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從整治港台看止暴制亂(2020.4)

發布日期:2020-05-05

☉文/文軒

削弱港台的影響力雖然不能直接止暴制亂,但卻帶給我們啟發:社會上這些貌似「老大難」的問題,並不是沒有解決的辦法,之所以一直積壓至今,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內地疫情漸漸轉入尾聲,但香港離太平依舊遙遠。之前的暴亂暫息,只是因為反對派在區議會的勝利和疫情緣故,當疫情遠去,而立法會選舉又將來臨,黑暴隨時都可能復燃。不過,最近的一起事件,卻讓人看到了止暴制亂的一絲曙光。

34日,通訊事務管理局(通訊局)宣布,本地免費電視不必繼續強制播放香港電台的節目。言下之意,就是大眾不會繼續在無線電視等免費電視上看到《頭條新聞》等港台節目。從表面上看,不過是幾個電視節目的播放,但若把港台的角色放在持續暴亂的大環境下來看,此舉卻起了「射人先射馬」的效果。

港台在暴亂中美化暴徒 抹黑警隊

眾所週知,港台雖是由納稅人公帑供養的公營廣播機構,但素來喜歡與政府唱反調,於持續超過大半年的黑暴運動中更是一馬當先,毫不掩飾地站在政府的對立面,在新聞當中始終稱縱火、打砸的暴徒為「示威者」,甚至「市民」;時事節目就更不用說,《鏗鏘集》自去年6月至12月共播出27集,當中18集的主題與修例風波有關,而且每週都密集式地針對政府及警方作出大量負面及偏頗的報道,並美化示威者的違法暴力行為,如92日的節目《這一年……十五歲的暴假》,一整集都是參與暴亂學生的訪問,試圖從暴徒的視角美化暴力行為。又如823日的《以暴制暴?》和99日的《濫暴》,節目中只是不停播放警方使用武力的畫面,對暴徒的行徑只是輕描淡寫,用意可想而知。

至於被港台視為王牌節目的《頭條新聞》,在修例風波中更變成抹黑警隊的「特備節目」,尤其是214日節目中名為「驚方訊息」的環節,多次出現以嘲諷形式,抹黑警隊抗疫期間工作,意圖影射警方「囤積」抗疫物資,並在抗疫期間無所事事。228日,同樣是「驚方訊息」環節,以嘲諷的口吻提及自去年6月起多宗警方調查後認為無可疑的死亡事件,目的明顯是為了令公眾對警察的判斷起疑。

面對質疑 港台傲慢回應

社會上對《頭條新聞》口誅筆伐之聲不絕於耳,為此,警隊一哥鄧炳強還兩度投訴《頭條新聞》。但第一次投訴之後,港台機構傳訊及節目標準組總監伍曼儀以一句該節目向來用「嬉笑怒罵手法反映當下的社會情況」,便當作答覆,節目依舊我行我素。時隔大半個月,鄧炳強再度去信梁家榮,並同時去信通訊局作出投訴,指「嬉笑怒罵」只是表達的手法,但節目內容必須建基於事實,而非誤導觀眾。

梁家榮對此依舊不予理睬,卻在一個星期後向港台員工發公開信,讚揚員工表現,稱「《頭條新聞》絕非新聞報告節目,內容特色是諷刺和針砭時弊,這類城中少有的劇種,借社會熱話,反映社會脈搏和讓觀眾舒氣釋懷……新一輯《頭條新聞》啟播後共收到3萬多宗讚賞,另有6000多宗意見和投訴」。明眼人一看便知,這封信是發給鄧炳強及社會上批評港台的人看的,梁家榮擺出一副有恃無恐的姿態:我們沒有錯,而且幹得很漂亮,讚賞的人遠比投訴的人多。

從以上情況不難看出,港台的傲慢是刻在骨子裡的。說到這種有恃無恐的根源,就不得不提港台的歷史。港台於1928年由港英政府創辦,1954年成為獨立政府部門,之後與新聞處一同成為推介、傳播政府立場和政策的兩個機構。直至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港英政府對港台的態度發生180度的轉變,認為「不能把電台視為政府的宣傳工具」。1985年廣播事業檢討委員會報告書建議,將港台辦成獨立於政府之外的公共廣播機構,另訂組織章程,由港督委任其董事局成員。19897月,港督會同行政局決定將港台辦成公營廣播機構,廣播處長改任電台行政總裁,由立法局撥款,也接受社會贊助。在末代港督彭定康的主導下,港台向所謂「編輯自主」的方向發展,再加上「自己人查自己人」的形同虛設的監察機制,逐漸形成一個針插不入、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

