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新冠」上任三把火(2020.3)

發布日期:2020-03-26

☉文/閔之才

中國的疫情戰爭,一條戰線在國內,另一條戰線在國際。庚子年初,「新冠」疫情燒了三把火,驗證了中國經濟底子的韌性究竟如何,檢驗了中國基層治理距離第五個現代化究竟還有多遠,更考驗了中國在世界的真實地位以及與各國的關係究竟如何?

一場突如其來的肺炎疫情,在2020年春節期間橫掃中國大江南北,讓本該滿懷欣喜過節的國人對這個春節留下了滿是恐慌的記憶。

一種名為新型冠狀感染的病毒(以下簡稱「新冠」病毒)自打從武漢「走馬上任」,就迅速延燒中國全境,並肆虐全球,給成千上萬的家庭帶來了病痛折磨和生離死別,端的兇猛異常。

「新冠」上任三把火,一把火燒出了「中國經濟疫情」,二把火燒出了「中國官狀病毒」,三把火燒出了「世界政治冷暖」。

專家指,這三把火倘若能燒痛國人,徹底反思政治經濟與國際關係中的諸多短板,才能讓庚子年伊始這場災禍不至於變成代價慘重卻毫無收穫的「無妄之災」。

第一把火:燒出中國經濟的隱憂

「新冠」上任第一把火就燒出了中國經濟的隱憂。全世界都在問:會對中國經濟造成多大影響?

自疫情導致武漢「封城」開始,已經是全國性大面積效仿武漢「封城」了。「封城」的後果是什麼?除了防控疫情,還有對經濟的巨大衝擊和影響。

影響到底有多大?

從已有的部份數據看,當前的經濟數據的確很糟糕,用觸目驚心形容一點不過。

自疫情發生後,中國六大發電集團日均耗煤量從12月的70多萬噸/天,驟降至211日的37.2萬噸/天,降幅近50%,與去年同期相比降幅約40%

自大年初一至211日,全國各類交通工具旅客發送量只有2.34億人次,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約80%。即使是節後返程最集中的一線城市,與去年同期相比,北京下降約70%,上海下降約65%,廣州下降約74%,深圳下降約70%

儘管目前中國企業開工率還沒有準確和完整的數據出臺,但從發電量和人員返城情況看,開工率無疑是極低的。從已有的局部數據看,除上市公司和規模以上企業外,中小微企業尤其第三產業的開工率低得可怕。

專家分析,在全國性「封城」的背景下,各類餐飲、酒店和旅遊服務業事實上已全面陷入停頓狀態,開工率不會超過1%,建材、汽配和維修等各類行業市場開工率不會超過10%

從需求方面看GDP,包括消費、投資、政府購買和淨出口。其中消費、投資、出口被稱為拉動經濟的三駕馬車。現階段可以說「三駕馬車」已瘸了倆。一些國家對中國採取「封關」「封國」措施,中國對外出口受到了嚴重影響。同時,由於疫情加劇蔓延,旅遊業,餐飲業,零售業受重創,大量工廠企業復工困難,導致疫情下消費需求低迷。

投資銀行摩根大通近期發布報告指,中國首季實質經濟增長按年恐放緩至1%,該行更指,如果未來數週,中國未能遏制疫情,首季經濟可能會暴跌至-4%214日路透社公布的一份對全球40名經濟學家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專家預測,今年頭三個月,中國經濟同比將只增長4.5%。去年第四季度,增速尚為6%。這些經濟學家預期,今年全年,中國經濟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率將是5.5%。去年,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增長率為6.1%,已是近30年來的最低。

一些專家對武漢之外的一些城市採取封城措施表示質疑。有專家指,如今的局面是,全國各地的「封城」行為沒有不左,只有更左。這固然對防控疫情擴散大有好處,但對經濟的負面影響會嚴重到什麼程度有沒有想過?中央已經要求各地有序復工,但我們依然看到的是一座座空城,百業停滯,一片蕭條景象。有經濟學家呼籲各地能對症下藥,不要簡單地一刀切「封城」。盡快恢復正常的生產和生活秩序,放棄極左的一封了之,一拒了之的錯誤做法。

疫情要防控,經濟也要發展。疫情最大的次生災害就是經濟受到嚴重影響。看看當前的經濟數據,的確太觸目驚心。倘若不及時糾偏,病過之後再挨餓,後果不堪設想。

當下,留給中國的還有足夠的時間、騰挪空間和政策工具。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表示,目前中國經濟有三個好消息和一個挑戰:

——消費和服務業有望下半年恢復正常。張燕生認為,疫情會對今年一、二月份武漢及周邊地區的旅遊業、餐飲業和日用品消費產生較大影響。但隨着23日起各地逐漸復工,預計今年下半年主要疫區的消費和服務業有望恢復正常。

