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疫情下的三重轉機(2020.4)

發布日期:2020-05-05

☉文/蕭史

2020年第一季度,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從中國「最重要的工作」逐步發展成世界「最棘手的挑戰」。這場堪稱百年難遇的全球性疫情,既給二十一世紀第三個十年的開局增添了十分悲壯的底色,也給全人類上了不容遺忘的重要一課。如何變危機為轉機、化悲痛為動力,應成為現階段各國家和地區的當務之急。

世界應重新認識中國

226日中國境外新增病例數首次超過中國境內,到38日全球受新冠疫情影響國家和地區總數破百,新冠病毒的全球性蔓延之快令人不寒而慄。韓國、伊朗、意大利等國相繼淪為疫情重災區,「鑽石公主號」、「新天地」教會等聚集性傳染事件更成為疫情防控的典型負面案例。在此情況下,正如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的多次積極評價,中國作為疫情首發國,其採取的疫情防控措施值得各國借鑒,對世界而言意義深遠。

一方面,中國果斷採取的一系列「史無前例」「史上最嚴」的綜合措施幾乎最大限度地實現了「內防擴散、外防輸出」,為其他國家組織動員抗「疫」爭取了寶貴時間。另一方面,中國在全力推進疫情防控這一當前最重要工作的同時,較為快速而有效地實現了分批復工復產復課,一手抓防疫、一手抓經濟的思路為各國盡快止損提供了參考借鑒。

筆者認為,雖然仍有個別國家政客和境外媒體堅持其所謂「武漢肺炎」「東亞病夫」的偏見,但大多數外國民眾已能夠客觀理解中國在全球抗「疫」中不可取代的積極作用,此次疫情恰可成為世界重新認識中國的一次重要契機。

新中國成立70多年以來,由於政治立場和意識形態的差異,部份西方國家一直對中國的社會主義現代化發展道路心存偏見。中國的「舉國體制」常被西方媒體作為嘲諷對象,中國的「集體主義」更被認為是壓抑人權的「政治手段」而常遭批判。客觀而言,中國的確有需要反思、更正之處,但不可否認的是,無論是宏觀的經濟發展理念還是具體的疫情防控措施,中國經驗都為世界提供了一種思路、一種選擇。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在此次疫情防控過程中,信息公開的及時性和透明度都獲得了顯著提升,這也為世界重新認識中國、客觀認識中國、全面認識中國提供了便利。相信這次共克時艱的經歷,也將成為各國相互理解、彌合「瞭解赤字」的機會。

中國應加速社會轉型

所謂「禍兮福之所倚」,此次疫情固然對中國民眾造成難以磨滅的創傷,對中國經濟造成難以估量的衝擊,但換個角度來看,也不失為對國家治理體系的一次考驗,對經濟發展的一次鞭策。更重要的是,疫情極大地觸動了中國人內心對革除體制性沉屙痼疾的呼喚,這有利於從決策層到基層形成最大合力,繼續全面深化改革,提升國家治理能力、完善國家治理體系,從而加速社會轉型。

從頂層設計的角度來看,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健全國家公共衛生應急管理體系已刻不容緩;提高處理急難險重任務能力,補齊公共衛生短板勢在必行。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在今年2月舉行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三次會議上的講話中指出,「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勁的時候,越要堅持依法防控」,並要求中共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全面依法履行職責,堅持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開展疫情防控工作,在處置重大突發事件中推進法治政府建設,提高依法執政、依法行政水平」。由此可見,內地未來在通過改革破除治理層面障礙的過程中,依法依規是必由之路。

從基層民眾的角度來看,培養科學和理性精神、改變衛生和飲食習慣應是疫情教會民眾的重要一課。17年前的沙士疫潮也曾讓中國民眾付出慘痛代價,但「野味產業」並未就此絕跡,相關立法工作仍無實質性進展,各地公共衛生服務水平、防疫措施力度仍存在巨大差距。更危險的是,民眾自我防護意識薄弱、個人衛生習慣糟糕的情況仍普遍存在。此次疫情蔓延範圍遠大於當年沙士,內地31個省(區、市)史無前例地全部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Ⅰ級回應,應會給全國民眾都留下不容抹去的記憶,官方應趁熱打鐵,加強公共衛生和疫情防控的常態化宣傳,民眾則應藉此改變個人日常生活中的陋習,如此才能從根源上提升全民的「免疫力」。

香港應借機大破大立

如果說去年的修例風波對香港進行了「大破」,那麼今年新冠肺炎的來襲反而在相當程度上為香港創造了「大立」的條件。一來,新冠肺炎使市民的活躍度大幅下降,激進示威者再難集結成規模的抗議活動。二來,新冠肺炎對香港的破壞程度明顯低於當年沙士,特區政府及時採取的一系列防控措施無疑起到關鍵作用,這有利於重塑政府形象、提升市民好感度。但需警惕的是,仍有部份「黃絲」通過各種激進手段「違法達義」,修例風波看似被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掩蓋,實則餘波未了、暗流湧動。

在此背景下,更為重要的積極因素就體現在中央對香港問題一如既往的重視上。即使是在「全國一盤棋」聚焦抗「疫」之際,中央仍作出國務院港澳辦「換帥」、領導班子「擴容」的大動作,足見中央未來將下大力度處理涉港事務的決心。

其實早在修例風波之前,中央對港澳系統的關鍵人事調整已經開始。從陳佐洱港澳辦時期的主要助手之一張榮順調往澳門中聯辦,到傅自應從商務部國際貿易談判代表任上火線赴澳接替非正常死亡的鄭曉松;從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的「筆桿子」盧新寧履新香港中聯辦,到駱惠寧在獲任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不到一星期便換回深耕港澳多年的王志民,有奈無奈之間,幾個關鍵人選已經到位。加上全國政協副主席兼秘書長夏寶龍此次入主港澳辦、張曉明、駱惠寧、傅自應分任港澳辦副主任,中央對港澳系統這盤棋的重新布局已基本完成。

今年下半年,香港立法會將進行修例風波後的首次換屆選舉,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此次選舉不僅將直接決定香港立法機構未來4年的發展方向,更將對撕裂嚴重的社會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香港社會究竟能否迎來「大破」後的「大立」,就要考驗這場選舉中手握選票的香港市民的智慧了。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