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经

首页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经

反对派的「要求陷阱」(2019.8)

发布日期:2019-09-02

☉文/文轩

持续社会骚乱、击垮警队、为暴徒洗白、摧毁法治,最终夺取政权。如今政府若要令暴行得以遏止,当行雷霆手段,对带头搞事或冲击在前者迅速起诉判刑,在彰显法治的同时予后来者警示作用,否则破窗效应一开,法治基石不稳,香港未来的发展便道阻且长矣!

过去两个月,香港发生的动乱比开埠百多年来所经历过的都要多,洗劫立法会、包围警察总部、旺角骚乱、沙田激战……宗宗触目惊心,当中不乏性质极其恶劣,称作暴乱也毫不为过的暴力冲击。更可怕的是,这样骇人听闻的情况居然成了家常便饭,平均每个星期至少一起,多则两三起,香港仿佛一夜之间从世界闻名法治之都沦为暴力之都,这种颠覆性的变化令全世界瞠目。

香港究竟为何会变成今天这般田地?核心问题又究竟在哪里?从反对派的要求或许能看出端倪。反对派接连不断地以「先游行,后冲击」的模式把香港搅得天翻地覆,无非就是要特区政府响应其「五大要求」,即完全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追究滥用武力警员;撤回「6·12」暴动定性;不拘捕、不检控示威者;以及落实「双真普选」。

表面上,这是游行示威的一般口号,但必须留意的是,这「五大要求」并非一次半次出现在游行里面,而是几乎贯穿在这近两个月的反修例的一系列行动当中。其背后精密的策划,可谓暗藏陷阱,杀机四伏,无论政府接受哪一项,都有可能落入反对派的圈套。下面就逐一分析「五大要求」背后的真正目的。

纠缠「撤回」字眼 为持续制造骚乱

反对派发动的一系列游行冲击行动,都打着「反修例」的旗号,但「五大要求」中直接与修例有关的只有第一条「完全撤回修例」。不过,特首林郑月娥早在6月中就宣布暂缓修例,并表明政府不会重启修例工作,至明年本届立法会结束后,条例修订自然失效。7月份,林郑月娥又以「寿终正寝」形容修例工作。如果说「暂缓」和「撤回」在字面上略有差异,让人还存有一丝疑虑,那么「寿终正寝」四个字,但凡识文懂字之人都不难理解,这比「撤回」更加板上钉钉,更何况林郑月娥还用英文补上一句:the bill is dead(此法案已死)。

很明显,「寿终正寝」也好,「撤回」也罢,对一般人而言是没有区别的,但对政客来说,只要一天不满足这个要求,就可以一直以此为由头搞事,尤其是修例让今届政府两年来的政治积淀一铺清袋,那么好的一张政治牌又岂能轻易放弃?

成立独调委 图打击警方士气

再看第二个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追究滥用武力警员。这表面上是针对警方在「6·12」当日的执法手段,认为警方对「手无寸铁」的市民使用催泪烟、布袋弹、橡胶弹等武器,属于使用过分武力。对于当日的执法情况其实毋庸赘述,已经有很多知名人士指出,以当时的情况而言,若是事情发生在外国,使用更高的武力都不为过,香港警察已属极为克制。而且独立的监警会也于72日宣布成立项目组,审视警方在过去数场示威中的执法行动,并向特首提交报告。那么,反对派为何还非要成立一个独立的调查委员会不可?

或许很多人并不知道,是否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须由特首拍板,而委员会的主席通常由法官担任,并有权力传召证人作供,例如港铁早前被揭发建造新车站时建筑水平不达标,一些工程人员被怀疑发出造假的合格证书,林郑月娥就成立了调查委员会。

但这次事件跟调查港铁的性质完全不一样,在处理示威冲击等事件的过程中,警方的处境一直很尴尬:面对手持铁枝、木棍、砖头等各种可致命武器的暴徒,稍用武力就被反对派无限放大,但不动用适当武力又无法平乱,甚至还会受伤。而且最近针对警察的流言四起,不少警员及其家人的资料都被起底公布在网络上。在本来就倍感憋屈的情况下,若特首要求成立委员会,就相当于特首不认可或至少是质疑警队的工作,这会对警队士气造成多大打击可想而知。

同时不容忽视的是,法官任委员会主席对警员心理造成的影响。众所周知,自2014年非法占中以来,「警察抓人,法官放人」是不少市民对法官处理政治案件的一大印象,尤其是在「占中」期间执法的七名警察因袭击致造成他人身体伤害罪被判囚两年,但一众「占中」搞手却在拖了近五年之后才被判刑,最高的刑罚也只是一年零四个月。笔者这里并不想评价本港法官如何判案,但对于眼见执法战友被判刑期竟会重于违法事件搞手之时,很难不令警察心寒。如今政府本已举步维艰,若再从心理上击垮香港警队,无异于卸下了政府的左膀右臂,反对派日后更可以为所欲为。