——對中國乃至全球供應鏈影響有限。張燕生表示,「武漢製造」的產業鏈與廣東、江浙、天津等地不同,其參與國際工序分工體系的程度較低,本地產業鏈相對完整,因此這次疫情對全國乃至全球供應鏈的影響有限。

——吸收外資前景依然可期。張燕生稱,「外企來華投資的決定也許會因為疫情而推遲,但不會取消」,他說,隨着外商投資法及相關配套的行政法規等落實到位,進一步改善投資環境、政策環境和法治環境,中國對全球投資者仍是「擋不住的誘惑」。

——物價或將面臨較大壓力。張燕生直言,豬肉、能源價格高企等導致去年CPI上漲,今年疫情會導致食品、藥品的價格有可能繼續上漲,物價壓力會較大,宏觀調控政策如何逆週期統籌協調將面臨新考驗。

在張燕生看來,今後中國應出臺更多有力措施穩定預期,提振信心。經過這次疫情,中國個人和公共衛生意識會顯著提高,政府公共服務及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改革進程也會加快,今年經濟運行仍將保持在合理區間。

「對中國經濟而言,疫情這件壞事是可以變成好事的,但這取決於各級政府能不能以此事件為契機進一步完善治理體系,提高治理能力,重點是改善市場環境、政策環境和法治環境,最大限度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這是一塊『試金石』。如果回答是肯定的,那麼中國經濟今年全年增長有可能超出預期。」張燕生說。

第二把火:燒出「官狀病毒」 社會治理現代化路還遠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經歷過SARS教訓的中國本可更從容應對,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再次戰「疫」燒出了一種「官狀病毒」,尤其在疫情爆發初期,不論湖北武漢的地方官員,還是國家的公共衛生管理部門、紅十字會等機構,都仿佛感染了「病毒」,顢頇無能,讓本可避免的疫情一步步擴散為給國家發展和人民生命健康帶來巨大傷害。

疫情爆發以來,湖北省、武漢市的一些官員不僅在防控疫情上動作慢半拍,慵懶無為,甚至在防控過程中亦頻頻出錯,出盡洋相,將無所作為的官僚主義、敷衍搪塞的形式主義弊病徹底地暴露在全世界的聚光燈下。

引發輿論風暴的一個典型案例是,黃岡市衛健委「一問三不知」主任唐志紅的曝光。作為當地衛健委「一把手」,疫情火燒眉毛了,她連當地醫院收治能力、床位數量、檢測能力都「一問三不知」。此外,湖北方面對疫情報告缺乏透明度和及時性,也備受詬病,特別是李文亮等8名醫生因為發布疫情預警消息,而被警方訓誡,更引發重大輿情和全民聲討。

湖北省長在發布會上介紹湖北的口罩供應是否充足時,竟然前後三次說錯湖北口罩產量,由108億隻,改為18億,後又改為108萬隻。這引發中國民眾的集體嘲諷,西媒則使用了「大型車禍現場」來諷刺這起事件。湖北省委書記在首次出席新聞發布會時,回答記者提問不僅全程唸稿,而且回答的問題也要麼文不對題,要麼忘記回答,正是他在這場發布會上答非所問的表現,被內地網友形象評價為「中了『官狀病毒』」。

外界質疑,為何疫情大爆發以來整個湖北、武漢官場,好像顯得竟無一人可用?正是因此,在戰事吃緊時,臨陣換將本乃兵家大忌,但「一將無能,累死三軍」,若不及時猛藥去屙,後果極為嚴重。在全國戰「疫」重鎮湖北戰情行至緊要關頭,中央果斷出手,湖北省委和武漢市委雙雙「走馬換將」。此前,湖北省衛健委黨組書記、主任也雙雙被免。一系列人事調動背後,是人命關天,中央因應時局的決斷。一系列人事調動背後,更是「軍中無戲言」,顯示中央嚴肅問責的決心。

可以說,這次前所未有的大規模肺炎疫情爆發,暴露出中國很多問題,如疫情防控體系缺失,各級官員的官僚主義、形式主義作風廣泛存在,媒體監督功能失能,官方慈善組織運行混亂、落後等,所有這一切都表明中國距離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還有不小的距離。

在這些問題中,很值得關注的是基層公務人員在防疫過程中,表現出種種缺乏現代化的人性化管理能力的亂象。如初期對疫情不重視,不作為,疫情爆發後又混亂無序,不知如何應對或粗暴應對,導致民眾遭受不必要的身心煎熬。基層公務員面對疫情時很多失當過度的做法突出證明,基層治理是中國實現第五個現代化的關鍵難點所在。

「郡縣治,則天下安」是中國古人的智慧,放在今天這句至理名言同樣適用。中國現在普遍存在的治理困境,就是集中在縣鄉村基層,此次防疫過程中所暴露的大多數問題,再次證明了這一判斷。

