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萍踪

首页 > 最新文章 > 海角萍踪

「玫瑰露小说」的色彩(2022.11)

发布日期:2022-12-08

◎沈大力  法国

世界文坛曾有寄情玫瑰,以其作为女性恋人化身,象征贵族名媛的高雅和纯洁,炫示中世纪的骑士爱情作品《玫瑰传奇》(le roman de la rose)。时间进入20世纪下半叶,欧美社会又涌现一种以玫瑰为意象的「玫瑰露小说」(le roman à l’eau de rose),凸显现代西方世界的文化消费热。专门炮制此类小说的禾林出版社每年推出700种诱人的言情故事,以「阿乐坎」(Harlequin)和《孔雀石箱》(Turquoise)丛书名目在全球发行,有多达五千万读者热衷,占据着大片图书市场份额。玫瑰露小说属于当下时髦的车站文学(roman de la gare),远非敦诗说理的严肃文艺。顾名思义,这种小说是旅行者利用候车时间,从月台报亭买来消磨时间的。读者匆匆翻看一遍,火车进站就扔进垃圾箱了事。

禾林出版社在全球十来个国家设有分支。巴黎分社位于第13区万桑·奥里厄尔林荫大道。总编格温兰明示,该社自创建即推出「阿乐坎」丛书,讲述才子佳人或纨绔子弟与「火焰女」的艳史。他们始终坚持的出版秘诀是:一成不变以爱情为主线,主人公遵循既定轨迹,蕴含温情人性,不失风流色彩。从男女相会,经过彼此引诱,相互交锋,到袒露衷情,大都以成婚收束。

阿乐坎最早1978年发行袖珍本《西西里悲歌》。故事叙述年轻女郎拉沃娜放弃平静生活,嫁给一个无情的西西里人马克迪·弗尔佐维奇,不幸遭遇一颗冷酷的心,冲突迭起。该书作者维奥莱·温斯比亚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言情小说写手。正是他为禾林出版社的阿乐坎丛书掘了第一桶金,由此发迹。另一部珍藏的小说样本是《傲慢的邻居》,女主人公名叫伊莎贝拉。开始,她刚搬进一家农场,与赫尔特·赫尔斯特为邻。对方是一个目光凶猛的粗野汉子,双方产生一连串冲突。这部小说与《西西里悲歌》相隔43年,其间一部部描绘鸳鸯蝴蝶恋情的「玫瑰露」,如同雨后的蘑菇一般破土,使阿乐坎丛书成了驰名远近的一个著名品牌。

玫瑰露小说里注入「性」因素

中国古代有哲学家告子跟孟子辩论,告子说:「食色,性也。」他强调色是人的自然本性,坚称性即是色。玫瑰露小说抓住人性好色,以「色」为要义,正是它投人所好的关键,长此不疲,即使是纯粹为了赤裸的商业目的。阿乐坎总编格温兰决定往玫瑰露小说里注入「性」因素,在原有情爱的层面增加性爱,添入一个选项。他认定,只要无损于小说的浪漫爱情主线,在罗曼司里加进性爱,可使之成为畅销书,招引来追求赤裸裸性爱的一群新读者。这也正是阿乐坎丛书拓展领域的新际遇。事实上,性爱有相当广泛的读者群,本也是个不争的事实。心理学家阿尼克·乌埃勒分析法国人推崇玫瑰露小说的原因,说道:「这种文学形式之所以能够持久,除去它及时采纳时代模式,迎合社会演化,同时也因为出版者掌握了「依赖性」的进程,采用杂志预订、低价促销和电子书多种手段。巧妙施展营销术,最终吸引到难以抑制个人欲望的读者。在追求安慰,特别需要情感填补的女读者身上,这种依赖性尤为强烈,每部小说长度不超过160页,结局必定圆满,一概以『有情人结合后生活美满幸福,生下许多子女』作为尾声落幕」。

阿乐坎丛书编辑部频繁召集会议,审视禾林总社的书目。每年在法国出版的600种玫瑰露小说中,90%以上都是翻译作品,原作多为英语故事,一般发生在摩门教徒中。对此,出版部主任桑德丽娜·吉哈尔提出异议,美国那边的情景与法国女读者日常生活距离太远。小说主人公一概是白人,会让读者腻烦。大家觉得需要增添新色彩,提出选非洲裔美国黑人的情感纠葛来渲染,不妨往多渠道、多文化的方向扩展。只是,迄今为止,「阿乐坎」尚未纳入女同性恋。编委会一些人准备赶赶时髦,认为那样做并不伤风化。须知,在六角国里,自由至上,不明令禁止淫秽产品。

说到玫瑰露小说的源头,则要追溯至1949年,加拿大人查理·里波尼卡斯特在经历南极洲冒险之后,回国创建了自己的企业「阿乐坎有限公司」,专事再版廉价侦探小说、食谱和西部历险小说,获得成功。他不专门针对一小撮精英,而是面向大众,进入到超市去争取读者。在他的推动下,书籍变成了大众消费商品,摆进罐头货架,引起不到50岁的干练家庭主妇关注。这些妇女受广告诱惑,被袖珍玫瑰露小说性感的封面,其上男女热烈拥抱的镜头和异域风情吸引,加上菱形精美图案。这样的逻格斯足以展现一种女性休闲的浪漫境界。再说,此书售价便宜,一册只需花几个加元。而且,波卡尼斯特的推销术不局限于此,他还提出附加洗衣粉赠品的一系列优惠价货品。

玫瑰露小说远没有失去昔日的魅力

玫瑰原产自中国,后传入欧罗巴,竟成为欧洲人最喜爱的艳葩。玫瑰露则是通过蒸馏玫瑰花瓣取得。由于玫瑰花是欧洲人眼中爱情的象征,玫瑰露就变成了禾林出版社言情小说的芳名。「玫瑰露」一词使这类小说总体有了温情色彩,读者不必去冒险吃禁果,玫瑰露小说尤其赢得不惑之年妇女的欢心。一册在手,半老徐娘们顿时回到畴昔,重温昔日恋情。《危险情债》里女主角的经历就起这种作用,让读小说的格温兰女士忆起年轻时跟男友吉米销魂的热吻,顿时脸红心跳,闭上了双眼。格温兰女士从法国教育部工作岗位上退休下来,至今屋内书架上还一直摆着阿乐坎玫瑰露小说,其中有《雪天拥抱》、《激情奔放》和《博莱克勒堡的邂逅》等,都是她15岁上就读得爱不释手的「玫瑰露」闲书。

一些人认为玫瑰露小说已经过时,其实不然。实际上,它远没有失去昔日的魅力。自创始之日起,读者络绎不绝,至今总销量超过70亿,码洋达到1500万欧元。45岁的中学法文教师西尔维娅每月阅读量达到十来本。她坦承自己虽然喜欢雨果作品,但阅读大文豪的作品需要从修辞学的角度分析文体形象,太费脑子,不如翻看「阿乐坎」来得轻松。至于现实主义小说里涉及的强奸、吸毒、卖淫情节都过于刺激人。她不喜欢那样面对现实,而向往离自己生活远一些的天地。

玫瑰露小说迷们普遍心灵渴求滋润。在不同的世界里,风色各异,人们有不同需求,各有所好,并非全是坠入尘世颓唐的俗气套路。当此大众文化在全球迅速扩展的今朝,这倒是不难理解的社会心理学现象。知人论世的文翰,探其究竟,鞭辟入里,方为豁达明智。

镜报动态 | 最新文章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关于我们

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