撤回暴动定性 为暴徒洗白

「撤回暴动定性」的要求其实不难理解,反对派最擅长的就是通过转移视线,为暴徒洗白,将之美化成「义士」。例如「七·一」冲击并大肆破坏立法会,在电视镜头下证据确凿,但反对派第一时间没有批评暴徒的行径,反而将矛头指向特区政府,要求政府「不要用武力镇压民众要求,不要再让任何人受到伤害」。

更重要的是,当以后发生同类事件的时候,社会就会以「6·12」作为参照,开始逐渐提高对违法暴力的门坎,觉得「6·12」那种程度的冲击都不算暴动,那一般的冲击只算小打小闹,从而减少社会对「义士」们的负面评价。而且现在反对派在许多行动的名称前都加上「和平」两个字,例如和平包围警察总部、和平包围立法会、和平占领街道等,遇到警察执法,还会大条道理地说:「我们是和平集会」,将和平与合法划上等号,更加混淆市民对法律的认知。

不拘捕、不检控作谈判筹码 撕开法治缺口

至于第四项要求「不拘捕、不检控示威者」,这算是威胁还是勒索?香港是法治城市,有成熟和独立的司法制度,有公正的司法机关,倘若被捕人士是无辜的,即使被起诉也不必担心会入罪,但倘若被捕人士确实触犯法纪,罪有应得,被判入罪又岂非求仁得仁,彰显了司法公义?这连没有法律基础的人也会感到极其荒谬。但吊诡的是,反对派的精英们对此却并不排斥,甚至大状云集的公民党也没有提出异议。这便有理由怀疑,这项要求针对的是香港法治本身。

在最近这些冲击事件当中,有很多细节令人不寒而栗。比如当一群口罩党公然在路上挖砖,若见到有人拍摄,哪怕是记者,也会包围摄影者,抢去相机,删去相片,这一情况后来更发展到,只要有不属「自己人」的人在现场拍摄,就会动手抢机,甚至打人,而参与者当中竟有名校的女教师及学生!暴徒行凶不可怕,但一般人,甚至是有一定素质的人,也在公共场合公然行凶,那就可怕了,因为法治的缺口在无声无息当中已被越撕越大。

6月至今,保守估计参与各种暴力冲击的不下千人,但警方拘捕的又有几人?当违法无需付出代价,当不起诉、不拘捕被当作讨价还价的政治筹码,人性之恶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一发不可收拾,若不及时制止,香港的法治精神势必崩塌。

「林郑下台」变「落实真普选」 醉翁之意在夺权

至于最后一项要求——「落实双真普选」,也颇值得玩味。这是「五大要求」提出以来,唯一出现更改的一项。民阵最初提出的是「林郑月娥下台」,及至接近七月,才改为现在的版本。虽然民阵否认已放弃要求「林郑下台」,但各种行动中已开始使用「新五大要求」,网上年轻人转发的宣传帖文,也全部是「新五大要求」。

「真普选」这个词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在「占中」前后讨论政改的时候,反对派几乎天天把这个词挂在嘴边。时隔数年,为什么反修例会和「真普选」联系在一起?根据反对派的说法,现在所有的这些乱象都是源于政府的「暴政」,而要消除暴政,就要有「真普选」。

这个逻辑确实很令人「欣赏」,因为这几乎是个万能模板,随便套什么都能成立,例如学生读书不好,是因为政府的暴政,所以要「真普选」;商人生意失败,也是政府的暴政,所以也要「真普选」……这种简单粗暴的模板用起来很是爽快,因为根本不用去讨论什么是暴政,以及这个政权「暴」在哪里。不过,也正是通过这种要求的转变,看出反对派的最终目的是在于实现那套能够绕过《基本法》,让他们有机会当选特首的普选制度,故其醉翁之意,不在反修例,实在夺权!

制暴当行雷霆手段

经过上文的梳理,持续社会骚乱、击垮警队、为暴徒洗白、摧毁法治,最终夺取政权,反对派这五大要求背后的真正目的一以贯之,相辅相承,背后不可能没有主脑。如今政府若要令暴行得以遏止,当行雷霆手段,对带头搞事或冲击在前者迅速起诉判刑,在彰显法治的同时予后来者警示作用,否则破窗效应一开,法治基石不稳,香港未来的发展便道阻且长矣!

镜报动态 | 最新文章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关于我们

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