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通讯

首页 > 最新文章 > 缅甸通讯

罗兴伽族人难民问题的症结(2015.7)

发布日期:2015-06-30



罗兴伽族人难民问题的症结

解决罗兴伽族人的难民问题具体应该选什么样的出路,只能看联合国难民机构和西方各国的最终表态。我国目前尚未表态评论,保持中立。不干涉他国内政是明智的。但也需要适时配合目前的国际形势来拿捏我们对难民的政策,特别是亚洲难民潮。

☉文/王锦彪

近来,孟加拉国非法移民——罗兴伽族人的问题在国际上炒得沸沸扬扬。据闻有8000多名罗兴伽人漂泊在大海上,缺水缺粮。缅甸因这事件在国际上显得相当孤立。各国媒体指向缅甸,要缅甸即刻停止对罗兴伽人的压制行动,以便从源头解决船民问题。

根据1951年国际公约,所有国家都有责任收容难民。看来,中国对这件事不能掉以轻心,应该适时主动提出有必要的话要收容这批难民,限额5000人到10000人(菲律宾已表态收容3000人)。这样一来,东盟十国对中国就会马首是瞻,美国、西方等国也不得不承认我们肯对国际事务担负责任。这批穆斯林孟加拉国人有朝一日也许在我们发展「一带一路」战略上会有意想不到的促进作用。在这关键时刻,我们不应该让美国带头来处理这事,这将会导致东盟各国最终感激、崇拜与拥护美国。美国重返亚太的梦就会得逞。亚洲人的事应由亚洲人来处理。

1.罗兴伽问题的历史情况

罗兴伽人这一称呼,在二十世纪中期开始流行。罗兴伽人实为孟加拉国的一群信奉穆斯林教的民众,因当时缅甸与孟加拉国同是英殖民地。孟加拉国人为了谋生计的原因,由孟加拉国大批迁移到缅甸居住,主要聚集在缅甸若开邦。由于他们多数是没受过教育,目不识丁的低层极端穷苦的民众,他们到缅甸主要靠劳力充当苦力及做清道夫的工作维持生活。罗兴伽人实际上是印度/孟加拉国人的后裔。因此,缅甸人一直把罗兴伽人当成是孟加拉国人,不承认缅甸有罗兴伽族人。

对于「罗兴伽」(Rohingya)一词的来源,历史学家举出了不同的解释,包括阿拉伯词「Raham(同情),若开邦阿拉干王国的原名「Rohang」等,但上述解释均没有得到普遍承认。通过与若开邦历史学家们的了解得知,「Rohin」一词在缅甸阿拉干族语中有「回归」之意,「Rohingya」一词即为「回归者」的意思。以中国为例打个比方,「罗兴伽人」就是今天中国的「海归族群」。

根据国际舆论,自1978年以来罗兴伽人受到缅甸军政府各种法律形式的约束,而且以隔离形式把罗兴伽人区分到偏僻的村庄,罗兴伽人从一个村庄迁移到另一个村庄也需要得到村长首领和警方公安厅书面批准同意。罗兴伽人在缅甸自由结婚则是禁止的,并须签署一份承诺不有两个以上的孩子。缅甸政府规定,扩音器不允许用于召唤祈祷,不允许在公共场所传播伊斯兰教,也不允许组织全国性的伊斯兰教活动。

现在受排斥的罗兴伽人,实际上都是在近60年从孟加拉国非法迁移到缅甸若开邦的孟加拉国人。特别是在东巴基斯坦宣布独立改名为孟加拉国后涌入缅甸的。然而这些孟加拉国人落地缅甸若开邦之后,因宗教和语言原因难以融入当地原若开邦人民的社群。

至今,罗兴伽人已经由近60年前的几万名新移民发展至130多万人,占了目前若开邦人口近一半(原居民,即阿拉干人约有150万人)。军政府后来意识到事态严重,对这个民族采取计划生育政策,也有取缔原来遗留的非法居留者。

压逼罗兴伽人的并不只限于缅甸。2012年,孟加拉国就曾经拒绝接收来自缅甸的罗兴伽人,并声称会把所有新来的罗兴伽难民遣返缅甸。另外,2009年泰国军方就曾指称罗兴伽人与泰南的伊斯兰叛军有关连,把前来寻求庇护的罗兴伽船民推回海上,估计造成数百人在海上溺毙。这些问题并不完全源于缅甸自身,然而国际社会认为罗兴伽人来自缅甸,缅甸政府便成为了西方在此问题上的众矢之的。

