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孫中山專輯

首頁 > 最新文章 > 紀念孫中山專輯

「我憎恨戰爭!」(2015.8)

發布日期:2015-07-31



──日本百歲零戰飛行員最後宣言

回憶半生參戰的經歷,原田認為:「沒有什麼事情,能像戰爭一樣這般罪孽。朋友間也是如此,雙方都只顧自己的利益就會打架,要是大家會互相謙讓,就不用打架了,這就是我對戰爭的結論。沒有什麼事情能像戰爭一樣給人帶來如此不幸。」

☉文/黃匯傑 自由撰稿人

在戰後70周年之際,日中各界都將注意力集中在日本首相安倍將如何發表「戰後70周年談話」,將焦點對準他所提出的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問題上。但比起安倍的聲音,「來自二戰戰場的聲音」似乎更符合日本國民的心聲。

參加過二戰的原田要,今年8月就滿百歲的前零戰飛行員,在他生日來臨之際,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印證了戰爭的罪大惡極。提到戰爭,他用得最多的詞就是「罪孽深重」,說得最多的話就是「戰爭是不會給任何人帶來幸福」。 而他的經歷也讓他的評價更具說服力。

原田要1916年出生在日本長野縣,自長野中學畢業後,1933年加入橫須賀海軍團。1937年作為戰鬥機飛行員參與了攻擊南京的行動。1941128日作為零戰飛行員參與偷襲珍珠港行動。19426月參加中途島海戰。194210月參加瓜島戰役,並在戰役身負重傷。1945年在北海道成為戰鬥機飛行員教官。同年8月終戰後回到故鄉長野。此後,在長野經營幼稚園。他曾有過駕駛零戰8000小時的飛行紀錄。而如今他年屆百歲,對戰爭發表了最後的宣言。

希望今後可以沒有戰爭

原田在女兒的陪伴下接受筆者的訪問,回憶起當初入伍時的經歷,他說:「現在回憶起來,在參戰的這些年中總共有四次差點喪命。」也是在這四次面對生命垂危,讓他深切地感受到「像戰爭這樣終將導致世間不幸的事情,是多麼的罪孽深重。」也是這樣的經歷,讓他強烈希望把這樣的經驗傳達給後世,「希望他們不要再受如此痛苦,希望今後可以沒有戰爭。」這是他最終也是最大的願望。

他說:「我是在1933年加入海軍成為海軍士兵的,那年我17歲。入伍後的生活比他想像的還要艱難。將近10年的時間裡,他作為海航戰鬥機飛行員,飛行往返於戰場之中。

1937初,他作為戰鬥機飛行員參與了攻擊南京的行動,直到同年南京淪陷,他大約在中國停留了11個月。他說,當時在上海,他們從公大基地出發,駕駛戰鬥機掩護日軍從杭州灣登陸。他還記得,在攻佔南京時,他們在常州設立了前線基地。在南京淪陷時,中國軍隊通過揚子江將大部隊轉移到重慶,他們接到了攻擊命令,進行空襲,也就是在那時,他們誤炸了美國艦船「帕尼號」,擊沉了尚處在第三方國家的美英艦船,這成為國際問題,使得日軍陷入了非常不利的局面。

戰爭不能給任何人幸福

從那時起,美英等國家聯合起來,加大了對日帝國的壓力,東亞多國對日帝國進行經濟封鎖。他說:「這個包圍圈完全停止了對日帝國的供給,當時的日本在許多方面失去了重要且必要的物資,既得不到燃料,更買不到生活物資,軍備也供應不上。這讓日本面臨無路可走的局面。連他們士兵也都抱有這樣的危機感。這也讓他們「最後才不得不攻擊珍珠港,與全世界為敵」。

說起攻擊珍珠港,原田說:「1941128日,在攻擊珍珠灣的時候,我作為空中防衛保護了航空母艦,而且是珍珠灣襲擊戰中,第一架起飛的戰鬥機。但我並沒有遇到什麼特殊情況。可是去前線的士兵,他們擊沉了敵軍艦船,轟炸了倉庫,摧毀了造船廠。」

筆者好奇他在戰場上是否也會感到恐懼,但原田表示:「比起怕,沒有什麼事比戰爭還罪孽深重,戰爭不能給任何人幸福。我不僅討厭戰爭,而是憎恨戰爭。」

原田說:「我看到最慘不忍睹的場面是在中途島海戰,在海面上持續漂浮了五個小時終於等來了一艘小船,把我打撈起來,救了我一命,但放眼望去海上漂浮着的都是日軍的傷患,幾艘小船在海上四處打撈。被小船救起後,對於我來說,如同看到了地獄,船裡全是些沒有手腳,四肢不全的,臉部被燒得面目全非的傷員。」

在馬來海戰中,回憶起當時的戰鬥場面,原田說:「那場戰爭中我是最先飛過去,畢竟是你死我活的戰場,不管怎麼樣都要擊落對方。在兩機距到5米、10米的時候,可以清楚的看到對方的表情。這讓我深刻感受到,戰爭是如此互相掠奪性命的消耗戰。敵我之間總歸要死一方,沒得選擇,這就是戰爭吧。」

戰爭讓我懷疑自己是最壞的人

19458月日本投降以後,原田回到了自己的家鄉長野,在很多年裡都沒和周圍的人提起自己在戰爭時的經歷,但是,戰後,他做了很多年的噩夢。他說:「因為戰爭產生的罪惡感,讓我懷疑自己是世界上最壞的人。17歲的時候我本想成為世界上最優秀的人,但最後卻成了世界上最壞的人。因為戰爭,本以為自己做了最好的事情,但那卻是最壞的事。」為了贖罪,原田想「代替我曾經殺掉的寶貴生命,培育下一代人。」

起初,他也有些猶豫,他說:「在普通人嘴裡,我被說成是駕駛零戰的殺人機器,是世界上所有人都討厭痛恨的人。做這樣的工作,而且還是負責人,應該很不好。」但他的妻子卻告訴他,「既然知道自己的過錯,就應該去贖罪,以教育下一代的方式,償還自己曾經殺害的生命。這才是男人應該選擇的活着的方式。」他的前輩——一位80歲老兵,也鼓勵他說:「為下一代做些好事」。原田說:「那個時候我才第一次意識到在戰爭裡我也是受害者。但我應該利用這段經歷,教育下一代,為維護和平,貢獻自己的力量。」

沒有什麼事能像戰爭般罪孽

戰後原田也曾兩次去過中國。一次是和日本的大學教師一起去中國進行教育視察。一次是去中國旅遊,參觀了中山陵等地。對於中國,他說:「我很喜歡中國文化,中國文化是日本文化的源頭。」在他家中也可以看到許多他寫的毛筆字。

回憶半生參戰的經歷,原田認為:「沒有什麼事情,能像戰爭一樣這般罪孽。朋友間也是如此,雙方都只顧自己的利益就會打架,要是大家會互相謙讓,就不用打架了,這就是我對戰爭的結論。沒有什麼事情能像戰爭一樣給人帶來如此不幸。」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