失無線平臺 損九成收視

在港英政府的刻意安排下,回歸後的港台淪為專門謾罵政府的電台,將優勢資源集中於攻擊政府,其它的日常節目已經到了粗製濫造的地步。近來港台每年坐擁超過十億元製作費,和同行相比可謂資源充足,但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該台在黃金時段的節目,竟以閉路電視的拍攝手法,一個鏡頭對準同一堆動物,維持1520分鐘,沒解說沒聲效,讓人質疑是否還有攝影師的存在。而最經典的一幕,是鏡頭對準一隻龜,電視大銀幕上只見烏龜慢行了14分鐘。立法會議員盧偉國也在議會上憶述,曾在港台看到一個用焗爐做蛋糕的節目,由於沒有解說和聲效,而且似乎是用慢鏡頭播放,讓他一度以為電視在播一張蛋糕的照片。

這樣一個尾大不掉的機構是否真的拿它沒辦法呢?事實證明並非如此,就在鄧炳強二次投訴的翌日,就有了文章開頭提及通訊局的決定。據資料顯示,港台的收視主要來源於無線電視,即時去年修例風波爆發,市民對時政的關心已間接推高其收視,但港台31台及32台的收視分別只是其節目於無線電視收視的9%15%。這也就是說,失去了無線電視這一平臺,港台王牌節目的收視率也將銳減九成,不必傷筋動骨,港台的影響力便消於無形。

「老大難」問題 非不能也 實不為也

削弱港台的影響力雖然不能直接止暴制亂,但卻帶給我們啟發:社會上這些貌似「老大難」的問題,並不是沒有解決的辦法,之所以一直積壓至今,非不能也,實不為也。以教育問題為例,本應在校園吸收知識的學生成為街頭暴力的參與者,其中少不了賴得鐘、戴健暉之流仇警教師的「言傳」助力,以及部份教師親自帶學生參與暴亂的「身教」之功,但校方對這些立身不正的教師並沒有相應的懲處,通常只是口頭警告了事,教席依舊保留。難道政府就奈何不得這些教師嗎?當然不是。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去年年底接受內地媒體《上觀新聞》專訪時,曾態度十分強硬地表示,局方若覺得一個校長不能勝任,可以取消他的校長資格,情節嚴重的甚至可以取消其教師資格。但迄今為止,沒有一名校長得到過這種待遇,去年下半年有13宗教師專業操守投訴個案完成處分,包括發出5封譴責信、1封警告信、7封勸喻信,被停職的教師僅有兩人。正所謂「不殺雞無以儆猴」,這種力度的懲罰根本沒有任何阻嚇力,今年2月繼續出現孔聖堂中學署理副校長何柏欣以藏頭詩咒警事件,就是最有力的說明。

有權不用,有法不依,是香港的亂象之源。例如在公務員問題上,當勞工處二級助理勞工事務主任顏武周發起反政府的公務員罷工行動之後,竟順利晉升為一級助理勞工事務主任,薪酬增加近一倍,這難道是在鼓勵其他公務員爭相效仿嗎?

根據基本法規定,公務人員必須盡忠職守,對特區政府負責。《公務員守則》第3.7節訂明「公務員必須恪守政治中立,不論本身的政治信念為何,公務員必須對在任的行政長官及政府完全忠誠,並須竭盡所能地履行職務。」《公務員事務規例》第523條訂明「公務員不得召開或參與公眾集會以討論政府的任何措施,或派發政治性刊物,或簽署或邀人簽署與政府措施或方案有關的民眾請願書。」

顏武周的所作所為明顯已經違反了上述的規定,公務員事務局已經足以立案調查,並且追究其違規責任。但最後不僅不罰,反而予以晉升獎勵,變相鼓勵反政府,所以顏武周變本加厲,在罷工後又成立新公務員工會,公然批評警方執法,政府依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對其未有任何處分。

定亂局須前赴後繼的勇氣和魄力

香港未能止暴制亂,不是因為暴徒有多窮凶極惡、多喪盡天良,而是當權者不敢直面問題,迎難而上。當然,在弱勢政府之下,任何大幅度的動作都有可能讓主事官員走上風口浪尖,受反對派的詆毀謾罵,甚至全家被起底。但正如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香港回歸20周年時寄語特區政府新班子「為官避事平生恥」,在危急時刻挺身而出,維護社會穩定發展,本就是政府官員的應盡之責。否則月薪30多萬的司局長,若只會躲在辦公室裡姑息養奸,又要你何用?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時常掛在嘴邊的「內部團結」不能變成「不作為」的擋箭牌,要讓官員敢於擔當,特區政府的問責制就不應成為一紙空文,不能做到有法必依,獎罰分明的官員就應受到問責,甚至下臺,一人下臺後便由副職頂上,不必擔心職位出現空缺。政府若能拿出這般前赴後繼的勇氣和魄力,香港亂局可定矣。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