2.罗兴伽问题的现状

罗兴伽问题目前仍然处于一个胶着状态,虽然受到国际舆论的猛烈打击,缅甸政府绝对不会轻易让步。很多人认为缅甸政府是在民族和宗教等方面对罗兴伽人有所歧视。事实上,缅甸政府对一般在国内的穆斯林教徒历来并没有施以任何形式的打压。比如缅甸联邦所承认的民族之一「Zerbadee」就是祖辈为回教徒的缅甸人。缅甸对罗兴伽人的打压,更主要是为了应对罗兴伽人在1978年的海量回归。




为了针对罗兴伽人的大量涌入,缅甸政府早在1982年时便颁布了一条公民法,将缅甸公民的资格分为三个等级:正式公民、准公民(次等公民)及入籍公民,必须满足许多条件方能成为其中一个等级的公民,向大部份罗兴伽难民关上了成为合法公民的大门。

20111016日,缅甸新民主政府在上台后,曾经为了选民拉票,特发所谓的「白卡(White Card )」给部份的已甄别的罗兴伽难民,让他们享有投票权(据闻一共有85万之多)。然而这一举措受到当地以僧侣及佛教徒组成的民众的激烈抗议与反对。20152月,缅甸政府不得不撤销「白卡」赋予部份罗兴伽难民人的投票权。

3、国际社会对罗兴伽问题的态度

对于罗兴伽问题的态度,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态度上是支持罗兴伽族人的,毕竟这个关系到他们的人权核心价值。美国国务卿克里在201489日与登盛总统会面中,克里也提出了一些对缅方而言比较敏感的问题,比如人权和新闻自由。其中,克里特地提到了罗兴伽的问题,表示缅甸需要正视这群所谓「被隔离的族群」。

联合国方面对于罗兴伽的问题一直要求缅甸给予一个所谓人道合理的解决方案,而缅甸政府于2014929日举行的第69次联合国常务会议中,提出了罗兴伽问题的处理方案——假如罗兴伽人愿意向缅方申报他们为孟加拉国人,缅方将审核这些人的实际背景,最终如符合条件将授予这些人缅甸公民身份。对于不能满足申报条件的,他们建议由联合国难民组织去收留和安置这些没有居留资格的 「罗兴伽人」。联合国对于这个解决方案并不赞同,因为他们认为罗兴伽人在缅甸生活了近百年,并没有所谓难民的身份。在这个问题上,可以看到缅甸政府和联合国双方在推卸责任,结果很可能就是不被缅甸承认的罗兴伽人只好在难民营里度过余生。

日本方面对于罗兴伽问题也是稳稳站在美国「人权主义」的一方,甚至在民间成立了「日本缅甸罗兴伽总会」,为罗兴伽问题发声,并协助逃难到日本的罗兴伽人。20138月,「日本缅甸罗兴伽总会」与日本政府协调后,成功让第一个因非法偷渡在日被拘留的罗兴伽人获得日本暂住证。日本对于罗兴伽的重视,理所当然也是美国西方的布局,随着日本在缅甸的投资涉足越深,他们对罗兴伽问题的发言权或会与日俱增。

4、缅甸国内对罗兴伽问题的态度

缅甸政府从未承认过「罗兴伽」这个群体的存在,而且对这个词汇非常敏感。因为就「罗兴伽」这个词汇的本意而言(回归者),缅甸政府是不予承认的。由于西方与国际压力,缅甸政府最近开始重新审核批发缅籍予极少数的合法罗兴伽人为缅甸公民。但前提是他们首先必须承认他们的原有国籍是孟加拉国人。据闻,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缅政府允许了共1094名罗兴伽人参加了试点验证是否有资格成为缅甸入籍公民。结果只有209名能够证明是本土人的难民获得了公民权。

罗兴伽小区的一位领袖说,许多人拒绝参加试点验证,是因为他们不想在申请表格里填述他们是孟加拉国人。而这一点恰恰是缅甸当局的基本要求。在缅甸工作的一些联合国机构成员都采用避免提到「罗兴伽人」的字眼,因这个说法曾经激怒缅政府官员和民族宗教领袖,而这些官员可以阻止他们在若开邦开展人道主义工作。

