炒到數百元,甚至上千元,而且口罩質量良莠不齊,市民連夜排隊苦等才買到的,很可能只是劣質口罩。在這種情況下,社會上要求政府規管口罩價格和質量的呼聲此起彼伏,但官員們卻一再以香港是自由市場為由拒絕採取行動。

除了在口罩問題上不作為,香港政府在全城防疫方面也選擇袖手旁觀。當前內地各大省市早已認識到,防止疫情最有效的辦法是減少人員流動,故嚴防死守,紛紛下令暫時關閉卡拉OK、電影院等休閒娛樂設施,甚至限制酒樓食肆不許堂食,僅提供外賣服務,對小區居民的出入也要進行管控。但在香港,市民除了臉上多一個口罩之外,正常生活基本不受影響,該吃的吃,該玩的玩,對防疫並不重視,所以出現了19人打邊爐至少10人確診的請況。有見及此,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提出關閉戲院減少人群聚集,但林鄭月娥再度以香港是自由社會說事,還天真地認為商戶會採取確保顧客不受感染的措施。

澳門的對比

疫情是否真的如此難以處理呢?正所謂「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澳門政府就給香港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早於一月初,澳門已出現市民搶購口罩的消息,政府掌握口罩缺貨的情況,並開始搜購,當疫情急轉直下,政府便可以開倉賣罩。122日,澳門政府宣布,澳門居民可以用身份證,10日內每次限購10個口罩,售價8元。雖然有時要排隊輪候,但人人安心,不會擔憂缺貨,不須囤積,更不必像港人一樣,要忍受天寒地凍漏夜排隊。而且澳門庫有口罩,心中不慌,126日,珠海因應醫用口罩缺貨,向澳門提出緊急支援。澳門政府還抽調5萬個口罩予珠海醫院。

澳門政府的防疫抗疫措施一波接一波。24日,就在林鄭月娥承認全球搜購口罩不成功的當天,澳門特首賀一誠自豪地宣布:「葡萄牙口罩已經俾我地買晒。」賀一誠同時宣布,將作為澳門命脈的賭場關閉半個月,並鼓勵市民避免外出,在乘搭巴士方面,規定所有巴士乘客必須強制佩戴口罩,否則司機有權拒載。

213日,澳門政府決定將在疫情過後向每名居民發放3000澳門元電子消費券,有效期3個月,以刺激餐飲、零售等消費;為全澳居民多發一次600元醫療券、住宅有3個月水電費津貼、為弱勢受資助群體在3月份多發一次援助金;推出一系列包括所得補充稅、個人職業稅、娛樂商業場所各項稅費的減免等。受疫情影響經營困難的中小企可以申請60萬元免息貸款,最長還款期8年。

從上面所述不難看出,澳門政府每隔不到10日就會主動出招,既有全民受益的政策,也有針對性的重點援助,一步步層層推進,有條不紊,不僅穩住了民心,還有餘力向鄰市施以援手。再看香港政府,步步被動,政策落後於形勢,即便厚着臉皮向中央討得1700萬個口罩,仍然無法平息市場上的口罩亂象。

迷信「大市場、小政府」

香港政府將「不作為」視作理所應當,源自於對「大市場、小政府」,即自由經濟的迷信。「大市場、小政府」的說法早在1989年港英政府公布的《公營部門改革》文件中已經提出,但當時港英政府的實際操作卻是與之背道而馳,在經濟民生方面採取擴張政策,積極投資經濟及社會建設,例如彭定康在1992年施政報告提出社會福利五年計劃,增加26%實質福利開支;在醫療方面則應允在五年內增加22%實質開支,即增加4200張病床和13間新的公共診所;在房屋方面更許諾在五年內平均每天興建100個新公屋單位。

真正全面推行「大市場、小政府」的是回歸後的香港政府,而且特別選擇在面臨經濟危機之時,主動放棄政府在各影響民生經濟重要範疇的影響力。例如2003年政府為應對經濟危機全面扭轉房屋政策,收回定期賣地做法,改為只用「勾地」機制,實際上變成由地產發展商決定何時賣地,削弱了政府主導土地供應、影響樓市的能力;更宣布廢止居屋計劃,全面退出資助出售房屋的市場,只專注出租公屋,形成「政府主資助出租房屋、地產發展商主出售房屋」的新二元格局。

前行政長官曾蔭權在2006年更明確地說:會在「小政府」的規限之下配合市場的需要,盡力支持及推動經濟發展。對於私營界別可以自己做的事,政府不應對市場作任何干預。林鄭月娥上臺後,也是將政府形容為「促成者」和「推廣者」。

這種「小政府」的思維若是放在太平盛世,自無不可,但在非常時期,社會上亂象頻生之時,政府就應挺身而出。什麼是非常時期?過去大半年的持續暴亂是非常時期,現在的疫情當前也是非常時期。許多國家都已採取非常時期的緊急政策,主動幫助社會恢復正常秩序。我們還是以口罩問題為例,看看別人是如何操作的。

127日,馬來西亞政府推出政策,嚴打坐地起價的行為。多種口罩被列為價格控制項目,設立最高零售價,若有商店違法,一經定罪,個人最高可被罰款10萬令吉(約19萬港元)或監禁3年,公司就可被處以最高50萬令吉的罰款。

韓國政府24日宣布,25日至430日期間加強打擊囤積口罩和消毒液的行為,違者最高判處兩年有期徒刑或5000萬韓圜(約33.4萬港元)罰款。

泰國政府24日通過政策,將口罩及酒精搓手液列入價格控制名單。該清單涵蓋食物、紙張、石油及藥物等日常必需品。如被發現囤積或收取不合理價格,最高可被判處7年監禁,或罰款14萬泰銖(3.5萬港元)。

不難看出,上述各國幾乎不約而同地對趁亂炒賣口罩都採取頗為嚴厲的打擊措施,意圖就在於穩定市場秩序,安撫民心。唯獨香港政府不聞不問,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早上說政府擬立例管制防疫物品價格,政府下午就忙不迭地發新聞稿否認,不作為的決心表現得異常堅定。

港澳系統接連換帥響警鐘

如果此時此刻,香港政府以為這麼得過且過,還能在中央那邊蒙混過關,那就大錯特錯了。在湖北疫情爆發得最厲害的時候,湖北省委書記、武漢市委書記都臨陣換將,一來是要在危急關頭找有能力、靠得住的大將來穩住局面,二來也是表明了中央對原本負責官員的不滿。

香港也面臨着同樣的情況,中央在不到一個半月之內先後撤換中聯辦和港澳辦的一把手,全部改由曾做過封疆大吏的官員來擔綱。這就表明中央已經對香港的情況感到十分不滿,待疫情過後,香港政府頭上懸着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便隨時有可能落下。

打贏防疫戰不難,因為香港並非疫區,疫情也終究會過去,難的是打贏民意戰。市民要的不是初心,而是結果,市民利益受到任何損害,最終矛頭都只會指向政府,因為政府權柄在手。社會不穩,得益最大的自然是反對派,只要輕輕煽動民眾的負面情緒,就可趁勢而起,在區議會選舉大獲全勝之後再在立法會選舉再下一城也並非難事。所以香港政府在疫情中,是選擇早着先機、主動有為,還是繼續一貫那「不做不錯」的「佛系」作風,將直接影響香港的未來的政治格局。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