這場「世紀戰疫」,歸根結底考驗的是中國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短期來看,突如其來的新型肺炎疫情會對中國人民的生產、生活造成相當程度的影響,但長期來看,這也是對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一次大考,有助於全國各界查漏補缺、改進不足。如此,未來的「中國之治」才能更完善、更有效。

第三把火:燒出大國鬥爭的殘酷性

武漢疫情是一面鏡子,可以照出中國國內治理方方面面的短板,同時也是衡量各國同中國關係的尺規。

採取過度防控措施從中國撤僑、關閉所有航班通道的有之,堅決表態不從中國撤僑的有之,積極疏導本國排華情緒、提供物資救援的有之,嚴禁本國口罩消毒水等物資大規模外流到中國的也有之。

一場「新冠」疫情燒出了世界政治的冷暖,也燒出了大國鬥爭的殘酷性。

美國的表現尤其引人注目。從武漢疫情升溫之初,美國就在這個問題上率先揮舞其指揮棒。123日,美國第一個從武漢撤出其領館人員,後又是第一個提出撤出其使館部份人員,還第一個宣布對中國公民入境採取全面限制措施。這種指導性措施很快就被陷入新冠肺炎恐慌的其他國家所採用。

123日,美國國務院將對中國的旅行警告升至第三級,也即「重新考慮是否前往」,130日又再次。到22日又再度提高到最高級第四級,也即「請勿旅行」。外界可以發現美國一面口稱「幫助中國」,但其主要目的仍在於借貶損中國狀態不佳,藉以襯托美國應對之有力。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為首的高官們不忘指中共是核心威脅。還有高官公然宣稱「疫情有助於部份就業崗位流回美國」,「中國在應對疫情問題上與美國不合作」,「沒有哪個國家比共產主義中國對美構成更大威脅,美全社會都需整體行動應對」,「中國已成為美頭號地緣政治對手」。

有專家指,面對疫情,美國政客想的是如何落井下石,打壓中國的發展。美國政府在面對中國時沒有那麼光明磊落。美國的利益是美國政客最核心的訴求,談什麼大國胸懷,說什麼國際道義,總體來說就是為保住霸權地位不擇手段。

中國人應該清楚,國際鬥爭不會因為中國國內的疫情嚴重而停滯或者消失。中國已經是一個全球化的大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疫情戰爭,一條戰線在國內,另一條戰線在國際。

當然,也要看到,面對大災大難,國際政治中也非鐵板一塊,也有暖心的一面。日本今次的表現尤其突出,甚至令中國人感動。特別是日本方面在援助物資上寫的諸如「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等詩詞,在中國引發強烈共鳴,使中國人對日本人的好感度上升至近年最高點。

相對於華盛頓方面率先撤僑的消極態度,東京方面不僅在126日率先與北京方面取得聯繫,借其外相茂木敏充之口向中國外長王毅稱「日方願同中方一道,共同應對疫情威脅,向中方提供全方位支持幫助」。

27日時,日本兩大執政黨政要,即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和公明黨幹事長齊藤鐵夫甚至稱「日方願舉全國之力與中方共同抗擊疫情」。到210日,以首相安倍晉三為首的日本自民黨甚至還組織對華捐款行動。這種異乎尋常的中日友好甚至讓觀察人士感覺頗不尋常。也有解讀稱日本方面的善舉與習近平即將訪問日本有關。

除日本之外,巴基斯坦「把能拉的都拉過來了」,動用了國家戰備物資,第一時間捐贈了30萬隻口罩、800套防護服、6800雙手套;俄羅斯一聲不吭地派出伊爾-76運輸機運送了183立方米的援助物資,中方約算大概有23噸之多,而且還派出了防疫代表團;至今也堅持不停飛航班、不拒收遊客的柬埔寨,其首相洪森在疫情最吃重的時候訪華以示對中國的支援;除此之外,印度送10萬口罩,白俄軍機送物資,英國、德國、韓國、沙特、伊朗、英國等多國政要通過不同方式向中國表達支援和慰問,眾多國際機構和組織提供技術、物資和資金等各項援助。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也表示,「願盡己所能、動用一切可能的資源向中方提供幫助,將協調有關成員國為中方採購醫療物資提供便利」的承諾。

此外,七國集團(G7)成員國的衛生部長23日舉行電話會議。然而會議之後,德國衛生部長斯潘(Jens Spahn)在公開表態時卻未提及美國,僅表示「各國衛生部長同意與世界衛生組織、歐盟和中國合作」。德國衛生部發言人另外表示,「斯潘與美國衛生部長艾薩(Alex Azar)對話,雙方同意孤立做法不太可能成功抵禦病毒帶來的全球風險」。 先後表態,頗有啟示性意義。

當然,正如專家所言,中國人也要以大國心態看待面對疫情時各國的反應,不要過度解讀一些國家的限制措施。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各國的「反華」風潮恐怕終究只是一種基於驚慌而來的表現,它比起傳統意義上的「反華」、「排華」仍有相當差距。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