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通讯

首页 > 最新文章 > 缅甸通讯

民盟執政的緬甸將何去何從(2016.4)

发布日期:2016-04-21

☉文/林二虎

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民盟)将于20164月开始正式在缅甸执政,民盟的多数领导人对于缅甸的前景还是比较乐观的。但是民盟将遇到的困难很多,首先是完全没有执政经验;宪改至今看来还是遥遥无期;经济改革发展中的种种挑战;土地、电力不足及欠缺基本执行机构等等问题。大部份缅甸人民特别是年青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想将自己的国家提升到与周边东南亚邻国相等或更高的水平。事实上,人民之所以追求民主,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标,而一般民众认为缅甸有潜力执行成功的民主制度。

民盟应考虑如何吸引真正投资者

虽然目前缅甸在经济改革方面没有太大的成效,但政改将为缅甸的经济带来一定的活力与生机。一旦缅甸过去陈旧的政策被利好政策取代后,经济发展将会有「质」的飞跃。当缅甸人民在新的民主政策扶持下得到更好的生活条件、交通工具和通信设备后,他们的生活将会得到改善,其后他们的生产力将会以几倍的速度上升。至于缅甸的经济发展是快是慢,则主要取决于新政府的政策是否有战略眼光。

目前,民盟的经济政策依然没有对外公布太多。无庸置疑,民盟在上台后,将会遇到许多民众和外界各方面的期望,而民盟是否能够满足这些期望有待考证。一般而言,缅甸民众对政府的期望比较温和。但是在国际赞助方和外国投资商层面上,他们将会期望新政府******条件优越的民主政策。

众所周知,缅甸在基建方面需要上百亿美金的资金来发展,从而启动缅甸的一系列经济改革。基本上,百业待兴的缅��的投资条件相当优厚,但目前缺乏相关的有系统的机构(Institution)来执行缅甸将可能******的经济利好政策。

目前缅甸的社会机构(social Institution)执行力非常薄弱。问题在于外来投资者和赞助人如何协助和鼓励缅甸成立发展有执行能力的权威机构。对此,民盟作为一个民主政府,应该向这些投资者和赞助方提出要求,而不是被动地坐等他们的援助。缅甸固然乐于接受国际上的援助,但如何吸引真正的投资者才是缅甸需要考虑的问题。

内部的和平稳定也是一个关键

回顾在1950年代的民主时期,缅甸的政治一直处于混乱的状态。但即便如此,当时在缅甸已有民政服务机构,有著名的仰光大学,有缅甸中央银行,当时在东南亚地区是首屈一指的,就连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也曾到仰光取过经。但如今上述机构在缅甸基本�已荡然无存。

目前缅甸的内部和平与经济问题息息相关,是一个重要的课题,需要新政府努力地克服和解决。这个不单是缅甸内部的问题,也关乎缅甸与周边国家之间的工商往来的稳定性。对此,要真正地为缅甸经济改革开出一个「处方」,必须先正视缅甸目前的经济情况,了解缅甸目前的经济增长点在哪里?如果不正视这个问题,人们难以想象缅甸的经济改革该如何进展。在把国外的先进经验搬到缅甸以前,必须配合缅甸当地的目前状况,而非盲目的套用先进国家的经验与制度。

早在1949年,吴努总理曾说: 我们将在一年内达致国家和平。这是一个很崇高的理念,也是一个良好正确的目标,但是和平的意义「非常深远」。首先,缅甸人民中有不同民族、语言、宗教背景的人,他们之间的和平谅解是需要有一个受认可的政府,一个民主的制度和一个平等、无歧视的环境才能达致的。这样的和平可以通过缅甸内部的文明建设和生活条件等问题慢慢达到。这样的和平与军事上的和平是不一样的。目前「意义深远的和平」比较难以达到,毕竟缅甸军方有相当的利益存在,他们希望保有自己从战争和过往权力得来的经济利益,而这意味着他们为了这个目的绝对不会放权。

吴登盛总统在任期间与缅甸各方势力签署了NCA(Nationwide Ceasefire Agreement), 这是他任内的政绩之一,但是许多评论认为这个和平条约并没有真正起到作用。民盟主持的政府将继续执行这份和约,他们表态绝对不会推翻这个条约,但相信他们在与其他民族势力交涉时会采取有别于军方的做法。因为目前吴登盛所签署的NCA只是一个框架协议,它有许多可能性。NCA的执行需要有合理性和可行性,不能是流于文字的和约,而应该是能够配合潮流,与时俱进的。

事实上,有史以来,缅甸的北方都没有受到缅甸政府真正的全面统治。虽然缅甸以联邦自居,但许多北方的「山上居民」依然对缅甸大民族主义感到反感,而军方是引起民众反感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缅甸在国际层面上应该做到大包容、不歧视、和平相处等主义,在地方层面上应该让少数民众感受到有一定的民主自由,让他们觉得自己有权自主管理,(有如中国的新疆、西藏自治区一样)。这样的话就比较容易取得平衡。

缅甸要发挥好自身优势和潜力

然而,为了使缅甸能逐步地走向民主,不应将民主全面地铺展到缅甸的每个村落,让全缅甸每个人完全享受自由民主。虽然这似乎是一个最理想的境界,但缅甸目前作为一个有待发展经济的相对弱小国家,不应该尝试马上全面实行民主。缅甸经过了多年的隔离,在没有外部竞争的环境下,缅甸可能会过分高估民主对竞争的影响力。事实上美国、日本和中国之间都不希望在缅甸民主的进程上过多干预。战略上,他们关心的重点是如何利用缅甸的地缘优势,而缅甸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平衡各个大国之间的关系。

综上所述,目前缅甸面临的挑战很多,包括经济,包括和平进程,但最重要的是如何脱离长久以来的隔离状态(de-isolation)。缅甸隔离了40-50年,受到了国际上的制裁,缅甸需要面对重新与国际接轨的新挑战。如果缅甸过分强调自己的民主和民族主义,重走六、七十年前的老路,缅甸的改革将不会得到成功。一切努力将付诸东流。

如果缅甸不能发挥自身的地域优势和潜力,缅甸的民主改革最终还是会失败的。目前缅甸最大的资源是自身的地缘优势(位于亚太、中国、印度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市场)。缅甸目前在泰国、马来西亚已经有上百万劳工移民,在澳洲、英国、美国也有几十万缅甸侨民。缅甸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向国际化,要注意不能因此忘记了自身最大的优势是地缘优势。

除此之外,如何使缅甸的对外政策更上一层楼?缅甸的对外政策应该渐渐从原来1960年代的中立、不结盟自我保护政策转移到更加活跃的外交政策。缅甸应该更加关注国际上的重要议题比如全球暖化问题(这对缅甸的影响尤其之深)。缅甸还应该对环保问题、国际和平、健康与疾病传染等问题回应国际的呼吁。这样才能使国际对缅甸更加重视。

镜报动态 | 最新文章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关于我们

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