联合国儿童基金(UNICEF)的一位官员表示,因他在阐述发展计划时提到了「罗兴伽人」而被当场赶出场,且事后这位官员被要求致歉。

大部份罗兴伽人被排除在联合国赞助的人口普查计划,因为他们拒绝填列他们的身份为「孟加拉国人」。设在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在缅甸的高级研究员戴维马德森说,屈从于缅甸政府其实是推卸捍卫罗兴伽人权的责任。这是纵容缅甸政府对少数族群作出有系统的侵犯和虐待。美国国会曾发表文告,要求缅甸停止歧视罗兴伽人。可是,这并没有改变缅甸政府的态度。

军方的态度跟缅甸政府一致 而且显得更加强硬。若开邦的现任省长貌貌翁就是由军人新近委任的。貌貌翁的言行在军方是出名的强硬派。为了讨好缅甸人民及顾及选票,民盟与昂山素姬也从来没有替罗兴伽族人讲过好话。昂山素姬一再强调必须要按国家法律行事。她本人的态度是尽量避免谈论这个议题。各民地武装对罗兴伽族人的问题更是不闻不问,视若无睹,不关我事。

5、罗兴伽问题可能对中国造成哪些影响?

缅甸若开邦人民为了罗兴伽问题,不时上街抗议,滋事放火,打,砸,强,烧杀无辜百姓已成了一种隐患。我们的贯通缅甸的战略能源油、气两管就是起源于若开邦胶漂市。所以我们得额外有所警惕,必须搞好与当地居民的关系。再者,有传言罗兴伽问题是美国佬挑起的。因为哪怕有民族冲突,历来这些冲突都是小打小闹的。因为缅甸人民都是虔诚的佛教徒,特别若开邦是缅甸佛教的发源地,不至于到杀人放火的地步。至于为何到放火烧杀的结果,传闻美国佬的卫星发现中国在若开邦挖掘油、气管道的同时,在地底下埋藏了高端军事设施。只有借故把地上建筑物烧光了,才能清晰地从卫星上看清楚有什么东西了。这也不难理解美国对缅甸的态度突然180度大转弯,与西方各国同时解除对缅甸的一切制裁;派专员去若开邦考察,破坏中缅昆明-胶漂高铁备忘录,破坏中国在胶漂深水港建设,两年内奥巴马两度访问缅甸等等。

6、罗兴伽问题未来的出路

对罗兴伽问题未来的出路,缅甸政府目前是一点都不含糊的。把近百万在若开邦的孟加拉国人(Bengali(即所谓的罗兴伽人) 全都定性为非法进入缅甸的孟加拉国难民(Refugees)。因此,目前一个可行的出路是,像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越南难民一样,由国际社会来收留解决。

目前其中一个可能的出路是由国际社会主动收留这些难民。事实上,罗兴伽族群这个历史遗留的问题也不该完全归咎到缅甸头上,孟加拉国也有一定的不可推卸的责任。在这个问题悬而不决之时,罗兴伽难民只能继续受苦。近期罗兴伽人投奔怒海,涌入东南亚各国,并不是自发组织起来的,而是有泰国贩卖人口的人蛇组织从中牟利,声言要护送他们到回教徒众多的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去。结果因缺水缺粮把他们扔在大海中。在更坏的情况下,罗兴伽难民将自发冒着生命危险偷渡到东南亚的邻国,比如泰国、马来西亚等,不幸者多数会遭到逮捕,成为人贩甚至在路途中丧命,不久前(201551日),就有消息指在泰国边境与马来西亚接壤的宋卡府发现50多名罗兴伽偷渡客的尸体,推断是因偷渡过程中粮食不足和罹患疾病致死的。

第二个可行的出路是通过孟加拉国和缅甸两国之间的协调,将部份难民遣送回孟加拉国;将部份合资格的难民争取成为三等缅甸公民(即入籍公民)的资格。但是,除非受到国际社会的极大压力,这个方案不可能成立。罗兴伽难民是个错综复杂的问题,其根源是在孟加拉国与缅甸两国。如果缅甸与孟加拉国两国不愿坐下来谈判,取得共识,尽速解决罗兴伽族群的问题,罗兴伽船民的问题将会持续下去。

至于具体应该选怎样的出路,只能看联合国难民机构和西方各国的最终表态。基于这个问题涉及到民族和国家价值观等问题,我国目前尚未表态评论,保持中立,我们认为奉行不干涉他国内政还是比较明智的。但我们的态度还需要与时俱进,适时配合目前的国际形势来拿捏我们对难民的政策。特别是亚洲难民潮。


镜报动态 | 最新文章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关于我们

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